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稻妻]給最喜歡的你<下>(不円)(情人節/白色情人節賀文)

 
 
  [稻妻]給最喜歡的你(不円)(情人節/白色情人節賀文)<下>
 
 
  04 白色情人節
 
  『我好像喜歡上你了耶,不動。』
 
  『……啥?』
 
 
  誰能料到,開啟兩人新關係的,是円堂?
 
 
  起初完全是意外,自己因興趣秘密在糕點店打工剛滿一個月時,円堂突然在店門口遇到自己--他工作的店在稻妻町的偏僻小街區的巷子裡,到底為什麼在那附近迷路到現在円堂都不肯說。
 
  萬般無奈下自己只能把他撿回去,下班才護送路痴的他回路程有一小時遠的雷門。
 
  那之後円堂時不時會來探班,頻率高到店長都熟了,允許他進廚房跟不動待在一起,甚至偶爾會讓他當助手。
 
 
  受到円堂告白是12月中的事,円堂投出的炸彈害他擠爆了一個泡芙的奶油內餡。
 
  自己本來就喜歡円堂,也就不浪費機會答應下來了,交往期間,單獨見面的機會不多,偶爾會吵架,如果公開大概就是恩愛的一對戀人吧。
 
 
  他們什麼都做過了,円堂很喜歡接吻,也喜歡各種親密接觸。
 
 
  「不過……上了高中應該就藏不住了。」
 
 
  前幾天他們考試的結果出爐了,他和円堂上了同一所高中,其他還有不少夥伴也上了,接觸機會多了,曝光機率肯定高。
 
 
  「雖然會很麻煩……也是時候讓那群死傢伙死心了。」
 
 
  把手中的東西添上最後一筆裝飾,不動勾起一抹淺笑。
 
 
 
 
  「好冷喔……」兩手各一個紙袋的円堂,瞇著眼睛把脖子縮進圍巾裡,
 
  「對不起喔,讓你陪我們採買。」天底下大概只有雷門的經理敢使喚足球界的靈魂人物。
 
  「沒關係啦,反正練習是下午才開始。」直喊冷的円堂立刻回頭對冬花說,「而且我很閒。」
 
  「考試結果出來後就完全放鬆了嘛。」
 
  「隊長、豪炎寺前輩、還有哥哥都上了同一間高中,可以想見今年夏天的高中聯賽的情勢啦。」
 
  「是啊,加上風丸君、不動君,閃電日本的軸心成員都在同一所學校,某種角度來看根本是犯規吧。」夏未是不同學校的。「再加上小秋和冬花也都在那一間,支援方面也是無可挑剔。」
 
 
  這樣的陣容加入的隊伍,就算是弱小球隊也一定能搖身一變成為舉世聞名的強隊,在大賽颳起旋風,春奈開心的預測。
 
  不過,他們要進的學校一點也不弱,是東京地區赫赫有名的足球名校,所以更不用說到時候力量會增幅到爆表。
 
 
  「不過大家也還不一定能掌握主導權吧?」
 
  「冬花前輩,妳這樣說就已經透露出妳認為大家有野心的想法囉。」
 
  「嘿嘿,可不是嗎?鬼道君都蒐集一堆資料,顯示他已經迫不及待要拿下司令塔的位置啊。」冬花想起最近鬼道都拿著資料找自家父親請教事情,表現的幹勁十足。
 
  「對耶。」
 
  「円堂君怎麼想呢?」
 
  「……」
 
 
  沒有得到回應,他們這才發現円堂從剛才就一直沒發言,走在前頭的他步伐搖搖晃晃的,似乎沒聽到叫喚。
 
 
  「円堂君?」小秋又喊了一次。
 
  「呃、嗯?什麼?」
 
  「小秋在問你對於接下來的隊伍有什麼打算?」冬花快步走到円堂身邊,「你說你見過隊長對吧?」
 
  「啊啊,有啊。」情人節的周末和不動在街上約會閒逛時,對方跑來打招呼,似乎是考上的消息早傳進球隊,讓對方很興奮,他們就站在街區聊了半個多小時。「打算什麼的沒有想過,反正都是踢球,想那麼多做什麼。」
 
