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5674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稻妻]只要有你在(不円)<二>

 
  [稻妻]只要有你在(不円)<二>
  *811014
  *時間:大學畢業後。
 
 
  「京介他,以後一定能成為不輸給豪炎寺的王牌射手呢。」邊走邊看著手中的照片,円堂篤定的說道,嘴角勾起的幅度顯示他的好心情。「優一他是很優秀的選手,想必京介也很厲害。」
 
  「……」
 
  「兩年後啊……到時候不知道能不能常常回雷門去呢……」
 
  「……」
 
  「嗯?」
 
 
  發現友人們沒有回應,円堂困惑的回頭。
 
  只見他們聚在一起表情凝重地討論著什麼。
 
 
  「跟不動君說一聲吧。」
 
  「沒想到円堂他會……是知道他喜歡小孩子啦,以前也愛混在KFC。」
 
  「吶,你們……」
 
  「不不不,他剛會那樣還是因為不動吧,根本重病。」
 
  「鬼道和豪炎寺在的話會瘋掉吧。」
 
  「吶。」
 
  「他們倆看那麼多都還沒免疫嗎?直到現在還對円堂過度保護?」
 
  「比起他們大二一起住時要收斂多了,不過好像還是管很緊。」
 
  「吶!你們到底在說什麼、也告訴我!」
 
 
  討厭被排擠的感覺,耐不住性子的円堂急得大叫,並鑽到他們之間。
 
  他們看了円堂一眼,又看向他手上的手機,避開他再次咬起耳朵。
 
 
  「……我要生氣了喔。」
 
  「嘛嘛別焦急啦。」一之瀨攬住円堂的脖子,笑著滅火。「円堂你,好像很喜歡那個叫京介的小鬼嘛。」
 
  「咦?你在說什麼,莫名其妙。」
 
  「從剛剛和那對兄弟分開後,你就一--直盯著那張照片看,又提那個小鬼的事喔。」風丸補了一句,故意往円堂還亮著的手機螢幕看。
 
  「哪、哪有。」円堂荒的把手機藏到身後。
 
  「守君的眼睛都變成愛心囉。」
 
 
  冬花丟過來的肯定句令円堂瞪圓了眼,慌得直冒汗。
 
  有嗎?他有做出這麼……花心的反應嗎?
 
  回想起來他確實一直講京介,但是那是因為……
 
 
  「好了好了玩過頭囉。」看円堂不知所措要哭似的,小秋才拍手要夥伴們適可而止,即使円堂和不動已經交往三年,在戀愛方面還是傻地惹人憐。
 
  「什麼嗎,小秋妳不也玩得很開心。」依舊攬著円堂。一之瀨向女友抗議,小秋比了下円堂的臉,一之瀨一看立刻退讓。
 
  「開你玩笑的啦、円堂。」聲音急忙變成哄騙小孩的模式,顯然即使離開円堂身邊,一之瀨依舊和過去的夥伴一樣捨不得讓曾為他們心靈支柱的円堂露出苦瓜臉。「我都知道啦,你會那麼在意京介,是因為他很像不動吧?特別是眼睛的部分。」
 
  「呃,嗯。要是不動小時候家裡沒有發生那些事,他一定會和京介一樣,是個活潑可愛又坦率的小孩吧。」
 
  「……」
 
 
  看円堂再度露出癡迷的表情,其他人瞬間感到刺眼。
 
  完了,他們家親愛的隊長真的愛不動愛到沒救了,他們可想像不出活潑坦率的不動,怎麼努力都是一團馬賽克。
 
 
  「……果然還是跟不動說一下他家親愛的想他想得出現幻覺好了。」真是的,這兩個人早上才分開吧!円堂還是不動騎車送來的,分開才半天吧!
 
