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九>(洛円)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九>(洛円)
 
 
  "叮鈴。"
 
 
  「歡迎光臨--」悶悶的聲音從店內傳出。
 
  「啊啦、小守!」進門的女客人一看到坐在吧檯的円堂,立刻略過龍的帶位,跑到他身邊。「好久不見,聽說你病倒了?」
 
  「啊哈哈,才兩天偷懶怎麼大家就這麼緊張。」帶著口罩的円堂聲音完全重感冒的狀態,露出來的小臉有些蒼白。
 
  「大家都很擔心啊。」肯定有很多人有相同的反應。
 
  「謝謝,只是重感冒而已啦。休息一陣子就好了。」円堂舉起手比向她後方,龍和她的朋友正等著。
 
  「等小守痊癒再跟他聊吧,他的聲音這麼吃力好可憐。」她的朋友過來拉她的手。
 
  「喔,好,要趕快好起來喔。」
 
 
  円堂點點頭,接受她們的好意不再開口,揮揮手道別。
 
 
  「小守,來,你的熱桔茶。」高修被膠帶至少一小時要幫円堂準備一杯富含維他命的飲料。
 
  「嗯,謝謝你。」拉下口罩,円堂小心捧起杯子吹涼,小口的喝。
 
  「真是的,就叫你不要喊"歡迎光臨"了嘛,大家都會跑過來找你講話不是嗎。」
 
  「嘿嘿……習慣了嘛。」幾乎是聽到門口的鈴鐺響他就會被制約喊出招呼語。
 
  「不要緊嗎?要不要去廚房?」麥基奇看円堂的臉色一直都沒有起色,很擔心。「真是的,洛可可那小子怎麼把你丟在這就不見人影,明明知道小守在這會不斷和客人聊天。」
 
  「沒問題。」搖搖頭表示他不想進去。「洛可可的話,好像說有事要去辦,等一下才會回來。」
 
 
  洛可可豈會不知道円堂在X的人氣?但是他又怕円堂無聊,只好晚餐後讓他進到店裡,給他戴了口罩像人偶般安置在吧檯前的位子。
 
  大概是太久沒生病,才會搞得他這次這麼嚴重,連學校都只在昨天去了半天,就因為發燒被送回洛可可家靜養。
 
 
  「不負責任的傢伙,他在家裡不會也丟著你不管吧?」威帝拿著新的點餐走過來,交給麥基奇。
 
  「相反喔,洛可可他很囉唆呢,不准我做這做那的,一直要我睡覺,他滿意了才會帶我去散步活動一下。」
 
 
  所謂無微不至的照料大概就是那樣吧。
 
  被費狄歐寄放在洛可可家,今天是第三天,只要在洛可可家,洛可可就不會離開円堂超過十分鐘,洗澡睡覺洛可可都強迫他一起進行。
 
 
  「說實話,比在費狄歐家優閒太多了,洛可可做的菜也好吃,我好久沒那麼悠哉了。」自從變成孤單一個人後,為了不讓人擔心,他一直都很努力。「洛可可他啊,只要我體溫高過37度,就會把我的課本全部沒收。」
 
  「哈哈,他真是過度保護。」
 
  「今天也是他硬逼我請假的,唉,因為他我不知道缺了多少課。」円堂的語氣滿是無奈,洛可可的霸道完全出於好意,沒能生氣。
 
  「誰叫你要發燒。」
 
 
  消失近一個鐘頭的洛可可一臉你自找的,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他們旁邊。
 
  他穿過夥伴,在円堂面前站定。
 
 
  「真是的,不是答應我會乖乖閉嘴坐在這,怎麼話這麼多?」直接伸手探他的額溫,威帝發現円堂沒有閃避或是皺眉,好像習慣了。「算你走運,沒有發燒。」
 
  「早上醫生不是說好轉了?只是感冒症狀比較嚴重罷了。」嘴裡嘀咕洛可可真是愛操心,心底卻暖暖的。
 
  「知道感冒症狀重還不停用喉嚨?」
 
  「唔……」
 
  「好啦好啦,是我們不好,一直找他講話。」龍跳出來調停,「醫生說小守還要多久才能好?」
 
  「看他的身體狀況,快的話三天吧。醫生給他下了比較重的藥,也有打針,慢的話……就要看守的努力了。」
 
  「那他不就這禮拜都得請假?」今天都星期二了。
 
  「咦!不行啦,那樣課會完全跟不上!」本來就很辛苦了,要是進度落後後果不堪設想!
 
