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最近沉迷稻妻系列,更新會頻繁一點。
  • 138836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鑽石王牌]稱呼(御澤)

  
 
  [鑽石王牌]稱呼(御澤)
 
 
  「最後一球!」
 
  帶有奇怪特性的內移球高速的進入捕手的大手套,發出響亮的聲音。
  澤村恢復身體的平衡,鬆了一口氣的垂下肩膀。
  突然想到什麼,他望向球場。
 
  「你在做什麼?」脫下捕手面罩,御幸走到他身旁。
  「沒什麼,只是……」
  「覺得三年級不在的球場很冷清?」
  「呃、你怎麼知道!?」果然是妖怪,澤村小聲嘀咕。
  「你說什麼啊?」伸手勾住澤村的脖子,御幸把體重壓向他,「我認識你也一年多了。」
  「……到現在還是覺得,師父沒有站在牛棚,也沒有結城前輩他們在球場打擊的聲音,真的很詭異。」
  「因為"夏天"結束了啊。」
 
  不是不能理解澤村的感慨,比澤村要多和三年級相處一年的御幸,感受到的失落感更加深刻。
  只是……
 
  「即使如此,你也不能一直這樣。」捏捏他的臉。
  「好痛。」
  「小心克里斯前輩看到又失望。」
  「唔。」
  「降谷都已經在學新的球種了,你的卡特球不加點油不行啊。」
 
  任由御幸又捏又戳,澤村還是皺著眉。
  從剛認識就知道澤村是個重感情、幾乎可以說是靠感情在投球的人,看來要讓他抽離這份失落,還要好一段時間。
  或者……
 
  「拿你沒辦法。明天剛好有休假,要不要去哪逛逛,小、榮?」
  「呃、你做什麼突、突然叫得那麼親密啊!」眼睛瞪得又大又圓,澤村紅起臉來。
  「喔呀?我們有約過只能在房間獨處時叫嗎?」故意把手指纏上他的下巴,輕輕勾起,澤村立刻嚇得倒退好幾步。
  「你你你你你--!!」這裡是外面耶!在神聖的牛棚耶!
  「哈哈哈、傻瓜,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你擔心什麼。」
  「咦?只剩我們?」
 
  澤村這才發現夕陽染紅的球場別說三年級了,連其他一二年級的都沒有,牛棚也只有他們。
 
  「你今天的心不在焉真的很誇張耶,今天放學到明天都是休假,禮拜天才要重新開始練習。晨訓宣布時都沒在聽對吧?」
  「啥!那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當然是我把你拖來的,誰叫你問題多得不得了。」看來這小子今天是完全放空的狀態,能正常上課、投球都是身體憑記憶在行動。「你再不振作,只會離降谷越來越遠,最後無法跟我搭檔啊。」
  「唔,我知道啦。」
 
  脫下手套,澤村看看自己的手,多虧進入青道後的各種訓練,比中學時期厚實許多。
  但是現在的自己,能讓青道的強大延續下去嗎?
 
  「小、榮--呼!」
  「嗚哇!!」突然吹到耳邊的土息讓他又嚇得摔倒,連忙摀住受到偷襲而泛紅的耳朵。「你做什麼!!」
  「誰叫你又陷入自己的世界,做些自己不擅長的事。」
  「不、不擅長?」
  「就是用你那顆笨腦袋咕嚕咕嚕得想事情。」蹲到澤村旁邊,用指頭戳戳她的額頭。
  「什、」
  「別擔心,只要照你平常那股傻勁去衝就好了,我會讓你們成為最強。」指頭換成拳頭,這回"咚"的敲在澤村的心窩。「這樣的指示,夠淺顯易懂了吧,小榮。」
  「……」
 
  躊躇一會兒,澤村才把頭靠上御幸穿著護具的胸口,小聲的應了聲"嗯"。
  雖然作為搭檔和戀人,這個人的劣根性會讓人直跳腳。但是他的存在本身,會令人無比的安心。
 
 
 
 
  「對了,你今天為什麼要……亂叫我啊?」覺得自己講出來有種羞恥感,澤村停頓了很久才換說法。
  「沒什麼,只是覺得小榮比榮純更順口,而且你的反應很有趣。」
  「你這個人!」
  「怪了,你的朋友們不是都這樣叫你?為什麼我叫會臉紅啊?」
  「當然是不習慣啊。」老家的夥伴們可是從小認識,叫也叫好幾年了。
 
  再說戀人和朋友叫的感覺本來就不一樣。
 
  「那我還是多叫一叫讓你早點習慣吧。這樣就能在隊上叫了。」
  「嗚哇,為什麼要以在隊上叫為目標啊!」
  「以免我哪天叫習慣不小心叫出來,結果你臉紅被大家懷疑啊,你要是很冷靜我就可以說是我們投捕感情好。」
  「不要叫不就好了!」
 
  順著御幸擺弄換姿勢,兩人正在做放鬆的柔軟操。
  平常都是金丸或克里斯幫自己,澤村對於御幸的碰觸起初覺得彆扭,不是很習慣,但是放鬆後就能感受到,御幸做為捕手隊投手的照護真的很用心。
  大概只有這時候不會使壞,行為方面。
 
  「不可能,你看隊上到某一程度的交情就會叫名字了,你和春市不就是這樣?」而且澤村還是以"小春"這麼親暱的叫法,雖然應該是因為好叫,而且叫姓會和哥哥的亮介搞混。「我們做為投捕,我又比你大,叫你的名字是遲早的事。」
  「可是你和丹波前輩又沒叫,隊上也沒人直接叫你的名字。」反倒是稻實的成宮總是一也一也的喊。「啊、因為你沒人緣對吧?痛痛痛……」
  「喔,這角度才不行嗎?你的肩膀真的很柔軟呢。」立刻放鬆力道讓澤村恢復他平時可以做到的角度。「根據狀況也有不叫的。」
  「那……」
  「我就是想叫。」
  「你這個人很任性耶!」
 
-END
 
=雜談=
  第一次寫鑽石王牌,追這部快要一年了,差不多是動畫播出一個月後開始看的,斷斷續續追到現在。
  但是被這一對打到是近一個月的事,所以馬上就進入秋楓祭的挑戰目標啦XD
  很喜歡御幸,說不定比喜歡澤村要更多一點(難得比較喜歡攻,尤其是他太壞讓大家又愛又恨這一點,還有有沒有人在壘上時,打擊率微妙的差別wwwww
 

註:2014秋楓祭05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09.25
*電腦稿完成:2014.10.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