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8808

    累積人氣

  • 29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稻妻]消除鼻塞的方法(不円)<上>

 
  [稻妻]消除鼻塞的方法(不円)<上>
  *811014
  *時間:大學三年級,同居三個月。
 
 
  「不動,把我綁起來!」
  「啊?」
 
  和拿著之前郵購開玩笑買來的情趣用糟糕皮帶、說著不明要求的円堂大眼瞪小眼,不動皺起眉頭。
 
  「你發什麼神經?快去睡覺。」甩頭不理,繼續看他的電腦。
  「我沒發神經也沒發燒,可是我鼻塞,快綁我啦。」
  「既然鼻塞就去把我剛給你準備的東西喝掉,然後吃藥上床睡覺!」
  「我不要吃藥、你綁我就好了!」
 
  不懂円堂究竟在堅持什麼,不動只好中斷作業旋轉電腦椅看他,沒好氣的問他為何要人綁。
 
  「因為我鼻塞。」
 
  天殺的這什麼鬼打牆的對話!
 
  不動強忍敲他一記的衝動,試著分析円堂願望的根據。
  円堂一直強調著他鼻塞,卻不要吃要睡覺,表示他現在難受得不得了,卻又有事非做不可。
  他可憐兮兮的吸著堵塞的鼻子,眼睛也紅腫著,顯然是過敏和感冒一起發威。
  一向很健康的他在上大學後,呼吸系統變得有些脆弱,空氣品質不好時很容易打噴嚏眼睛癢,有人說是八成離開他們所愛的純樸小鎮,進入大都市才引發問題。
  到了第三年好不容易控制下來,豈料他又在酷暑中得了感冒,造成他最近狀況不是很好。
 
  「……鼻塞和綁你有什麼關係?想藉此誘惑我幫你做些會出汗的運動嗎?」想了很久還是得不出答案,不動只好換方法,故意開他玩笑,円堂的臉立刻紅了起來。
  「才、才不是啦,大色狼!」交往一年,同居三個月,他再傻都聽得出來話中的不良意圖,連忙解釋--這就是不動的目的。「洛可可跟我說,鼻塞時把腳綁起來就可以通,他們都是那樣做。」
  「科特亞爾的民俗療法嗎?沒什麼科學根據吧?」
  「可是我想試,好嘛!我在跟洛可可討論事情,噴嚏停不下來很討厭。」
  「……受不了你。」伸手拿過繩子,不動跟他往他的房間去。
 
  一進門便見洛可可的臉在螢幕上,讓円堂坐下後,不動照著洛可可的指示替円堂固定。
  畫面蠢得不得了,不過円堂確實好多了,不動也就放他去,回房間忙他的。
  雖說円堂在感冒他應該把他轟去睡,礙於對象是位在半個地球遠的洛可可,他也就不掃円堂的興了。
 
  "叮咚。"
 
  才剛回到位子上,電腦便傳來通訊的對話框打開的聲音。
 
  /聽說円堂感冒了?\鬼道和豪炎寺一同出現在視訊方格裡。
  「小感冒罷了,沒什麼大問題,藥也吃過了。」抽出架子上的資料,打算今晚把隊伍資料整理一遍。
  /那他人呢?視訊敲他沒回應,睡了嗎?\
  「在和洛可可聊天,現在趕他去睡覺他會鬧脾氣。」表示他有在注意,並不是放任円堂操壞身體,畫面裡的兩人才沒有一臉可怕。
 
  自從四人分開住後,不動老是得接他們倆的視訊,他們似乎很擔心他會虐待円堂,即使三個多月了,他們的過度保護依舊讓不動頭痛。
  --裝死不接的話,他們倆不到半小時就會來敲門了。
  也難怪円堂的母親會放心的去美國陪調職的父親了,還在念大學的円堂除了有他這個男朋友在身邊,更有一大群夥伴時時盯著。
 
