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火影/平行世界]17歲(佐鳴)<三>

 
 
  [火影/平行世界]1 7歲(佐鳴)<三>
  *以四代火影與九品皆未喪命、宇智波一族沒有意圖叛亂,和平的世界為前提。
  *鳴人出生時,被注入一半的九尾之力,與九品都有九尾查克拉。
  *劇場版有牛郎佐助我也想來個不自重佐助。
 
 
  「趕快讓他躺下來。」關好門的靜音立刻指著客廳的榻榻米,要佐助放下臉色慘白的鳴人。「我準備一下東西。」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讓鳴人枕著自己的外套,佐助定睛在鳴人肚子上的東西,想伸手碰。
  「不要摸……你會一起被電。」鳴人氣虛的阻止。
  「放出電擊的是這個東西?」什麼不人道的裝置。
  「嗯……啊,妳是……」鳴人這才把注意力投向替他檢查傷勢的靜音。「綱手奶奶的助手……靜音?」
  「好久不見。」靜音邊回答邊用忍術開始替鳴人傷勢最重的左手做處理。
  「你找到綱手奶奶了?」
  「嗯,碰巧遇到的,你遇襲的時候就在我旁邊啊,沒看到?」
  「我只想著要阻止你。」臉微紅的說道。
 
  透露出鳴人當時眼裡只有佐助的證詞,令佐助欣然微笑。
  他自動拿來靜音放在旁邊的水盆和毛巾,替鳴人把臉擦乾淨,然後再用濕毛巾敷著微腫的頭部--這些是小櫻曾經教過他、照顧傷者的方法。
 
  「抱歉,讓你擔心了,我太大意才會讓他們有機可乘,把這個裝在我身上,還被抓走。」鳴人知道目睹那一幕卻什麼也做不到的佐助,心裡一定難受。
  「這到底是什麼?」
  「他們說是可以吸收、抑制查克拉,並封住尾獸的東西,只要我想凝聚查克拉,這個東西就會放出電流,想拔除的話也會。」
  「也是這個影響恢復力?」
  「嗯。」
 
  鳴人闡述他現在渾身不對勁,和九喇嘛的連繫十分微弱。
  被裝上裝置時,甚至有一度被切斷連結的感覺,九尾的力量被阻礙的同時,他的恢復力也降得與常人相同等級,才會如此虛弱。
 
  「那你是怎麼逃出來的?」忍者沒了查克拉,少了忍術,能做的事就相當有限。「他們的力量,應該不是單靠體術就能順利逃脫的吧?」
  「嘿嘿……我會的可不只忍術和體術唷。」得意又神祕的笑了。「我沒給佐助看過的修練成果還有兩個,幫助我逃出來的就是其中之一。」
  「不只忍術和體術……?」
  「嘛,晚點就會讓你見識了。」感覺手上的疼痛感消失,鳴人作勢要爬起來。
  「慢著,雖然我幫你治好手臂,你還暫時不能亂動。」靜音指示佐助按住他,繼續幫他做檢查。
  「可是那幫傢伙很快就會追來……」
  「好了你安分點,我在這你怕什麼。」佐助硬是不讓他亂動。「那群人究竟是?目標是九喇嘛吧?」
  「……嗯,他們是雪之國的忍者。」確實,佐助在的話可以安心……
 
  鳴人把對方透露給他的情報全盤托出。
  肚子上專門對付尾獸的裝置令他們發現事情的嚴重性,陷入沉默。
 
  「佐助,我們去收拾他們吧。」不過鳴人可是靜不下的。
  「啥?」
  「我不能讓他們再擾亂姐姐的國家。」鳴人趁著佐助錯愕時坐起。
  「姐姐……你剛剛提的,雪之國的女王?」拗不過鳴人,佐助移動到他身後,支撐他的身體。
  「嗯,之前旅行的時候,碰巧認識的,後來成了朋友。我答應過她,不論什麼狀況,我都會保護她和她的國家。」
  「哈哈哈、你一個小鬼和雪之國的女王是朋友?別笑死人了!」
 
