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家教]噬魂戰<十一>(ALL綱)(虐慎)

 
 
  [家教]噬魂戰<十一>(ALL綱)(虐慎)
 
 
  橙色的天空火炎穿插在傾盆大雨之中。
  雷光乍現,不尋常的驟雨帶來紊亂的氣流。
  與低的冰冷,沒有澆熄森林中的戰火。
 
  一個迴旋踢靶克羅姆揮下的三叉戟踢到遠處。趁著她還沒站穩,拉過她的小手使力把她拋出去。
  此時克羅姆發動了地獄道,製造有形幻覺,放出數支飛劍。
 
  雖然綱吉即時作出閃躲的動作,還是不幸被其中兩把擦到,流下鮮血。
 
  「唔……」這個時代的克羅姆……不需要三叉戟就能用幻術啊……好強的地獄道。
 
  冰冷的大雨已經使他感到四肢僵硬,似乎連痛覺都消失了。
  淋了將近20分鐘的雨,他想他大概又失溫了,傷口的血又被雨沖得流不止,意識越來越難維持。
 
  "碰!!"
 
  被綱吉閃過的嵐雨炎擊中一旁的大樹,多虧大雨才沒造成森林大火。
  獄寺和綱吉有一段距離,Systema C.A.I.已經散佈在四周,並完全展開,組合攻擊隨時都會來。
 
  「赤炎之雷!」這次是嵐加上雷的火炎,爆鳴聲使得綱吉不禁皺眉,千鈞一髮之際綱吉將火炎吸收掉。
 
  橙色得火延燒得更絢麗了,不同於方才搖晃不已的樣子。
  綱吉顯得有些失神,對於獄寺的攻擊只是一味採取阻擋雨吸收,他逐漸趕到身體的無力。
  無間斷的持續戰鬥,他幾乎沒了體力,連心力也消失殆盡,才存最多的只有想奪回守護者的意志力。
  和他纏鬥的他們似乎也到了極限,每個人的火炎都極度不穩定,攻擊不再密切,他們變成輪番上陣。
 
  此時,綱吉落到地面。
  擋下獄寺的拳頭,他不停化解他的攻勢。
  獄寺一次比較用力的出拳時,綱吉直接蹬地跳開,這時本來要從他後面偷襲的了平立刻與獄寺撞個正著。
  還好他們都已經沒多少力氣,沒有造成傷害。
 
  /小綱、小綱,你聽得到嗎?\耳機傳來的是八神的聲音,她似乎是邊跑邊通信,背景聲很雜。
  「嗯。」強迫自己繃緊精神,他站在空地的正中間,守護者們圍著他。
  /聽好,不要管守護者了,快點脫離戰鬥區域,再10分鐘不到你們就要交換了。大家正往你那邊去。\
  「搞定德弗克了嗎?」
  /沒問題,樞提岡根本不算什麼,多虧你拖住他們,現在你找個安全的地方--\
  「那,大家的意識呢?」火炎從額頭消失,他緩緩做著吸吐的動作。
  /……\
  /我們到那邊再跟你講,綱,離開戰鬥區域。\
  「樞提岡說了什麼?里包恩,告訴我!」啊啊,我的聲音恢復了,「我有權知道,我是首領不是嗎?現在的我是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我要知道我的守護者該怎麼樣才會得救?」
  /……那些傢伙恢復不了了。除非奇蹟出現,滿意了沒?\
 
  果然……嗎。
  不然,也不會里包恩他們制服樞提岡,這些人卻還沒溫柔的喊我的名字。
 
  「那……如果他們成功殺了我,他們會怎麼樣?你們問了吧?」
  /小綱,這你不用--\
  「我要知道、我需要!!我們是夥伴!我們是朋友啊!!告訴我!」
  /樞提岡說,當他們完成任務後,意識就會回來,但是他們在這段期間的記憶不會消失……然後因樞提岡的最後一個控制,抱著自責與悲憤自殺。\望佑深呼吸後,用顫抖的聲音說道。/好了,你快走,我們都告訴你你要的了!聽話!\
  「……」
 
