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稻妻]給最喜歡的你<上>(不円)(情人節/白色情人節賀文)

 
 
  [稻妻]給最喜歡的你(不円)(情人節/白色情人節賀文)<上>
 
 
  01 巧克力
 
  「小秋,妳會做巧克力嗎?」
 
 
  若是平時,小秋會認為這是他們親愛的円堂想討甜點吃的暗示,然後不會多想的按照他的願望適度滿足他。
 
  但是……
 
 
  「會啊,怎麼了?」
 
 
  今天的円堂很顯然不是想要要糖吃,扯著自己袖口紅著臉、一臉緊張的模樣顯然事情不單純。
 
  敏銳的隊友們紛紛看了過來,並悄悄移動腳步靠近。
 
 
  「教我做!」天真的他還不曉得自己成了目光焦點。
 
 
  果然不是要自己吃的!
 
 
  「呃、嗯嗯,可以啊。」在雷門能夠拒絕円堂君拜託的人,應該沒有吧?「可是為什麼呢?」察覺隊友們的刺人視線,小秋僵硬的挖情報。「你想吃的話我們做給你就可以啦。還是……円堂君是要送人?」
 
 
  會大膽推測,是因為兩三個月來,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出現,那個現象衍生了奇怪的傳言。
 
  再加上,最近有個和巧克力有關的日子要到了……
 
 
  「對啊,妳怎麼知道?」円堂洋溢著幸福的氛圍,好似可以在他身後看到粉色系的小花盛開在粉色系的背景。
 
  「呃,嘛。」
 
 
  小秋問不下去了,即使隊友視線再暴力。
 
  尷尬的笑而不答,她可不敢在可能暴動的這個場合確認傳言的真相。
 
 
  關於……他們親愛的前隊長,円堂守墜入愛河的傳言。
 
 
 
 
  02 那傢伙
 
  「小秋,這個樣子對嗎?」身著圍裙的円堂招招手呼喚正在準備其他工具的小秋,他剛把巧克力壓碎。
 
  「嗯,做得很好喔。啊,糖你已經量好啦。」有些意外円堂的動作俐落,「這是最平常的甜度,円堂君要送的對象吃甜嗎?」
 
  「喜歡喔,那傢伙很喜歡甜食,也會自己做,」把準備好的黑巧克力倒進鍋子裡,円堂換拿白巧克力。「所以我一直很猶豫要不要買現成的比較好……可是情人節巧克力還是手做的好吧?」
 
  「這就要看円堂君怎麼想囉。」
 
 
  果然是情人節巧克力!
 
  小秋花了很大的勁才不讓自己表現得太訝異,找別的事引開注意力,映入眼簾的是円堂用菜刀處理巧克力的動作,雖然不算熟練,使力的方式一看就知道不是初學者。
 
  大概是那個會做甜點的神祕受禮者讓円堂學會的吧,畢竟円堂在隊上是禁止碰刀刃以免弄傷手的。
 
 
  「円堂君要送的人,是喜歡的人?」
 
  「嗯,啊不過我不會告訴妳是誰喔,那傢伙會生氣。」
 
  「這樣啊,好吧,那我就不問。」果然……真的是有交往的對象了……
 
  「好了,這樣就準備好了,我們開始吧,小秋。」
 
  「喔,好。」
 
 
  是說……由円堂君送,円堂君又稱他為"那傢伙"……
 
  對方是男生?
 
