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5674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十三>(洛円)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十三>(洛円)
 
 
  開始實行制服制度後的X給人煥然一新的感覺--這是大多數顧客的評價。
  進入12月後,義大利的雨明顯多了起來。
  濕濕冷冷的天氣令人感到不便,円堂最近的煩惱是洗好的衣服不會乾,有梅雨季的感覺,只是氣溫很低。
 
  每天一樣忙碌,打工和課業兩頭燒的円堂,一個禮拜會在洛可可家住兩晚,也願意讓洛可可送他回家了。
  空閒的店休日偶爾會跟朋友出去玩,最多是被洛可可開車載著到處跑。
 
  今天難得的,X因為大人們集體有事而店休三天,円堂在下課後多了空閒。
  撐著橙色的傘在雨中走,久違的落單使他感到十分不自在。
 
  校園內走動的人三三兩兩,円堂猶豫著要直接回家,還是去圖書館。
 
  「怎麼偏偏在這時候手邊一篇報告都沒有啊。」
 
  十分後悔半個月前拚死把所有報告做完,連預習都做好,思料也蒐集齊全,結果現在完全沒事做。
  他討厭沒有事情心煩又落單的狀況,會讓他胡思亂想。
 
  想起陷入孤獨一人的黑暗過去。
 
  「洛可可不在,費狄歐也外宿……可惡,不要想起來啊。」
 
  突然感到心寒,円堂弄掉了手上的傘,難受的蹲在地上。
  雖然知道病剛好不久的自己不該淋雨,他卻深不出手去抓傘,只是蜷縮著,用雙手環著發抖的自己。
 
  那天回日本時也是下著雨。
  聽說車禍發生時也下著大雨。
 
  「不要、快消失……」負面情緒總是來得突然,呼吸變得急促的他終於想起要的存在,凍僵的手卻打不開背包。「誰來……洛可可……」
  「円堂?」
 
  突然,打在身上的雨停了。
  不自然的感覺令円堂困惑的抬頭,眼前的人酷似長年的夥伴。
  但是當然不是他,他要到春天才會再來義大利。
 
  「戴蒙……」
  「你沒事吧?怎麼會在、喂!」戴蒙尼歐及時蹲下身扶住因他出現而放鬆,失去平衡的円堂,「還好嗎?」
  「嗯……」
  「你不是才剛大病一場過,怎麼在這裡淋雨?」發現円堂的身體凍著,戴蒙尼歐擔心的脫下自己的大衣包裹他。
  「我……」
  「我去找校醫,等我一下。」
  「不。」
 
  拉住戴蒙尼歐的手,円堂搖搖頭。
 
  「沒事……沒事……只是老毛病,已經不要緊了。」只要不是獨自一個人,就不會被黑暗包圍。
  「真的嗎?你的臉很差耶。」
  「真的不要緊啊,謝謝你。」謝謝你的出現。「戴蒙……工作?」
  「啊,嗯,監督的……」說的吞吞吐吐,他知道円堂前陣子病倒和他們脫不了關係。
  「喬他們?」
  「嗯,當然。」
  「我……一起去嗎?」
  「咦?」
 
  円堂知道自己說出這樣的要求肯定會引起騷動。
  但是,他寧願這樣,也不要一個人待著。
 
  「我只是在旁邊看,不會給你們造成妨礙……不方便嗎?」
  「呃,不,你想要來看,我沒有意見,」不如說很高興。「可是,你不要緊嗎?」
  「……比起一個人待著,要好多了。」
  「円堂……」是啊……這孩子只剩自己一個人了……「我知道了,跟我來吧,有什麼問題要馬上告訴我。」
 
 
 