  「咦?什麼?」
 
 
  円堂回神發現風丸拿出手機說著我要告狀,急忙追著他跑。
 
  雖然不知道他要告什麼狀,結果肯定不是自己出糗就是不動鬧彆扭。
 
  更重要的是--
 
 
  「風丸、住手、不要啦!不動現在要集中精神考試,你不要亂來!」
 
  「哼哼。」
 
  「都22歲了,不要像國中生一樣在馬路上你追我跑啦。」眼前的景象和八年前沒兩樣,冬花和小秋笑彎了腰,一之瀨也直大笑。
 
  「不要笑啦、快幫我阻止--咿!?」
 
 
  円堂尖叫的原因不是被絆倒、而是他手中的手機突然傳來震動,接著就想起某人的專用鈴聲。
 
  円堂被這一嚇,手機從手中溜走,幸虧被一之瀨接住。
 
 
  「喔,時機正好,是不動。」他立刻把手機拋給小秋。
 
  「喂喂--不動君?我是木野,円堂君現在外遇中沒時間接電話喔。」
 
  「小秋妳在說些什麼鬼東西!!」
 
 
  円堂慌得撲上去,沒想到小秋乾脆的把手機還他。
 
  手機根本沒進入通話狀態--他被耍了,小秋早把來電切斷。
 
 
  然後,手機又扭動起來。
 
 
  「喂、喂?」瞪了胡鬧的友人們一眼,円堂轉頭接通。
 
  /做啥第二通才接?剛剛那是被切掉的吧?\
 
  「沒有啦,小秋他們在鬧我。」他們約好這時間要通電話,所以不動才再撥。「吃飽了嗎?」
 
  /廢話,別像個老媽子一樣囉嗦。\雖然他的發言很不友善,語氣卻十分溫柔。/你還跟那些傢伙在一起啊。\
 
  「嗯,剛從餐廳離開,要回飯店了。」
 
  /吃真久。\
 
  「後來都在聊天啊,而且遇到意想不到的人,不動也認識喔。」
 
  /嗯--誰啊?\不動的語氣一點也不訝異,円堂是大名人、人脈又廣,在交流賽的球場附近碰到熟人不是稀奇的事。
 
  「円堂的外遇對象。」
 
 
  覺得円堂甜滋滋的幸福樣子很刺眼,一之瀨幼稚的插嘴。
 
  被突然插嘴的円堂一時忘記反應,結果不動立刻兇巴巴的"啊?"的吼來。
 
 
  「不是啦、不動認識的是優一--不對啦,我才沒有外遇,一之瀨亂講!」慌張地否認,心裡完全亂的。「確實京介和不動很像、但是還是不一樣啊,那個、這個……」結果出來的話語根本語無倫次。
 
  /你在說什麼啊,京介是誰?\
 
  「啊、京介是--」
 
  「小我們11歲的円堂的小情人。」
 
  「風丸!!」為什麼風丸也一起胡鬧啊,討厭!
 
  /喔--那就是11歲囉,小學生啊,那是犯罪吧。\
 
  「白癡,就跟你說不是了!」
 
 
  円堂被逗得快要抓狂,想拿手機砸兩個朋友,又急於跟不動解釋。卻因為心急而沒能組合完整的句子,支支吾吾的。
 
  偏偏不動又擺出你不說清楚就別回家了的態度,弄得円堂快哭了。
 
 
  --單純如他,絲毫沒發現不動是裝的。
 
 
  「嗚嗚……」
 
  「好了好了,你們別再欺負円堂君了,幼稚。」先心軟的是小秋,看不下去的走去拉一之瀨的嘴皮要他閉嘴,冬花也默契絕佳的牽制風丸。「不動君,明天円堂君還要比賽,還請你高抬貴手別鬧的他失眠。」
 
  /是是。\確實是過火了,可能會害他失常。/你慢慢說,京介是誰?我沒生氣,你要是真外遇那群傢伙才不會這樣起鬨。\
 
  「那剛剛做什麼兇巴巴的啦。」
 
  /好玩。\
 
  「……不跟你說了,哼。」雖然不動看不到,円堂還是嘟起嘴。
 
  /快說。\
 
  「才不要,誰叫你拿我尋開心。」
 
  /那我就真的把那個叫京介的傢伙視為問題人物,找出來修理一頓。\
 
  「欸、不行!你跟小孩子吃什麼醋啊!」
 
 
  円堂傻傻上鉤不是沒有原因,要說他身邊最有可能引起暴力問題的人,不動遠比原小混混老大的飛鷹要難控制。
 
  先不論他大學常和現在在國外的某兩人打架,之前還有過在雷門用拳腳制服對円堂不禮貌的不良隊員的紀錄。
 
 
  「……你記得劍城優一嗎?」戰敗的円堂用毫無起伏的聲音開口。
 
  /去年從雷門畢業的10號?\
 
  「嗯。京介是他的弟弟,很崇拜豪炎寺。他們兄弟倆一起來看我們比賽,剛才在餐廳碰到,聊了一下。」被鬧得很累,円堂平淡的說著,「京介的眼睛和你很像,個性給我的感覺也是,所以我稍微興奮了點,小秋他們就……」
 