  「我10點就會趕他去睡。在那之前,把這個處理好吧。」不動把手中的資料封面亮給鬼道看,他們倆是球隊現任的兩個副隊長,常在晚上討論隊上的事,做為隊長的円堂如果不忙也會參與。
  /也好,後天就要開始暑期訓練了,円堂沒問題吧?\
  「當然,先不論他會鬧脾氣,對上那群小的會鬧翻吧。還是虎丸帶頭之類的。」放暑假前,才一群人嚷著要見不到円堂了會瘋掉,一、二年級沒有一個會缺席暑訓,根本是懶惰大學生的異類。
  /但是要是真的不行……\
  「我知道,我會把他關在家。」
 
  屆時隊上大概會是別種煉獄吧,不動心想。
  見不到隊長的一、二年級如毒癮發作抓狂。
  見不到円堂的領導階級,也就是鬼道為首的幾個三年級一樣崩潰,進而拿一、二年級出氣,給訓練內容灌水,那可就麻煩了。
 
  說什麼也不能讓円堂惡化到不能去練習。
  最糟也要能讓他坐在旁邊鎮壓。
 
  /他最近好像很常跟洛可可連絡?\討論絲毫派不上用場的豪炎寺還是待在鏡頭裡,一如往常把話題岔開。/上禮拜也有吧?\
  「嗯,內容我不清楚,但是應該和下個月的交流賽籌備有關。」
  /交流賽?我怎麼不知道?\鬼道邊說邊翻資料。
  「不是學校的隊伍。是別的職業球隊,大概是因為對象是科特亞爾,足協就跑來找他當窗口,科特亞爾那則是洛可可負責。」洛可可已經是個世界知名的足球員,不像円堂有進學,而是直接進入職業球壇。「另外,就是他爺爺的事吧。」
  /大介先生怎麼了嗎?\鬼道顯得很擔心。
  「老樣子在非洲大陸四處旅行,但是他老人家也80幾歲,円堂他們不擔心才怪。」暫停一會兒,不動把手邊寫的數值亮給鬼道看,交換意見,他們已經討論過4、5次了,看來今天能把全部行程敲定。
 
  雖然整體還得讓隊伍的監督過目調整,實際上也差不多了。
  他們曾任代表隊的經歷,足以作為指揮隊伍的後盾,所以他們隊上的監督都放手讓他們自己管理,只在必要時插手。
 
  /現在最大的問題,果然還是守門員的人選吧。\他們打算在暑訓把円堂的接班人確定下來。
  /雖說有幾個傢伙喜歡追著円堂跑、學習他的技術和他一起訓練,卻沒一個稱得上像話。\守門員的實力測驗是由豪炎寺負責,每個自稱守門員的傢伙都會在入隊時接受豪炎寺的必殺技全餐洗禮,結果這一年入社的全在春天被轟飛。
  /円堂有說什麼嗎?\
  「他當然是誰都認同啊,那個傻子……不過他最近挺中意森田似的。」
  「森田?誰啊?」
  「喂喂,身為副隊長不是該記清楚隊員的名字嗎?」
 
  不動邊嘲弄鬼道邊叫出資料,在鏡頭看不到的地方做個鬼臉。
  事實上他在發現円堂特別關照那個隊員前,也不知道對方,全隊應該只有円堂認真記住所有人,不論級別。
 
  「就是這個傢伙……啊,他還沒接受過豪炎寺的洗禮。」
  /森田光一?我們隊上有這號人物?\因為守門員最容易接近円堂,他們都會盯緊,可是對於照片上的人豪炎寺絲毫沒有印象。
  「他才三軍,一年級,而且六月才入社,還是個足球的初學者。」
  /難怪我和鬼道都不知道!\初學者的話就不用特別下馬威了,以免心理創傷。
  「他是重考生,住在我們附近,說不定其實是被円堂拉進來的。」不動也不是很清楚,円堂都只提表現。
  /你沒問清楚嗎?円堂難得照顧特定隊員耶!\
  /就是說啊,你這傢伙,又不是知道那傢伙傻呼呼的沒有防備心。\
  「白癡,他那哪叫難得,他本來就那樣!」翻了父母心模式的兩人大白眼,他家情人可是天底下第一愛照顧人,要一一吃醋他不胃穿孔才怪。
 