 
  「小守!?」
 
  看到円堂出現在場邊,喬等人驚呼。
  円堂穿著他們隊上的練習服,縮在戴蒙尼歐身邊。
 
  「喬……大家……」
  「怎麼會……你那身衣服,你要入隊…應該不可能。」
  「我剛剛被淋濕了,所以戴蒙借了這套衣服給我。」苦笑,針對西方人設計的運動衣,在東洋人的他身上感覺頗寬鬆。「我這三天沒地方去,要在你們這邊打擾了。」
  「咦?」
  「沒問題,我不會給你們添麻煩,只在旁邊看。」
  「不是那個問題,你不是……」葛蕾絲和稍早的戴蒙尼歐一樣吞吐。円堂之前重病的事情還在腦中揮之不去。
  「不會有事嗎?」喬打斷女友的猶豫,堅定問道。
  「嗯,一有問題,我會主動離開。」
  「我知道了,那你坐在休息區吧。」
  「謝謝。」
 
 
  「對不起喔,突然來,給你們添麻煩了。」
  「不會啊,你只是看著嘛。說實話進入練習後我們就忘了你了。」這是實話,也顯示了喬等人專業的精神。
 
  休息時間,之前和円堂打過照面的隊員,以喬為首,聚集到円堂身邊,他們擠過來的樣子讓円堂想起夥伴們。
 
  「沒事了嗎?」戴蒙尼歐也湊過來,稍早見到円堂的糟糕狀況,一直讓他很擔心。
  「嗯,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円堂看起來很放鬆,他看著球場。「我好久……沒有在場邊看球了。」
 
  沒有料到円堂會主動提起足球,他們不安的面面相覷。
  發生在円堂身上的悲劇,他們全部的人都知,前幾天葛蕾絲和喬好不容易查到,下令隊伍不能去煩円堂。
 
  「這是支很棒的隊伍呢,看得出來基本功做得很紮實,這是全部的人?」
  「呃,不,這裡只有一、二軍,三軍在別的地方。」
  「喔--很多人耶!」
  「那個,你覺得我們的球技如何?」豈料有一個人按耐不住,大聲開口問円堂,他身邊的同伴立刻摀住他的嘴,咒了聲笨蛋。
  「呃、小守,你不用……」
  「你叫做路易……對吧?」円堂的反應令他們更加錯愕。「我記得你是前鋒?」
  「是!」
  「不錯啊,很有威力,技巧也有做足功夫,只是……你是不是有點急躁?衝太前面會造成和中場之間不好連貫唷。」
  「呃、是!」好、好厲害,一針見血,我今天確實因為知道世界冠軍在看著練習而急於表現自己。
  「中場和後衛也不該只是待在特定範圍,足球是活的,要隨時應變。」
  「!!」
 
  其他位置的想到自己會收到評語,又驚又喜的回應。
  円堂滔滔不絕的針對每個人提出他看到的優缺點,犀利精闢的見解使收到的人都心花怒放。
  連戴蒙尼歐都很訝異,這是一個18歲、有四年空白的人可以做出的分析嗎?
 
  更重要的是……
 
  「小守,你沒問題嗎?」  
  「嗯?」
  「你之前不是對於足球抗拒得不得了,甚至到了會生病的地步嗎!」喬克制不住激動,他一直對之前讓円堂難受的事感到愧疚。
  「呃、咦?」円堂終於意識到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顯得詫異。「啊咧、怪了?我、我不知道……」
 
  剛剛一個勁想壓抑寂寞的感覺,沒有意識到以往會出現的負面情緒。
  自從14歲生病以後,從來沒有這樣過,連接近球場也是第一次。
 
  「円堂……你到底是……現在足球對你而言,是什麼?」
  「我不知道,對不起。」
  「我沒想過,我……」
  「不管怎麼樣,」史丹適時打斷騷動。「至少不討厭是確定的吧?小守。」
 
  他猜,要是再繼續逼円堂,肯定會給他的精神造成負擔。
 
  「呃,嗯,當然,我怎麼可能討厭足球……」
  「那不就好了?對吧?我們也得到珍貴的建議了。」
  「說的也是,至少這樣我們就可以放心的讓小守看我們踢球了。小守會覺得難受嗎?」
  「不、不會。」搖頭。「不如說……很快樂。」
 
