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455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稻妻/架空]Secret<十五>(鬼円)

 
 
  [稻妻/架空]Secret<十五>(鬼円)
  *円堂守性轉設定,現在女扮男裝中所以外表性別為男生
 
 
  "叮咚--"
 
  「啊,我去開門!」在任何人反應過來前,円堂就猶如脫兔般從位子跳起來衝出客廳。
  「等等、唉……他是哪來那麼多精力。」不動摀著臉。
  「好期待唷,能讓不動那麼害怕的人。」
  「不要期待,還有我沒有害怕!」
 
 
  「我馬上開門--」円堂迫不及待的套上拖鞋、打開門探頭。「歡迎--啊咧?」
  「唷,你看起來很有精神嘛。」
 
  開門看到的人,不是豪炎寺也不是預料中的客人。
  而是穿著帝國制服的鬼道有人。
 
  「鬼道前輩!?」驚訝得眨眨眼,結果被戳了額頭。「好痛、你做什麼啦!」
  「看來燒真的退了,來,這給你。」在円堂生氣的瞪住自己時,鬼道遞出一個盒子,「你喜歡這個吧?昨天血流成那副慘狀,吃些巧克力會好一點。」
  「是"La Inazuma"的黑森林!」怒氣馬上消失無蹤,円堂笑著接下。「謝謝你!可是你怎麼知道我發燒了?」
  「昨天醫生不是有說?」鬼道好笑得抱著胳臂,「嘛,其實是春奈告訴我的。」
  「原來如此!」如果是春奈說的就解釋得通了。「只是為了送這個而過來的嗎?」
  「怎麼可能,還有一件事。喂、你要躲到什麼時候?」
 
  鬼道朝著身後的公園一喊,円堂這才意識到有其他人在,好奇的墊腳張望。
  過了幾秒,一個人影從円堂家圍牆的陰影處走出來。
 
  「啊,霧隱前輩!什麼風把你吹來了?」円堂立刻走向他。
  「那、那個……」霧隱顯得畏畏縮縮,一反之前的自信過剩。
  「這傢伙說無論如何都想道歉,為了他之前的無哩,還有昨天把你踢傷的事。」
  「咦?哎唷,我昨天不是說過了沒問題了嗎?是我做了危險的舉動,不該衝上去的……如果直接用必殺技接就不會這樣了。」
  「用"黃金神掌"擋不住吧?你的右手不是扭傷了?」鬼道直接點出,「我和源田他們倒是認為你的判斷是正確的。」
  「呃,是嗎?」
  「昨天那叫做意外,你們雙方都沒錯,足協那邊的會議也沒針對這點說什麼。」鬼道自然是從影山口中聽說的。
  「但是我把你踢傷是不爭的事實。」在鬼道和円堂交談的時候,霧隱總算找回自己的聲音,並整理好思緒。「我聽鬼道有人說,你必須靜養三天,還發了燒……真的非常對不起!」
 
  霧隱直接在街上跪下,使円堂嚇了一大跳。
  霧隱把早已準備好的道歉之詞說了一遍,還包括在稻妻祭時的歉意,看來是真的有在反省。
 
  「我……決定退出足球社了,也不踢足球了。」最後的結語,宛如炸彈般。
  「咦、為什麼!?不可以!!」円堂的聲音高亢起來,他連忙蹲下握住霧隱的手,「霧隱前輩的足球那麼棒,怎麼可以放棄!」
  「但、但是……」
  「因為踢傷我就要放棄嗎?那算什麼?我說過我完全不怪你,是我能力不足,要是你因為這件事而放棄,我才會真的感到受傷!」
  「……」
  「我呢,覺得霧隱前輩的足球真的非常棒,是我沒見過的風格,所以拜託妳不要放棄好嗎!」円堂招級的表情,好像要哭出來似。
  「……噗、呵呵呵呵呵……」沒想到霧隱竟然笑了,讓円堂滿頭問號。
  「霧隱前輩?」
  「抱歉、因為你的反應、和鬼道有人預測的一模一樣。」霧隱止住笑意,指了下旁邊的鬼道。「他說你一定不會同意,說這樣才會真的受傷。」
  「那是當然的啊!因為我還想跟霧隱前輩一起踢球!」
 
