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火影]By My Side(佐鳴)

 
  [火影]By My Side(佐鳴)
 
 
  醒來,一時還因為低血壓而無法集中意識,坐起身感覺到體內令人害羞的深處傳來陣陣的痠痛,但是無法想起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環視房間,不是住了十六年的熟悉小髒窩,而是有全新家具擺設的乾淨木造房,陽光從大開的窗戶撒入、非常的舒服。
 
  離床鋪不遠的茶几上放著幾個相框,相片內黑色的身影才讓鳴人漸漸想起自己究竟身處何處,但是又歪了歪頭,狐疑的左顧右看。
 
 
  那傢伙不在。
 
 
  「作夢嗎?」不安的環住自己的身子,鳴人垂下眼簾,寶藍的雙眼蒙上黯淡。
 
  「鳴人?醒了?」
 
 
  打斷鳴人不安的是富有磁性的男聲,推門而入的他和茶几上的相片的主角一模一樣,鳴人愣愣地看著他走近,坐在床邊。
 
 
  「怎麼,睡迷糊了嗎?」併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佐助好笑的戳向他難得裸露的額頭,鳴人吃痛的往後縮。
 
  「嗚、佐助?」
 
  「嗯。」啊啊,又是這樣嗎?
 
 
  佐助拉起鳴人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湊近他,將兩人的額頭拉到零距離。
 
 
  「我在這。」嘴型清楚的慢慢說,佐助揚起溫柔的笑容。
 
  「你、……在這……」愣愣的複述佐助的話,鳴人好一會兒才安心地笑出來,握住佐助的手。「你在這。」
 
  「嗯,我在你身邊,哪裡都沒去。」
 
 
 
 
  「今天打算做什麼?」把早餐放到桌上,佐助坐到他對面。
 
 
  大戰結束已經過了一個月,回到村子裡的佐助,因為他對戰爭有功、外加鳴人的努力,好不容易才受到昔日夥伴接受。
 
  至於作為叛忍的處分,綱手沒有給他們下文,只命令佐助必須待在鳴人視線內。
 
 
  戰後一個月,村子已經恢復最低限度的機能運作,大部分的忍者都回到工作崗位,唯有鳴人被綱手以在戰爭中元氣大傷,被迫進入禁止接任務的靜養狀態。
 
  事實上依舊擁有九尾之力的鳴人早在兩周前完全康復,個性靜不下來的他幾乎每天都拉著佐助在村裡到處跑,最常去的是忍者學校。
 
 
  「我今天想要去鳴人大橋。」營養滿分的三明治讓鳴人食指大動,不過他知道同居人目前手藝還沒這麼好,大概是小櫻或雛田送來的。「我開動了。」
 
  「鳴人大橋?」
 
  「可以吧?又不遠。」以他們現在的能力,一天來回絕對不成問題。
 
  「可以是可以。為什麼是那裡?」
 
  「從它建好後就沒去過啦。那裡是……我們第一次出大任務的地方啊。」聲音充滿懷念的氣氛,鳴人把玩著手中的三明治。「佐助記得吧?我們都是在那裡第一次釋放出自己的力量的……」
 
  「啊啊。」是啊,九尾之力的初次覺醒和寫輪眼的發動,都是因為與白的死鬥。「不過要出村的話,就要跟第五代報備一聲了。」
 
  「……嗯。」盯著自然說著得去報告的佐助,鳴人覺得有說不出的違和感,有佐助顧著自己的事,好像做夢一樣。
 
  「喂,怎麼發起呆了。」伸手拿取一個三明治,佐助發現鳴人呈現呆滯狀態,在他面前搖搖手。「手上那個趕快吃,餡要掉出來了。」
 
  「啊、喔。」這才手忙腳亂把食物塞進嘴裡。「明明已經一個月了,還是覺得好像不真實喔。」
 
  「嗯?」
 
  「我可以坐過去嗎?」指向佐助旁邊的空位,鳴人有些扭捏的說。
 
  「呵。」輕笑一聲,佐助不答,而是自己移動到鳴人旁邊的位子。「還是不習慣?」
 
  「嗯。」誠實的點點頭,這個對話每天都會出現幾次,鳴人的發言始終如一。「木葉恢復和平,佐助也回到村子,還和我一起住,嘿嘿,真的好像在作夢……」
 
 
  露出傻里傻氣的笑容,他邊搔搔遺傳父親的金色頭髮,這才是漩渦鳴人最真實的模樣,這樣的他難以讓人聯想到在戰場上威風凜凜的木葉英雄。
 
 
  「這是現實吧,佐助?」
 
 
  佐助輕輕嘆了一口氣,往他的嘴裡再塞一塊三明治。
 
 
  這是自己當初背叛他,給鳴人留下最大的麻煩。
 
  他知道,鳴人至今都還是不安,即使自己已經和他同住、同床、甚至發展成不能公開的關係,鳴人曾經失去自己的傷痛依舊烙印在他心底,使得他時不時會質疑這個現實。
 
 
  「該不會我是中了斑的無限月讀吧。」
 
 
  三年的分開,造成的後遺症不容小覷。
 
  鳴人常在半夜醒來,確認佐助是否在身邊。
 
 
  綱手說這算是心病了,沒人能斷定鳴人何時可以脫離。
 
  但是,讓佐助伴隨左右,絕對是必要條件。
 
 
  「超級大白癡。」那麼,他會負起責任,讓鳴人不再不安。「不管要我說幾次都行,這不是夢,不是幻術,我就在這,在你身邊。」
 
 
-END
 
=雜談=
  容我在這打住YAY第一次寫佐鳴,我發現我對這對的愛還是很深,而且很心疼鳴人[哭]所以在他不安的部分努力著墨了w
  可是無法順利寫出想寫的東西[抹臉]寫得頗混亂。
 
  標題是ED20的曲名,最近突然想到的把它的OPED都找來聽,特別喜歡這首。
  雖然不曉得佐助究竟想怎樣(指連載,我還是想期待他從鳴人手中接下護額的那一刻,最好讓鳴人幫他綁(欸
  他們倆現在住的地方,我是設定成木葉在長門大肆破壞後重建的鳴人的新家,我是記得幾乎整個木葉被夷平了,可是不記得有沒有提到鳴人後來的房間格局,所以就自創了。
 
  第一次的佐鳴,不小心讓鳴人太愛撒嬌了wwwwww還有佐助太溫柔了[抖]未來有機會再寫還會重抓角色的感覺。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無筆稿
*電腦稿完成:2014.06.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