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5674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平行世界]5歲

 
 
  [火影/平行世界]5歲
  *以四代火影與九品皆未喪命、宇智波一族沒有意圖叛亂,和平的世界為前提。
  *鳴人出生時,被注入一半的九尾之力,與九品都有九尾查克拉。
 
 
  「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解散後,請各位盡速著手新的任務。」年輕的火影做出結語後,會議室裡的緊繃氣氛才緩和下來。
 
  眾人邊收著會議資料邊聊著新任務的細節。
  在年輕的火影帶領下,時代趨向和平,任務的內容多半是護衛或追捕盜賊,無疑少了不少緊張感。
 
  「湊大人!」
 
  湊前腳剛步出會議室,一名女性的上忍便跳了出來。
 
  「怎麼了?慌慌張張的。」
  「非常抱歉,我們跟丟鳴人大人。」女上忍完全沒了忍者該具備的冷靜沉著,湊想起她是最近剛合格的新一批上忍之一,看來還得多磨練。「真的很抱歉……」
 
  「冷靜點,你們在哪跟他分開的?」
  「在顏岩附近,我們已經計算了鳴人大人的腳程,找過所有可能的地方了。」
  「多久之前的事?」
  「大約半個鐘頭。」
  「顏岩附近以鳴人的腳程能在半小時內到的地方,嗯……」相對於女上忍的焦急,湊只是加快一些腳步,聰穎的腦袋分析著。
  「怎麼辦,要是被想要九尾之力的人抓走鳴人大人……」
  「不會有那種事。」女上忍的焦急搞得湊有些頭疼,忍不住冷聲,讓她住嘴。「鳴人要是出村子,我就會知道。」
 
  把九尾之力放在那個愛玩的孩子身上,他是不可能不做防護措施的。
  藉由妻子的幫助設立的結界沒有被擾動的跡象,可見兒子還在村中。
 
  萬一鳴人真的不巧出事了,他所另外安排的人手會立刻動作,並讓他知道。
 
  想到這裡,湊突然看了下窗外--不意外的看見一隻烏鴉就停在外頭的電線桿上。
  烏鴉發現湊的視線後,平靜的歪了歪頭,然後平行往他們前進的方向飛去。
 
  「不用擔心了,鳴人在這附近。」心想那個10歲的孩子真是不愧被稱為天才,已經能自在控制自己的術了。
 
  「附近?」
 
  聚集過來的上忍越來越多,連剛才一起開會的幾名幹部都來看狀況,顯然這場騷動已經傳遍整棟建築物。
  湊不改從容,推開火影辦公室的門。
 
  「我最近剛教了鳴人疾走的技巧,所以他的腳程比過去要提升不少,顏岩離這裡也不遠,可能性非常高。」
 
  走進火影的位子,湊在繞過辦公桌後,一個小小蜷曲的身影印入眼簾,他不著痕跡的鬆了一口氣。
 
  「你們看。」
 
  示意他們靠近,湊小心抱起年幼的孩子。
  5歲的鳴人沉沉的睡著,完全不受晃動的影響。
 
  「鳴人大人!」最慌張的那名女上忍壓低聲音驚呼。
  「謝謝你們幫我保護他,退下吧,剩下的我處理就好。辛苦了。」
  「是。」
 
  待他們退下後,湊才在位子上坐下,頭向大開的窗口一偏。
 
  「鼬。」
  「是。」
 
  10歲的少年從窗口跳入,中忍的綠色背心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鼬在湊的桌子前面站定。
 
  「果然只有你能跟得到鳴人呢,辛苦你了。」
  「不會……只是我覺得,有那麼多上忍跟著鳴人大人了,再加上我一個中忍……」
  「你並不多餘,正確來說,是他們才多餘。」湊苦笑。「他們算是段藏大人那邊派來的,給我的感覺不是很好。」
  「恕我冒昧……他們難不成是為了鳴人大人身上的力量才被派來?」
  「我的理解也是這樣,他們當初非常不贊成鳴人出生就注入九尾,過去他們對九品也是監視大於保護。」如今九品已經能夠獨自掌握九尾,也有封印,段藏派的就將焦點轉到年幼的鳴人身上,那股視線令人非常不快。
  「是……我看到的也是這樣。」
  「他們的不善連單純遲鈍的鳴人都有感覺呢。」湊慈愛的看著懷裡的寶貝兒子,「也難怪鳴人三天兩頭就逃離他們的視線。」
  「真是太弱了。」
 