  過去的自己為什麼會一直逃避足球呢?
  這樣的疑問,浮在心頭。
 
  「有懷念的感覺,還有……說不上來的感覺。」
  「那要不要下來一起踢呢?我想請你接接看我的球。」
  「路易,別勉強小守了,他好不容易才能夠平心靜氣的面對足球。」喬急忙喊卡,避免逼得円堂退縮。
  「啊,也是,對不起……」
  「不會啦。」突然有看到遠在日本的可愛後輩們的感覺,円堂露出溫柔的笑容。
  「那就請你等等繼續看著我們了。」
 
  『隊長的職責,是隨時看照著隊伍。』
 
  邊向結束休息要回到場上的他們揮揮手,心裡想起熟悉的話語,他困惑的歪了歪頭。
  想起得是自己的聲音,他想起這是自己在世界大賽時學到的……隊長的職責。
 
  「隊長的……」
  「円堂,你真的不要緊?」看円堂的表情微暗,戴蒙尼歐擔心的問,他可不要被追殺。
  「啊,嗯,不用擔心。」
  「你剛剛真是嚇到我了,突然就講個不停。」
  「我自己也很訝異。」
  「呵呵,但是,這才像我認識的円堂守。」熱愛足球,說到足球會雙眼閃閃發亮。「鬼道他們要是知道,肯定會很高興。」
  「先不要跟他們說。」搖搖頭,「我不想讓他們失望。如果這是曇花一現的奇蹟……」
  「呃,喔……」曇花一現嗎?不會吧……
 
 
  「話說回來,沒地方去是怎麼回事?」
 
  等所有練習結束後,大夥兒在場邊收操。
  円堂幫忙他們的時候,喬開口問。
 
  「啊哈哈,因為我寄住的家這三天沒有人在,X也店休,洛可可他們都出遠門去了……」
  「啊,說起來確實是……」
  「我很討厭自己一個人獨處,會亂想,實在很不想回去看家。」
  「要不來住我家?」喬不假思索的提議。
  「咦?」
  「我是一個人住,就在附近。」
  「可以嗎?」
  「超級歡迎。」
  「那、那就打擾了!」円堂欣喜了抱住喬,使在前彎的他發出誇張的慘叫。「啊,對不起。」
  「沒有啦,沒事,小守你很輕呢,有到標準體重嗎?」
  「前陣子生病瘦了很多,大概在最底線吧。」
 
  洛可可和費狄歐知道他一口氣少了10公斤後快嚇死,拚命讓他補充營養,但是前後也只恢復3公斤。
  不知道為什麼他就算吃很多,體重卻很難上升。
 
  「那今晚我請你吃大餐吧。」
  「不、不用啦,都讓我借住了。」
  「別跟我客氣了。」
  「啊,不過我得回家一趟去拿必需品。」
  「那我載你吧。」戴蒙尼歐插嘴。「那傢伙家太遠了,你來回肯定累壞。」
  「謝謝你,戴蒙。」
 
  決定後,円堂頓時覺得心情輕鬆許多。
  要是早點找他們商量就好了,今天就不會陷入那種窘境了。
 
  收完操,到更衣室換衣服,円堂也換回己的衣服,它們已經被經理拿去烘得暖呼呼。
  眾人熱熱鬧鬧的離開校園時,雨已經停了。
  在門口等待戴蒙尼歐開車過來時,一個人影飛快的奔進他們之中--抱住円堂。
 
  「守!」
  「唔哇!?」受到的驚嚇不少,円堂整個人被壓進他的懷裡,他只能憑著氣味判斷來者是誰,可是這個令人安心的感覺是……怎麼可能?
  「洛可可!?」好幾個人驚呼。
  「你不是出遠門去了?」喬丟出問題。
  「嘛,可是我突然發現守變成孤零零的一個人,就跑回來了。」咧開嘴笑。
 
