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8808

    累積人氣

  • 29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稻妻]只要有你在(不円)<一>

 
  [稻妻]只要有你在(不円)<一>
  *811014
  *時間:大學畢業後。
 
 
  「不動,吃飯了。」
 
 
  用圍裙角把手擦乾,推開書房的門,円堂換著心愛的戀人。
 
  對方坐在木質的和室地板,戴著粗框的方形眼鏡,身邊散落一圈的紙張和書本。
 
 
  「你又把這裡搞得像龍捲風過境了,唉。」小心避開地上的障礙物,他走向遲遲沒有回應的他,彎下身。「不動!」
 
  「我聽到了,幫我拿一下紅色的那個資料夾。」不動向身後一比,円堂始終無法理解他為什麼要像蓋城堡一樣用資料把自己圍起來。
 
  「喏。」
 
  「餓了就先吃吧,我還要再一下。」快速翻動貼了很多照片的資料夾,不動另一手在筆記本上寫著円堂不懂的專有名詞。
 
 
  看不動認真的模樣,円堂沒有多想,小心撥開資料,一屁股坐到他身邊。
 
 
  「我等你,一起吃。」很想要靠到不動的肩頭上,但是又怕礙著他的作業,只好縮著脖子抱著腳,呈現小學生上體育課的姿勢。
 
  「不餓?」
 
  「嗯。我等你。」
 
 
  終於把視線從書面拔開,不動督了円堂一眼。
 
  手一輕輕使力,就把全身放鬆的他拉成距離零,讓他靠在自己身上。
 
  円堂勾起淺淺幸福的笑容。
 
 
  「給我十分鐘。」
 
  「嗯。」
 
 
  安靜地靠著,円堂感到無比的安心。
 
  果然,只要待在不動身邊,心情就會平靜下來。
 
 
 
 
  「明天是八點集合?」
 
  「嗯,在東京車站,應該中午就會到奈良。下午會練習,適應球場的特性,後天早上比賽。我和一之瀨他們明天晚上要一起吃飯。」
 
  「交流賽前和敵隊大將吃飯,你是想連情報一起交流啊。」
 
  「我哪會那麼沒腦袋,小秋、小冬和風丸也會一起去。」円堂吐了吐舌頭,繼續扒飯。
 
 
  大學畢業後,円堂如眾人所期望的進入職業球壇,入團不到一個月便成為年輕一代的中心,受到各方的注目。
 
  円堂簽約的隊伍是東京的大隊伍,主要球場距離円堂和不動同居的公寓搭電車只要兩站,離稻妻町也近,是円堂選擇該隊伍的最大原因。
 
 
  円堂入團時,風丸和幾名夥伴早在裏頭,還在攻讀運動醫學的冬花以隊醫的助理身分在此實習。
 
  多虧有他們在,円堂的入團很順利。
 
  曾為閃電日本的一員,大學足球也很活躍的不動同樣有收到該球隊的邀約,不過被不動推掉了,現在的他在準備糕點師的考試,好巧不巧考試日程……
 
 
  「明天早上的話……」
 
  「不用送我啦。行李又不多,只有兩天一夜。後天下午你就要考試了耶。」
 
 
  考試日程正好撞上円堂要出場的日美青年交流賽,是円堂最怨念的,過去不動考試時円堂都會去現場看,特別這次考試非常重要,不動從半年前就開始準備了。
 
  相同的,不動也想去現場看円堂比賽,這場比賽隊上有一之瀨在的美國隊,兩隊都不是國家代表隊級別的,卻受到很多關注。
 
 
  「我七點就要出門了,那時間不動還是好好睡覺啦。你最近都睡眠不足啊。」為了考試,円堂知道不動常在讓他睡下後繼續看書、畫設計圖。非專科出身的不動必須下很多功夫才可能通過測驗。
 
  「但是……」
 
  「唉唷,不動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可以自己去東京車站的。」漾開笑容,要讓不動安心。「比起來,你才讓我擔心咧,不要我不在家就忘記吃飯啊,我做了馬鈴薯燉肉和涼拌青菜,要是我回來看你沒吃完我就做番茄全餐灌進你胃裡。」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円堂的手藝已經和不動一樣好。
 
