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火影/平行世界]16歲(佐鳴)

 
 
  [火影/平行世界]1 6歲
  *以四代火影與九品皆未喪命、宇智波一族沒有意圖叛亂,和平的世界為前提。
  *鳴人出生時,被注入一半的九尾之力,與九品都有九尾查克拉。
  *劇場版有牛郎佐助我也想來個不自重佐助。
 
 
  "唰!"
 
  聽到枝葉騷動的聲音抬頭時,只能見到飛鳥被驚動振翅的畫面。
  木葉忍者村今天充斥著一股興奮的氣氛,村人們好奇的望著年輕的忍者們在村裡四處移動,他們多半向火影所在的建築聚集。
 
  「小櫻,今天是怎麼了?看你們好忙。」雜貨店的老闆攔下櫻色短髮的少女,她身旁跟著兩名同齡的少年,「連隔壁的井野都在說今天要快點完成任務回到村裡。」
  「嗯,因為睽違三年,我們班那個麻煩鬼終於修練完要回來了,聽說快要到村子了,大家要去跟火影大人確認。」
  「喔?九尾妖狐的那個小子?」
  「呃。」
 
  聽到那個同樣是好久不見的稱呼,小櫻明顯感覺到壓力,身後的兩個夥伴的情緒都繃緊。
 
  「我記得那小子是和三忍的自來也大人一起出遠門了吧?他沒給自來也大人添麻煩才好。」
  「小櫻,我先走了。」
  「啊、佐助君!」來不及拉住帶著長刀的黑髮少年,小櫻嘆了口氣,「祭君,你也去吧,我馬上趕上。」
  「嗯。」祭點頭後,從原地消失。
  「大叔,可以請您不要叫鳴人九尾妖狐嗎?」小櫻光想到要安撫佐助就覺得頭痛,祈禱鳴人趕快回來。
  「為什麼?三年前他讓村裡很多人受傷了不是?你們還因為他被迫中止中忍考試。」
  「不是那樣的,那不是鳴人做的。」老闆的發言令小櫻感到有些暈眩,他們不曉得糾正這個說法幾次了,沒想到好友的鄰居竟然還有誤解。「您沒問井野那天發生的事嗎?」
 
  當時沒有涉入事件的村民都有很大的誤會,令他們很頭痛,但是那時他們忙的分身乏術,錯過解釋的第一時間,影響非常深。
 
  「請您去問問井野吧。」但是現在也沒有閒時間讓小櫻慢慢解釋。
 
  丟下這句話,小櫻重新邁步。
 
  「拜託大家處理一下這件事好了……要是鬧的鳴人不愉快,就麻煩了。」
 
  小櫻加快前往火影辦公室的腳步,想在進入建築物前和祭與佐助會和,卻在大門前約50公尺看到了祭的身影。
 
  他不自然的停在十字路口的中央,困惑的望著他的左手邊。
 
  「祭君?怎麼停在這裡?」
  「佐助君往那裏去了,我們應該是要去湊大人那,確認鳴人君的現在位置吧?」
  「佐助君嗎?」
  「嗯,我剛剛在追他,結果看他突然煞車,往那邊去了。」
  「那個方向是……死亡森林吧?」想了一下,聰明的頭腦根據長年對佐助的認識做分析後,立刻得出答案。「啊啦啦,已經感覺到了是嗎,佐助君。」
  「小櫻小姐?」
 
  只見小櫻越上附近的枝頭,坐在上頭往祭所說的方向看。
 
  「比不過呢……他們倆之間的牽絆。」
 
 
 
 
  「啊,看到了。」
 
  穿過樹林的橘色身影敏捷的閃開沿路出現的毒蛇毒蟲。
  看到遠處的村落,他放慢速度。
 
  「真的好久沒回來了,先去爸爸那邊好了,媽不知道在不在村裡咧。」
 
  懷念得四處張望,這座死亡森林是三年前中忍考試的第二舞台,他們真的在這裡被整慘了,如今自己竟然能如此從容的穿越,
  後來還出了一堆意外,讓中忍考試被中止。
 
  「都過了三年,大家應該早在接任務活蹦亂跳了吧?那傢伙……應該不會還在住院吧。」想起道別時對方還在病床上,鳴人就一陣不舒服。
 
  明明就發過誓要保護好所有人,保護好重要牽絆的他,最後還是讓重視的人們都進了醫院。
  都是因為自己太弱,才使的輿論四起、甚至搞到必須暫時離開村子,雖然是個下定決心個別修練的好機會。
 