  從交往前不動就知道不能太介意円堂的人際關係,円堂可以說是日本少年足球界的國民偶像,崇拜者之多根本防不勝防,円堂又不懂防備,總是隨便人家觸碰。
  所以他早就不一一計較了,只在對象過份靠近時行動。
 
  「以前的栗松、虎丸、飛鷹,円堂還不是特別看照?你們認是比我更久,應該知道心煩沒屁用。」
  /……\
  「我和他的事不用你們管,我們已經不住在一起了,別忘了円堂當初和你們談分居的原因。」
 
  --想要和你們有一點點距離,你們太愛欺負不動了,而且都太寵我了,我快變廢人啦!
 
  /好啦,知道了啦。\
  「反正円堂愛我愛得死去活來,區區一個森田才進不了他的眼裡。至多和你們一起歸在朋友群。」
  /你欠揍啊,不動明王!\
 
  "碰!!"
 
  巨響和鬼道兩人的怒吼疊合,地面的震動嚇了不動一跳。
  螢幕裡的兩張拉成七尺長的臉大概也有聽到,轉成擔心的臉。
 
  /怎麼了?\
  /有什麼爆炸了嗎?\
  「噓。」
 
  關掉喇叭,不動豎起耳朵仔細聽。不一會兒他就聽到"好痛喔--"的呻吟聲從隔壁傳來。
  聰明的他立刻想到原因,放鬆警戒。
 
  「沒事,只是円堂跌倒了。」泰然打開喇叭,回報狀況。
  /跌倒?\
  「嗯。」
  /他不是在自己的房間裡聊視訊?\
  「是啊,嘛,大概是想拿什麼東西卻忘了自己的狀態不能亂動,才摔的那麼大聲吧。」
  /……你又做到讓他不能走動的程度了?就算是暑假也太放肆!\
  「才不是那種原因!誰像你們一放假就狂滾床單!」受不了的吼回去,不動揉了揉太陽穴。
  /我、我們才沒有好嗎!\鬼道紅透的臉立刻自打嘴巴。
 
  事實上不動早就猜到了,因為影像的背景明顯不是他們的書房,而是臥室,而且是在床上。
  他們都是運動員,難得有一周的休假,難怪他們會衝過頭。
 
  /不動不准欺負我的鬼道!\豪炎寺立刻幼稚的擁住鬼道。
  「是是,我也沒興趣。」沒好氣的敷衍,撇頭不看螢幕裡的閃光,算好時機才轉回視線。
  /咳咳,所以円堂為什麼會是難以走動的狀態?\
  「這個嘛……」正在想要怎麼描述他們才不會把円堂被他綁住腳的事實扭曲成糟糕PLAY,外頭便傳來咚咚咚的奇怪聲響。
 
  然後,円堂就推開門跳進來了。
 
  「不動--我跌倒了……」紅著鼻子可憐兮兮的說著,不動忍不住笑出來。
  「和洛可可聊完了?今天真早。」才九點半。
  「嗯,洛可可要去練習。」小步小步好不容易跳到不動身邊,螢幕裡的兩人讓他眼睛一亮。「豪炎寺、鬼道?」
  /唷,晚安,你還好吧?\鬼道心疼的問道,/聲音大到我們都聽到了。\
  「真的假的,嗚哇,好丟臉。」一屁股坐到不動腿間的位子,円堂忙著掩飾難為情而沒注意到兩人表情一變,「我離開椅子的時候忘記我綁著腳,才會摔成那樣,不過除了鼻子沒有碰傷其他地方喔。」
  「還好我們是住一樓,不然你跌倒又跳來跳去早被鄰居抗議。」從他身後環住他,円堂順勢放鬆靠在他身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你為什麼綁著腳?\雖然HP被打掉大半,鬼道還是開口問。/該不會在、在玩什麼奇怪的……\
  「嗯?啊,沒有啦沒有。」
 