 
 
 
  03 情人節
 
  細雪翩翩的飄著,使夜晚更冷。
 
  站在寒風中,円堂興奮不已地望著街頭,把脖子更往圍巾裡縮。
 
 
  「好冷喔……早知道就戴耳罩了……」打了個寒顫,円堂把拎著的小袋子上提抱進懷裡。「那傢伙……會喜歡嗎?這是我第一次做東西給他吃吧……」
 
 
  雖然試做的時候小秋有誇獎他的技術,手上這個是回家調整味道後做的成品,不免有些沒信心。
 
 
  「希望別被趕回去才好,難得周末是休息日……」上次單獨見面是半個月前吧?希望這次可以在一起久一點。「他應該下班了吧……怎麼這麼慢……」
 
  「円堂?」
 
 
  就在円堂等得不耐煩想拿出手機時,期待已久的聲音響起。
 
  欣喜地回頭,便見不動一臉詫異的把手上的傘弄掉,不過也只是一瞬的驚訝,他看到円堂頭上和肩上的薄薄積雪立刻回魂,拾起傘箭步上前。
 
 
  「不動!!歡迎回來!還以為你被卡在雪堆回不來咧。」
 
  「你才卡在雪堆當雪人。」伸手拍掉円堂身上的雪,皺眉。「這麼晚了,你在這做什麼?」
 
  「我要拿這個給你。」凍得紅通通的圓臉漾開靦腆的笑容,円堂提高手上的小袋子。「情人節快樂!這是我做的巧克力……你願意收嗎?」
 
  「……你做的?」
 
  「嗯。」用力點點頭。
 
  「……我有不收的可能嗎?」好笑的捏住他一樣紅通通的小鼻子,然後握住他拿巧克力的手。「進來吧。」
 
  「嗯!」
 
 
  跟著不動進到房子裡頭,円堂早就冷得發抖。
 
  不動哪會沒發現円堂的狀況,扒了他被雪浸濕的大衣後趕他去自己有設定時間啟動暖氣,已經很溫暖的房間。
 
 
  不動進房間時,看到縮在自己的被窩翻相本的円堂,不禁失笑。
 
 
  「你還真愛翻那本。」
 
  「因為裡面的照片很棒啊。」
 
 
  只露出一顆頭的円堂雙眼發亮的說道。
 
  他手上的相本是不動在足球隊引退時得到的,在帝國有個傳統是在三年級引退時給他們一本屬於自己的照片集,記錄在帝國足球隊的活躍模樣。
 
  就連後來轉到雷門的鬼道也有得到一本,雖然他只在帝國待到二年級,表現精采的他的相本絲毫不輸在帝國三年的佐久間與源田,不動也是差不多的頁數。
 
 
  「每次看都覺得不動在學校一定很受歡迎。」才一年多就有這麼多照片。
 
  「哼,我沒在理這種事。」把熱飲放到茶几上,不動轉頭放自己的東西,並動手更衣。
 
  「最近沒有常常被告白嗎?豪炎寺和鬼道他們都有耶。」發現桌上的飲料,円堂開心離開不動的床下到地板,只是手碰到杯子前被不動扔過來的東西蓋住臉而強制停止動作。「哇啊?!」
 
  「穿上。」命令句。
 
 
  円堂歪了歪頭攤開手上的不明物體,柔軟又溫暖的材質在手上的觸感非常好,他知道這是叫做懶人毯的東西。
 
  雪白的懶人毯在頭部,也就是帽子的部分有兩只尖尖的耳朵,長長的袖子袖口則縫有貓爪外型的裝飾,後面還有條細長的尾巴。
 
 
  「你怎麼會有這個?好可愛--」一點也不介意它奇特外型的開心套上,円堂穿起來一點違和感也沒有。
 
  「老媽帶回來的。」真不曉得他在想什麼,出差買給就要上高中的兒子的禮物竟然是這種孩子氣的東西。
 
 
  算了,可能是母親故意要他給円堂穿的,家裡兩老都知道自己和円堂的關係,但是從未反對過。大概是円堂很討他們喜歡。
 
 
  「好溫暖--」抓起尾巴,円堂開心地甩動。
 
  「別亂甩,等一下掉進杯子弄髒我可不幫你洗。」換好居家服,不動做到円堂身邊,円堂立刻挨過來取暖。
 
  「好啦。」乖乖放下。
 
  「今天要住?」留意到円堂放在一邊的袋子,不是書包也不是練球的背包,而是來這過夜的小型旅行袋。
 
  「嗯。」捧起杯子呼氣,溫熱的杯子讓他的手也熱起來。「不方便嗎?對不起……因為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就沒給你聯絡了。」
 
