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65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十一>(洛円)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十一>(洛円)
 
 
  「喔--所以你那天以後都住在洛可可家啊。」
 
  「嗯,今天剛好滿一個禮拜。」感覺時間過得很快,被關在冰櫃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要好好感謝洛可可了。」
 
  「嗯?」
 
  「因為多虧有他照顧,小守你才能這麼快康復啊。」喬大手一攬,勾住円堂的脖子。「今天進教室看到你我超開心的!」
 
  「嘿嘿,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勾著脖子很難走,喬一下就放開了。
 
  今天喬沒有練習,便在下課後帶著葛蕾絲、史丹,以及幾個隊友前往X,他們訂了包廂,要分析資料。
 
 
  「只不過你也好得太快了,禮拜二你的聲音還破得要命。」
 
  「朋友說,我是那種狀況一穩定就會快速復原的體質。不過也多虧藥有效、還有託洛可可一天到晚叫我睡覺休息的福吧。」不過也不常生病,所以一病倒鬼道他們就會很焦急。
 
  「可是你的手指還是纏著繃帶。」
 
  「洛可可硬要我包的,凍傷的指尖其實好的差不多了。」大概是考量到我是守門員,想要保護我的指頭。
 
 
  明明我已經四年沒摸球了,更沒踏上球場過。
 
  洛可可真是的,和鬼道他們一樣在這方面都很神經質……
 
 
  「對了、小守,既然你住洛可可家的話,應該有見過他的女人吧!」加入話題的是選修和円堂同節的,三年級的足球隊隊長。
 
  「咦、女人?」
 
  「啊啊,來了,希爾頓隊長的八卦體質。」葛蕾絲其實是隊伍的經理,露出嫌棄的表情。
 
  「我這叫打聽情報。」
 
  「我感覺不出這情報有什麼意義。」
 
  「怎麼,你們不好奇嗎?」無視葛蕾絲的吐槽,希爾頓繼續說。「洛可可他有錢有閒又有名,我卻沒見過他有特別和哪名女性很親近耶,明明足球隊的前輩們都說洛可可很會玩的,男女通吃、對象一個換過一個。」
 
  「啊啊,我也知道。」史丹附和。
 
 
  円堂並不知道,洛可可過去是這個地區的名人,他是足球界的明星,剛退居幕後的兩年內都還大有人氣。
 
  三年前他來到義大利接手X時,他常到隔壁大學和擔任監督的戴蒙尼歐切磋,也與那邊的隊員混的熟。偶爾戴蒙尼歐會請他指導守門員,與洛可可一同來到小巨人也以那裏為據點活動。
 
  直到這一年,洛可可買下了一塊空地讓自己人自由使用後,他們才不再進出學校,X的生意也在這一年扶搖直上,洛可可更是常常四處跑,一年級的隊員若不是前輩們點出,不知道X裡的員工是十年前聞名全世界的小巨人隊所組成的,不在少數。
 
 
  「洛可可也到適婚年齡啦,現在沒有對象嗎?」
 
  「我不知道耶,沒見過。」歪了歪頭。「不過他確實很受歡迎,特別是女客人很喜歡繞著他找他聊天,就算店裡很忙他也會站一個位子坐在那裡……」
 
  「小守你在偷罵他擋路啊。」
 
  「欸?沒有啊。」無辜的搖頭,他只是闡述事實啦。
 
  「但是洛可可的話,有一兩個對象也不奇怪吧?這麼受歡迎的話……連小守都被他迷得神魂顛倒。」
 
  「唔唔、我哪有。」
 
  「啊啦,我記得班上有個人在秋天剛到時總會三天兩頭就說一句店長好帥呢。」
 
  「我也記得!」
 
  「喔喔!原來不只我聽過嘛!」
 
  「沒有三天兩頭吧!」焦急的插嘴想阻止他們大合唱,不料……
 
  「對喔,是每天,抱歉。」
 
  「「嗯嗯!」」
 
  「哪有!!」
 
 
  沒想到所有人都附和的點頭,円堂紅著臉大叫,完全沒料到話題會轉到自己身上。
 
  該死的,他真的有這麼常說嗎!竟然所有人都有聽過!
 
