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8809

    累積人氣

  • 3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十>(洛円)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十>(洛円)
 
 
  「那三個人是?」
 
  「兩個人是同班同學,手上有繃帶的是……學校球隊的守門員。」
 
 
  喬等人與円堂聊了半個鐘頭後,表示之後有的是時間聊、等円堂回學校再繼續,就把円堂送回洛可可身邊。大概是円堂咳個不停讓他們下決定的。
 
  他們離開不到半小時,洛可可就帶円堂回家了,他們現在在路上。
 
 
  「他們做了什麼?」洛可可的語氣有些兇狠。
 
  「嗯?」洛可可的臉好、好可怕……
 
  「那個叫喬的,一直跟你道歉不是嗎?」
 
  「你聽到啦……」
 
  「你一下困擾一下笑的……可是我聽不清楚你們在說什麼,威帝還礙事。」
 
  「……可以稍微散個步再回去嗎?回家我肯定會睏的沒辦法講。」洛可可提早帶他回家是對的,他現在覺得很累。
 
  「嗯。」牽起円堂的手,洛可可把目的地改成附近的社區公園。
 
 
  雖然已經是晚上九點的義大利,跟著洛可可走円堂無比安心。
 
  和洛可可並肩,円堂往他身邊挨。
 
  洛可可想起兒時円堂也很常這樣不好好走路,總往自己的方向貼……不,應該說是撞?
 
 
  做母親的溫子曾說,那是円堂撒嬌希望對方理他的表現。
 
  看來即使過了14年他這個習慣還是沒變。
 
 
  「上禮拜五,我出意外的那天,很不幸地被喬他們發現我是円堂守。」
 
  「……啊?」喬……是那個向守低頭的傢伙吧?
 
  「應該說,"在上屆FFI帶領日本隊拿下冠軍的閃電日本的円堂守"的身分,被發現了。」被洛可可牽著的手稍稍的使力了,不過円堂沒有自覺。「我並沒有刻意隱瞞,但是也不想讓人知道,畢竟我不踢球已經好久了。」
 
 
  鬼道他們回日本後,有傳郵件向円堂自首擅自把他的過去公開給洛可可和費狄歐,省去円堂自己解釋的麻煩。
 
  円堂對他們擅自的舉動沒有任何責難,只是覺得奇怪為什麼要告訴洛可可,費狄歐的話姑且算是他在義大利的監護人,給他知道倒是沒有問題。
 
 
  「我一直都不知道喬是學校足球隊的人,那天他們的守門員出意外時我正好在場,後來被他們隊上的人認出來,我嚇壞了,便從那裏逃走了……」
 
  「上星期五……我記得他們有比賽吧?」洛可可自然是聽戴蒙尼歐說的。
 
  「嗯,聽說是和美國來的隊伍進行交流賽。」
 
  「欸、可是你剛說他們的守門員……」
 
  「嗯,受傷了,替補的人也有傷,啊,認出我的就是他。」
 
 
  這不難理解,替補的守門員是二年級,只大円堂一屆肯定全程追當年的FFI,不可能不認識相同位置大放異彩的円堂。
 
 
  「我丟下陷入窘境的他們,逃走了……」像是在責備自己,円堂又說了一次,「我本來以為喬他們會生氣……他們是我在學校最好的朋友,他們幫了我好多……我卻在他們最需要我的時候轉身,他們跟我絕交都不奇怪……」
 
 
  那天進入社辦和他們一起等戴蒙尼歐時,円堂意外發現裏頭有不少熟面孔。
 
  二年級以上的他也有認識好幾個,全是在選修課有交集的人。
 
 
  「可是……你看這個。」
 
 
  走到路燈下,円堂從背包拿出一本相本,上頭有著歪七扭八的字,洛可可看了幾秒才認出是日文,寫著平假名。
 
 
  "円堂守認養計畫"
 