  「呃,說的也是呢。」
 
  「我們都太興奮了。」
 
 
  大概是因為太習慣以領導一個球隊的角度思考,都忘了他們連入學都還沒有,哪能對隊伍有什麼作為。
 
  要搶下指揮權,也要等到男生們的實力獲得肯定,取得領導資格啊。
 
  雖然他們稱霸了中學足球界,高中可不一定。
 
 
  「真虧你沒有一頭熱。」夏未走到円堂的另一側,他們隊上有個奇怪的習慣,喜歡圍著円堂行動。
 
  「嘛。」其實是之前興高彩烈找不動討論,被潑過冷水點醒的。
 
  「你在用手機嗎?」小秋也跟上了,看清楚円堂手拿什麼時微微皺眉。
 
  「啊啊、嗯,在看簡訊。」慌張地把螢幕斷電,心理喊不妙,要被唸了。
 
  「不是跟你說過不可以邊走邊用手機嗎?」夏未立刻變臉。
 
  「呃、因、因為很重要嘛。」
 
 
  簡訊的寄件者是不動,突然說要找他,問他在哪裡。
 
  不動難得會在這時間發簡訊來,進入春假後,不動通常都在早練習製作甜點的基本功,或是因為前一晚睡眠不足而呼呼大睡中。
 
  再加上不動知道円堂早上都會耗在球隊,早上發的簡訊都要中午才會有回覆,幾次以來他就不這時間發了。
 
  感覺真的很稀奇,竟然說要來找他,語氣很急似的。
 
 
  「很重要?鬼道君他們傳來的嗎?」下午的練習有變數嗎?
 
  「不是。」
 
  「……難不成,是円堂君的神祕情人?」小秋突然的臆測讓円堂嚇的倒抽一口氣,血氣直衝臉部出賣主人。
 
  「咦?妳、妳在說什麼啊,小秋?」故作鎮定的裝傻,殊不知臉早紅一大片。
 
 
  雖然不太可能發生,不過要是不幸被她們看了簡訊,他沒把握能瞞過去。
 
 
  「神秘情人?」
 
  「之前不是傳說円堂君戀愛了嗎?」小秋這才記起自己都沒跟其他人分享情報。「上個月円堂君送了手製的巧克力給對方喔。」
 
  「「咦!?」」情人節前円堂君請教巧克力的做法果然是為了情人節嗎!?
 
 
  那時沒有人想自爆,逃避的沒有問円堂為什麼要做巧克力,導致直到現在只有小秋知道円堂真的有個對象在穩定交往中。
 
 
  「啊,所以才推測是對方的簡訊嗎?是今天嘛……」春奈笑的曖昧,一語點醒夏未與冬花。
 
  「對耶,是今天呢,守君好幸福唷,那麼,對象是誰呢?」
 
 
  扯到戀愛的話題女孩們都很興奮,冬花更是比平常要積極地逼近円堂,讓他忍不住卻步。
 
 
  「我、我不能說是誰……」今天?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
 
 
  円堂顯然不會的閃避問題,回答透露出讓他邊走邊用手機的是交往的對象。
 
 
  「別這麼見外啊,我們都很好奇是誰讓円堂君幸福滿溢的。」夏未完全是湊熱鬧的語氣,相信不在場的夥伴們都會想知道。
 
 
  他們想知道是誰,要好好審查對方,確認對方是否夠格、會不會善待日本足球界的瑰寶。
 
 
  「不行、不能說!」用力搖頭。
 
  「円堂君--」
 
  「我先回學校了--」雖然他手上有兩大袋東西,他相信他還是能擺脫女孩子們的追擊--到學校他再想別的辦法逃避就好。
 
 
  在女孩們來的及伸手拉住他前一刻他瞬間衝刺,左右手的東西讓他跑不出平時的速度,也足夠讓他逃開。
 
  豈料,快速衝刺的他,才繞過十幾公尺外的轉角,竟踩到融雪形成的溼滑地面,在街口直往轉彎的方向摔--
 
 
  「哇啊!?」
 
  「円堂君!?」
 
  「小心!」
 
 
  千鈞一髮,有個人在円堂倒地前穩穩接住他,手上的東西沒掉半個。
 
  不過円堂的身影已經離開街口,讓女孩子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能小心移動腳步避免重蹈隊長的覆轍。
 