  粗野的笑聲,來自客廳門口倚著的綱手。
  她和鳴人一對上眼便互瞪。
 
  「是真的!好色仙人也認識!我們一起護衛過她!」
  「護衛?天底下會有誰讓危險、而且還是個小鬼的尾獸保護自己?自來也倒還有可能。」
  「哼、隨妳怎麼說。總之佐助,我相信我們倆肯定能解決他們,然後再去抓住幕後黑手,姐姐的叔叔。」鳴人轉頭不理綱手,只想說服佐助。
  「別傻了,現在的你沒有查克拉,是要怎麼打?而且還傷痕累累。」
  「我現在沒辦法用的只有忍術。」
  「忍者沒有忍術是能做什麼?」
 
  佐助考慮著要不要直接打昏他,讓他好好休息。
  由於攸關各國掌管的尾獸,必須知會湊,他們早料到鳴人會被他人鎖定,鳴人的實力鮮為人知,大部分視他為目標的人,肯定都當這個年紀最小又只分到一半尾獸的人柱力,會是低風險高報酬的獵物。
  而且這還扯到雪之國的王族鬥爭,不是他們小市民能夠擅自作主行動的。
 
  「就跟你說我有王牌,不然我怎麼逃出來的?」煩躁的再強調一遍,佐助怎麼都聽不進去啊!「他們肯定會因為我身上得這個裝置小看我,我要趁他們焦點放在我身上的時候解決他們,不然接下來他們就會找媽媽和我愛羅他們下手了。」
 
  鳴人堅定的瞪著佐助,挪動身體換姿勢,和佐助面對面。
  他向來都是決定好就貫徹始終,一點讓步的意思也沒有。
  要說他是繼承自來也的毅力,更貼切的說法是頑固。
 
  「鳴人,你知道我不可能讓你涉險。」
  「你也知道你們不能一直關著我。」
 
  難得犀利的回擊,鳴人暗示一年來被關在村子裡的委屈與怨念。
 
  「我沒問題,相信我,我也相信你。」
  「……既然你都說到這個地步了,我能說什麼。」佐助無奈的對可愛的戀人投降,如果是兩人獨處他就給鳴人一個吻了,「但是條件是你不可以離開我的視線。」
  「耶!那就趕快來制訂作戰計劃!」
  「慢著,你們打算兩個人去對付對方的精銳?而且是鳴人發不出查克拉的狀態?」
 
  靜音傻眼的看著兩個年輕小夥子同時點頭,一開始反對的佐助去哪了?這麼容易妥協!?
 
  「不向村子發出支援請求?」
  「等不到大家來的,而且他們來也只是多幾個人的查克拉被封印。」
  「不,我還是會通知村子,但是只是要告訴他們我們碰到什麼狀況,尤其是對方的來頭。」剩下就看湊大人他們要怎麼做了。「這傢伙說得對,他目前的狀況被小看的機率很大,很好制訂作戰計劃,而且我是絕對不會讓他被帶走的。」
  「但是相對你的負擔會變很大吧?鳴人幾乎就不成戰力了……」
  「就說我很強可以戰鬥!」鳴人生氣的強調,這些人怎麼都聽不懂啊!
 
  他氣鼓鼓的碎碎念,佐助安撫的拍拍他的手,要他別激動。
 
  「他不足的部分我絕對能補足。」
  「佐助!」
  「好了。」要他別太認真,佐助彈了他一記額頭要他閉嘴。
  「……不然,至少也讓我一起,多一個人總是好吧?」靜音邊說邊偷看綱手的表情,她沒有任何不悅,只是直勾勾的瞪著鳴人。
  「不用啦,我們兩個就夠了。」佐助回答前,鳴人自信滿滿的搶白,「他們的精銳只有三個人,我們絕對應付得來。」
  「哼,別笑死我了。」
 
  綱手的話語充滿攻擊性,經不起激的鳴人立刻跳起來。
 
  「老太婆、妳笑什麼!」
  「當然要笑,一個是無法使出全力的人柱力,另一個是宇智波的小毛頭,這麼貧瘠的組合最好可以攻下擁有科技和技術的成年忍者。」
  「不准妳小看佐助!他已經是上忍了,是被村子認同的厲害忍者!」跑到綱手面前,鳴人氣得跳腳,「佐助還是大蛇丸的弟子,會的忍術包準嚇死妳!」
  「大蛇丸的?」那傢伙收徒弟了?真意外。
  「我雖然……還沒被全部的村人認同,還是個下忍……但是爸爸說我的實力已經足以和上忍匹敵!」有父親的保證,鳴人對此有相當的自信。
 