  「並不會。我明後天沒有練習也沒有打工。」
 
 
  因為引退的關係,他們三年級生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去訓練一、二年級,通常不動是被佐久間等人家去,不過最近帝國的球場要進行全面保養,他們總算不能煩他了。
 
  至於在糕點店的打工,也因為這一周為了情人節大忙特忙後,難得周末出現店休。
 
  他回家的路上才在想要不要找円堂見個面。
 
 
  「太好了,那我可以待到禮拜天嗎?」
 
  「參考書有帶嗎?」顯然雷門這周末也放假。
 
  「帶了帶了,就知道你會問。」
 
 
  兩人都是不到一個月就要考試的人,不過由於有FFI的功績助威,目標的高中早是射程內,不動要円堂念書只是以備萬一。
 
  其實円堂的狀況不太需要不動盯,在學校有豪炎寺和鬼道看著,兩人在一起大概就複習而已。
 
 
  「你剛才說這是手製的?」拿出剛才收到的巧克力,不動打良著包裝簡單的盒子,紙袋擱置在桌上。
 
  「嗯。」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可是我沒教過你吧?看書做的?」
 
 
  在兩人交往之前,円堂主動碰鍋碗瓢盆的次數根本屈指可數。
 
  交往後,一定程度的點心和料理不動會讓円堂一起動手,算是兩人培養感情重要的一環。
 
 
  「我拜託小秋教我的,因為是要送你的嘛,不能做的太可怕,嘿嘿。」絞著手指,視線亂飄顯示他的緊張。「啊,不過我沒讓小秋知道是要送你的喔,在小秋家也只有試做,這個是我在家裡自己做的,味、味道我覺得你應該會喜歡……」
 
  「喔--」他慌張解釋的樣子,不動只覺得可愛。
 
  「唔……我知道送你手製巧克力,很不自量力啦。」怎知円堂竟鬧起彆扭,竟把帽緣往下扯,遮住羞紅的臉。
 
  「白癡,我有嫌嗎?」他可是又驚又喜。「就讓本大爺來嚐嚐吧。」
 
  「呃、咦!?現、現在嗎?」円堂的臉更紅了,他停止扯帽子,露出一半的眼睛看,不動已經在拆包裝了。「都、都九點多了耶,這麼晚吃,不太好吧?」
 
  「是啊,都九點多了,再不吃情人節就要過完了。」
 
  「唔--」
 
 
  盒子裡是沒有太多花樣的造型巧克力,有八塊,八塊形狀都不太一樣,白色黑色都有,大小是一口可以吃下的。
 
  挑了個閃電標誌的,故意張大嘴巴在円堂面前吃下。
 
 
  「……怎、怎麼樣?」緊張的捏著不動的衣角。
 
  「……」
 
 
  勾勾手指,要円堂靠近些,円堂不懂的傾身,毫無防備的小貓咪霎那間被拉進大野狼的懷裡。
 
 
  直到唇邊傳來濕潤的觸感円堂才意識到自己被吻了。
 
  不動一手按著他的後腦,另一手扶摸他的腰,使円堂酥麻的不由得抖了一下,這一瞬的鬆懈讓不動得以撬開他的嘴,用舌頭推了一小塊的巧克力過來,然後嘴裡還被刮了一遍才被放過。
 