 
  「唔……?」打滑的那一刻閉上眼睛的円堂在嗅到熟悉的甜味後,才意識到自己倒在溫暖的懷抱,沒有料的痛楚。
 
 
  這個味道是……
 
 
  「大白癡,你在搞什麼!」
 
  「……不動?」
 
 
  睜開眼就看到最喜歡的他一臉生氣又擔憂,藉著他的協助,円堂重新站穩腳步。
 
  不動檢查著他有沒有哪裡因為危及而不當用力導致受傷時,円堂還驚魂未定。
 
 
  「看起來是不要緊,不是不准你在地上有積雪或結霜時跑動嗎?」東摸摸西捏捏確定一切正常後,不動才對上円堂的視線。「喂,有在聽嗎?」
 
  「哦、有……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不對啦!你怎麼會在這裡!!」時機點也太不湊巧了!円堂壓低聲音問,女孩子們嚷著円堂君你要不要緊的聲音逼近著。
 
  「不是說要來找你?簡訊有看到吧?」円堂小聲,不動不明所以的跟著小聲,眼尖看到円堂手上還抓著手機。
 
  「你的簡訊也才幾分鐘前傳來。」剛好在他們買完東西時傳來,所以円堂才會抓著手機接過物資,邊走邊看想著要怎麼回覆。
 
  「基本上我大概知道你會去雷門,所以在去的路上,簡訊只是做個通知。」
 
  「……」
 
  「怎樣啦!」從剛才就一副"糟了"的臉。
 
  「總之你先--」
 
  「啊咧、不動前輩!你怎麼會在這裡?」
 
 
  甫聽到春奈的聲音,円堂立刻跳離不動一尺半。
 
 
  「有點事。怎麼,引退的三年級還幫隊上跑腿?」不動意味深長地打量在場的三年級生,顯然円堂提最多。
 
  「因為剛好有空啊。今天的練習主要是三年級要為畢業比賽調整狀態,前陣子為了考試大家都沒能聚在一起練球。」樂見不動轉開話題,円堂回答。「也有一、二年級的要特訓,我們得盯著看,我才不像不動要源田他們硬拖才回隊上幫忙。」
 
  「隨你去說。」
 
  「守君,不可以逃跑喔。都快畢業了揭曉一下謎底嘛。」冬花和小秋一人勾住円堂的一隻手,不允許他再逃。
 
  「呃、不、不行!」用力搖頭。
 
 
  當事人就在現場揭曉還得了!天曉得不動之後會怎麼罰我!
 
 
  「在吵什麼?」難得見円堂焦急又不敢使力掙開女孩子們牽制,可憐兮兮的模樣,不動向春奈問。
 
  「隊長不肯說他在跟誰交往啦。」
 
  「春奈!」円堂更急了。
 
  「交往的對象啊。」
 
  「嗯,去年十二月隊上就在傳隊長戀愛的流言,結果在二月得到了證實,隊長主動向小秋前輩學做巧克力送給那個人呢!」
 
  「喔--」不動費好大的勁才沒讓臉上出現勝利的笑容。
 
  「你好像一點也不意外?佐久間君跟你說過流言?」不過還是被夏未嗅出一絲異樣,「還是……你知道是誰?」
 
 
  不動憋笑的結果便是面無表情,反而被認定成冷靜。
 
 
  「這個嘛……知道啊。」不動的回答讓円堂目瞪口呆。
 
  「真的嗎!?是誰是誰?」
 
  「告訴你們也行,不過円堂先借我,我找他有事。」
 
 
  聞言,小秋她們毫不猶豫地放人,円堂一頭霧水的走到不動身邊。
 
 
  「……你想做什麼?」
 
  「做你一直想做的事。嘛,等等再說,低頭。」
 
  「??」
 
 
  不了解不動葫蘆裡在賣什麼藥,円堂還是低頭。
 
 
  --一團軟綿綿又溫暖的東西落到頭上,柔軟的觸感包住了整個腦袋,不動把下緣拉到他的耳邊。
 
 
  「……帽子?」
 
  「嗯,送你的。」
 
  「咦?為什麼?」
 
  「你不是說你的毛帽被風吹走弄丟,頭皮老是很冷。」
 
  「呃,嗯……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會突然送我?
 