 
  「唔唔我對洛可可的評價不重要啦!」在臉上抹一把,円堂把視線飄開,心想必須把話題倒回正題。「其實我也不能斷定洛可可有沒有交往對象,畢竟我又不是一天到晚和他在一起……他和客人也都是保持一定距離在聊天。」
 
  「說的也是。」喔喔,看的真仔細。
 
  「不過……他真的以前換過很多對象嗎?」雖然聽X的大家說過他是怪人,不會真的那麼差勁吧?
 
  「根據我所聽到的,」希爾頓伸出食指中指和無名指,「以前最高紀錄是三天換一個。」
 
  「……」
 
 
  這數字對於円堂的保守日本人天性,完全是無法接受之範圍。
 
 
  太荒唐了,又不是換衣服。
 
 
  「他好像也有砲友之類的吧,不限男女。」
 
  「砲、砲友?」
 
  「就是只有性沒有愛的對象。」
 
  「……」
 
  「怎麼,小守,破壞你對親親帥哥店長的美好印象了?」
 
  「……沒有。」円堂的聲音完全死了。「實際見到洛可可前,我就聽過他不少壞話。」還是在當天聽到的。
 
 
  只是沒想到,他在感情生活上曾是那麼的……
 
 
  「嘛,至少現在洛可可看起來很老實,是小守最愛的溫柔帥哥店長啊。」安慰的拍拍円堂的頭,円堂這回沒有大叫只有臉紅。
 
  「而且就隊長的發言,洛可可應該有兩年沒有亂七八糟了吧。」希爾頓的發言充滿"聽說"。
 
  「我不保證喔--我又不常到X,練習多的要死!」
 
  「希爾頓,別再打擊小守了。」葛蕾絲同情的看著垂頭喪氣的円堂。
 
 
  他們都知道,洛可可在円堂心中的地位。
 
  X已經近在眼前了,他們可不想影響円堂上班的情緒,會被殺掉的。
 
 
  「……唔--不干我的事啦洛可可的感情生活什麼的!!!!」円堂自暴自棄的踏著重重的步伐向前衝,「我沒看到所以洛可可依舊只是我心目中的帥氣店長!!!!」
 
  「啊啊,小守,冷靜點!」
 
 
  他們笑著追上円堂的腳步。
 
 
  「下午好--」強逼自己揚起精神奕奕的聲音,円堂邊推門邊打招呼。
 
 
  下意識的,他把視線對焦到吧檯前的位子,尋找熟悉的身影。
 
  --然後,他就像被下了咒般全身定住。
 
 
  視線的落點有洛可可和一個金髮女子。
 
  洛可可身邊有女孩子不稀奇,不如說他身旁沒有人才奇怪。
 
 
  只是……
 
 
  円堂記得,認識他兩個月了,這是頭一次碰到洛可可在他進門時沒有理他,就算再忙他也會應個聲的。
 
  他站在那個女孩的身後,靠得很近,遠遠目測覺得那距離幾乎是貼著她,甚至可能抱著她。
 
 
  「小守?怎麼了?」
 
  「……」
 
 
  沒有回應喬,円堂往店裡走。
 
  然後,他在洛可可身後一公尺處站定。
 
 
  眼前的兩人用義大利語咬耳朵,絲毫沒注意到円堂的到來似。
 
  不知怎麼的,円堂覺得自己不太對勁。
 
  尤其在剛才的話題後見到洛可可和女孩子親暱的畫面,心裡有莫名的……煩躁?
 