 
  翻開一看,有大約20頁,左邊一律放照片,多半是和円堂的合照,右邊則是科目名稱,下面有簽名和留言。
 
  似乎是有和円堂修同一門課的人各自認領了抄筆記、指導的工作,留言也是打氣,要他早日康復,不用擔心課業。
 
 
  最有趣的是,不管哪個人都有在最後加上平假名寫成的"加油"。
 
 
  「認養……你是小動物嗎。」
 
  「可能在他們眼中是吧,這些傢伙都高我至少10公分又比我壯啊。」
 
  「那是守太瘦小了,都18歲還不到170。」
 
  「要你管,咳咳。」
 
 
  甫聽到円堂的咳聲,洛可可立刻拿出保溫瓶,裏頭裝有高修特調的熱飲,倒進杯子給円堂喝,円堂心存感激的接下。
 
 
  「……喬說,他們不介意我那時的見死不救,反而很難過讓我難受了……他們……希望能補償我,所以昨天知道我病倒後,立刻做了這個。」
 
 
  『這大概是我們效率有史以來最高的一次吧,我們一個晚上就討論好要怎麼做,一沒課就去社辦趕工,今天能交給你真的是太好了。』
 
 
  「看來他們很寶貝你呢,和鬼道他們一樣。」這是守的特質吧,讓周遭的人很自然地為他著想。
 
  「……為什麼,願意這樣幫我呢……」
 
  「是朋友不是嗎?」
 
  「……啊。」円堂的眼睛瞪的大大的,隨即露出有些想哭的表情。「可是我……明明有能力……」
 
  「沒有人會狠心去傷害朋友的。」
 
 
  把円堂摟進懷裡,洛可可溫柔的拍著他的背。
 
 
  「他們,一定和你在日本的那群夥伴一樣,想成為你的支柱。」
 
  「……」
 
  「我們X的大家也是,都想支持總是認真的你。」
 
  「……」
 
  「而且,他們認識的朋友,並不是"閃電日本的円堂守",而是"各方面都很拚命的小守"啊。」
 
 
  維持相同的節奏拍著円堂的頭,洛可可仰望天空,漂亮的滿月高掛天空,想必明天會是大晴天。
 
  希望,懷裡悄悄弄濕自己胸口的孩子,能夠早日從長年的雨區走進陽光。
 
 
 
 
  「喔--所以你那天心不在焉的主因,也是他們囉?」
 
 
  円堂緩和情緒後,兩人踏上回家的路。
 
 
  「嗯,聽大家說我一副魂不附體的,我自己是沒什麼感覺……」出事前洛可可不在店裡,所以洛可可也沒見到傳說失魂的円堂。
 
  「還好你只是輕微凍傷加生病,不然他們會自責死吧。」說不定還會被滅口,至於是誰下手就無法鎖定了。
 
  「啊?洛可可明明是補最後臨門一腳的!」洛可可不但讓円堂心神不寧,更是讓冰庫門鎖上的兇手。
 
  「呃,這我沒忘啦。」
 
  「嘻嘻,開你玩笑啦。我不是說了你們都沒有錯嗎,是我自己疏忽才會被關,也多虧這次意外,被強迫休息,還能幸福的給洛可可照顧。」說著,円堂挽住洛可可的手。
 
  「……幸福嗎?住在我這?」
 
  「嗯!」用力點點頭,因為他依著洛可可的手,有點像在磨蹭,柔軟的髮絲弄的洛可可有些癢。
 
  「這樣啊,那就好。」進入大樓電梯,洛可可刷卡後按下樓層按鈕。
 
 
  偎在身旁的円堂愛睡的打起呵欠,他哭過就會愛睡的特質,顯然和洛可可記憶中的兒時的他無誤。
 
  勾起一抹寵溺的笑容,洛可可把空著的手插入口袋,碰到一枚硬質的東西。
 
 
  決定給他這個,是對的吧,大介?
 