  「我不想再看到了……」
 
  三年前,與砂忍者村共同舉辦的中忍考試,發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故。
  砂忍者村擁有的一尾人柱力出席了考試,不料因為過度的刺激而暴走。
 
  失控尾獸化、變成完全體的對方在村落郊外大肆破壞,造成木葉忍者村嚴重災情,雖然沒有死者,重傷的卻不在少數,而且幾乎都是當時接受中忍考試的下忍。
  當時與對方纏鬥的是同樣做為人柱力的鳴人,進入兩條尾巴尾獸狀態的鳴人在第四代火影趕到現場前便結束了戰鬥。
  他多次用自己的"尾巴"阻礙尾獸彈擊中村落,最後是靠著通靈之術召喚出的癩蛤蟆壓制一尾,並擊敗其人柱力。
 
  以結果而言是鳴人保護了村子,但是他依舊自責自己沒能及早阻止同類傷害夥伴,所以跟隨父親的老師踏上修行之路。
 
  「好了,我們趕快進村子吧。想趕快給大夥兒看我修練的成、」
  『鳴人、上面!』
 
  眼看就要到村子了,心底響起的警報令鳴人踩了煞車,抬頭便見巨大的火球從天而降。
 
  「什麼!?」
 
  及時向右閃開,不料落點附近飛來千本與苦無,使他只好再跳開,這時又來了手裡劍,接二連三的攻擊向是算準鳴人的閃避模式,精確不已。
  若是三年前的鳴人,恐怕已經濺血。
 
  「這是怎麼搞的,又是來抓你的嗎?敵人在哪裡?」
  『……』
  「回我話啦臭狐狸、可惡!又要我自己想辦法了嗎!」長時間的趕路他已經很累了,這下又被迫應付如此精密的陷阱,他咒罵因為接近村子而鬆懈的自己。
 
  不懂九喇嘛為何給了第一聲警告就袖手旁觀,鳴人吃力的閃躲所有暗器,最後終於受不了,拿出苦無擊落包圍自己的力氣。
  全部打下後,他跳到樹上。
 
  「樹林裡的死角太多了……得想辦法趕快進村子,沒想到會在死亡森林被埋伏,該不會木葉出事了--」
 
  "碰!!"
 
  正當鳴人分心觀望村子時,腳下的樹枝突然傳來爆鳴聲,是引爆符!
 
  「慘了!」
 
  突然的爆炸令他一時亂了手腳,無法在暴風中取得平衡,不知為何就是無法完全繃緊神經,心想這下會摔得很慘,他忍不住閉上眼睛。
 
  甫閉上眼他就再度咒罵自己,有敵人還閉什麼眼睛,應該用忍術自救才對!!
 
  只不過,墜落的感覺只有一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令人安心的氣息環抱自己,穩穩托著自己的上身與膝下。
 
  「咦……?」
  「你在睡什麼覺啊?超級大白癡。」
 
  熟悉的稱呼,熟悉的語氣。
  鳴人悻悻然的睜開一隻眼,只見昔日的夥伴一臉壞笑的在極近的距離看自己。
 
  「佐助!」
  「別亂動、會掉下去。」
 
  不容鳴人拒絕的抱緊他的肩,一連好幾跳。
  等四周的景色不再變,鳴人發現他們已經進到村裡,而且還上了火影的顏岩,站在他老爸頭上。
 
  「你……呃……腳程好像又變快了?」
  「嘛,畢竟那之後過了三年,好久不見了,歡迎回來。」
  「啊,嗯。」
 
  佐助不知為什麼一直盯著自己不放,鳴人困擾的想不出該說什麼,只能和佐助對看。
  三年不見,他的髮型不再是記憶中的中分,護額也不在額頭上,而是掛在頸部,有種說不出來的詭異感覺。
 
  「是說,你要維持這個姿勢到什麼時候啦,放我下去。已經脫離危險了吧?謝謝你剛剛救了我啦。」盯久開始覺得奇怪的鳴人舉手投降,別過臉閃避佐助的視線,「我趕了好幾天的路快累翻了,想趕快去找老爸又不想被覬覦九喇嘛的傢伙攔住才選死亡森林,沒想到會被埋伏,真是得救了。」
  「嗯。」
  「不知道到底是哪裡來的人,很清楚我的閃避方式呢,要不是修煉有提高速度的課題,肯定完蛋。不過之後還是想辦法改一改好了。」
  「嗯。」
  「所以說你要不要放我下來啦、不要只盯著我回答嗯,很怪!」
 
  受不了的大叫,礙於在神聖的顏岩、而且還是在他最愛的父親頭上,他不敢大力掙扎。
  佐助這才有了不同的反應,只是他並非放下被他公主抱的鳴人,而是小心維持平衡,在顏岩上坐下,讓鳴人側坐在他腿上。
 
  「等等、這又是怎樣!」
  「能讓我抱緊你又不費力的姿勢。喏、放下來了不是嗎?」
  「啥!?」誰在問你那個!
 
