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8809

    累積人氣

  • 3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神奇寶貝/架空]舞(茂智)<三>

 
 
  [神奇寶貝/架空]舞<三>(茂智)
 
 
  「小智,請你成為我的小百合!」
 
  在所有人都還沉浸在表演進度有巨大推進的喜悅時,米娜卡一口氣衝到小智面前,握住他的手--不顧他還被小茂摟著。
 
  「欸?」
  「拜託你,成為小百合吧!」
  「???」
  「小百合就是你剛剛跳的角色。」小茂好笑的替懷裡的人而翻譯,「是整齣劇的女主角。」
  「拜託你,小智剛剛的表現,完全是我理想的小百合!」
  「真的,你是怎麼做到的?太厲害了,明明是第一次和我們搭配,」可倫和其他人也湊過來,異常興奮。「而且你沒看過我們的表演…吧?」
  「呃……其實有看過影片,」縮著脖子,被眾人的激動嚇到的小智忍不住老實招了,「午休時米可利老師給我看過,並跟我說過劇情。」
  「小智君跑來找我,告訴我他不知道要準備分組用的表演,我便給了他課題,我要他看過你們之前做出的東西後,想想怎麼樣作能夠更好,藉此判斷他的實力來決定他的分組。」
 
  結果小智的表現完全超乎他的預期,非常的好。
  心想不愧是職業表演者,在舞台上的豐富經驗與他天生的感性,造就了剛剛的表現。
 
  「不過我並沒有指定他跳小百合喔,是小智君自己找出答案的。」米可利相信,小智絕對能演出小百合,或比小百合更出色的角色,果不其然。
  「小智、拜託你!」
  「呃、可是……」我一來就當女主角,不會太……
  「如果你是擔心你剛來就當主角,會不會太囂張之類的,別想了,我們本來就不管年資,是看適性和實力。」路比一語點中小智的顧慮。
  「唔……」
  「米可利老師,」小茂還是維持環著小智的狀態,向米可利看去。「先不提表演,平常的練習,我可以跟小智一組嗎?」
  「當然。」
  「真的嗎?」
 
  小智欣喜的回頭,他們在稍早提過這件事,沒想到小茂會主動說要搭檔。
 
  「你想跟我搭檔吧?」
  「嗯!」
  「那就沒問題了。」
  「耶!」
  「那麼,既然是我的搭檔,小百合的位置就非你莫屬了不是嗎?」半闔著眼看懷裡興奮的他,心想真是單純的傢伙。「我也希望你答應下來。」
  「連小茂都這麼說……」我本來不想引人注目低調上學的……不過,也已經來不及了吧。「好吧,我答應。」
  「啊,可是小百合是女主角,是女孩子的妖精喔,小智接受女裝嗎?」
  「嗯?沒問題啊,反串在戲劇的世界很常見嘛。」這回小智毫不猶豫的回應了。
 
  要他演女孩子,完全不成問題,與他豐富的經驗無關。
  因為他的半身,小紅,就是塑造成一個女性化,實際上性別不明的角色。
 
  「好了,女主角的缺也終於補上了,來加緊戲劇的進度吧!距離演出已經沒多少時間囉!」
 
 
  「小智,聽說你當上班上秋楓祭演出的主角了?」
 
  那之後過了幾天,小智傍晚在大師劇團的練習室,為當晚的演出暖身準備時,母親難得進來。
 
  「嗯?」
  「我聽米可利先生說的,說你在學校大顯身手了?」
  「啊,對不起,我本來想要遵守和媽媽的約定的……」
  「我沒有要罵你,事實上,我想跟你聊一下。」
 
  花子來到小智身邊,坐在他面前,小智並沒有停止暖身,只用困惑的表情回頭看。
 
  「媽媽要跟你道歉,」她摸了摸在地上協助小智的神奇寶貝們,「我之前不該限制你在學校的表現的。」
  「?」
  「小智是耀眼的,這件事媽媽明明很清楚,卻提出那麼不合理的要求,要你低調。」
  「啊,可是我不覺得那不合理……畢竟,我如果變得醒目,小紅的身分曝光的機率就會提高吧?」結束最後一個動作,小智在花子面前正坐。「我也不想被小茂他們知道我就是小紅,想繼續當朋友……」
  「小茂君……就是小智常掛在嘴邊的那個搭檔吧?」
  「嗯,也是我第一個在學校交到的朋友,他非常喜歡小紅。」靦腆的抓抓臉,又覺得心情有些複雜。「班上的人也都是大師劇團的迷,我不想改變那層關係,不然就沒有去上學的意義了。」
 
