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65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家教/架空]Jumping into the Love!<十>(骸綱)

 
 
  [家教/架空]Jumping into the Love!<十>(骸綱)
  *剎剎生日賀文
 
 
  徐徐南風吹拂著,帶走夏日的些許熱氣,因為鋒面的影響,今天的天氣比前幾天要悶熱許多,但是這沒有減少前往通天塔的人們的熱忱。
 
  通天塔,是黑曜學園校區外的一棟建築物。
  雖然其名為塔,給人的感覺更像巨蛋那樣的矮建築,四角有四支大柱般的塔,在那會有小型的單人格鬥場。
  而主體的中心建築則是設計成競技場,週邊設有可容納十萬人的觀眾席,適合用來舉辦大型競賽,或是進行多人團體的大混戰。
  配合黑曜強力投資、開發完成的特殊系統,在通天塔的任何一個戰鬥場地都不會死人,受到的傷害能在戰鬥結束後透過特殊方法完全復原,所以強者能在此大展身手,弱者也能不畏危險累積經驗變強。
 
  而最近,接近黑曜學園的期末,剛熬完校內考試的黑曜學生們,大多都選擇來通天塔光顧--報名參加格鬥祭。
  格鬥祭是等同於綠花大會的黑曜鎮特產,在每年六月的最後七天舉行,屆時會有世界各地的人前來比武,賭注是武鬥家的尊嚴和名聲。
 
  當然,格鬥祭期間也有比賽,最有名的就是四塔大賽,參賽者要以五人組隊的形式打團體戰,在四座塔各勝三場以後,才有資格進入中央競技擂台出席淘汰賽。
  由於淘汰賽的資格取得必須在格鬥祭的前三天完成,四塔大賽被譽為是最有挑戰性的格鬥賽。
  參賽者必須在72小時內進行12場的戰鬥,被復原的只有皮肉傷,體力和精神力都將吃緊。
 
  綱吉等人正是這場比賽的參賽者,以黑曜學園高中三年級代表的身分。
  他們漂亮的在祭典開始第二天完成12場比賽,準備在格鬥祭第5天的淘汰賽上大顯身手。
 
 
  「腳的狀況如何?綱吉。」把長靴穿好,骸來到坐在高腳椅上的綱吉面前。
  「再好不過了。」雙腳盪了盪,綱吉笑著回應。「我今天可以出手了吧?前12場我都乖乖休息了,身體半個月沒動都要生鏽了!」
  「醫生怎麼說?」喬特也走了過來,調整著做為武器的手套。
  「"完全康復,不用擔心!"這樣。因為半個月來我都有乖乖休息。」說著他看向骸。
  「別瞪我了,我又不是故意的。」回以苦笑,「只是扭傷……」
  「只是扭傷就害我兩個禮拜得跛著腳走路,」氣嘟嘟的鼓著臉頰說道,「如果你乖乖聽我的話就不會因為頭暈低血壓摔下樓壓扁我了啦,笨蛋骸さん。」
  「是--對不起--我已經努力道過歉反省了不是嗎。」
 
  事情要溯回骸生病發燒的隔壁,六月十日,那天的骸因為綱吉整晚的細心照顧幾乎完全恢復,沒錯,綱吉真的照字面整晚守在骸身邊,幾乎沒有睡。
  不過當他發現骸康復後,他的疲勞也一掃而空,開心得像兔子般蹦跳著去做早餐和準備便當。
  離開房間前,他交代骸不可以隨意走動,因為他知道骸剛起床會有嚴重的低血壓,更別說他才大病初癒。
 
  誰知道,剛起床的骸根本腦袋沒醒,話有聽進去,但是沒有買帳的意思,還是離開了房間,然後在二樓樓梯口被在一樓樓梯口的綱吉發現,那時他已踏下一階。
  說來不巧,他的頭暈和低血壓同時起了作用,導致他兩天來第三次摔下樓,撞上想保護他而等在原地,卻因為睡眠不足無法好好接住他的綱吉,再度壓扁。
  這次綱吉就沒能全身而退,造成右腳扭傷被醫生禁止走路以外的運動,使綱吉在通天塔開張的這頭兩周只能當觀眾。
  做為補償,骸抓了喬特、斯佩德、以及山本組隊,向他保證絕對會弄到四塔大賽淘汰賽的入場券,讓他玩個夠。
 
  綱吉做為他們隊上的第五人,由於資格取得的12場比賽綱吉都是坐在一旁看,被套上了"吉祥物"、"公主"的稱號。
  綱吉很氣憤為何不是國王之類的而是公主,但是沒人理他。
 
  最不能諒解骸的是喬特和斯佩德,他們知道綱吉是在好心去照顧骸時被弄傷的,然而骸卻把綱吉拉進這場血腥的危險比賽。
  不理解綱吉可怕實力的2人謀畫了要在比賽結束後,要讓他在通天塔假死個27次。
 
  碰巧知道甚至被邀請組隊的山本事一笑置之,並為喬特和斯佩德、還有所有稱綱吉吉祥物或公主的傢伙默哀,因為綱吉即將把他們嚇破膽。
 
  「綱吉ちゃん,你不用冒險出手,我會保護你的。」斯佩德將骸擠開,並在綱吉的手被落下一吻,弄的綱吉滿頭問號,下一秒他就被喬特拿紙扇扁去一旁。
  「??」冒險?
  「別管斯佩德說的話。」骸向綱吉伸出手,把他從椅子上抱下來。「你好好享受就可以了。」
  「就是啊,綱。好好去玩吧!」山本拍了拍他的頭。
  「嗯!」
 