  他是去和小巨人的夥伴聚會,並且要和費狄歐現在所屬的隊伍舉辦的公益表演賽,但是當他驚覺円堂得單獨看家的事,比賽就完全拋諸腦後。
  看他完全無心比賽的隊友們,看不下去的把他趕回來了。
 
  「洛可可、好痛苦,呼、呼吸……」
  「啊,抱歉抱歉。」放開他,洛可可憐愛的摸著他的頭。
  「你回來了……不要緊嗎?不是重要的聚會?」
  「沒有事會比你更重要。」
  「呃、唔……」覺得雙頰發熱,円堂不好意思的低頭。「你、你不回來也沒關係啊,我今天本來要去住喬家的。」
  「嗯--聽起來像是臨時決定的呢。所以你不回家嗎?」知道円堂對家這個詞沒有抵抗力,他故意說。
  「呃、唔,可是……」都跟喬說好了啊……
  「洛可可你太狡猾了!」喬心疼著円堂的困擾。「不過,如果你可以把聖誕節那間地下室全部留給我們,我就把小守讓給你。」
  「欸、說得好像守是你的,守是我的好嗎。」
  「円堂也不是你的。」終於過來的戴蒙尼歐一下子就搞清楚狀況,好笑的吐嘈。
  「戴蒙尼歐你別吵,算了,我不跟小鬼一般見識。」洛可可再度抱緊円堂,「守是我的,跟我回家才合理,地下室還沒有人訂,可以幫你們留。」
  「你也聽聽円堂的意見,別悶死他。」戴蒙尼歐無奈的說。
  「喔!守、你說呢?」
  「我…‥我跟洛可可……回家……」
  「耶!!」開心的把円堂抬起來,一臉勝利,所有人都同情的看著驚慌失措的円堂。
 
  任誰都看得出洛可可對円堂可怕的佔有慾。
  被這麼麻煩幼稚的人喜歡上,円堂會很辛苦吧。
 
  「洛可可,放我下來啦……」
  「抱歉抱歉,我太高興了。」
  「真是的,」像小孩子一樣,「喬,對不起喔。」
  「別介意,你能安心最重要。」
  「謝謝你,還有大家。」我真的好幸運,能得到這麼多人幫助。「戴蒙,今天讓你擔心了,抱歉。」
  「你恢復精神就好了。」
  「發生什麼事了嗎?」洛可可擔心的問。
  「呃,我……」
  「他被寂寞壓垮,哭著要找你咧。」戴蒙尼歐故意加油添醋。
  「咦!」
  「沒有、才沒有、不要亂說!」
 
  円堂羞得想要把戴蒙尼歐的車踢走,可是洛可可圈在他腰上的手強而有力,使他不能如意,只有雙手在空中揮呀揮。
  洛可可又心疼又高興,整個人貼在円堂身上。
 
  「對不起喔,守,讓你難受了,不會再讓你獨自一個人。」
  「嗚哇,洛可可,好重!」円堂對洛可可的肺腑之言絲毫不領情。
  「真的喔,真的不能讓他在落單了,下次你如果和那傢伙都顧不了他,通知我一聲。」戴蒙尼歐可不想再看到那樣痛苦的円堂了。
  「當然。」
 
  深情的看著懷裡的円堂,他發過是,不會再讓円堂被孤獨襲擊。
  他一定要好好疼愛他。
 
  「好了,我們回家吧。」放開円堂的身體,牽起他的手。
  「嗯,大家,謝了!」
  「隨時歡迎你再來找我們喔!」葛蕾絲替他把圍巾紮得更實。
  「好。」
 
-TBC
 
=雜談=
  班班生日快樂唷!這篇的首發也是班班生日呢XDDD一周年了,對不起到現在都還沒寫完[抹臉]
  說實話我本來沒打算讓洛可可在這章出來的[被揍]可是他實在氣場太強了[攤手]
 
-近況
  要期中考了要考10科嗚嗚我是高中生嗎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09.29
*電腦稿完成:2014.09.3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