  意外的聲音插入兩人的對話,湊抬頭便見尊敬的師傅自來也站在門口,雙手抱胸。
 
  「自來也老師!」
  「唷!」爽朗的抬手回應,他的視線轉向鼬。「這小子就是宇智波的新星?」
  「呃,我是宇智波鼬。」見到傳說中的三忍,鼬立刻低頭,自來也走到他身旁讓他平身,示意他不需要如此拘束。
  「嗯,兩個月前剛成為中忍,我拜託他九品不在時暗中看照一下鳴人。」
  「不過第3天就被鳴人大人發現了。」鼬嘀咕著。
  「或許是九尾的力量,或是自來也老師之前教他的自然感知能力起了作用吧,鳴人現在很擅長隱蔽氣息或是查覺他人。」湊想起兩個月前鳴人拉著一臉沮喪的鼬來見自己的畫面就不禁想笑,連天才少年都拿他家的小狐狸沒轍。
  「意思就是你不用感到沮喪。」自來也用力拍拍鼬。
  「老師剛剛說太弱了,是指?」把話題拉回,湊一點也不介意讓鼬聽,他信任鼬不會說出去。
  「當然是段藏大人那邊的人啦,你不是說他們常被這小子笨拙的躲藏給甩掉。」
  「嘛,但我想這樣也好,也能藉此讓我知道那邊的人底層的程度到哪裡。」湊從容的聳聳肩,「或許他們也還沒拿出真本事吧,因為鳴人還小,忍術都才剛開始學。」
  「還是找個機會處理吧,要不然哪天這小子就被村人給綁架了,他可還沒有九品的力量。」自來也摸了摸鳴人的頭,發現了一件事。「是我的錯覺嗎?這小子的查克拉流動穩定多了。」
  「嗯?」
 
  聞言,湊也認真感知起。
  鳴人的查克拉早早就因為九尾的力量而被引發生成,但是也因為九尾的力量而呈現一個極度不穩定的狀態,湊早在計畫要在鳴人進入忍者學校前幫他調整。
 
  但是現在,那個問題已經明顯消失很多。
 
  「鼬,你有做什麼嗎?」
  「呃,是的,因為今天鳴人大人過來時,我正在指導弟弟,鳴人大人表示想學,就……」雖然他也有考量鳴人身上有九尾、修練時會有的危險性,但是熬不過鳴人的哀求。
  「你做得很好呢。」湊的稱讚停止了鼬的擔憂。「可以明顯感覺到鳴人自己的查克拉比較沒有和九尾相碰撞,這樣他以後修練忍術應該就不會被擾亂了。」
  「鳴人大人一定能好好掌握自己的力量,今天他只比舍弟遲一些就掌握到技巧,剩下的就是多練習。」鼬本來緊繃的表情終於有了笑容。
  「鼬的弟弟……叫做佐助對吧?」
  「是的,和鳴人大人同年。」
  「找個機會讓我見見吧,我常聽鳴人說他的事。」
 
  喜歡黏著鼬的鳴人最近最愛掛在嘴邊的人是鼬的弟弟,兩人不知感情究竟好還是不好,鳴人講佐助時三句總有一句抱怨一句告狀,似乎常常吵架。
 
  「我知道了。」
  「那麼,今天怎麼會玩到我這裡來?」平常都是在宇智波家玩到傍晚,再由鼬護送回波風家,還是頭一次過來。
  「呃,這是因為……」
 
  難得出現困擾的表情,鼬躊躇時,鳴人有了動靜。
  他先皺了皺眉,然後才睜開眼。
 
  發現是最愛的父親抱著自己,露出率真的笑容。
 
  「爸爸!」
  「唷,鳴人,你醒啦?」
  「啊啊、我睡著了!!本來想給爸爸驚喜的……」
  「已經是很大的驚喜了,爸爸完全沒料到你會來接爸爸下班。今天不是去跟佐助比跑步?」換個姿勢抱他,滿是寵溺的摸著那遺傳自己的金髮,懷裡的小孩立刻嘟起嘴來。
  「比完了,差一點點就贏了,下次我絕對不會輸!」
 