 
  「啊,小守,下午好……怎麼站在那?」威帝一出聲搭話就發現円堂不對勁。
 
  「守?」洛可可聽到也轉頭。
 
 
  結果映入眼簾的是看臭酸廚餘的表情。
 
 
  「怎、怎麼了?」
 
  「……下午好,我去準備。」話不是對洛可可而是對威帝,円堂甩頭往後場走。
 
  「喂、守?慢著、你是怎麼了!」洛可可急忙跟過去。
 
  「沒事,不要跟來。」
 
  「你在鬧什麼彆扭啊。」
 
  「沒有鬧彆扭!」
 
 
  兩人吵吵鬧鬧的進了工作區域,円堂的反應令其他大男生們一頭霧水。
 
 
  「洛可可、唉唷。」坐在吧檯的女孩呼了口氣。
 
  「休息一下吧,露雪,妳畫了一個下午了。」高修遞了一杯奶茶過來。
 
  「謝謝你。」接下,名叫露雪的女孩微笑,「那個孩子就是……?」
 
  「嗯,就是他。」
 
  「喔--」露雪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難怪你們會說最好在四點前跟洛可可討論好。」
 
  「很有趣吧,那樣的洛可可。」威帝拿來一塊蛋糕,顯然他們與露雪非常熟。「連我們都無法讓他那樣。」
 
  「可是這下就傷腦筋了,還沒決定耶。」
 
  「只好等等把小守弄出他的視線範圍再說啦。」高修消極地說,這時他終於注意到站在那良久的喬等人。「喔呀,你們是?」
 
  「小守的同學,我們有預約包廂。」
 
  「喔,對對,龍--」
 
  「來了,請往這邊走。」龍朝二樓樓梯比了個"請"的手勢。
 
 
  喬他們上樓時,還聽得到洛可可從後場傳來的聲音。
 
  露雪綠寶石般的雙瞳骨碌碌地轉了一圈後,她突然想到什麼的笑了。
 
 
  「啊啊,那個孩子該不會……」
 
 
  不過五分鐘,穿好圍裙的円堂回到店內,洛可可依舊跟在他後面,還在打探円堂詭異反應的起因。
 
  円堂還是不理他。
 
 
  「守、喂!」被抗拒得有些火大,洛可可大呼一口氣後一把抱住他。
 
  「做、做什麼啦!」不只是態度、円堂也是第一次這樣對洛可可說話。
 
  「你生氣的原因我回家再跟你算,先過來,嘿咻!」硬是抱著円堂坐到露雪身邊的位子,由於椅子面積有限,洛可可乾脆讓円堂坐在自己腿上。
 
  「洛可可?!」
 
  「好吵,噓--」把食指壓在円堂嘴上,怕咬傷他的円堂立刻乖乖閉嘴。「你看一下這些圖,選出你最喜歡的。」
 
 
  十足十的溫柔哄騙語氣,扣在腰上強而有力的手卻透露出不容反抗的強硬。
 
  拿他沒辦法,円堂只好定睛在桌上的東西。
 
 
  眼前有幾張圖,是衣服的設計圖,看起來是手繪的,上了漂亮的顏色。
 
  就樣式來看,應該是服務生的服裝。
 
 
  「……這個。」不消幾秒,円堂指向裏頭最簡約的樣式,白色底黑色背心的標準樣子、頸部繫著領結,唯一稱不上簡約的就是燕尾服規格的下襬。
 
  「果然,我就知道守會喜歡這個。」洛可可開心的把下巴壓在円堂的左肩上。
 
  「咦--為什麼呢?我覺得這件比較帥啦。」露雪指向另一張,看起來華麗得不符合小餐館用的服裝。「這是現在時尚最流行的服飾唷,在酒店之類的地方可是很熱門的。」
 
  「對不起,我沒去過……」
 
  「哈哈,先不說守法的守在二十歲前不會主動沾酒,那種地方守更是不可能自己去的啊!」日本人要到20歲才能喝酒。
 
  「唔--那為什麼選這張呢?我想知道原因。」這是作為復古的選擇,露雪解釋這是十年前流行的經典樣式。
 
  「嗯……怎麼說呢……」
 
 
  簡單來說就是喜歡,看到第一眼就有被雷打到的感覺。
 
  就像第一次見到祖父的筆記一樣。
 
  就像閃電落到頭頂般震撼。
 
 
  咦?
 