  「跟朋友借個筆記看一下不就好了?不懂的話我們再教你。」
 
 
  全X的員工都有從大學畢業,而且領域多元,表現也很傑出。
 
  在円堂出事前,他們也都會在閒暇時間指導円堂。
 
 
  「呃、唔……」不知怎麼的,円堂在麥基奇說完卻明顯垮了臉。
 
  「怎麼?不相信我們的能力?」
 
  「不、不是……」搖搖頭,「有點……困難。」
 
  「困難?課嗎?」
 
  「不是課的問題,只是……」
 
 
  不懂円堂在支支吾吾什麼,頭還低垂,洛可可只好蹲下來看他到底怎麼了。
 
  円堂一臉為難,好像快哭了,眼神在向洛可可求救,顯然極度想擺脫現在的狀況。
 
  洛可可回想他是什麼時候見過円堂這麼困擾的表情。
 
 
  啊,對了,是守的朋友們跟他提足球的時候……
 
  跟足球有關?可是剛才的話內容一個字也沒提到啊……
 
 
  「有什麼困難的事,交給我們處理吧,小守!」
 
 
  就在洛可可想開口問時,新的聲音加入了對話。
 
  円堂一聽到聲音變瞪大了眼睛,立刻抬頭。
 
 
  「喬!?咳、咳咳咳咳……」不小心大聲脫口的結果就是引起咳嗽。
 
  「啊,沒問題嗎?」高大的喬閃過洛可可,替円堂拍了拍背。
 
  「嗚,還…咳、還好……」發炎的喉嚨疼的他飆淚,只好拉架口罩喝掉剩下的桔茶。「你怎麼會……在這裡?」
 
  「喔呀?我不能來X喝喝茶嗎?X會挑客人啊?」
 
  「不不不不不不我不是……」
 
  「哈哈、開你玩笑的啦,小守真是什麼話都會馬上當真呢。」円堂慌張的樣子惹得喬發笑,結果被他身後的葛蕾絲用包包巴頭。「痛!」
 
  「人家在生病還玩什麼?真是的。」
 
  「葛蕾絲也來了!?」定睛一看,葛蕾絲身邊還有一個人。「啊,你是……」
 
  「我是史丹,那天真的很謝謝你。」他正是接受円堂包紮的守門員,現在還吊著三角巾。
 
  「呃,不會……」
 
 
  円堂有些畏畏縮縮。
 
 
  「那個,可以稍微聊一下嗎,小守?」見氣氛尷尬,喬小心地問。
 
  「呃、嗯……」
 
 
  雖然有些躊躇,円堂還是跟洛可可點頭示意不要擔心,跟他們到角落四人座的坐下。
 
  洛可可本來擔心的想跟過去,卻被威帝阻止。
 
 
 
 
  「上禮拜五,真的很對不起!」等龍把飲料都送齊,喬立刻低頭。
 
  「咦?喬、喬!你在說什麼!」
 
  「我們那時候、讓你為難了,對吧?對不起!我們一點也沒想到你的心情,只一味關注自己的勝利,對不起!」
 
  「喬,不要這樣……」連續的道歉令円堂很慌張,想讓喬抬起頭。「我才要道歉……你先把頭抬起來,好嗎?」
 
 
  還好喬有聽進円堂的請求,抬頭。
 
 
  「我那天……才對你們感到抱歉,明明我應該有能力幫你們的,卻逃走了……」從足球……逃走了……
 
  「小守不用道歉啊!你本來就對我們沒有責任,你還幫了史丹很大的忙。」
 
  「我那天去醫院時,醫生誇說緊急處理做得很完美呢,所以傷害降到最低了,現在也順利地復原著。」史丹拍拍自己的傷手。「昨天本來要去找你道謝的,卻撲了個空,今天也沒找到……」
 
  「啊,因為我請假……」
 
  「嗯,我們有聽說你病倒了。」葛蕾絲光聽他沙啞的聲音就覺得心疼。「我們昨天有來X找你,你不知道吧?」
 
  「嗯。」
 
 
  沒有人告訴他,X沒有人知道喬他們是円堂的同學。
 
  龍只轉告有暪多人都在問円堂上哪去了,顯然沒有表明身分的喬等人被歸類為眾多關心円堂的客人的一部分。
 
 
  「我們昨天聽說你在發燒,真是嚇傻了,明明春天以來都沒見你生病。聽說你上班時魂都飛了……是我們的事造成的吧?」
 
  「呃……」喬的眼神老樣子的直率,令円堂縮了縮脖子,他知道,現在不是客套的時機。「說實話……確實是……我一直在想你們的事,即使叫自己集中精神工作,還是會忍不住去想。被你們發現過去的我的這件事,沒想到會給我這麼大的衝擊。」
 