  丈金二摸不著頭緒的鳴人直想抓狂,怎麼樣也睜不開對方環在腰上的手。
  透過查克拉,他知道這個人百分之百是佐助,可是這個黏皮糖模式是哪招、新的欺負手段嗎!?
 
  「你沒變多少的樣子,啊,這裡結實多了。」手不安分的鑽到鳴人的衣服下摸他的腹肌,鳴人整個人僵住。
  「混帳、你這傢伙,不要亂摸!開什麼玩笑、你到底在搞什麼鬼啊!!」滿臉通紅的鳴人手忙腳亂的要把佐助的手趕出衣服。
 
  這時,體內閉嘴很久的九尾突然對他說出奇怪的情報,讓他硬生生停下動作,佐助也停止騷擾,把手扣回原位。
 
  「佐助……剛才的陷阱是你做的?」
  「嗯。終於發現了,真慢。」一個使力讓鳴人整個人貼著自己。
  「為什麼要埋伏我!你嚇死我了、我還在想離村子這麼近還有人要來搶九喇嘛肯定很危險!」這三年拜人柱力的身分之賜他實戰經驗可沒少。
  「為了抓你。」
  「……佐助,從剛剛我就聽不懂你想表達的。」用手擋在兩人之間,過近的距離讓他覺得不太對勁。「抓我做啥,你也想要九喇嘛?」
 
  如此踰矩的舉動下還能單純回應的鳴人,不知該說遲鈍過頭還是做為人柱力兼九尾的朋友的責任感太強,佐助和鳴人心底的九喇嘛都無奈的嘆了口氣。
 
  「果真是超級大白癡。」
  「啥!?」正想抗議,卻被佐助用食指壓住嘴唇噤聲。
  「你,忘了你三年前要離開村子前,我對你說過的話嗎?」
  「……」歪頭想了想,搖搖頭,好像是有發生什麼令他很火大的事,可是都過了三年,如今只記得看到佐助躺在病床上的討厭感覺。
  「原來如此,早知如此我就不用大費周章設陷阱抓你了。」
  「……」鼓起臉頰瞪他,和兒時一樣的不耐煩反應令佐助覺得好笑。
 
  不過再玩下去,先不論他懷裡的狐狸會給他爪幾條血痕,要是被盼不到寶貝兒子而用術追蹤過來的火影大人撞見這一幕,他可能會被滅口。
 
  「我說了……」把食指移到鳴人的下顎,同時用拇指在嘴唇下方微微施力,誘導傻傻的他微張小嘴。「我喜歡你啊……」
 
  毫不猶豫的把臉湊過去,品嘗四年前曾碰觸過的美好。
 
 
-END
 
=後記=
  不要問我為什麼變成這樣XDDDD我自己也超想知道XDDDDD
  一開始明明很正常的,可是當我開始想佐助要如何和鳴人重逢後,就整個失控啦XDDDD還是寫不出牛郎的佐助,可是這個也很歪||||||
  鳴人大概會嚇壞吧XD然後佐助就被滅口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咦
 
  補充一下文裡頭沒寫到的東西,但是存在著的背景。
  首先是佐助三年前第一次的告白,也就是在中忍考試後,鳴人要起程去修行時,那時佐助很認真的告白了,只是鳴人以為他在拿他尋開心,就氣沖沖的跑掉了(咦
  然後是九尾很奇怪的沒在遇襲時告訴鳴人那是佐助所為的原因,是因為鳴人小時候和佐助剛成為朋友時,拜託九尾就只有佐助的行動不要跟他說,因此一直以來都只有佐助有辦法暗算鳴人(12歲那篇青蛙暗器的成功原因就是這個),只是九尾看他們兩個笨蛋話題完全無法進行覺得很煩,才跟鳴人說。
 
 
  這次的火影三連發,大致上就到這邊,秋楓祭也到了最後一天了,說實話沒有足夠時間再放一篇給大家,感到萬分抱歉。
  未來有梗的話,我想我還會繼續以這個設定寫17歲,或是挑幾個事件XDDD寫了以後才知道我會對佐鳴文思泉湧呀XDDD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10.14
*電腦稿完成:2014.10.1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