  上學是快樂的,他想以普通人、一個單純的14歲少年的身分和小茂他們在一起。
 
  「所以,我還是會努力調整,盡量不要太顯眼,這也可以成為一種訓練啊,我相信這也能讓小紅更加純熟。」
  「小智……要加油喔。」憐愛的擁住寶貝兒子,花子打從心底感到驕傲。
  「好。」
 
 
 
 
  「一、二、三、四,很好,就保持這樣!」
  「誰可以去幫一下道具組把東西搬過來,工房快要爆掉了!」
 
  小智加入銀A後,轉眼就過了半個月,離秋楓祭也只剩半個月。
  放學後的整個PA人聲鼎沸,猶如在打仗,每天放學後都會陷入一片混亂。
  銀A也不例外,這回霸佔了一間做小道具用的工房,也占領一間練習室,每天都練到很晚。
 
  小智慶幸正式忙起來時,劇團的公演已經結束,否則他就得取捨了。
 
  「從小百合與吟遊詩人見面那一幕再來一次。」米可利宏亮的聲音穿過整間練習室,他身邊只有小智和小茂,現在正在做重點調整。
  「好。」「是。」
 
  小智深吸一口氣後轉了一圈,在小茂身邊帶著好奇的神情翩翩起舞。
  小智的手輕輕碰上小茂的手時,小茂開始與他共舞。
 
  但是兩人才互動幾秒,便被米可利厲聲喊停。
 
  「小茂,你的動作還是沒到位。」
  「對不起。」
 
  米可利的聲音令其他人紛紛回過頭。
 
  「這是第幾次了……」
  「居然一直都是小茂被罵……」劇本組今天也在排舞現場,為了演出進行細修劇本的作業,所以小茂原搭檔的米娜卡非常訝異,過去合作時,都是兩人輪流被罵。
  「米可利偏心……是不可能的吧。小智那麼厲害嗎?」
  「他那天的表現證明了不是嗎。」
 
  就在遠處的他們悄聲討論時,這頭的米可利還在校正小茂。
  因為已經很多次,小智在旁邊有些焦急,眼看小茂表情越來越難看。
  兩人不知怎麼的,動作一直無法契合,這使要求完美的米可利始終無法接受。
 
  小智原本想偷偷放水調整自己的步調,單方面配合小茂,卻立刻被米可利看穿,命令不得保留實力,只能繼續看小茂被指正。
 
  實際上,他們一對一的練習,已經這樣沒進度整整三天了。
 
  「再來一次。」
  「是。」自尊心甚高的小茂還是頭一次如此狼狽,早已面色鐵青。「小智,再麻煩你一次。」對小智的語氣也降至冰點。
  「呃、唔……」這回小智沒有立刻進入狀況,只是用他漆黑的雙眼看了看小茂,盤算了下。
  「怎麼?」
  「……老師,可以讓我們休息一下嗎?」沒有回應小茂而是直接向米可利要求,小智大大呼了口氣裝出疲態。
  「休息?」
  「我們已經沒休息練了一個多鐘頭,我想上廁所和喝水,可以嗎?」向米可利暗示性的眨眨眼,示意再這樣下去只會越來越糟。
  「……好吧,就休息一會兒,我去看其他組,你們如果OK了就自主練,晚點再來看你們。」就交給小智吧,他的能力可以信任。
 