 
  就是因為你想起我,才會搞得他們想起鬨吧。不動好笑的想著。
 
 
  /前因後果我懂了,那麼,那小子會和他哥一樣進雷門?\
 
  「嗯,後年……你可別去欺負人家喔。」
 
  /哼,我哪裡那麼幼稚。只是打算去好好指導一下,避免他和他的偶像一樣帶球技術超爛。\
 
  「豪炎寺的程度哪有超爛,只比你和鬼道差一點點啦。」
 
  /放屁。那傢伙比專攻守門員的你還爛。\
 
  「……算了。」
 
 
  不動肯定還在記仇大學聯賽時,豪炎寺漏球或被截球的事,因為每次出現那種失誤都會被對手大反攻。
 
  也有隊伍專攻豪炎寺的帶球失誤,讓不動和鬼道煩了四年。
 
 
  這點很謎的一直無法得到解決,即使豪炎寺再怎麼加重帶球練習。
 
 
  「不過我想京介不會像豪炎寺一樣極端啦。雖然他崇拜豪炎寺,他和你還是比較像,他應該可以像一之瀨一樣發展成全方位的選手,優一就是那樣。」
 
  「円堂君在這方面一向都很準,看來可以好好期待京介君進雷門後的表現了。」
 
  「小秋妳不是有個表弟後年也要進雷門?」一之瀨見過幾次。
 
  「天馬?聽阿姨說現在他還是技術很差喔,之前來考稻妻KFC也落選了,能不能上一軍都不曉得咧。」雖然是自己的表弟,小秋一點也不期待。
 
  「天馬……啊,我知道,之前有在河邊跟他踢過。那小子的話一定可以獲得久遠監督的肯定升上一軍的啦,只是需要時間和契機。」天馬的素質不差,只是還沒發揮出來。「--希望他能和京介成為好朋友。」
 
  「你怎麼父母心發言啊。」風丸好笑的拍他一下。
 
  「因為他和不動那麼像,要是交友狀況也……」
 
 
  円堂故意打住,其他人立刻會意,爆出笑聲,笑得東倒西歪。
 
 
  /円堂守,你就給我留在奈良和鹿一起吃仙貝去吧!\
 
  「啊、不要生氣啦。」円堂吃力地從笑聲擠出聲音。
 
 
  安撫討好裝可憐了好一陣子,電話那頭似乎才消一點氣。
 
 
  「考試加油喔,騎車小心。」他們已經抵達飯店,時間不早了。
 
  /你才別亂來,家裡有錄影。\
 
  「是是,趕快去休息吧。今天就別熬夜了,你一定可以通過的。」
 
  /精神打氣就免了,你的那一套我聽到耳朵都長繭了。\
 
  「唔、過分……」嘴上雖抱怨,円堂還是掛著幸福的笑容。
 
  /好好表現啊,這是那之後,你在職業球壇的處女賽。\
 
  「……嗯,我會努力的……爺現在隨時都看著我嘛。」円堂的聲音多了淡淡的悲傷。「也不能讓優一他們看到不像樣的表現啊。」
 
  /嗯,知道就好。\
 
  「晚安,不動。明天傍晚我上車再打給你喔。」
 
  /嗯,晚安。\
 
 
  切斷通話,円堂強忍想繼續聽不動的聲音的慾望。
 
  再聊,他就想回家撒嬌了。
 
 
  「円堂君,好了嗎?」
 
  「嗯。回去吧,好晚了,得趕快休息為明天做準備了呢!」
 
 
-TBC
 
=雜談=
  円堂的不動病沒救啦XDD才分開半天就犯相思wwwww
  應該有人發現前一章円堂才堅持不要不動送,為什麼還是不動載他去集合,很簡單w當然是不動強迫円堂囉wwwwww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05.29
*電腦稿完成:2014.06.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