 
  「我看看--哇喔、好懷念!」過來湊熱鬧的高修驚呼。
 
  「好懷念?」
 
  「這是我們那時候流行的嘛,10年前,還成了小--唔!」滔滔不絕的高修冷不防的被威帝肘擊。
 
  「對對、就是懷念!」沒有注意到兩人奇怪的互動,円堂轉頭看抱著自己的洛可可。「我小時候在電視上看過洛可可穿……唔、痛!」
 
  「守!?」円堂突然的發言令洛可可感覺心漏了一拍,但是那股騷動感立刻被円堂吃痛抱住頭的舉動蓋過。
 
 
  豪炎寺曾說過,円堂14歲時因為高燒出現了記憶障礙。
 
  顯然範圍百分之百涵蓋洛可可在円堂記憶中的所有區塊。
 
 
  「唔唔…… 」痛苦的呻吟,若非洛可可緊緊抱住円堂恐怕會從椅子上摔下去,他的呼吸變得急促。
 
  「守、守!還好嗎?怎麼了!」焦急地喊著,洛可可看向威帝,「叫醫生,快!」
 
  「不、不用……」大口大口喘,円堂握住洛可可的手。「沒事、不要緊……」
 
  「你看起來不是沒事啊!」
 
  「洛可可,別在他耳邊大叫。」麥基奇的語氣說著"你冷靜點"。
 
  「呃、對不起。」
 
  「沒事……電話放下吧,威帝。」円堂虛弱的說著,「真的不要緊……誰幫我拿一下我的背包。」
 
  「馬上來。」從廚房探頭的多拉葛立刻把東西拎了過來。
 
 
  円堂從最前面的格子拿出一個紙袋,裡頭有一包包的藥品。
 
  接過高修機靈遞來的水,他撕開一包,吃下。
 
 
  大概過了三分鐘,円堂慘白的臉才有了血色。
 
 
  「守?」試探的一喚。
 
  「嗯,抱歉。嚇到你們了,這是老毛病。」原本因為痛楚而縮成一團的円堂慢慢放鬆身體。「吃過藥就沒事了。」
 
  「真的嗎?你的臉色還是好糟。躺一下比較好吧?」露雪拿出手帕,擦了擦他冒了冷汗的小臉。
 
  「不用,謝謝妳……」頭痛的感覺已經消退了。「這件衣服真的很棒喔,我小時候就好想穿一次呢……」
 
  「……謝謝你。」雖然擔心,她還是收回手,心想既然洛可可抱著她就不用多事了。「對了,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是露雪,露雪˙阿德納。」
 
  「呃,我是守,請多指教。」阿德納……嗯?阿德納?「妳是…費狄歐的妹妹?」
 
  「是堂妹。露雪去年剛從你的大學畢業,畢業後就去法國研習了,上星期剛回來。」
 
 
  洛可可邊說邊偷偷改變円堂的姿勢,並不著痕跡的探向他的右手腕,把手指壓在那可怕的燒傷疤痕上測量脈搏。
 
  頻率緩了下來,應該是藥生效了。
 
 
  洛可可決定回去要問豪炎寺円堂吃的是什麼藥,以及過去發作時的狀況。
 
 
  「費狄歐受你照顧了,我從他那聽說你很多的事,一直想見見你。」
 
  「這樣啊,很高興認識妳。」
 
  「我先聲明,我和洛可可什--麼也沒有喔,只是認識了好幾年,他又是費狄歐的朋友,大學受到他們一家很多照顧。」露雪突然意義不明的發言讓眾人一頭霧水,包括說話對象的円堂。
 