  「好了。」
 
  「隊長、好可愛--」春奈突然發出尖叫,嚇了円堂一跳,下意識抓住不動的衣服。
 
  「欸?」可愛?
 
  「挺適合你的耶,円堂君。」夏未掩著嘴笑。
 
  「什麼?」
 
  「難怪不動君要弄那麼久,是調那兩個的位置吧?」小秋和身旁的冬花也是滿臉憐愛的神情。
 
  「……你到底給我戴了什麼啊?」
 
 
  不過只是頂帽子,為什麼會被女孩子們說可愛?不動又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看我……那個想笑憋笑的臉真想一拳揍下去。
 
  円堂東張西望後往附近的汽車走去,往後照鏡一探。
 
 
  鏡子裡映出的是一頂雪白的帽子,但是帽子上附的東西不太尋常,那個形狀讓他很想--
 
 
  「喵?」
 
  「……噗哈哈哈哈哈!」
 
 
  円堂下意識發出的叫聲讓所有人一楞,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聽過上百遍的不動,他終於忍不住爆出笑聲。
 
  從沒看過不動笑得這麼瘋,其他人又是另一種驚嚇。
 
 
  「不、不動?怎麼了?我說了什麼奇怪了話嗎?」
 
  「円堂君……學貓叫……」小秋的低語解決的円堂的問題,她和其他經理身旁都開起小花。「好可愛!!!」這是犯規吧!戴著貓咪耳朵外型帽子的円堂君學貓叫耶!
 
  「呃!!我……」臉頰瞬間漲紅。
 
 
  我在做什麼啊!!!
 
 
  「你、你也太容易被制約……噗、哈哈哈,才三天、你也太……」笑得像瘋子,不動抱著肚子笑到直不起腰。
 
  「這、這是誰害的啊!」
 
 
  情人節那三天,不動如一開始宣言的,真的讓円堂一直喵喵叫,而且是整整三天直到円堂回家,只要円堂穿著那條貓咪的懶人毯,就不會少叫。
 
  円堂並不是一開始就心甘情願叫的,他也會覺得羞恥,可是當他發現他只要撒嬌的喵一聲,就能輕易得到不動的寵溺後,才半天他就無意識被調教成聽話的小貓。
 
 
  只不過不動也沒料到円堂會變成戴上貓咪飾品就條件反射。
 
 
  「不要笑了啦!」不動還笑個不停,邊閃躲円堂揮來的拳頭,円堂張牙舞爪的追著他。「給我站住!」
 
  「不要,挨了你的拳頭會死。」
 
  「不動--」
 
 
  繞著目瞪口呆的經理們追打可惡的主人,惱羞成怒的貓咪甚至忘了她們的存在。
 
  直到他今天第二次打滑,被冬花和夏未及時扶住才停下來。
 
  幸好他追殺主人前就把手上的東西擺在一邊避免波及,才沒有造成東西灑一地的悲劇。
 
 
  「隊長的對象……難不成是不動前輩?」春奈不假思索的說出推測,瞬間給了円堂一顆大雪球。
 
  「呃、啊哈哈,春奈妳在說--」
 
  「終於察覺了,我們鬧了頗久。」把円堂從兩人手中拉走,不動又一次讓懷裡的人瞠目結舌。
 
  「原來如此,難怪我們怎麼樣都弄不到情報!」仔細想想,得到隊長卻不會招搖的人,不動前輩肯定在名單中啊!不動前輩很清楚被大家知道有多麻煩。
 
  「你們交往多久了?」夏未進一步追問。
 
  「嘛,也才三個月左右,確實是從十二月開始,聖誕節前一週這小子跟我告白。」
 
  「「咦!?告白的是円堂君嗎!?」」
 
 
  円堂的臉紅得好像要滴出血似,不動摀著他的嘴不讓他發言,又不忘用另一隻手環住他逮住他的右手,害他不敢亂動。
 
  又急又羞,不曉得為什麼不動會突然大方對女孩子曬恩愛,円堂用左手扯扯不動的袖子,當然他才不理。
 
 
  「好意外……我們還以為一定是對方告白呢。」腦中只有足球的円堂君是什麼時候學會戀愛的呢?
 
