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火影/平行世界]17歲(佐鳴)<一>

 
 
  [火影/平行世界]1 7歲(佐鳴)<一>
  *以四代火影與九品皆未喪命、宇智波一族沒有意圖叛亂,和平的世界為前提。
  *鳴人出生時,被注入一半的九尾之力,與九品都有九尾查克拉。
  *劇場版有牛郎佐助我也想來個不自重佐助。
 
 
 「湊大人,您叫我嗎?」
 
  進入火影的辦公室,佐助在房間中央站定,
  湊坐在他的位子上處理工作,見到來者是佐助,他從抽屜拿出一張紙。
 
  「我想差不多要派給你下一個出村子的任務了,你可以嗎?」
 
  升上上忍一直表現得非常優秀的佐助,幾乎每半個月就要離開村子一次,執行單人的任務。
  因為在村子裡,能跟上佐助動作和思考的人有限,他亦不適合帶隊。
 
  「……沒問題。」
  「哈哈,你停頓了。」知道佐助在顧慮什麼,湊故意調侃,招手要佐助靠近。「任務的等級是S,是非常重要的任務。」
  「S級……護衛?暗殺?」
  「尋人。」
  「尋人?」找個人的任務會判定成S級?「很重要的人物嗎?」
  「沒有錯。」
 
  湊把剛剛拿出來的紙遞給佐助。
  那是一份公文,佐助有印象他很久之前曾經看小櫻拿過。
 
  「醫療忍者的培訓計劃?」
  「沒錯,雖然木葉的醫療忍者體系已經有一定程度,但是我希望能在更精煉一些,這樣無論如何都需要某個人物回來指導。」
  「某個人物?」
  「你一定有聽過,你的師父的同班,傳說的三忍的最後一人。」
  「和大蛇丸……俗稱的綱手公主?」
  「沒有錯。」
 
  湊點點頭,他喜歡派任務給佐助,因為佐助的理解很快,容易切進核心,執行任務的效率也很高。
 
  「她是醫療忍術的專家,已經離開村子非常長的一段時間,想請她回來指導。」
  「我知道了。」
  「綱手小姐的所在地在國境附近的城鎮。」
  「但是我沒有見過她,離開村子很久表示她的樣貌也無法由留下的照片辨識吧?」
  「放心,鳴人會帶你找到她。」
  「鳴人?」
 
  湊像個惡作劇的孩子一樣笑了,把寫了情報的卷軸交給佐助。
 
  「你也知道,鳴人被下了禁足令,從一年前回村子後,就幾乎沒出去過。」
  「是。」
 
  說是怕做為人柱力、還是個孩子的鳴人會被帶走,聽信少數意見的大名直接下的命令。
 
  「明明鳴人已經比九品要強了,卻無法自由活動,唉,說是他還小沒有能力應對危險,一直不讓他出村磨練增加經驗,連讓他製造實績的機會都沒有,怎麼可能看出他現在的實力。」湊已經完全是人父的狀態,起身走來走去,佐助對這光景一點也不陌生。「鳴人在村裡都快被悶壞了,你也知道吧?」
  「是。」
 
  鳴人總是會站在顏岩上望著遠方,不只佐助,同期的夥伴都看得出鳴人多想出村子出任務。
  他也不是沒逃出去過,但是當他意識到這會給他最愛的父母和村子帶來多少麻煩,他就完全安分了。
 
  「所以我想讓他出去透透氣。正好這個任務交給鳴人再適合不過。」
  「此話怎麼說?」
  「我聽自來也老師說過,鳴人很像綱手大人去世的弟弟。若要勸說,當然就是鳴人適合。」
  「原來如此,但是,這樣高層不會說話嗎?」
  「不想管他們了,而且只要鳴人安全,我相信他們不會太吵。」
  「確實是。」
  「有你在,我能夠放心。」
  「謝謝您。」
  「你願意接下吧?」
  「當然。」
 
  能和鳴人一起行動,而且是出遠門,他求之不得。
  他已經四年沒有和鳴人在村外活動了,鳴人被關在村子裡的這一年,村外有很多東西他想讓鳴人看看。
 
  「你們找到綱手大人說服她回來後,你們不馬上回來也可以。」彷彿看穿佐助的打算,湊直接允諾。「只要平安就好。」
  「我知道了。」
  「那你去跟鳴人說吧。準備好跟我說一聲就可以出發了。」
  「是。」
 