  円堂率直又純真的聲音,用力敲擊霧隱的心。
  他看了看円堂的手,又看看円堂堅定的眼神,感覺心裡頭有什麼東西被解開了。
 
  「還能一起踢……嗎?」
  「當然!只要你不放棄!」
  「……我知道了。謝謝你,小守……呃不,円堂君。」或許,他就是在等円堂這樣對他說吧?因為他心底並不願意就這樣放棄。
  「怎麼叫都可以唷。」円堂這才鬆了口氣,展開笑顏。
  「呃,那就……還是小守。」叫習慣了,也就不想改了。
 
  円堂使力把霧隱從地上拉起,然後撿起剛才放在一邊的蛋糕。
 
  「話說回來,為什麼找鬼道前輩?直接去雷門……呃不,我不在……但是也可以連絡隊長吧?」円堂已經了解是霧隱找鬼道帶他來的。
  「直接去雷門的話,你的隊友不會讓我見你吧?」先不論円堂在不在,光是雷門眾人的殺氣就會讓人想逃走。「昨天我看到鬼道有人帶走你,在稻妻祭那時他也出手介入我們的事,我就在想你們是不是私下感情很好,結果如我所預料。」
  「原來如此。」然後就在鬼道前輩衡量後被帶過來了是吧。「謝謝你,鬼道前輩。」
  「嘛,舉手之勞。」
  「啊對了,賽前的那個打賭,」円堂差點忘了,「因為是雷門贏,我們就當朋友吧。」
  「嗯,我知道了。」霧隱這回倒是乖乖接受了。
 
  円堂對霧隱提了一下傷口的事,為的是給霧隱一個心安。
  鬼道瞄了下円堂家,發現整個球隊就站在門口,表情複雜的看著他們,大概是在努力不要把霧隱趕走。
 
  「是說円堂,你原本是要迎接誰嗎?」鬼道想起円堂剛才出來時,表情相當興奮,很顯然在期待什麼。
  「嗯?喔,是我的家人,他們在電視上看到我受傷,特地……糟了!!」円堂看了看霧隱,臉色發青。
  「「怎麼了?」」
  「霧隱前輩,請你趕快逃走吧。」
  「逃走?」為什麼?
  「被玲名姊姊看到你的話、你會死的!」円堂著急的張望,「玲名姊姊碰到我的事就會很不理智,這次的事她就氣炸了!」
  「玲名姊姊……呃,是你的姐姐?」
  「嗯!」他眼尖的發現200公尺遠的街口出現了四個髮色奇異的人影,立刻移動到可以擋住霧隱的地方。「玲名姊姊的速度、力量都遠超過豪炎寺,要是被她逮到你就完蛋了,所以--」
  「「守--」」遠處的人也發現了円堂,他們興奮的大喊並招手,加快了腳步。
  「霧隱前輩,我是說真的,請趕快逃走。」舉手回應他們,但是円堂沒有移開半步。「一旦他們認出你--」
 
  說時遲那時快,遠處走來的四人組,全都注意到円堂身後站的他們。
  豪炎寺因為前一天對戰過還記憶猶新,馬上認出霧隱,遠處得他又急又快又猛的吼了一串字後,拖著應該是八神的行李箱殺了過來。
  豪炎寺動作後,八神也辨識出霧隱,立刻起跑,不一會兒便和豪炎寺並列著跑,同樣在怒吼。
 
  「「霧隱、殺了你!!!」」
 
  在兩人快要碰到霧隱時,円堂雙手一張,一手架住一個人,死守住。
 
  「「守/円堂、放開我!!」」
  「不放、霧隱前輩、快!」努力攔住,他超群的臂力發揮作用。「我們、再一起踢球吧!」
  「喔,好,那就先失陪了。」円堂的聲音迴盪在心頭,令霧隱心情開朗起來,他鞠了躬,從原地消失。
 
  円堂等霧隱消失才鬆開手,一瞬間有些暈眩,向後踉蹌幾步,被鬼道及時扶住。
 
  「喂喂,沒事吧?」
  「沒事,只是有點貧血……」
  「守!」聽到円堂氣虛的聲音八神才恢復理智,連忙從鬼道手中搶過円堂。
  「沒事、沒事……」吸了幾口氣穩定狀況後,他順勢把身體偎在八神身上,「玲名姊姊,我好想妳!」
  「守……」八神原本肅殺的氣勢立刻全部被撲熄,欣喜的回抱他。「我也好想你,真是的,竟然讓這張可愛的小臉受傷了……」
  「鬼道、是你吧!把霧隱帶來這!」然而豪炎寺就沒這麼快消氣,火氣轉向旁觀的鬼道。
  「是又怎樣?」一點也不怕豪炎寺漫天的怒火,鬼道知道自己沒做錯。「霧隱只是想來道個歉,再者,他也表明不會再給円堂添麻煩,那我當然就沒必要攔他吧?円堂也沒說什麼。」
 