  腦中迴盪望佑的話,綱吉看了下遲遲沒動作的七人,他們似乎在儲存力量,準備進行最後一輪猛攻。
 
  「隼人…武…藍波…恭彌…大哥…骸…克羅姆……」
 
  按照成為夥伴的順序念了他們的名字,雙手握拳,然後又放手。
 
  不管怎麼做,都會折磨他們嗎?
  不管怎麼努力,大家都會痛苦嗎?
  難道說就沒有辦法能夠消除大家的痛苦嗎?
  消除那些可怕的記憶,把一切歸零……
 
  『珂珂小姐……如果我死了,會有什麼影響嗎?』
  『當然囉,對時空的影響可大了,因為你來自過去,你死了的話,所有歷史都會改變,你那個時代的所有未來都會劇變,因為你就是對世界這麼重要的人啊。任何有你存在的未來都會消失,包括這一個,所以,你絕絕絕絕絕絕對不可以死唷,懂嗎,要撐下去。』
 
  啊啊,蠢死了,方法我早就知道了嘛。
 
  決定了什麼的眼神,對上了站在他正前方的獄寺。
  雨不知什麼時候停了,月光撥開雲層照在他們的戰場上。
 
  我一定會救你們的,用只有我能用的方法。
 
  「要殺我,就來吧,執行你們的任務。」
 
  靜謐的空地上,只有綱吉沙啞的聲音。
  他拿下無線電丟在地上,並丟開所有武器,將納茲收回匣子裡。
 
  「……!!?」表情變了一瞬,他們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我不能再跟你們打了,不管我怎麼努力,留下的只有痛苦,我不想再折磨你們……殺了我。」
 
  盡量挺直發出悲鳴的身體,他表現的是前所未有的自信。
  他知道他不會後悔,他相信自己的決定,也相信所有人。
 
  雖然,覺得很對不起在過去等著他的夥伴們就是……
 
  「你們攻擊我,我受傷,你們心疼,我也難過。但是我還是相信你們,我知道你們也深信我了解你們,甚至希望我放棄,出手打倒你們吧?」他平靜的說著。「但是,"我們"做不到,身為首領,身為好友,"我們"不可能會把掌心對準你們,尤其知道這舉動徒勞……X-Burner沒辦法解除你們的控制,它只是一個攻擊的招式,只會打傷你們,那不是"我們"要的結果。四個月來,我一直在思考救你們的方法。」
 
  -另外一個我,則是想了快要4年。
 
  「剛才,我總算想到了。」只剩四分鐘啦,只要他們趕不上,計劃就能成功吧……「所以,殺了我吧。只要殺了我,這個可怕的未來就會跟我一起消失了啊,痛苦的記憶、所有戰鬥、所有的不愉快,都能全數歸零了不是嗎!」
 
  眼淚再度奪眶而出,劃過沒有血色的臉龐,掛在有著彎月型的小嘴旁。
  綱吉哭了,然後溫柔的笑了。
 
  「所以我拜託你們,求求你們,殺了我,就當是幫我一個忙,我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自殺了……」他希望,能死在他們手上。「快啊、沒有時間了!!」
  「綱吉,你在說什麼!!?」
 
  從樹林口出現其他人,怒吼的是史庫瓦羅。
  他們竭盡所能得趕來了,綱吉把無線電拔掉的舉動給他們不祥的預感。
 
  「你不是和未來的你約好了要--」
  「你閉嘴史庫瓦羅、我要怎麼做是我的事!」忍不住嘶吼,只剩不到一分鐘,回到過去他就不用想死了,看到夥伴會讓他走不了。「你們通通不准插手!!」
  「不要任性了、綱!」里包恩才不管綱吉的話,要列恩馬上變成狙擊槍,準備瞄準守護者。
  「我不想再讓他們更難過了!!!如果只要我死、可怕的一切就能消失的話……那要我為他們死幾次我都願意--!!」
 
  "啪嘰。"
 
  伴隨一個奇怪的聲響,骸和雲雀有了行動。
  時間好似變慢了,這一幕令人窒息。
  衝上去的兩人同時點燃戒指的火炎,拔出武器。
 
  綱吉認命的閉上雙眼,他咬緊牙關,準備坦然迎接死亡。
  在這同時,其他的人也跟進,全數向綱吉邁步,武器全部亮了出來。
 
  「小綱--」
  「綱吉、笨蛋、快跑!!」
  「該死的!!」
 
  對不起,未來的我。
  對不起,優尼、白蘭。
  沒能遵守與你們的約定,對不起。
 
  我走囉。
 
  不要難過……我會把痛苦全部帶走。
 
  "碰!!"
 
-TBC
 
=雜談=
  這一段,是我在噬魂戰中最想寫的一段,很奇怪的就是這段很早就成型,還讓我很有共鳴……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0.11.15
*電腦稿完成:2014.10.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