 
  「佐助,快點啊!」
  「衝那麼快小心到目標城鎮前就累倒,你很久沒在外面跑了。」好笑的阻止一股腦在枝頭上狂衝的戀人,說實話要完全跟上鳴人不太容易,誰叫他是黃色閃光之子。
  「才不會咧,我平常可都是在村裡跑一整天的,哪那麼容易累倒。」無奈鳴人完全沒自覺自己是興奮得用平時的三倍速在移動。
 
  在村裡和村外活動是截然不同的狀況,他們必須留有體力應對突發狀況。
  鳴人一直不怎麼用心在分配他的查克拉,過去修練到累倒的狀況可不在少數,要是因此影響到任務,佐助清楚鳴人不會高興。
 
  聰穎的腦袋想了想,他一個箭步與鳴人並肩。
 
  「你要是累倒了,我就用公主抱把你抱回村子。」
  「!!」
 
  如佐助打算,成功讓鳴人緊急剎車。
  也如佐助所料,鳴人因為急煞而沒控制好力道,因而踩斷樹枝,被故意放慢的他從後面牢牢接住,兩人落地。
 
  「你、你突然說些什麼東西啊。」滿臉通紅的怒視佐助。
  「我是認真的。」無賴的笑了笑,讓鳴人想咬他一口。
  「我不要公主抱、停下來休息恢復不就好了?」這傢伙真是……「是說,放我下來啦。」
 
  不管幾次,都無法習慣被這樣抱起來的感覺,令他羞得難堪。
 
  「那你還要硬衝嗎?」
  「我乖乖走行了吧!」想要早點解除這令他害羞的姿勢,順從的回道。
  「嗯。」在他臉上吻了一口才放他下來,鳴人立刻炸紅臉跳離他三步半。
  「喂、這裡是外面耶、笨蛋!要是被別人看到怎麼辦!」
  「呵,超級大白癡,這種荒郊野外你要怕誰看到我們親熱?」啼笑皆非的靠過去,鳴人警戒的後退。
  「唔、可是、總之……」
  「好了,不玩你了,走吧,我想在黃昏前到客棧。」
  「那你就不要鬧我,真是的。」
 
  判斷沒有危險,鳴人才回到佐助身旁,一起走。
  他們的目的地鳴人在四年前去過,當時自來也帶著13歲的鳴人悠閒的移動,也只花了三天,途中還因為自來也飲酒作樂浪費不少時間,佐助打算這次也悠閒的走,兩天內抵達就好。
  湊沒有給他們設完成任務的時間,無疑想讓佐助自由安排。
 
  但是考慮到鳴人離開村子太久會讓他更容易被為難,他想這次先出來兩個禮拜就好。
  不過如果找不到綱手,或是遇到突發狀況,就另當別論了。
 
  「是說,你那時候怎麼會認識綱手?」
  「巧合啊巧合,我們那時候經過短冊街,在吃飯的地方碰個正著,就一起吃飯了。」
  「她是什麼樣的人?」
  「你沒聽大蛇丸說過嗎?」
  「他很少提,只說她是優秀的醫療忍者,村裡最新的醫療忍術體制是她革新的。」
  「綱手奶奶的話,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超級任性的怪力老太婆,而且我一開始不是很喜歡她。」
  「喔?」
  「因為她批評火影。」
 
  鳴人嘟著嘴說,佐助理解的點點頭。
  鳴人打從心底尊愛他做為火影的父親,即使父親的公事繁忙讓他感到寂寞,他也從未對火影的存在有所反感。
  不僅懷有憧憬,更把火影視為夢想而努力著。
 
  「她也討厭忍者,因為過去忍界大戰讓她失去親人……」鳴人停下腳步,低著頭,「爸爸說,要體諒她,因為綱手奶奶失去了很多,那是活在和平裡的我們無法理解的。」
  「我或許能懂。」
  「咦?」
 