  不愧是長年搭檔的夥伴,円堂光靠鬼道不自然的語氣和紅透的臉就知道他想問什麼,也紅了臉,擺手澄清。
 
  「是我過敏和感冒同時發作,一直打噴嚏又鼻塞,害我和洛可可事情談不下去,洛可可就教我可以綁腳,科特亞爾的傳統療法什麼的。」
  /有什麼科學根據嗎?\未來要當醫生的豪炎寺還是第一次聽說。
  「不知道,但是確實停了。」
  /這還真是有意思。\
  「嘻嘻,很不可思議吧。」
 
  円堂還有一點鼻音,不過沒有很重的呼吸聲,表示他的鼻子是通的。
  他的心情很好似。
 
  「嗯?這是森田的資料吧?你們在做啥?」
  /討論守門員的接班人,然後不動說你最近很注意這小子。\
  「我?啊,是有一點吧,畢竟他是初學者,總得多照顧,不過應該快不需要了。」
  「不需要?為什麼?」
  「我能教的都差不多啦,而且森田他是洛可可派的,很討厭我呢。」他苦笑著說。
  /洛可可的球迷嗎?真難得。\明明是日本人,竟然討厭円堂?
  「不會啊,我碰過挺多小傢伙都很崇拜洛可可,『因為洛可可選手又高又帥氣』之類的原因很多。」
 
  円堂的語氣一點嘲諷與不甘心都沒有,反而是很高興的樣子。
  洛可可是他最大的勁敵,亦是朋友,肯定是為他受歡迎的事感到高興。
 
  「我家那群傢伙幾乎都是洛可可的球迷喔,老是纏著我問我們每次對決的事。」
  /咦?真的嗎?\
 
  豪炎寺和鬼道互看一下後,再和不動交換眼神。
  在世人的眼中,洛可可和円堂像是世仇,只要有國際賽事他們都交鋒,對洛可可殘酷的是每次都是円堂的隊伍會獲勝。
  洛可可的小巨人很強,但是和其他強隊一樣只要碰上円堂守的閃電日本就會輸--這是幾年前就有的評語,體壇都說著要不是円堂還在念書,恐怕這幾年國際足壇都會是日本的天下。
 
  如果是洛可可的球迷,會喜歡聽偶像吞敗仗的事蹟嗎?
 
  /那……森田現在的實力如何?\豪炎寺覺得有必要再去關切一下守門員組的傢伙們。
  「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以現在的訓練內容的話,半個月就能投入比賽了吧。」
  「訓練內容……你有派作業給他?」
  「當然有,放假後我到前天都還有陪他練習,他很聽話呢。」
 
  不是討厭円堂嗎?那樣照理不會願意放假還找他陪練吧?
  三人不約而同在心中吐槽,看來討厭円堂一事根本是騙人的。
 
  /你畢業後要把一軍守門員的位子交給他嗎?\
  「離畢業還有一年半吧?現在講會不會太早?」好笑的反問,「大家都還在努力,現在內定也太不公平。」
  /呃,但是……\
  「我知道你們擔心實戰經驗什麼的,放心,大家都很厲害,我和監督會安排的。」
  「原來你有在想。」
  「沒禮貌!我可是時時刻刻都看著大家的。」
  /是呢……從對神龍火焰後,你就不再犯那種只專注自己的愚蠢錯誤,已經是優秀的隊長了。\
  「沒有你說的那麼好啦。」
 
  不好意思得抓頭同時,他打了個大哈欠。
  時間已經默默推過10點,做為運動員的他們即使隔天休假,還是該準備休息了。
 
  /時間也不早了,今天就到這邊吧。\
  「嗯。」
  /你早點休息啊,感冒才會好。\
  「我知道啦,晚安!」
 
-TBC
 
=雜談=
  小A生日快樂!!!!!!!
  結果我還是爆梗[抹臉]然後來不及寫完||||||
  綁腿治鼻塞過敏是我親身經驗,真的很奇怪,會有效,有鼻塞問題的不妨試試看XD不知道綁的部位的可以問我wwwww
 

註:2014秋楓祭08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06.19
*電腦稿完成:2014.07.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