 
  但是很奇怪,雖然腦子裡不懂,円堂卻覺得心裡有某個地方鬆了一口氣。
 
 
  「等費狄歐回來,我再去你們家拜訪吧。我家也在弗路明涅,離費狄歐家很近喔。」
 
  「該不會……在費狄歐的老家附近?」
 
  「正解,就在對面而已。」露雪笑了笑,「聽阿姨說,自從你住到費狄歐家後,他就沒再拿東西回家給阿姨洗,也不常回家吃飯了。你幫他做了很多家事吧?」
 
  「嘿嘿,畢竟我是白住的啊。」
 
  「守根本就工作狂,在我家,他也搶著做家事。之前要他絕對靜養的時候,如果沒有盯緊,他就會給我溜下床。」洛可可的語氣又是無奈又是寵溺。
 
  「唉唷,那是上禮拜的事了好嗎。」
 
 
  円堂鼓著嘴反對的樣子惹人憐愛,其他人都笑了,稍早他的不適就像很久之前的事。
 
  從二樓拿訂單下來的喬見到這一幕,覺得好笑。
 
  龍注意到喬,走過來跟他收單子,發現他的笑容有些微妙。
 
 
  「你叫做……喬,對吧?那個給我吧。」
 
  「喔,麻煩了。剛才發生什麼事了嗎?洛可可的聲音都傳到二樓的包廂了。」
 
  「小守出了點狀況,不過已經沒事了,你剛才看著小守在笑什麼?」
 
  「啊,沒什麼。」搖搖頭,只是看龍一臉好奇,喬躊躇了一會兒開口,「其實,我們剛才在路上討論了洛可可以前很會玩的事,隊上的前輩都這麼說。」
 
  「喔,他以前確實很荒唐。」
 
  「可是我們都沒見過,小守也說不知道。」
 
  「嗯。」他們上星期才調侃了洛可可沒對象。「所以?」
 
  「看到那景象,不會想到什麼嗎?」喬指著吧檯。
 
 
  洛可可抱著円堂,親暱的把身體壓向他,像隻大貓在撒嬌。
 
  円堂顧著跟露雪講話而任他抱著,似乎一點也不排斥那個樣子,洛可可突然說了什麼,便見円堂伸手拍了拍他的頭。
 
 
  「洛可可現在,最黏的就是小守了吧。」
 
 
-TBC
 
=雜談=
  嗯,今天,應該說是昨天北捷出了好大的事,大家都人心惶惶的|||||我是沒什麼感覺,不過還是提醒大家要小心喔。
  因為實在太累結果更新延遲了對不起[跪]
 
  円堂吃醋啦wwwww不過他還不懂自己在煩什麼,其他大男生也不懂,只有露雪知道w
  不要懷疑,露雪就是影山出錢醫治好眼睛的那個小女孩,在遊戲裡她是和費狄歐一起登場的,所以我想他們應該有些特別的關係,就乾脆放出來當堂妹了,費狄歐不做家事的設定請去見我唯一一篇的F円就能知道原因啦。
 
  洛可可是円堂的黏皮糖完全被公認啦XD最近為了整理時間軸我翻回去前面,才發現洛可可之前就黏他黏的不得了w現在更是當眾摟摟抱抱我的天啊wwww
 
  円堂差點想起來的回憶,是他四歲在小巨人獲得冠軍時看到的記者會畫面,大介和洛可可在螢幕上的身影令他憧憬,不過現在的他無法記起來。
  正巧,露雪用來畫円堂選擇的那套服裝的參考圖,就是洛可可參加記者會時的照片。
  至於衣服要用來做什麼,下回就會揭曉囉w
 
 
  下周27號的更新,八成會是家教,因為我兩篇在寫的稻妻都是絕對趕不上的YAY洛円還卡文|||||可能也會遲到,先跟大家說對不起了[土下座]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05.08
*電腦稿完成:2014.05.2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