 
 
 
  /秒、秒殺嗎?\當播報員滔滔不絕的介紹對戰的兩支隊伍時,才發現戰鬥開始不過30秒,裁判就吹響結束的哨音。
 
  沒有人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場中有幾個凹陷五公分的小洞,正在透過新系統修補。
  而倒在地上的人也在接受治療中,在金色光芒的作用下一下子就治好了。
 
  /呃,不好意思,因為戰鬥結束得太突然了在下我也沒有搞清楚,那個,總之,勝利者是來自黑曜學園組成的彭哥列隊。\播報員說的不負責任,卻沒有收到噓聲,因為在場沒有一個人看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兩隊也都退場了。
 
 
  「綱吉你根本沒生鏽啊,快成那樣是怎麼回事啊!」一手環著綱吉的頸部、另一手揉著綱吉柔軟的褐髮,骸調侃到。「竟然破我們的1分鐘分勝負的記錄!」
  「哪裡沒生鏽?明明就慢了很多啊,唔,不要這樣啦!」微弱掙扎抗議著,綱吉臉上充滿冤枉、委屈。
  「哈哈哈、可是我們連你都看不清楚就表示你還是很強啊,這都不是全速的話你認真起來到底多快啊?」山本把手背在腦後,認真的說道。「好久沒碰到那麼快的綱了呢,甘拜下風!」
  「唔……可是那真的不是我的全力啊,身體好重還把地板踩凹了。」嘟著嘴,綱吉嘀咕著。「剛剛打人力道也沒控制好……」
  「反正在這裡死不了人,你就別擔心了。」覺得玩夠了,骸才讓綱吉能好好走路,他把亂掉的頭髮撥回去。「不過你速度還是放慢得好,不然觀眾什麼也看不到會抗議的,除了我們班沒人知道你是規格外的,對手搞不清楚自己是怎麼被做掉的這點也會引起麻煩,對方可能會不服輸喔。」
  「喔,好吧,我了解了,那我用在班上的那個速度。」
  「等、等等,綱吉ちゃん!」
 
  直到剛才都沒講話的斯佩德和喬特這時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兩顆聰明的腦袋開始解讀A班三人的對話,以及稍早比賽的狀況。
  斯佩德毫不猶豫的把綱吉拉離兩人之間。
 
  「什麼?」顯然被斯佩德的動作嚇到,綱吉一臉驚恐。
  「剛、剛才的戰鬥,呃,那群傢伙是你打倒的?」
  「是啊,怎麼了?」
  「你、可是你前幾次……」不是都坐在一邊看嗎?
  「因為腳傷不能亂來啊,我有說過吧。」不假思索的說道,看出喬特想問什麼。
  「喔呀,你們兩個該不會是以為綱吉很弱吧?以為我讓他參賽只是要讓他可以踏入競技場?」骸用嘲弄的語氣問著,順手把綱吉從斯佩德手中搶回去,抱在懷裡。
  「難道不是?」斯佩德困惑的皺起眉。「綱吉ちゃん的身材瘦小,看起來就是沒有鍛鍊過的體格,而且還超級笨手笨腳的。」
  「クフフ,小兔子你聽,又不只有我一個人這麼想,」沒有馬上回答斯佩德,骸低頭鬧綱吉。「你實在太小了,容易被小看啊。」
  「信不信我馬上把你丟出去?」微慍的說著,綱吉勾起冷笑。「不要一直強調小!也不要叫我兔子!」
 
  綱吉兇巴巴的反應讓兩人又是一愣,骸竟然跟他打鬧起來。
  雖然他們之前就知道了,平時很溫和的綱吉也會有兇狠的一面,但是今天這樣又是截然不同的感覺,說不上來是為什麼。
 
  「綱他啊,是我們班最強的人喔,連雲雀都打不過他。」眼見綱吉又和骸拌起嘴,山本好心為他們解答,「我們先走吧?他們倆只要那樣就沒人能介入了。我來告訴你們習武課的綱吉。」
  「呃,麻煩了。」
 
  山本領在前頭,開始從第一次習武課的情形說起。
  雖然是兩個月前的事,山本還記得一清二楚被丟出去的衝擊。
  兩個月來,綱吉幫忙班上很多人,多虧綱吉,大家一起變強了很多。
 
  「六道和雲雀他們啊,是唯一兩個一開始就發現綱的實力不凡的人喔。」想起第一次的雲雀VS綱吉,山本苦笑了下,他沒想到自己也是沒有鑑識眼光的人,只會憑綱吉的外表判斷他的實力。
  「呃,所以骸君才會和那孩子那麼好嗎?」連骸都讓人感覺煥然一新。
  「不,六道和綱會要好是因為他們倆在音樂課上搭檔過的緣故,六道說當時為了練習,綱還在他家住了幾晚。」
  「呃,那樣子沒問題嗎?不怕像凪ちゃん……?」斯佩德刻意壓低聲音,偷看了下走在後頭的兩人,他們還在玩。
  「應該是不要緊,畢竟綱和凪不一樣,很強的。而且又是男孩子,六道的後援會總不會那麼激進。再說他們的互動模式,比起戀人、更像兄弟吧?」
  「經你這麼一說……」
  「也是呢。」
 
-TBC
 
=雜談=
  最近天氣變冷了,吹電風扇就會冷,希望不會秋楓祭結束就感冒,因為要開始忙啦||||||
  凪過去曾發生什麼,要到很後面才會說。
  下一章也還是格鬥祭,會有令人熟悉的傢伙們登場XD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1.05.13
*電腦稿完成:2014.10.0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