 
  不是第一次聽說星期五的自己在他人眼裡有多糟糕,魂飛魄散的形容更是最常聽到。
 
 
  「啊,不過我會病倒和那件事沒有直接關係,我本來那天身體就很虛弱,結果正好出意外,醫生說我那天八成在倒下年就在發燒,弄得注意力不集中。」
 
  「對耶,你那天臉色真的超差。」葛蕾絲還記得自己有給円堂吃巧克力,可是那份糖分八成在後來的騷動就被用掉了。
 
  「算是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吧,不過現在都在好轉了。」円堂漾開了那件事以來對他們的第一個笑容,只不過還帶了點苦澀。
 
 
  円堂平靜的交代他這幾天的狀況,也分享了見到遠道而來的朋友的喜悅,還有那之後一直掛心喬他們,擔心身分曝光後彼此的關係會改變。
 
 
  「其實……也沒有什麼身分隱瞞、曝光的問題吧?我們的話題……說來不可思議,從來沒聊過足球呢。」喬用吸管戳著杯中的檸檬片。
 
  「不會吧!你平常不聊足球嗎?明明是正選……」史丹訝異的說道。
 
  「誰跟你一樣是個足球癡,話題永遠只有足球!」
 
  「喂、這和那沒關係吧!」
 
  「你不是就是因為那樣上學期才被當三科嗎?期末幫你惡補時也盡給我想聊天,每天跟我說你上課想到什麼必殺技。」喬扳著指頭數落。
 
  「誰叫上學期我是突然在聯賽前被選為正選的!很緊張啊!」
 
  「噗、呵呵呵!」
 
 
  守門員和司令塔的爭吵被一聲噴笑給打斷。
 
  是円堂。
 
 
  這回他是真的開懷地笑了,同桌的三人,還有偷偷觀望的人都有些訝異。
 
 
  「不管在哪,守門員被司令塔罵都是常態嗎,哈哈。好久沒聽到足球癡這個詞了呢,以前鬼道和不動也會說我,嘻嘻。」
 
  「小守?」只不過円堂的自言自語全是日語,他們聽不懂,不曉得円堂為何開心的笑了。
 
  「啊,抱歉,看你們吵架讓我想起了我在日本的夥伴們,我和我的司令塔以前也會那樣吵架,當然我沒有吵贏過。我認識的守門員也不少有這樣的特徵。」守門員的足球癡是世界共通嗎?哈哈。
 
  「啊,抱歉,小守。」
 
  「嗯?為什麼要道歉?」莫名其妙。
 
  「呃,不……戴蒙尼歐之前交代我們,盡量別在你面前提足球的事……」
 
  「呃、這樣啊……一定是鬼道他們……算了,不能怪他們。」無奈地嘆了口氣。「戴蒙跟你們說了多少?」
 
  「只說了……你獲得世界冠軍的那天,從天堂墜入……」害怕會傷害到円堂,喬說的吞吞吐吐,想揍不假思索和史丹鬧起來的自己一頓,他們明明知道眼前這瘦小的日本人曾經有過什麼經歷。
 
 
  現在是網路發達的時代,對於他們世代而言円堂在四年前又是個大名人,他們稍微積極查一下就知道円堂在那天發生了什麼事。
 
 
  「是嗎……」
 
 
  他猜,戴蒙尼歐八成是因為不知道詳情,才對隊員有所保留。
 
  不過他用的詞非常具體,有嚇阻隊伍去打擾円堂的作用。
 
 
  「不用道歉啊。」很不可思議的,明明嘴上說著和足球相關的事,我這次卻沒有心痛難過的感覺耶。「我覺得很懷念。」因為想起了以前的事,還有一起歡笑的夥伴們。
 
  「小守……」
 
  「……謝謝你們,為我擔心,還有接受這樣麻煩的我。」
 
 
-TBC
 
=雜談=
  現在的忍忍是個膝蓋受傷的跛腳貓OAO學校合唱團要在暑假一開始演出貓劇,學貓好困難喔貓貓隊長教我(欸
 
  咳咳,進入正題。
  大概很多人點開時都覺得奇怪為何我放上了第五章的傳送門,因為我相信沒多少人記得円堂在出事前有和喬他們發生問題。
  雖然喬有女朋友了,也沒人規定他不能跟自己的夥伴吵架吧XD
  円堂一直都把那天的事掛在心上,可是他一直沒機會見到他們,很擔心彼此關係會變,因為他已經不像以前一樣自信滿滿,他很害怕變成孤單一人啊QQ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04.11
*電腦稿完成:2014.05.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