  啊啊,這個好勝心是遺傳九品吧。
 
  「輸了來找爸爸哭嗎?你會被媽媽打屁股喔。」讓鳴人坐到桌上,捏捏寶貝兒子的臉。
  「才不是--」任由湊亂捏,鳴人踢著小腳,剛才的不甘心已經不見蹤影。「那個啊那個啊,今天跑完步以後,大哥教了我們一個東西啊,想先給爸爸看、也可以給自來也爺爺看。」
  「臭小鬼、不是說你不准叫我爺爺嗎!」自來也的拳頭因為湊及時移走鳴人而揮空。「湊、別寵壞你兒子!」
  「自來也老師,請不要跟小孩子計較。」湊淡淡的回了一句,把鳴人放到地上,「要給我們看什麼呢?鳴人。」
  「等我一下!」
 
  欣喜的奔向鼬,牽住他的手,又把他帶到牆邊。
  只見鳴人放開鼬的首,脫下鞋子後小心踩上牆面。
 
  然後慢慢走天花板,倒吊在湊和自來也的正上方。
 
  「鳴人、你會控制查克拉了!」
  「嘻嘻嘻、對啊!」鳴人得意洋洋比了勝利手勢。「然後啊,我今天跟佐助比賽爬樹,我比他爬的還高還久呢!對吧、大哥!」顯然他對取勝無比的驕傲,湊記得他常常輸給佐助。
 
  只是他忘了身為初學者,還不熟練術的狀況下他不該分心,疏於控制力量。
 
  「鳴人、專心!」下一刻鼬便喊了出來,不料鳴人就那樣從天花板"脫落"。
  「咦、哇啊!」
 
  幸好他就在湊的正上方,湊不慌不忙的舉起手,接住掉下來的愛子。
 
  「鳴人!」鼬三步併兩步衝過來。
  「唔。」感覺到鼬的怒氣鳴人立刻縮了下。
  「不是跟你說過、你要全神貫注控制力量嗎?你今天才剛學會!」
  「嗚、不小心嘛……」鳴人小手一抓狐狸外型的橘色連衣帽,拉下帽緣遮住臉。
  「裝可憐兮兮的樣子也沒有用,如果不想聽我的話我就不教你忍術了。」
  「咦!不要不要,這樣我又會輸給佐助!」
 
  鳴人立刻放開帽子,拉住鼬的手。
 
  「我下次會乖,一定會聽話,對不起啦!」
  「這才像話……!!」說完鼬才意識到自己是在火影的面前訓斥他的兒子,頓時僵硬住。
 
  看到鼬的反應,湊不禁莞爾。
  即使鼬是個早熟的10歲天才中忍,依舊是個孩子。
 
  「是啊,鳴人,使用忍術時,不時時刻刻留意是不行的,一不小心就可能死掉,所以,你要好好聽鼬的話,要是受傷就再也不能打敗佐助了。」
  「不行!那樣佐助一定會不斷取笑我,說我是超級大白癡!」
  「那就說好囉,要乖乖聽鼬的話。」
 
 
 
 
  「你剛剛做得很好。」牽著小小的鳴人走在夕陽灑落的街道,湊留意著他的腳步,邊跟鼬開口。
 
  自來也在湊準備返家前就先行離開了,少了自來也鼬明顯自在些。
 
  「是?」
  「我希望鳴人能和普通的孩子一樣不受特別待遇的長大,就算他是九尾,或是火影的兒子。」
 
  發現鳴人走得搖搖晃晃,湊乾脆把他抱起來。
  不出他所料,剛學會查克拉控制、又大量使用的鳴人早已精疲力盡,一進入父親的懷中,立刻睡著。
 
  「錯的行為就該糾正,才能使他的價值觀不會歪斜。」拉起鳴人的帽子讓他能睡得更安穩,湊的父愛流露無遺。
  「是指……我剛才大聲斥責他的行為?」
  「對。」笑了笑,「他還只是個快要剛滿5歲的小鬼,就算是在我面前,你也不用對他用敬語,其他人我也是這麼要求。」
  「是……」
  「對鳴人而言,我只是個傻瓜父親,而你則是他最喜歡的大哥,」溫柔的戳戳鳴人的小臉,他完全不受影響的熟睡著。「只要是為他好的,我不希望能少給他,尤其是正確的觀念。」
  「……我知道了。」真的是個,傻瓜父親呢。
 
