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柯南]Little Queen(快新)


  [柯南]Little Queen(快新)
  *劇場版 魯邦三世VS名偵探柯南衍生
 
 
  /喔--所以你現在都晾在家裡啊。\
 
  「沒辦法啊,我兩手都受傷了,左手臂被開了洞、右手臂則是骨折,什麼也不能做。」
 
 
  躺在偵探事務所三樓的臥室裡,柯南的語氣百般不悅。
 
 
  「昨天好不容易才出院,但是一樣什麼都不能做,無聊死了。」
 
  /哼,誰叫你要胡來。\
 
  「白癡,我不出馬誰能壓制那可惡的中年大叔。」
 
  /你這叫無意義的自大和使命感,看你下次還敢不敢衝動行事。\
 
  「服部,你是最沒資格教訓別人衝動的。」
 
  /你說什麼、工藤!\
 
 
  隨即電話那頭傳來和葉的聲音,記得他說他正在回家的路上,所以他好奇心旺盛的青梅竹馬在身邊也不奇怪。
 
  柯南翻了個白眼,雖然對方看不到。
 
  為什麼他就是改不掉把自己的真實名字掛在嘴上的壞習慣!哪天被完全拆穿他第一個踹他。
 
 
  /真是的,和葉那女人煩死了。\服部嘖了一聲,看來是甩掉對方了。/那你現在呢?聽說你前陣子還感冒了。\
 
  「不緊,只是血流多了抵抗力跟著變差,現在已經剩輕微的症狀。麻煩的還是手傷……不說我了,聽說魯邦前陣子去了你那?」
 
  /喔,來了來了。他真是個愛胡鬧的中年大叔。\
 
  「他偷了什麼?」死大叔,不趕快回維斯帕尼亞還留在日本搞鬼。
 
  /寶石的名稱我忘了,\抓小偷可不是我的專長啊,除了某個對付起來很有意思的傢伙。/只是……\
 
  「只是?」
 
 
  樓下傳來了"我回來了"的聲音,柯南才發現自己已經戴著耳機麥克風和服部聊了好一段時間,差不多該收尾了。
 
 
  /追捕他的時候,他一直嚷著他沒有偷,後來在現場找到了一張撲克牌。\
 
  「撲克牌?」說到撲克牌,該不會是……「花色是?」
 
  /紅心的Q。\
 
  「那個白癡……」
 
  /什麼?工藤、你罵我白癡?\
 
  「不是啦,抱歉抱歉。你有把那張牌拍下來嗎?」
 
  /有是有,做啥?我看過了,它可沒有任何機關,也沒有寫東西,真的是一張普通的紅心Q。你有什麼頭緒嗎?\
 
  「這個嘛,還不能斷定,總之你把照片傳給我吧。有正面反面的話都給我。」至少可以斷定那個傢伙在搞鬼。
 
 
  要是不趕快處理,天曉得那傢伙又會給我製造什麼麻煩,我現在可不是能全力追捕他的狀態。
 
  他應該知道我受傷了才對。
 
 
  「還Q咧,見到第一件事先踹他。」還好腳沒受傷。
 
  /工藤?\
 
  「沒事,麻煩了,小蘭在叫我了。之後再跟你聯絡。」聽到門外的喊聲,柯南不等服部回應逕自切斷通話,老樣子聽到搭檔焦急地阻止聲,不過他沒停止動作--想必等等的郵件會附贈咒罵。
 
 
  不過,比起直腸子的關西人,還是愛裝模作樣的魔術師難搞。
 
 
 
 
  叮咚。
 
 
  「哇啊!」
 
 
  幾乎是按下門鈴的瞬間,門就打開了。柯南及時退後避開了向外攻擊的門。
 
 
  「太慢了。」黑羽快斗老大不爽的瞪住柯南,柯南直接翻了個白眼回擊。「我放出訊息都過了一周耶。」
 
  「不好意思我昨天才收到喔。」
 
  「……」打量縮水成小學生的戀人,如聽說的身上還有多處有包紮的痕跡,最刺眼的是打石膏吊起來的右臂,左臂大概也纏著繃帶,只是藏在袖子下看不到。
 
  「這麼不爽的話,我回去了。」見黑羽遲遲不表示什麼,柯南乾脆地轉頭。
 
  「啊,慢著慢著。」伸手搭住他的肩頭,黑羽小心避開他的傷處把他抱起來。「我們好久沒見了,怎麼可能讓你回去,來吧。」
 
  「……」他真是恨死自己幼兒尺寸的身體了。
 
 
  黑羽帶他進入的地方是普通公寓的其中一間,裏頭的家具齊全。
 
  這裡大概是黑羽作為怪盜基德的藏身處之一。
 
 
  「你的行李真少耶。」
 
  「兩天一夜我倒要問你要多少東西。」
 
  「兩天一夜?大偵探,你沒解開所有暗號嗎?」隨意把柯南的行李放在桌上,黑羽抱著他坐到沙發上,嬌小的柯南側坐在他腿上。
 
  「你不是只留了一張撲克牌?還紅心Q咧,去死吧。」用力扯扯他的臉皮,不過不一會兒他就鬆手了,大概是肌肉使力會讓傷口痛。「牌上只有這些訊息啊。」
 
  「哪是,我還有留別的東西……啊,你該不會沒去現場吧?」他不信被稱為天敵的情人會漏掉自己留下的任何蛛絲馬跡。
 
  「白癡,我到前天都還在住院,怎麼可能去大阪?我可以拿到紅心Q的訊息也是透過服部。再說你這次的行動完全嫁禍給大叔報復他之前假冒你不是嗎?新聞上根本沒出現過你的名字。」
 
 
  這次傷太重,除了去幫艾米利歐送機他根本沒離開醫院半步,小蘭和毛利甚至嚴禁偵探團讓他知道魯邦的事件,片刻不離的盯人,怎麼可能有機會溜去大阪辦案?
 