  米可利習慣的拍拍兩人的肩膀,離開。
  待米可利離開後,小智牽起小茂的手。
 
  「我們走吧,陪我去廁所,我可不想又迷路了。」
 
  最近因為整棟PA學院教室內外都很混亂,通路常常被堵住需要繞路,入學才半個月的小智就在三天內迷路五次。
 
  「……嗯。」
  「小智,休息嗎?」經過米娜卡他們時,米娜卡問。
  「嗯,稍微喘口氣,老師超嚴的快累爆了。」
 
  小智笑了笑,半拖著小茂往外走。
  其他人都很擔心的看著他們。
 
  「小茂把不耐煩寫在臉上了。」
  「可是問題是出在他身上吧?又不能怪小智。」身兼服裝製作的可倫縫製戲服的手沒有停。「他不耐煩會怎樣?」
  「看狀況和對象吧,我們認識久,他又比較疼我,所以他通常只是會抱怨挖苦,可是對男生……像路比之前和他對劇本的內容,意見相左惹得他不高興時,他就變得很衝,也不太理性。」
  「是啊。難搞得要命,還是娜琪老師出面協調。」路比立刻發難。
  「小智那麼單純天真,但願小茂不要拿他出氣啊。」
 
 
  「哇喔,其他班級也是一團亂呢。」
  「我們有資格說嗎?我們可能是全學院最沒進度的。」一出教室,小茂的煩躁完全表露無遺。
  「嘛,確實是。」小智好似不介意的微笑。
  「你怎麼能那麼放鬆?嘛,確實,因為錯在我啊。」煩躁不已的小茂甚至自暴自棄起來,不過還是有好好帶小智往洗手間走。
  「……」偷覷著小茂,小智在口袋摸索。「小茂,嘴巴張開。」
  「?」
  「張開啦。」鬆開小茂的手,小智神秘兮兮的招招手要他低頭,搞不懂他的小茂只好拉近兩人的距離,張嘴--結果被塞了一塊東西。
  「……巧克力?」
  「嗯,你不上的話,就在這裡等我一下。」
 
  漾著燦爛的笑容,小智看起來心情極佳的蹦跳進洗手間。
  困惑的小茂只好咬著巧克力等著,甘美的甜味就像小智的純真般,一起流進緊繃的神經,得到一些舒緩。
 
  「好甜……」那小子……
 
  倚在洗手間前的走廊窗邊,小茂隨意看著來往的學生,明明是和剛才沒兩樣的光景,卻少了些煩躁。
  只是出來走一下,吃個巧克力,就可以改變這麼多嗎?
 
  不,是那傢伙的……
 
  「久等了,走吧。」洗了手有些冷的小手再度握上小茂的手,小智看出小茂心情好了些,鬆了口氣。
  「嗯,謝謝你。」
  「謝什麼咧?」裝傻的歪歪頭。「啊,巧克力好吃嗎?」
  「好吃。」回握小智的手小茂率先邁步。
  「累的時候吃甜的是最好的,所以我都會隨身帶點巧克力或糖果,畢竟精神一疲累,能做好的事也會被心煩意亂的情緒給搞砸。」
  「……確實,我剛剛是心急很多。」
 
  結果就和小智的節奏漸行漸遠,整個錯開。
 
  「小茂急是正常的,我也很急啊,所以沒資格說你。」
  「看不出來。」
  「那是因為小茂只看到自己。」
  「……」
 
  單刀直入的說法令小茂扁了下嘴,小智裝作沒看到。
  又開始在口袋裡撈東西了。
 
  「你還真直接。」但是不會惹人厭。
  「拐彎抹角又沒什麼意義。而且我知道小茂不會因此而生氣。」
  「確實。」這小子才兩周就把我的情緒摸透啦。「但是。確實問題還是都在我,我當然只能鑽牛角尖吧。」
  「……我記得在學校裡,放學後就可以把神奇寶貝放出來了吧?」天外飛來一筆的問題令小茂摸不著頭緒。
  「呃,是啊。」但是還是回答了。
  「那就太好了,這樣的話……」小智突然就陷入自己的世界,低頭碎念著什麼,小茂雖然疑惑,還是牽著他往回走。
 