  佐助牽起鳴人的手,繼續往前走。
 
  「四年前,你離開村子時,我有過那種體會,沒有保護好你,反過來讓你保護,這就算了,因為你那時候很強。」他很清楚,如果鳴人沒有努力過而是滿足於九尾的庇蔭,當時無法鎮住失控的一尾。「但是,那之後,我還是什麼也做不到,沒有察覺你被村裡的輿論傷害,讓你在痛苦萬分的狀況下選擇遠行。」
 
  鳴人明明保護了村子,村裡的大人卻依舊對他指指點點。
  同期與當時有奔赴戰場的人員壓不下人心惶惶的木葉,甚至一度危及湊做為火影的立場。
  提議讓鳴人以修練之名暫時離開村子的是看不下去的自來也。
 
  「……你離開後,我才從哥哥那聽說。」
 
  鳴人和佐助道別時,他還在住院,和諸多夥伴一樣靜養著。
  雖然他隱約有查覺鳴人沒什麼精神,鳴人卻只是說了要去修行,直到鳴人離開的隔天,鼬才告訴他鳴人是在什麼精神狀況下離開。
 
  『他要修行是真的,但是被村人逼走也是不爭的事實。』
 
  「你沒有說什麼時候要回來,說實話,那三年要說我不緊張是不可能的。」那感覺跟失去你沒兩樣,佐助喃喃說著。「不過當下可能還是有感覺到什麼吧,因為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回來,才心急了,你離開病房時我不是慌慌張張的告白了,結果你還生氣的跑走了。」
  「誰、誰叫你平常就以鬧我為樂,以為你在開玩笑啊。」
  「呵呵,就是因為你那反應,才會讓我在你回來後更加失控吧。」
  「呃、唔……怪、怪我喔……」
  「沒有啊。」
 
  想起那時的事鳴人就紅起臉來。
  又是告白,又是親吻,在父親的顏岩上發生的事,閉上眼就可以想起。
  那時鳴人因為一團混亂沒有馬上回覆佐助,結果收到更加猛烈的進攻,佐助的積極出招,讓知情的卡卡西、鼬和小櫻都對他感到同情。
  他覺得自己根本是被佐助的愛給淹死,換了個人才答應他的,交往了一年他還是沒有習慣佐助的溫柔。
 
  但是,那種驚喜感很幸福。
 
  「嘛,忍了三年了,發狂了吧。」戀愛就是這樣的東西,使人不正常。「要是你在那三年間被誰殺死,我會恨死這個世界吧,尤其是把你推入絕境的木葉,我會先毀掉它。」
  「欸,不要開這種可怕的玩笑。」扯住佐助的手,要他看自己。
  「我沒有開玩笑。」
  「佐助不喜歡木葉嗎?」為什麼能輕易說出毀掉的宣言?
  「喜歡,但是更愛你。」
  「!!」
 
  樂得吻住嚇傻的鳴人。
  沒有牽著的手摟住他的腰,鳴人起初有些掙扎,但是不一會兒便順從的接受,閉上雙眼享受這甜蜜的氣氛。
 
  「記住,不想讓我毀去木葉的話,就不准消失不見。」
 
 
 
 
  「我們到了,這裡就是短冊街,上面是短冊城。」
 
  經過兩天的路程,兩人順利在傍晚抵達短冊街。
  極為熱鬧的街區像是在辦祭典一樣,有很多小販,人潮也多。
 
  「今天看來得露宿了。」
  「倒也未必,短冊街都是這樣啊。」領著佐助走,鳴人的口氣滿是懷念。「走吧,先去我認識的旅店。」
  「你和自來也之前住的地方?」
  「嗯,大概停留了快半個月吧,老闆應該還記得我。」
  「住那麼久?」
  「主要是休養,」離開村子時,鳴人並不是完全復原的狀態。「還有修練新術,我的螺旋丸是那時候完成的。」
 
  鳴人得意的咧嘴一笑。
  經過很多的賭場,兩人來到一間簡約的旅店,鳴人極其習慣的拉開木門。
 
  「歡迎光臨,喔,是你!」
  「老闆,好久不見。」走到櫃檯,鳴人和對方一陣寒暄。「還有兩個人的房間嗎?我們要住好幾天。」
  「我看看……四年不見了吧?又來修練?這次不是和自來也先生來啊。」
  「嘛。今天跟我的搭檔一起出任務。你知道"傳說的肥羊"嗎?」
  「傳說的肥羊?喔,你說你們村子裡出來的那頭?」
  「總覺得有點丟臉……對,就是她。」
  「最近沒有耶,啊,不好意思,不巧只剩一間單人房,嘛,讓妖狐露宿應該也還好吧?你應該很習慣了?」
  「呃,對啊,常常會因為修練要露宿。」尷尬的笑了笑。
  「是妖狐的話,應該不會怕冷吧?」
 