  兩人停下腳步,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波風家,雖然湊身為火影,他們一家還是住在村裡普通的房舍。
  湊認為比起顯示身分,能讓鳴人在適切的環境長大更重要。
 
  「是說,你也真敢在有段藏大人的眼線監視的情況下教鳴人忍術。」
  「我是不敢。」鼬冷冷一笑。「但是拗不過鳴人,所以借住族人的力量,用了血輪眼佈下幻術,所以段藏大人的眼線並不知道鳴人已經開始會控制查克拉,另外,他們常常跟丟鳴人有時候也是因為我們直接用時空間忍術進行移動。」
  「原來是這樣,確實,宇智波的力量能夠做到。」幻術和時空間忍術,兩者結合起來必定能製造機會。「但是那很耗查克拉不是嗎?還有瞳力,他們願意這樣做?」
  「因為湊大人您是如此信任我們。」鼬肯定的回答。「若是前三代的火影,我們宇智波一族恐怕無法這麼對待他們的子嗣,畢竟我們的力量過度強大而不被信任,但是湊大人是真的很信任我們,鳴人也是,他和我的族人都相處得很好,所以大家才會願意幫忙。」
  「我還真不知道鳴人這麼受歡迎呢,他只會講佐助。」
  「因為同年吧。」
 
  這是湊第一次聽到鼬說族內的事,看來讓鼬照顧鳴人多了很多意外的收穫,若是能讓宇智波完全融入木葉就再好不過了。
  第一代要是知道他留下的問題是被令世人唾棄的尾獸給消除的,不知會有何反應。
 
  「不過,教他的時候,真的要非常小心,雖然他身上只有一半的九尾,暴走起來也不是鬧著玩的,所以修練內容絕對要控制在他自己產生的查克拉能負擔的量,避免九尾的查克拉被活化。」湊便是根據妻子的經驗來擬訂計畫。「九尾查克拉的運用,等他16歲我再--」
  「呃、但是……」
  「嗯?」
  「他已經會用了。」
  「什麼?」
 
  難得看到湊驚訝的表情,鼬整理了下思緒才繼續開口。
 
  「今天剛開始教他們時,我注意到的,雖然很不穩定,但他確實是把自己的查克拉和九尾殘暴的查克拉混著用,他今天能夠贏佐助,我想是脫不了關係……非常抱歉,我是想說再觀察一陣子確定不是偶然再報告給您。」
  「嗯……」擺擺手示意他並不介意,思考著是否為妻子所教,畢竟九品一直都是祭品之力,可能會為了提早讓鳴人控制力量而教他,但是,怎麼沒跟他說?「我會處理這件事,或許是九品教他的,我會問問,謝謝你告訴我。」
  「不會……九品大人是後天回來?」
  「對,」是鳴人說的吧?他每天都在看月曆期待出遠程任務的母親回家。「大概是傍晚,她回來後會去接鳴人,在那之前還麻煩你看著鳴人了。」
  「是。」
 
 
 
 
  「我回來了--啊,鳴人應該在鼬君那邊吧……」
  「媽媽!」
  「咦?」
 
  正當九品邊關門邊猜測時,鳴人一蹦一跳的飛奔到門口,撲進母親的懷抱。
  訝異轉為驚喜,九品開心的抱起鳴人,用單手托住小小的身軀,另一手解下髮飾,長髮立刻披及腰間。
 
  「有沒有乖乖的啊,鳴人,沒有讓爸爸傷腦筋吧?」
  「嗯!我很乖!」
  「歡迎您回來,九品大人。」鼬從客廳出來,敬了個禮,「打擾了。」
  「啊啦,鼬君,難得你來我們家,歡迎!」
  「因為今天九品大人要回來,鳴人過中午就吵著要回家了。」不然他幾乎不會踏入波風家,都是帶鳴人四處玩。
 