  「最意外的肯定是不動君吧?」
 
  「他害我擠爆了一顆泡芙的奶油。」那顆泡芙後來進了円堂的胃袋。
 
  「哪哪,對喔,円堂君有說不動君會做點心。巧克力好吃嗎?」
 
  「感謝妳教他,我那天沒拉肚子。」
 
 
  若是以前的不動,絕對不可能坦率道謝,這兩年來他真的圓潤很多。
 
  不過收到他的感謝還是讓小秋驚訝了下。
 
 
  「那就好……不過為什麼突然願意公開了呢?是因為這裡只有我們?」
 
  「妳們要四處宣傳也無妨,我只是覺得沒必要再藏了。接下來要上同一所高中,遲早會被有心人發現。」
 
  「原來如此。」有心人……是在指哥哥他們吧。
 
 
  把想說的話講完,不動放開円堂。
 
  獲得自由的他表情變來變去,小手不禮貌的指著不動支支吾吾地說不出個所以然,最後他把其中一包東西塞到不動手上,抱起另一包氣鼓鼓的甩頭走人。
 
 
  「啊啦啦,這是……」
 
  「生氣了?」冬花看向不動徵求答案。
 
  「在鬧彆扭罷了。」心情很好的邁步走。「他在害羞事情被知道,又氣我之前死也不讓他說,卻自作主張公開,可是他一直都很想說,覺得罵我也不是,所以鬧起彆扭了。」
 
  「好清楚。」明明円堂君什麼也沒說……
 
  「說的也是。」看來之後的高中生活會很精彩呢。「不動君要跟我們回雷門嗎?」
 
  「嘛。」不動抬了下円堂硬塞過來的袋子,表示不去也不行吧。
 
 
  經理們會心一笑,反正下午的練習沒有什麼機密可言,讓不動來也沒什麼問題,大部分的成員都對他很熟悉,沒有情報洩漏的疑慮。
 
 
  「円堂君和不動君在一起的時候,很常鬧彆扭嗎?」會耍脾氣的円堂很新鮮。
 
  「看狀況。」通常是被自己整到生氣……某個角度來看情有可原。「不過很快就會氣消。」
 
  「哇啊,聽起來真恩愛。」春奈覺得光聽就要被閃死。
 
  「哼。」
 
  「可以理解円堂君怎麼會變那麼多了,有了可以撒嬌鬧脾氣的對象,讓円堂君孩子氣的一面解放了吧。」在雷門的円堂是隊長,雖然想法純真,卻總有逞強裝成熟的一部份,也會收斂任性的自己,讓後輩盡情倚賴撒嬌。
 
  「下午的練習……一定會很有趣!」
 
 
  雷門的巨大閃電標誌已在視野內。
 
  春奈十分期待自家兄長會如何反應,光是見到帶著可愛的貓咪帽子的円堂就足以引起騷動了。
 
 
  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聽隊長喵一聲呢……
 
 
 