  和過去夥伴聚餐時,不動常被調侃是幸福的傢伙,尤其不動現在沒有工作,又全心全意在準備考試。
 
  遠在地球另一端、對円堂過度保護的某兩人都說他根本給円堂養,心疼円堂要工作又要忙家務。
 
 
  當然不動沒有搭哩,夥伴們也只是胡鬧,沒有惡意。
 
 
  「但是你最近……」
 
  「都說沒問題了。你被鬼道傳染神經質囉?」佯裝生氣的嘟起嘴。「沒問題啦,只是在外面過一夜,有風丸他們在。我後天就回來了。相信我,你專心準備考試重要,吶。」
 
 
  円堂不是不能理解不動的擔心,但是影響不動的考試是他最不願意的。
 
 
  「只是讓我自己去搭個車,你也太緊張了,我又不是三歲小孩。」
 
  「……也是,好吧。真是固執的傢伙。」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哼。」算了,他自有方法。
 
 
  撇頭不看円堂勝利的表情,不動的視線落在飯廳掛著的月曆上。
 
 
  「對了,我記得你這個交流賽後有一周的休息吧?」
 
  「有啊,怎麼?」
 
  「你回來以後,我們去哪裡玩吧。」
 
  「嗯?」
 
 
 
 
  「喔--不動君主動說要去玩啊。」
 
  「嗯,我們好久沒出遠門了。」向服務生點完餐後,円堂拿出手機,打起簡訊。「我在吃飯了,你也快點吃喔……傳送。」
 
  「傳給不動君?」冬花湊到円堂身邊偷看,円堂點點頭。「特地叫他吃飯?」
 
  「嘛,他為了明天的考試,這陣子我不在家的時候都沒好好吃飯,所以才……我都得喊半天他才會從房間出來呢。」手機傳來震動,看到手機裡的字他忍不住笑出來。「好樣的,竟然嫌我吵。」
 
 
  不動肯定是回傳了"吵死了,我在吃了。"之類的句子,因為円堂滿意的收起手機。
 
  兩人的甜蜜蜜一目瞭然。
 
 
  「那,你們打算去哪裡?」一之瀨對不動一點也不熟,當初聽說他們在交往還覺得非常不妥,畢竟不動有真帝國學園的背景,但是三年來朋友們都說他們很順利,也就接受了。
 
  「我說想去愛媛,被他翻白眼。」
 
  「愛媛……啊,是碰到真帝國學園的地方。」難怪他會翻白眼,那是不動死也不想回想起的黑歷史啊。
 
  「真是的,他想太多。我只是想去那邊泡溫泉。」嘟起嘴,「就算那時候的狀況不太好……也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嘛。」
 
  「說起來,當時第一個和不動講話的就是円堂吧。」
 
  「嗯,他故意在閃電大篷車旁邊盤球。」
 
 
  那時,誰也沒料到円堂會和不動交往,鬼道甚至對他恨之入骨。
 
 
  「那後來呢,你們決定去哪?」
 
  「可能換往東北去吧,嘛,其實只要能好好休息我就滿足了。」大大的伸了個懶腰。「之後我們大概就更沒機會一起出去了,聯賽下個月要開打,不動還可能去德國。」
 
  「「德國!?」」
 
  「嗯,豪炎寺所屬的聯盟有一支隊伍來了聯絡……上上個月的事吧,只是那時不動準備畢業和這次的考試忙得焦頭爛額,就推掉了。不過對方好像很中意不動,跟我說他有改變心意的話隨時跟那邊聯絡。」當時和對方打照面的就是円堂。
 