 
  魯邦上新聞的那天,他還因為傷口的發炎反應陷入高燒昏迷,為了讓他絕對靜養,沒人提到事件半句。
 
  直到他出院,昨天才把整整一周社會發生的事件看過一遍。
 
 
  「你知道啊?」行動的本意。
 
  「以你的個性,用膝蓋就可以想出來了,連推理也不用。是說,放我下來啦笨蛋。」臉微紅,因為有傷他不能大力掙扎。
 
  「才不要。」任性的大少爺收緊柯南腰間的手。
 
  「……哼。」知道現在沒穿鞋子的自己不成威脅,柯南扁了扁嘴。「所以,你留了什麼訊息?」
 
  「黃金周結束前都不讓你回去。」
 
  「……啥!!?」
 
 
  太過震驚讓柯南破壞形象的張大嘴。
 
  今年的黃金周有11天,從四月二十六號放到五月六號。
 
 
  「混帳、放開我!」
 
 
  開什麼玩笑!我才不要11天的假期都和這小子耗在一起!!天曉得這小子會做些什麼、即使我現在又傷又病!
 
 
  「放棄吧,小女王。不到五月六號我不會放你回去的。」
 
  「不要叫我小女王!」
 
 
  先不論外表年齡,他可是貨真價實的男生!!
 
  男生為什麼要被取"Little Queen"這種鬼稱號!
 
 
  「哈哈,小女王就是小女王啊。」
 
  「殺了你!給我放手、唔、痛……」
 
  「好了,安分點吧,傷勢又變重怎麼辦。」
 
  「……」等我痊癒絕對要宰了他!「我只跟小蘭說我要在沖矢先生……在別人家住一晚喔!我明晚沒回家他們肯定會找我。」
 
  「沖矢……是住在你原本住處的FBI吧?」
 
  「……」這小子的情報網究竟有多廣?
 
  「哼哼,你以為我是誰啊。這個借我。」
 
  「……?啊!!那是新一的手機!」
 
 
  還來不及阻止,從柯南身上摸走新一手機的黑羽已經撥號出去。
 
  他用工藤新一的聲音先跟知情的沖矢套好說詞,再打給小蘭。同樣以新一的聲音撒了個大謊。
 
  全程柯南都被摀住嘴防止攪局。
 
 
  「好了,這樣就搞定。」
 
  「……你這個大騙子!」
 
  「哼哼,多謝誇獎。」
 
  「沒在誇你!」夠了,這小子為什麼這麼厚臉皮!
 
  「別氣了,小女王。」
 
  「就跟你說別叫我小女王了!」
 
  「唉唷,新一君,你很難伺候耶。」
 
  「你才該給我適可而止!」早知道就先去跟灰原拿藥,即使時間短,至少可以在他胡作非為前脫身!
 
 
  被鬧得很累,柯南索性撇頭不看他。
 
  獲得勝利的黑羽得意洋洋的把身體前傾壓向他。
 
 
  「呃、喂!混蛋,很重。」
 
  「一下子就好,一下子。」
 
 
  黑羽安心滿足的語氣讓柯南覺得有些詭異。
 
  微偏頭就被吻住,老樣子高超的吻技令他酥麻的不禁顫抖,好一會兒才被放過。
 
 
  「呼啊……你這傢伙、不怕感冒傳染嗎……呼……」發出的抗議一點情調也沒有。
 
  「無所謂,不是有個說法說,把感冒傳染給別人自己就會好嗎?這樣就可以減輕你的一點負擔。」
 
  「白、白癡,這種說法一點科學根據也沒有、不害羞嗎!」還用那種萬般珍惜的語氣,每次都這樣用甜言蜜語攻勢讓自己沒輒,絕對是故意的!
 
  「呵呵,是你太純情了,大偵探。」心情大好的拿下妨礙接吻的眼鏡,又吻了他一回。
 
 
  雖然討厭任黑羽擺布,現下的他一點逃開的力量都沒有,只能繼續當小羊,吃力地接受這個吻。
 
  直到下巴和脖子發痠他才不顧傷勢推拒,黑羽也立刻放開。
 
 
  「你是……怎麼了?」
 
 
  透過吻傳過來的不只有愛意,還有擔心、安心、開心,交雜的情緒。
 
 
  「嗯?」
 
  「你很奇怪。」
 
  「推理不出來?」
 
  「加入太多奇怪感情因素的事無法推理。」
 
  「是嗎。」是呢,這傢伙是理性大於感性的推理狂,也說過他不能推理參雜太多私情……簡單來說就是對感情進行推理。「嘛,只是高興你現在在這裡,而不是在被自衛隊擊落的飛機上。」
 
 
-END
 
=雜談=
  第二篇的柯南wwwww又是衍生,看完劇場版後整個很興奮wwww
  尾收的很怪我知道,因為沒時間了,如果抓的到感覺我可能還會寫後續,或是把它寫得更完整XD
  明明是生日賀文,結果完全沒提到生日啊XDDDD
 
  新一、柯南生日快樂w柯南20周年了最近正篇又切入主線,整個好緊張,期待7月份台灣上映的劇場版,有種今年老師會讓劇情大推進的預感wwwww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如果可以幫我宣傳(轉噗)我會很開心XDDD
*筆稿完成:2014.05.04
*電腦稿完成:2014.05.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