  搬出円堂堵住豪炎寺的嘴,看豪炎寺吹鬍子瞪眼就覺得有趣。
  鬼道的視線落到還被八神緊緊抱著的円堂身上,眼神柔和許多。
 
  「這一位就是傳聞中的鬼道有人?」綠髮的綠川立刻上前向鬼道致意,同時打量他。
  「我就是,呃,傳聞?」鬼道對傳聞一詞感到好笑。
  「啊,失禮了,你好,我是綠川龍二。」他伸手與鬼道握了下,「円堂跟家裡連絡都在講你的事,早就想見一面了。」
  「我?」
  「啊啊、綠川,不可以說啦!!」円堂羞紅臉睜開八神的懷抱,搶到綠川和鬼道之間阻止綠川爆料。
  「真的,守每次打回來有一半的時間都在說鬼道前輩怎樣怎樣的,超讓人火大的。」四人行的最後一人,紅髮的吉良浩人也靠過來,皮笑肉不笑、醋勁十足的說道。
  「浩人!」沒想到吉良也湊一腳,円堂更慌了。
  「這還真是我的榮幸,能被雷門有史以來最強的守門員掛在嘴邊。」鬼道看到円堂如此慌亂反而覺得有趣,而且心裡頭非常愉悅。
  「鬼道前輩請不要跟他們起鬨啦!」聽到鬼道的話,円堂連耳朵都紅得像煮熟的蝦子。
  「好了,你們幾個,不要再捉弄守了。」看不下去的八神出聲介入。
 
  八神的聲音一落,豪炎寺、綠川和吉良立刻立正站好,並退到一邊去讓八神跟鬼道面對面,看來八神的地位不簡單。
 
  「初次見面,我是守的姐姐,八神玲名。從守那聽說了很多你的事,謝謝你的照顧與幫忙,昨天也多虧有你。」八神笑著伸出手。
  「哪裡的事。」總覺得有在哪裡看過八神,鬼道一時想不起來,只有先伸手交握。「做為勁敵,要是不能擊倒最佳狀態的他,心情是怎麼樣也不會明朗的。円堂又是舍妹的友人,舉手之勞罷了。」
  「還是很謝謝你。」八神帶頭欠了身,其他三人也趕快跟進,八神放手後,轉頭找円堂。「守,姐姐們先進去了。」
  「好。」
 
  視線跟著八神動,円堂這才注意到門口站著隊友們。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在那看熱鬧的。
 
  「我也要再跟鬼道前輩說一次謝謝。昨天要是沒有鬼道前輩得出手相助,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昨天的比賽秋葉名戶正好沒到場,不然他拜託有曝光風險的鬼道之前,會先找知曉秘密的野部流等人。「要進來喝杯茶嗎?我昨天也沒能招待你。」
  「不了。」看了一眼塞在門口的雷門足球社,鬼道擺擺手。「你家已經夠熱鬧了,而且我還得回帝國去,後天就要打第一場了。」
  「呃,對喔。要加油喔!」円堂將右手握成拳,伸向鬼道。「我們決賽場上見吧,不准輸掉喔!」
  「你才是,趕快把傷養好吧。」自然而然就伸手與円堂擊拳,円堂露出更加燦爛的笑容。
 
-TBC
 
=雜談=
  對不起因為凌晨打太愛睡,現在補上後記。
  我很喜歡烏兒碧妲,她是創世紀的副隊長,這樣講應該就能勾起大家的印象了,霧隱差點就被滅口了wwwww
  寫的當下一直該該鬼道和隊長的互動實在太甜了ww但是他們倆都沒發現彼此靠得有多近,倒是哥哥姊姊們都把鬼道列入觀察名單啦XD
 
 
註:2014秋楓祭03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2.12.24
*電腦稿完成:2014.10.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