  「哇喔,好厲害,德國的足球很強呢,如果不動也去,我們閃電日本就有第四個人進軍歐洲了!」願意等啊,看來不動備受期待呢。
 
  「艾德卡在地英國隊伍不也向風丸君發出邀請了?」冬花笑著點出,覺得昔日的夥伴都好厲害,靠著自己的力量得到世界的認同。
 
  「是啊,不過我暫時是想留在日本。」
 
 
  正確來說,是待在円堂身邊,円堂是他的足球原點。
 
  和円堂親暱的豪炎寺去了德國、鬼道去了義大利的現在,多一個人也好,希望能留在決定在日本紮根的円堂身邊。
 
 
  因為,現在的円堂令人極度放心不下。
 
 
  「円堂呢?如果不動要去德國,你要怎麼辦?」一之瀨向正在和肉排奮戰而停止說話的円堂拋出問題。
 
  「嗯?當然是--」
 
  「啊咧、是円堂守耶!」
 
  「喂、京介,這樣很失禮!」
 
 
  打斷對話的可愛童聲讓円堂轉頭,說話的是一對兄弟,較年幼的那個興奮得又叫又跳,他的哥哥努力地制止他。
 
  哥哥的臉孔円堂並不陌生。
 
 
  「劍城?」招招手。「這不是劍城嗎?好久不見!有一年了吧。」
 
  「是的,從我從雷門畢業後就沒見過了。」摀住弟弟吵人的嘴,少年點點頭,「円堂前輩從大學畢業了呢。」
 
  「是啊,好快喔,第一次見到你時我也才大一。你弟弟?」
 
  「是,他是京介,後年會進雷門。」他這才放開弟弟,叫他打招呼。
 
  「我是劍城京介!夢想是要成為和豪炎寺一樣的王牌前鋒!!」
 
 
  小小的京介活潑的不得了,比兄長要更明亮的琥珀色眼睛閃閃發亮,那是對夢想充滿憧憬的眼神。
 
 
  「這樣啊,和你哥哥以前一樣呢,要加油喔。」拍拍京介的頭,他欣喜的紅了小臉,綻放笑容,有精神的回答好。「啊,還要多交朋友。」
 
 
  他的眼角,讓円堂想起某人,忍不住補上一句。
 
  不意外聽到身後的夥伴噗嗤的笑出來,他們大概也看出京介的某種既視感。
 
  京介不是很懂,還是乖巧的點點頭。
 
 
  「円堂。」風丸邊掩著嘴角邊搭上円堂的肩,示意他介紹。
 
  「啊,他是劍城優一,劍……優一他去年剛從雷門畢業,是十號兼王牌射手喔。」円堂的表情十分得意,好像優一的優秀是他的功勞。
 
 
  聽到全名,風丸總算想起來了,雷門去年才又完成一次三連霸,之前的稱霸止步於五年前虎丸畢業,那時是最高紀錄的四連霸。
 
  而三連霸的中心就是優一,優一還曾經上過雜誌訪談,和大學時期老往雷門跑的円堂熟也是正常的。
 
 
  「我記得優一畢業時,已經把目標改成超越豪炎寺了吧。」
 
  「是的,多虧不動前輩提點。」
 
  「他也認識不動?」不太好吧?他的劣根性會汙染雷門重要的幼苗吧?
 
  「因為不動會跟我回雷門啊。」
 
 
  四年級前,只要放假、不動又沒打工時,円堂就會發他去雷門,和孩子們一起練習。
 
  不動要工作時,円堂還是會自己去,不動下班再去把人拎回家,那時也會接觸到。
 
 
  「他們接觸不動還比豪炎寺他們頻繁喔,不過他常在樹下偷懶。」円堂一臉無奈。「啊,他還很受女孩子們歡迎,因為他手藝好、嘴上雖然會抱怨但是又會幫她們搬東西。」
 
  「喔--」
 
  「不動前輩今天沒跟円堂前輩在一起嗎?」
 
  「他有事留在東京,優一你們怎麼在這?」
 
  「看比賽!」京介開心的歡呼。
 
  「特地來看我們比賽嗎?」
 
  「是的,畢竟是前輩的出道賽,我的同期和過去幾屆的前輩們也都有來喔。」円堂前輩是雷門足球社所有人的憧憬啊。
 
  「這樣啊,唔啊,大家都還好嗎,我四年級就沒什麼回去了,找時間再去雷門看看吧。」也要和畢業生聚一聚,下次鬼道他們回國辦個聚會好了。
 
  「到時候請務必通知我們啊,大家都好想見你。」
 
 
  優一相信只要円堂說一聲,分散在各個高中的畢業生都會出席的,因為円堂真的帶給他們很多回憶。
 
 
  「哥哥,我想跟円堂守拍照。」扯扯優一的衣角,不滿大哥與円堂一直說著他還無法涉足的領域,京介插嘴撒嬌。「這樣就可以跟我隊友炫耀了!」直率的發言令優一立刻綠了臉。
 
  「京介、就說你這樣很沒禮貌!」
 
  「沒關係啦,優一,說過不用對我那麼客氣的。」制止優一教訓弟弟,他直覺平時優一一定相當寵這個弟弟,要是因為自己讓年幼的京介心理受創就不好了。「可以喔,京介,來拍吧。」
 
 
  円堂笑著起身,把自己的手機解鎖交給風丸,示意優一也一起拍。
 
  受寵若驚的優一急忙拿出相機,在兩張記憶卡留下劍城兄弟與円堂的合影。
 
 
-TBC
 
=雜談=
  接下來要進入期末考、巡迴音樂會,然後就是暑假了,我會盡量在這學期把他更完,因為暑假照慣例(?)很難維持更新(還敢說
 
  好久不見的豪鬼不円家庭,想出本可是就是寫不完(YAY)
  這篇大概會很長,円堂究竟在不安什麼,下一章就會提到一個角,目前手稿已經突破一萬,正在向一萬五逼進了[抖]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05.28
*電腦稿完成:2014.06.0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