 
  「喂,你也差不多該氣消了。」
 
 
  走在心愛的人後方,不動有些不耐煩地等著他回頭。
 
  天空開始飄雨,今年的冬末真是多雨,不動從容地拿出傘,跨大步與円堂並肩,硬是拖住他不讓他逃出傘的遮蔽範圍。
 
 
  「唔。」扯扯被拉住的手,円堂鼓著腮幫子不打算乖乖聽話。
 
  「搞什麼,你之前不是吵著要公開。」
 
  「……我哪知道……會那麼難為情……」羞紅了臉,他低下頭。
 
 
  下午的風暴是從円堂的一聲喵叫開始的。
 
  如同不動所說,円堂中午就氣消跑去黏在不動身邊,和女孩子們一起準備午餐一起吃,然後準備下午練習的補給品。
 
  其他同伴下午才陸續抵達雷門,全部對不動的出現和円堂的可愛裝扮有所騷動。
 
 
  然後在換衣服前,円堂無意間因為不動突然抓他的腰而"喵"的大叫,頓時威嚴全失,並遭到全體夥伴追問貓叫聲的內幕。
 
  不動並不是有意的,他只是要趁大夥兒都還在集合時,先和円堂處理一下円堂的必殺技問題
 
  他最近想要讓"百萬噸頭槌"進化,所以他才當著大家的面碰他的腰要修他的姿勢,豈料円堂正好分心跟人打招呼,才會嚇到。
 
 
  這下好了,不動起會放過公開的機會,當眾調戲起円堂,害他羞得想打洞,經理們甚至"好心的"為他們報告喜事。
 
  夥伴們都很激動,差點不能練習,幸好羞到不行的円堂硬是不准所有人繼續問,他們只好乖乖練習,雷門對円堂的聽話程度可見一斑。
 
  然而,將近四小時的練習卻狀況百出,円堂不懂夥伴們在心浮氣躁什麼,只隱約知道問題應該是出在不時跟他有親密接觸的不動身上。
 
  所以円堂在回家路上理所當然的又生起悶氣了。
 
 
  「而且你還自做主張。」完全不知會自己一聲,給自己做心理準備的時間。「害我喵喵叫,那明明是我們兩個之間的祕密。」
 
 
  用腦袋去頂不動的肩膀表示抗議,他已經不掙扎了。
 
 
  「你自己要喵的,怪我?」
 
  「喵喵。」喵兩聲在他們的遊戲裡的意思是YES。
 
 
  現在身邊沒有別人,円堂是有意叫的。
 
 
  「任性的傢伙。」
 
  「我可不想被不動這麼說。」
 
  「円堂守,你什麼意思。」停下腳步,伸手捏住円堂的臉。
 
  「痛痛痛痛、投降投降!」
 
 
  見円堂有誠意,不動乾脆的放手。
 
  円堂軟綿綿的臉被他捏的紅通通,円堂吃痛的揉著,嘀嘀咕咕。
 
 
  「唔唔,是說你到底為什麼要送我這頂帽子啊?」是很喜歡啦,可是突然送我食物以外的東西感覺別有用心……還是貓咪的……
 
  「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說起來小秋她們好像也在說今天怎麼樣的。
 
  「果然。」這小子知道情人節就很不可思議了。「今天是俗稱的白色情人節,在情人節那天有收到東西的,可以在今天回禮。」
 
  「咦--我都不知道。」
 
 
  之前會知道情人節要送巧克力也是碰巧聽到班上女同學在討論,好奇去問才臨時決定要準備給不動。
 
 
  「我還準備了巧克力蛋糕,不過在我家,要吃嗎?」
 
  「當然要!不動做的巧克力蛋糕最棒了!」開心的挽住不動的手,完全沒了稍早的怒氣。「最喜歡不動了!」
 
 
-END
 
=雜談=
  差點要標上TBC,不動你壞死了(????
  手稿斷在這裡,我想也就差不多了w
  這對小倆口真是讓我又好氣又好笑,突然爆梗插隊還完全停不下來,一直動來動去所以本來一篇完結的也得拆兩段XDDDD
  本來不動揭曉的時候豪炎寺和鬼道在場的,可是後來想想他們會害場面暴走難以收拾,最後就被我砍了[被踹]
  寫貓貓隊長寫的超爽的我XDDD他快被不動氣死了,可是又好愛他,寫他喵出聲的那段時我腦中都是"隊長快瘋了"這句話XDD
 
  心血來潮寫了情人節&白色情人節,嗚嗚不動會做點心已經是我的作品中的定番啦XD這小子真是大爽人,就差他自己的日子的8/1還沒有文了,今年我不曉得能不能把本子出出來呢[歪頭]
 
 
 
 
  最近稻妻的大事除了GO3的完結,大概就是五、六月要上映夢幻對決的劇場版吧,嗚嗚好想衝去日本看。
  日野的語氣似乎稻妻還會有下一部,不過不知道何時會出(YAY)我也默默守了他五年,GO3完結時還很捨不得難過了一個晚上,因為稻妻認識了好多人,雖然大概在兩年前稻妻就嚴重退熱了,我還是在持續燃燒XDD我想這把火至少還會再燒個半年以上吧,直到有下一部讓我徹底摔進去的作品出現。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03.28
*電腦稿完成:2014.04.0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