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稻妻]消除鼻塞的方法(不円)<下>(H有慎入)

 
 
 
  [稻妻]消除鼻塞的方法(不円)<下>(H有慎入)
  *811014
  *時間:大學三年級,同居三個月。
 
 
  避免豪炎寺繼續念,円堂逕自關掉視窗。
  才剛關掉,背後的不動便把體重壓過來,円堂只有把手撐在椅子把手上才沒被壓扁。
 
  「慢著,等等,怎麼了啦!」
  「沒什麼,好玩。」
  「不要把壓扁我當遊戲、別鬧了啦……」努力用腳轉動兩人坐的電腦椅,從桌子偏開後他像前使力想脫逃。
 
  不料他又忘了雙腿還纏著繩子,再次用臉和地板來個親密接觸。
 
  "碰!"
 
  「好痛……」
  「你是白癡嗎?對喔,你是。」不動一點也不同情的大爆笑。
  「我才不是白癡!」
 
  淚眼汪汪的瞪他一眼,円堂扭啊扭想把趴直的身體撐起,猶如離開水的魚。
  他屈起身子伸手要解開繩索,豈料一個重心不穩讓他像旁邊翻滾,再度趴直,滑稽的令不動大笑。
 
  「不動!」
  「生我的氣做什麼?你自己要在那裡瞎忙耍寶的。」
  「不要在那看,快幫我啦。」
  「是是,真是的。」本來還想看他再蠢一下,想想他再亂滾可能會受傷,還是作罷。
 
  再說,他現在這樣,正是惡作劇的好時刻。
 
  「坐起來。」
 
  坐到他身邊,邊命令邊幫他調整坐姿,讓他屈膝偎在他身前。
  正當円堂困惑為什麼要變成這種姿勢時,不動解下束著大腿的帶子。
 
  然後把円堂的雙手拉到他背後--反綁。
 
  「不、不動?咿!?」
 
  驚呼無疑是因為受到驚嚇,不動突然舔了他的耳背,咬住他的耳垂。
 
  「嗯、你做什……不要。」因為手被反綁,他無法制止,不動把他夾在腿間讓他不能閃避,太突然讓他連呻吟都忍不住。「嗯啊啊……」
  「即使過了這麼久,你的耳朵還是很敏感呢。」
  「笨蛋、突然發什麼、啊!」
 
  不動使壞得把手伸進他的衣服,揉起他的胸部。
  另一手探向他的下身,隔著睡褲,在他跨間畫起圈。
 
  「等等、嗚嗯……你到底、哈啊……」
 
  無法阻止不動挑逗的行為,円堂漸漸被挑起慾望,紅透了臉,不能自意的發出舒服的呻吟。
  雙腿被不動拉開,跨間的布料已經被腫脹的部位撐起。
  他顫抖著,下意識弓起身子,尋求不動的愛撫。
 
  但是不動沒有滿足他,只是用擦邊球的力到吊他胃口。
 
  「嗯嗯、不動……」
  「怎樣?」
  「你、不要……哈啊……討厭鬼……」
  「想說什麼就說啊。」邪惡的一笑,他知道円堂已經上鉤,他持續欺負他,誘導他說自己想聽的。
  「嗚咿……啊、啊……」倔強的搖頭,但是他殘存的理智已經瀕臨消逝。
  「喜歡這裡嗎?」
 
  握住円堂興奮的男根,円堂立刻舒服的嘆息,微微點點頭。
  但這不是不動要的,他立刻收手,円堂發出抗議的聲音。
 
  「想偷懶?不行,要開口我才知道你要什麼。」
  「哈啊……欺負人、嗯啊……」難耐的磨蹭不動,綁在身後的手不經意的擦到身後炙熱的硬物。「你、不是也……」
  「那就快說,趕快滿足我。」
  「唔……變態、哈嗯……」
 
  難耐的想從性慾中脫離,最後還是投降。
 
  「摸我……」可惡……
  「大聲點。」
  「快點摸我啦!」好難為情……
  「要直接摸還是隔著褲子?」
  「隨便你啦、快點!」
  「性急的傢伙。」
  「誰害的啦!」
 
  結果不動選擇脫下円堂的褲子,對挺立的男根展開猛攻。
  早已興奮到不行的分身已經濕漉漉,円堂的呼吸越發急促然而就在他快要滅頂時,不動突然堵住他的鈴口。
 
  「不要、你做什麼……放手啦。」
  「等等,先別射。」
 
  輕聲安撫快要發狂的円堂,不動另一手探向円堂的後庭,誘導他撐起身子。
  不知何時詹好潤滑液的手指找到時機鑽進柔軟的穴口,円堂敏感的呻吟,若不是弱點被捏住,他可能會跳起來。
 
  「嗯、嗯嗯……」
 
  濕潤炙熱的內壁擠壓著不動的手指,緊緊絞著。
  不動邊攪著裡頭,邊親吻他的後頸。
  加入第三根手指時,淫糜的水聲充斥靜謐的書房。
 
  指間滑過敏感帶時,円堂的聲音變的高亢,整個人抽動了下。
  他舒服的後仰,偎在不動身上。腰輕輕擺動,不動知道他準備好了,慢慢抽出手指,円堂抗議的低吟一聲。
  給回過頭來撒嬌的他一個吻,不動把他轉過來放倒在地上。
 
  「想要嗎?」
  「……嗯。」羞怯的點點頭。
  「自己把腳打開。」
  「唔……」
  「做得好就讓你的手自由。」
  「哈啊……哈啊……」
 
  因為不想壓到反綁在身下的手,他的身體現在是弓著、顫抖著。
  羞恥心和慾望在心頭上打架,他最後敗於體內癢得難受的騷動感,但是他沒等不動替他鬆開手上的束縛,而是掙扎著側躺。
  讓雙手伸過臀部,繞臂擦過縮起的腳尖,手的位子這就從身後換到胸前,他恢復平躺,只將膝蓋立起。
 