 
  「洛可可?」邊揉著眼,円堂用有睡意的聲音喚道,想知道洛可可為何而笑。
 
  「沒事。」啊啊,這孩子等等會是什麼反應呢,如果很高興就好了。真期待。
 
  「……怪人。」
 
 
  "叮"的一聲,電梯門在目標樓層打開了。
 
 
  洛可可的住處在該樓層的最裏頭,聽說是他父母給他的,大的住下一個五人小家庭都綽綽有餘。
 
  他打拿出鑰匙打開玄關大門後,止住腳步。
 
 
  「洛可可?」
 
  「守,眼睛閉一下,手給我。」
 
  「呃、喔……」完全信任洛可可的円堂雖然困惑還是照做,跟著進屋,憑著記憶在正確的地方脫鞋--洛可可家是和式的裝潢,有木質地板。
 
 
  被洛可可牽著走,円堂聽到兩次開關門的聲音。
 
  正想問洛可可在搞什麼鬼時,得到了可以睜開眼睛的許可。
 
 
  睜開眼,是一個沒見過的空間,充滿了新家具的氣味。
 
  配置有看的到夜景的落地窗、簡易的衣櫃、全新的書桌,以及歐美成人尺寸的單人床。
 
 
  「洛可可,這裡是?」他們剛剛還在洛可可家門口吧?
 
  「你的房間。」
 
  「……咦?」
 
  「這幾天……我想了很多,怎麼樣才能讓你早日康復,讓你恢復到最好的狀態。再加上考慮到未來四年的事,給你一個房間是我想到的最佳方案。」
 
  「為什麼?」這還是不能解釋為什麼是房間。
 
  「你和我睡的時候,總會有些不自在吧?」拉著円堂到床邊坐下,以円堂的體型來說,床會有點大。「雖然我不介意跟你睡,想了想還是多準備張床比較好,讓你能選擇自己能最放鬆的地方休息。」
 
 
  因此,他緊急拜託認識的人,在円堂睡覺或是不在時把主臥室隔壁的這間小房間重新整理,補齊需要的東西。
 
 
  「另外,你是學生,有桌子才能好好念書。」
 
  「……」円堂還是一臉困惑,不懂洛可可為何特地這麼做。
 
  「……怎麼,那麼喜歡黏著我?在家捨不得跟我分開啊?」
 
  「呃、不是,那個…只是…為什麼?我只會在這住兩週,只是你的一個員工,為什麼要特地……」
 
  「沒有為什麼,只是我想這麼做而已。」回過神時,自己已經在熟睡的円堂身邊為円堂的新房間做規劃,看著他的睡臉做。「我覺得這主意很好啊,不只這兩週,你隨時都可以過來住,不論是費狄歐遠征的時候、和費狄歐吵架的時候、受不了費狄歐的時候、下班時太累不想回家的時候、隨便怎樣的行,想來,你就可以來。」
 
 
  洛可可將一只簡單包裝、掌心大小的紙袋放到円堂手中,示意他打開。
 
  拉下緞帶,倒出內容物。
 
 
  那是一把鑰匙,附有卡片和閃電樣式的鑰匙扣。
 
 
  「這是……」
 
  「這個家的鑰匙。」
 
  「!?」
 
  「我相信你會收下的,對吧?」
 
 
  把手交疊在円堂手上,洛可可望入他泫然欲泣的雙眼。
 
 
  「把這裡當作你的另一個家吧,守,我會對你說,你回來啦。」
  
 
-TBC
 
=雜談=
  因為報告+睡懶覺(被揍)所以延了一天的更新[抹臉]
  洛可可誘拐小孩嗄啊啊啊XDDDDD誰快來把這傢伙帶走!!!
  後面自己覺得超有告白氣氛的wwwww洛可可對於自己想把円堂鎖在身邊的行為完全沒自覺w他大概還認為自己是出於要守護"大介的孫子"而照顧他,可是如果只是那樣那他理應不會針對費狄歐wwww
  
  最近落了排球坑,不過還不到會創作的程度,另外因為合唱團忙起來了,可能會影響更新,對不起大家[跪]
  下一篇應該還是洛円,然後,應該會在這個月底前釋出下一篇的不円幸福家庭wwww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04.11
*電腦稿完成:2014.05.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