  實際上這麼認為的人還有同期的幾人,以及把鳴人的努力看在眼中的老師們。
 
  鳴人不知道的是,佐助的哥哥,鼬早找了好幾名上忍打算向村子上層抗議針對鳴人的差別待遇,想早日讓他正常升級,正常實行忍者的義務與權利。
 
  「鳴人是會成為火影的人。」佐助站到他身邊,與他一起看著綱手,「他已經得到我們宇智波一族的認同,另外村裡的奈良、日向、山中也都有所支持。」
  「還沒放棄成為火影啊?」
  「當然,那是我的夢想。」
 
  鳴人自信滿滿的樣子,令綱手想起心愛的兩人。
  她胸前的漂亮墜子晃了下,引起鳴人注意。
 
  他思考了下。
 
  「不然,要不要跟我賭一把?」
  「啥?」
  「我賭我們兩個人就足以解決事情,妳賭我們會失敗。要是我們贏了,我們就放棄找妳回木葉。」
  「你們果然是為此而來的嗎。」
  「嗯?」此發言讓鳴人困惑的望向佐助,佐助只好小聲告訴他遇見綱手時的細節。
 
  他還來不及請綱手回村子,就出事了。
  之後他也沒機會提這件事,不如說,他壓根兒把任務忘了,只擔心受傷的寶貝戀人。
 
  「……我們,需要妳回木葉來,木葉的醫療忍術已經停止進步。小櫻……我們的夥伴說,雖然木葉的醫療技術已經算是五大國中的頂尖,卻也停滯了……」
 
  長時間在村裡與村人積極打交道的鳴人,比佐助更清楚村子的需求,加上有父親的情報提供,他說得有模有樣。
  此時的他,令佐助感到火影的風範。
 
  「有妳在,受傷的夥伴可以恢復的機率和效率都可以大幅提升……爸、火影大人是這麼說的。」
  「哼,誰理你們,想進步就自己努力,我討厭忍者,更不要住在忍者村。」
  「綱手奶奶討厭忍者是因為戰爭、戰鬥把奶奶重要的人奪走了吧?」
 
  鳴人的話讓綱手瞪向靜音,那部份的情報除了自來也,只有已故戀人的姪女才知道,自來也不可能講這個,所以肯定是她多嘴。
  多嘴的時機,大概是四年前自己和鳴人吵得不可開交的那時候吧。
 
  「我沒有過奶奶的經歷,也不想經歷那種事,所以更需要奶奶回到村子裡!」跟父親討論,又聽了佐助的想法後,他想了很多。
 
  在佐助提供意見前,他沒有想像過"失去"是什麼樣的事。
  稍微想了一下,他嚇得當晚做噩夢,被他吵醒的佐助邊笑他傻邊安撫他。
 
  那個夢境無比的真實,裡頭的他身邊沒有人。
  最愛的父母為了保護他而死了,師父的自來也意被人給殺死。
  而佐助,不知道為什麼,背叛村子、離開自己,甚至與自己為敵。
 
  倘若這種事真的發生,他肯定瘋掉。
 
  「……跟我賭吧,綱手奶奶,我不會讓奶奶再經歷那種痛的!」
  「……」
 
  心愛的弟弟彷彿出現在眼前,鳴人堅定的眼神讓綱手想起說要保護自己與村子,卻小小年紀便命喪黃泉的弟弟。
  成為火影,也是他的夢想……
 
  「……好啊,就來賭啊。看在你如此大言不慚。」結果,在自己整理好思緒前,嘴巴竟然擅自妥協了。「算你有種,拿命來賭,要知道,老娘雖然平時賭運很差,賭的東西攸關性命時,可是跟著很大的噩運的。」
 
  要是鳴人和佐助失敗,鳴人的命肯定是賠掉的那個。
 
  「我才不怕一個畏畏縮縮的老太婆的厄運!」
 
  靜音和佐助都被鳴人的直言不諱嚇出一身冷汗。
  確實他是秉持有話直說,不拐彎抹角的忍道,但是這也太直接太挑釁了,被綱手一掌打死也不奇怪。
 
  「小毛頭……」然而綱手反被這一針見血的話語給引出失去已久的情感,她低頭,望見那不祥的首飾。
  「如果是我失去一切……我也不會像妳一樣停滯不前,我會一次、再一次不停努力,不讓同樣的事情再發生。」
  「還真敢嗆我,好啊,那我再加碼。」綱手心一橫扯下頸上的首飾,「如果你們真的賭贏,我就把這個首飾給你!」
  「綱手大人!?」
  「好啊、一言為定!」
 