  妖狐妖狐的喊著的老闆,沒有發現鳴人的笑越來越僵硬,亦沒有發現鳴人身後的佐助冒著火,瞇起變成血色的雙眼。
  
  「沒關係,就給我們那間單人房,我們擠一下就好。」及時察覺的鳴人推了一下他的手,擋住佐助。
  「喔,好。」老闆招人過來帶路。「有什麼情報再告訴你啊,妖狐小子。」
  「謝謝。」
 
  聽到那個稱呼時,鳴人趕緊抓住佐助握起的拳頭,拉著他跟著過來帶路的老闆娘,往住房的二樓走。
  進入房間後,老闆娘特地要他們等一會兒,差人拿一組床具來,然後為丈夫的無禮道歉。
 
  「對不起喔,鳴人君,你那時明明幫了我們。」
  「沒事啦,我習慣了,剛好那邊也沒其他客人聽到,九尾在我身上是事實嘛。」
  「委屈你們住這麼小的房間,一有空房就馬上幫你們換喔,然後算你們吃飯不用錢。」
  「謝謝妳,那真是幫了大忙。」
 
  揮別老闆娘,才剛關上門,佐助就從身後抱了過來,無聲的問他四年前曾在這裡發生過什麼事。
 
  「也沒什麼啦,那時候剛到短冊街時,這間旅店受到一點騷擾,好色仙人讓我去處理,所以老板和老板娘都知道我身上住著九喇嘛,因為我稍微用他的力量嚇跑對方。」安心的偎在佐助懷裡。
  「有必要借用九喇嘛的力量?」
  「四年前嘛,而且我的狀況不好。」雖然身上沒有傷,激烈的戰鬥還是讓鳴人的元氣大傷了。「九喇嘛就說她想久違的大鬧一下,當然只是長出幾條尾巴,用查克拉趕走人而已。」
 
  當時對外說那是一種忍術,避免連客人都嚇跑,實際知道鳴人確實是九尾的,只有老闆夫婦,還有逃走的人。
 
  「長尾巴啊,確實是很有用,但是你心裡會不舒服吧?」
  「倒還好,習慣了,真的。」從小就活在被恐懼的視線中,他很輕易適應了。
  「不可能習慣的吧。」心疼的把鳴人轉過來,果然看到鳴人難看的苦瓜臉。「說過了,不准在我面前逞強。」
  「我知道啦。」蹭了下佐助,鳴人離開他的臂彎。「好了,綱手奶奶看來是暫離短冊街了,我們先分頭去蒐集情報?」
  「明天再開始吧,今天你很累了才是。」情色的摸了鳴人的屁股一把,他立刻紅了臉,逃離佐助。
  「誰、誰害的啊,笨蛋。」
  「你想去逛逛再去洗澡,還是直接洗澡在這吃飯?」知道戀人即使17歲還是喜歡祭典小販,佐助隨口問。
  「……想去逛。在外面解決晚餐。」用撒嬌的口氣回答。
  「那就走吧。」
 
-TBC
 
=雜談=
  期中考中,對不起其實是我忘記說要17號更新的,17號早上刷牙才想起來,可是回來又……惰性,嗯[被揍]
  很順利的繼續寫下去了,這佐助我不認識,不科學啦(欸妳寫的
  把綱手奶奶的事情搬出來寫了w她應該算是我火影中最喜歡的女角。
 
  對於如果沒有那麼多事件讓村人認同鳴人的這件事,想了很多,畢竟九尾還是令人害怕的存在,那麼,要讓不熟悉鳴人的村人認同他,會讓鳴人非常辛苦吧。
  都是原作把好多人洗白了讓我不能寫曉或大蛇丸的襲擊啦(是誰在說要創造幸福和平的世界給鳴人的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11.17
*電腦稿完成:2014.11.1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