  發現鼬對鳴人的敬稱消失了,九品只是微微一笑,彎腰脫鞋子。
 
  「果然是這樣,謝謝你幫我照顧鳴人囉。」
  「媽媽媽媽,佐助也有來唷。」眼角餘光瞄見客廳門口偷偷摸摸的黑色腦袋,鳴人拉了拉九品的衣服。
  「佐助?啊,鼬君的弟弟?」
  「是,因為家裡下午沒有人,就一起帶過來了。」
  「鼬君真是辛苦了。」九品溫柔的說道,發現懷裡的鳴人不太安份,她把他放到地上後,鳴人立刻跑進客廳。
 
  可以聽到裡頭傳來"不要拉我、超級大白癡!"的抗議聲,顯然是鳴人想把畏縮著的佐助拉出來。
  在佐助掙扎時,九品已經和鼬一起來到客廳前,探頭便見兒子抓著與鼬神似的孩子,發現九品進來,他立刻躲到鳴人後面。
 
  「你就是佐助君啊,終於又見到你了!和鼬君長得很像呢。」
  「!!」本來躲著的佐助發現九品的話有玄機,忍不住探頭--這才意識到鳴人根本擋不住他。「……又?」
  「嗯!我和你媽媽是朋友,所以我在你還是很小的時候看過你很多次喔,尤其是鳴人剛出生時,我常抱著鳴人去找你媽媽,學怎麼照顧小寶寶。你們在會走之前可都是一起玩的,不記得了吧?」
  「咦!我都不知道!」鳴人驚呼。
  「鳴人,我不是拿相本跟你說過嗎,老是忘記媽媽說的話只記爸爸的,偏心!」九品彈了下鳴人的額頭,他傻呼呼的笑了。「所以啊,我聽鳴人第一次跟我說交了一個叫做佐助的新朋友、是鼬君的弟弟時,忍不住笑了呢。」
  「我、我哪有說是朋友!」
  「你這傢伙竟然都跟別人亂說!我哪跟你是朋友了!」
 
  豈料九品無心的一句竟引來小小的戰爭,兩個孩子尖聲吵著。她慌張的想要制止時,鼬小聲向她示意這是家常便飯不用擔心。
 
  「哎呀呀……」九品無奈的笑了,她真該多花時間看看兒子的交友情形。「鼬君你們要留下來一起吃晚飯嗎?」
  「啊,不了,今天在警備隊住了好幾晚的父親終於要回家,所以我們會回去。」湊原本跟他交代的任務時間也是到九品回家為止。
  「這樣啊,那至少吃個點心吧?我在回來的路上買了很好吃的丸子喔。」
  「呃……」聽到丸子,鼬立刻陷入極大的掙扎,猶豫了數秒。「那就不客氣了……」結果還是抵擋不了最愛的丸子的誘惑。
  「OK。」樂見鼬孩子氣的一面,九品看向還在吵架的小鬼們。「鳴人、佐助君,去洗手來吃點心!」
  「好--」
  「啊對了,鼬君。」拉住鼬,九品低聲。「鳴人的力量的事我聽湊說了,這幾天找個機會,跟我們詳細說一下具體情況吧。」
  「好。」
 
-END
=雜談=
  第二篇完成的火影XDDDD想寫平行世界很久了wwww
  其實對於自己想寫什麼覺得很模糊,最近又一堆事搞的思緒無法順利統整,大概只有一個點是清楚的--想給鳴人幸福的感覺。
 
  看原作時,一直想著若是爸爸媽媽還活著,鳴人會有多幸福;佐助如果從小就和鳴人在一起,是否就不會讓鳴人那麼痛苦了呢?
  特別近兩年父子的對戲又特別多,還有《忍者之路》的各種漩渦家族幸福日常,讓我的心和手都癢到不行,更別說最近連載……哎。[拭淚](??
 
  下筆後,才發現自己對於火影有多麼的不了解,所以有很多地方大概看起來會很怪……(好比說人還有人以及人)偏偏最近又忙到不能重看(而且打字的這個時間點宿網還掛掉)
  但是也是下筆後,才發現靈感越來越多,說不定能寫一陣子的火影了XD
 
  這篇目前預計是一個系列中、三篇中的首篇,接下來會是12歲,希望我能如期寫完啊!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09.24
*電腦稿完成:2014.09.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