  「不動、進、進來……」將腳打開,他羞紅著臉央求。
  「呵……腰抬起來。」心情愉悅的解開自己的褲頭,誘導他折起身體,露出穴口。
 
  緊繃的穴口泛著情色的濕潤光澤,好像在催促人趕快來欺負他。
  不動鑽進円堂的臂彎,讓他環著自己的脖子。
  提醒他放鬆,不動將自己的男根抵住洞口,緩緩推進。
 
  「呀啊……啊嗯……」難受的抱緊不動,感覺體內被肉刃撐開,摩擦過的地方舒服得發燙,他忍不住用腳纏住不動使彼此更貼近。
  「好緊,深呼吸,守。」
 
  對円堂的主動感到滿意,這是他調教的成果,過去円堂既不會主動索求,配合也十分笨拙。
  如今經自己一手調教,円堂已經能自己藉由調息來使身體完美接受不動。
 
  聽到不動的聲音,円堂艱難的點點頭。
  不動等了好一會兒,不斷撫摸他的大腿根部分散円堂的注意力。
  感覺円堂柔軟的體內溫度越來越高,令人難耐,等不及円堂準備好,不動頂了一下。
 
  「等、呀啊、等一下……」
  「不要、太慢了。」
  「你、你才等幾秒吧!咿呀……啊、啊啊……」生氣的想要阻止不動,礙於手被束縛,來不及做什麼腰就軟了,不動慢慢推進的動作快把他逼瘋。「討厭、為什麼……」好像平常更加的……
  「你好像比平常還要敏感。」不動也發現今天的円堂不太一樣。「果然是因為手被綁住的關係吧。」
 
  扶著円堂的腰,不動強行推得更裡頭,円堂張著嘴卻沒發出聲音,等不動停住,円堂才大口大口的喘。
  斯巴達的只給幾秒喘氣的時間,不動忍不住開始擺動。
  円堂的嬌喘配合著不動的擺動,夾在兩人之間的男根不斷泌出白濁,弄濕不動的衣服、順著円堂的曲線,低落在地上。
  肉體的碰撞聲越發響亮,激烈的動作使円堂漸漸跟不上律動。
 
  「我、啊啊、快要……」
 
  相對円堂趨向高亢的甜美呻吟,不動發出低吼。
  他托住円堂的腰,另一手攬住他的後腦,突然把他拉起來,換成坐姿,體位的變換讓不動的兇惡一口氣插到最底,円堂嘶啞著說著討厭。
 
  「不要、好深……啊啊啊……」
  「要去了嗎?」
  「嗯、嗯嗯……」緊緊抱住不動,円堂把臉湊上。「親、」
 
  應寶貝的他的索吻,給他一個不輸下深激烈運動的深吻。
 
  「--!」
 
  最後在円堂一陣劇烈的顫抖後,脹到極限的分身終於射出白濁,漸濕兩人的腹部。
  同時不動也進入高潮,濃稠的精液釋放在炙熱的穴內,円堂舒服的放鬆全身,攀在不動身上喘氣。
 
  「呼……討厭鬼,我不是說過我……討厭這個姿勢嗎……」
  「舒服的受不了,是吧?」
  「唔……」害羞的不敢看不動,覺得保持不動在體內的姿勢很難為情,無奈他現在一根指頭也動不了。「色狼。」
  「去洗澡吧。」拿掉円堂攀著的手,不動退出円堂的身體,替他解開綁手的繩子。「站得起來嗎?」
  「站不起來。」
  「那你在這等,我去放熱水。」
  「欸!」
 
  不動讓円堂坐在地上,脫下自己的上衣蓋住他的下身。
  起身正要走時,被円堂抓住衣角。
 
  「你要放我一個在這裡喔?」
  「一下子而已,給我等一下。」
  「不要。」伸出雙手一臉"抱我",不動靜靜盯著他好一會兒後,無奈的彎腰伸手。
 
  一把將他扛到肩上。
 
  「喂、等等,我不要這樣!」
  「閉嘴,別亂動,不然就把你丟在這裡。」
  「唔……」
 
  雖然討厭要光著屁股像布袋一樣被扛在肩上,他更討厭被獨自留下,只好乖乖被扛。
  很快就到浴室,円堂被留在更衣間。
  他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在不動去放水時把衣服脫掉,然後搖搖晃晃走近有些狹窄的浴室,從後面抱住不動。
 
  「明天可以去玩嗎?」
  「看你感冒的復原情形。要是你明早的聲音還像現在沙啞,就得待在床上睡覺。」
  「才不會咧,我的聲音會啞掉才不是因為感冒。」
  「喔--對喔,是剛剛叫太久了。」
  「笨、笨蛋,不要講出來!」
 
  害臊的朝不動背上一搥,險些讓不動栽進浴缸。
 
  「嗚哇、笨蛋!」及時扶住浴缸邊緣才逃過一劫。
  「啊、抱歉……」
  「……我決定了。」直起身子,他轉身面對光溜溜的円堂,冷冽的表情令円堂打了個冷顫。「明天哪裡都不去,我要讓你下不了床。」
  「咦、咦--」
 
 
-END
 
=後記=
  是我的錯篇都在搞笑XDDDD
  最近在轉涼,身邊很多人都感冒、過敏發作,所以冒出了綑綁題材XDDDD(前後無關係)
  久違的H文,有超過一年半沒寫了,結果老樣子在前戲花了很多時間著墨|||||想改改這個部分啊[抹臉]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10.27
*電腦稿完成:2014.11.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