  晃來晃去終於回到銀A。
  米可利在指導其他組,幾個人看到兩人進門時打了招呼,更多的是擔心與關心的眼神。
  回到屬於他們的小角落,小智拿出一顆寶貝球。
 
  「奇可,就決定是你了!」
 
  從球裡蹦出的是一隻菊草葉,才剛落地,他立刻撲到小智身上。
  --開始瘋狂撒嬌,猛蹭著小智的頸部。
 
  「哈哈哈,好了好了,乖乖喔。」
  「菊草葉?」
  「嗯。」把他抓下肩膀放到地上,小智輕聲指令。「奇可,甜氣。」
  「CHICO!」菊草葉立刻聽話的使用絕招,揮動頭上的大葉子。
  「小茂,眼睛閉上。」小智邊說邊遮住小茂的眼睛。
  「小智?」雖然困惑,小茂還是照做。「這是要……」
  「噓……什麼都別想,聽我的聲音。」確定小茂的眼睛閉上,小智牽起他的雙手,用自己的小手包覆,拉往小智自己的胸口。「吸氣,一、二、三、吐氣,一、二、三--對,慢慢來,吸氣……」
 
  重複唸著平淡無奇的指令,小智也閉上眼。
  小智的心跳從指尖傳給小茂,平穩的節奏伴隨菊草葉的甜氣,令小茂平靜,不自覺的放鬆下來。
  雖然問題還是沒有解決,他現在只想聽著小智的聲音,感受小智的一切。
 
  不知過了多久,小茂神清氣爽的睜開眼時,
 
  看到了天花板。
 
  「?」
  「啊,你醒啦。」
  「……我睡著了?」微轉頭就看到小智的笑臉。
  「聽說你這幾天都沒睡好,自己在家裡練到很晚……你應該早點跟我說啊。」
  「……聽說?」
  「這個孩子說的。」轉動眼球小茂才發現小智肩上多了隻伊布,是自己的,菊草葉已經不見蹤影。
  「伊布?」怎麼跑出寶貝球了?
  「你剛剛站著站著突然睡著,他就跑出來了,他很擔心你喔。」
  「是嗎,抱歉啊,伊布。」寵溺的摸了摸跳到自己胸口的小毛球,小茂感覺到一絲違和,卻又說不上來。比起那個……「我睡了多久?」
  「放心,才過半小時。」
  「半、!?」不顧小小的伊布還在胸口,小茂嚇的坐起。
 
  這時他更震驚的發現自己剛才是枕著小智的腿睡,身上還蓋著應該是小智的外套,整張臉都紅透了。
  小智說明小茂睡著時整個人向他倒過來後,是菊草葉用藤鞭幫忙把他安頓好,小智也趁機休息,觀察同學們。
 
  「……你應該叫我起來。」不會吧,站著睡著?這是何等失態!
  「為什麼,你睡得很舒服吧?」
  「即使如此也不行,唉。」
  「如果你是擔心進度,別擔心,沒問題的。」
  「你哪來的自信啊。」
 
  看小智抱起伊布熟練的撫摸他,讓他坐到書包上後,他拍拍僵硬的大腿站起身,小茂也站起來。
 
  「我們進度最慢,剛才又浪費那麼多時間……」
  「沒有休息或練習是浪費的。」從容的搖搖頭,小智喝了口水。「相信我吧,我們已經沒問題了。現在就請米可利老師來驗證吧。」
  「現在!?」我們跟老師要求休息後就沒有練了,會有差嗎!?
  「所以說相信我,應該說,相信我們彼此的默契吧。」小智向遠處注視他們的米可利揮揮手。
  「小智……」
  「我相信小茂,小茂也相信我好嗎?」
 
  小智伸出了手,溫柔的笑著。
  很自然的,小茂也伸出手,與他交握,不自覺的點了頭。
 
 
  半個月後,兩人在秋楓祭的演出,引起了好一陣子的話題。
 
=雜談=
  寫這一段時我還穿著羽絨外套,打字時已經完全是無袖了[抹臉]大家好,這裡是9月即將去日本留學的小忍,讓大家久等了。
  大概是14歲和22歲時的心境差太多,現在的舞完全成了不同的故事XDDD有機會會向大家分享初版,讓大家看看我的成長(??
  由於小智是小紅,資歷、經驗固然比小茂多,認識兩週的磨合期大概就是這樣吧XDD小茂會慢慢發現自己能向小智學的東西非常多,小智會把小茂帶向職業演出者的路。
  小茂可以枕膝真是太過分了(無關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5.03.12
*電腦稿完成:2015.07.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