  撂下戰書的綱手甩開靜音擔憂制止的手揚長而去。
  為難的靜音猶豫一會兒後,交代兩人可以自由使用浴室、可以睡的房間位置、好好休息,然後追了出去。
 
  兩人離開後,一直在逞強的鳴人才脫力跌坐在地。
  被他嚇一跳的佐助好氣又好笑的戳了他的額頭幾下,然後不顧他反對直接抱他去客房,鋪好被子讓他躺下。
 
  「我去設一下結界,還有讓陽炎出去看狀況。等等一起洗澡。」佐助為了能確實保護鳴人,曾和鳴人一起向湊和九品學習結界術,「不管怎樣,你今天必須給我好好休息,明天再行動。」
  「好啦。」這種身體狀況佐助說什麼都不可能讓自己一個人洗了,鳴人乖乖認帳。「那我讓九喇嘛通知一下媽媽。」母子倆身上的九尾經過努力後,已經可以連結,平時都拿來做一些遠距離的連絡。
 
 
 
 
  「鳴人那小子,肯定和佐助天天親熱吧,兩個年輕氣盛的小夥子一起旅行,嘻嘻。」邊把晾在陽台的衣服收進籃子裡,九品笑得詭異。
 
  知道兒子成了同性戀時雖然很震驚,但是日後見寶貝兒子幸福的樣子,也就接受了。
 
  「今天是第五天嗎……鳴人不在家感覺還真奇怪。」因為自己和丈夫的自私,當年為了分散九尾的力量而採取的行動,竟造成兒子諸多的痛苦經驗,九品一直都覺得對不起鳴人。
 
  但是鳴人從未怪罪他們,甚至把九尾駕馭得比自己要好,並破天荒的與其成為朋友,健康、沒有扭曲人格的平安長大。
  即使在村裡曾經窒礙難行,他也不向命運低頭,如今返村一年,大部分的村人即使不認同他,至少也不再只是把他當成麻煩、妖狐看待。
  她和丈夫是無比欣慰。
 
  覺得愧對鳴人很多的現在,他們只要見到鳴人幸福快樂長大就好。
 
  「是說,五天都沒消息,該不會是玩到沒進展吧。」突然想起兒子的貪玩性格,九品瞬間停下手邊的動作,眉頭皺了起來,「那隻小狐狸……很有可能!」
 
  單純的九品完全沒料到進度遲緩的原因絕對不是鳴人的錯,而是她的親親丈夫的拖延命令、以及鳴人身邊的大猛獸的問題,只拉長臉想著該怎麼教育無辜的兒子。
 
  「還是讓九尾催他一下好了……嗯?」
 
  當九品把手放到腹部的封印時,感覺到異狀。
  她與體內的九尾不像兒子那樣常常隨意對話,只有她刻意用查克拉連結時才會有所相通。
 
  「等等,你說什麼?鳴人他們遇到什麼?」
 
  冷靜聽體內九尾轉述兒子的口信,九品的表情變得難看。
 
  「那個傻抓,要是變成國與國之間的問題怎麼辦!」把東西胡亂收拾,九品衝進房裡更衣,「得趕快通知湊!」
 
 
-TBC
 
=雜談=
  對不起讓大家等這麼久,這裡是要期中考不念書打混的忍忍(欸
  筆稿是早在12月就完成了,但是就是沒有打(沒時間or偷懶)
  覺得很微妙的是,一直到火影完結我才開始大寫特寫XDD最近出的700+1話真是各種wwwww
 
  今年九月我就要去日本留學了,不曉得能不能去那裡的電影院看到慕留人,其實我非常有興趣www尤其發現某人好像要當他師父(保父)以後wwwwww
   在那之前,我會盡量把我完成的稿子都打好發上,因為去日本我也不確定能不能常常寫稿子了……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11
*電腦稿完成:2015.04.2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