  攀在不動身上喘,不管吻過幾次円堂都不習慣不動突然又強烈的熱吻,口中的巧克力早就融化,散發甜味。
 
 
  「如何?」
 
  「問我……如何……我是覺得好吃啦……」雖然才半年,円堂對甜的喜好程度已和不動同步。
 
  「呵,我也這麼覺得。」
 
  「……那就好。」円堂一點也不奢望不動會坦率的說喜歡。
 
 
  索性賴在不動腿上報復他的突襲,殊不知他這行為只是讓不動得了便宜,不動繼續吃巧克力。
 
 
  「木野沒有問你要送誰?」
 
  「嗯,我說不方便講,小秋就沒問了。」本來是趴姿的円堂翻了個身換成仰躺。「不過……她知道我在和人交往耶,問她都不跟我說怎麼知道的。」
 
  「哼,我想大部分的人都知道。」
 
  「咦?為什麼?」
 
  「當然是你表情露餡了。」捏了捏円堂的臉,「佐久間那小子從鬼道那聽來,說某某人在幾個月前明顯變了。」
 
  「變了?我沒有長高也沒變胖吧?」恢復坐姿,円堂在自己身上摸來摸去,「確實這半年點心多吃了很多,可是體重沒有上升啊……身高也……」
 
  「白癡,我不是說了表情?」活動量大的円堂怎麼可能因為多那幾塊蛋糕就發胖。
 
  「呃,對喔,可是怎麼會……」
 
  「誰知道。」那些直盯自家戀人的傢伙究竟看到什麼他才不想管,最好可以讓他們知難而退。
 
 
  不動露出了邪惡的表情,円堂不想管他在想什麼,縮回自己的位子,捧著杯子繼續喝他的熱牛奶。
 
  想著兩人親密的關係,不自覺勾出幸福的笑容。
 
 
  「嘿嘿。」
 
  「傻笑什麼?」
 
  「沒有啦,只是,現在覺得瞞著大家交往好好玩。」
 
 
  一開始不動要求保密時,自己還覺得麻煩,躲躲藏藏不是他愛的。
 
  不能跟別人分享交往的喜悅,円堂有時會因此鬧彆扭,他以為不動是認為夥伴們會當笑話,畢竟同性戀一直是受歧視的族群。
 
  吵了幾次架,円堂才放棄提公開。
 
 
  「喔--怎麼突然改觀了?」
 
  「嘻嘻,因為會有種說不出來的刺激感啊。」這回向小秋學巧克力作法時,一直緊張著自己會不會不小心說溜嘴,這種感覺直到把巧克力交給不動前都還有,不過交出後全化成了極棒的成就感。
 
  「是嗎。」
 
 
  坦率表達喜悅,帶了點羞怯心情的円堂最近的習慣是用食指抓臉,這時他手背上的貓手圖樣讓他像用貓掌洗臉的小貓。
 
  有種說不出的可愛。
 
 
  「円堂,這麼喜歡心跳加速的感覺的話,要不要體驗另一種?包準你會喜歡。」
 
  「咦?什麼什麼?」
 
  「手停在臉的旁邊,學貓叫一聲。」
 
  「……喵?」
 
 
  傻呼呼照做的他真是可愛得不得了,不動低笑一聲。
 
 
  「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啊?」總覺得好像做了不太妙的事?
 
  「有啊。」拿走他手上的杯子放到安全的區域。「我會很爽。」
 
  「咦?」
 
 
  還沒反應過來,円堂便被壓倒在地,不動支在他上方。
 
  這姿勢讓円堂懂了。
 
 
  「等等等等、等一下……」
 
  「不等,」慢條斯理地把円堂的手往上拉,円堂抵抗的力量根本不構成威脅。「今晚你就等著一直喵喵叫吧。我會讓你臉紅心跳到忘記自己是個人。」
 
  「那算什麼啊、唔……」
 
 
-TBC
 
=雜談=
  本來是想一整篇一起發的,最後還是決定拆兩段,因為有點長(而且還沒寫完
  太久沒寫不円,這一週上課都笑個不停(欸,這兩個人實在是讓我太開心了XDDD喵喵叫的隊長完全是犯規啦可惡XDD不動你這幸福的傢伙
 
  後篇希望下禮拜四能夠趕出來,一整章會是白色情人節的部分wwwwww很多設定和幸福家庭重複了,或許在我心中的不円定位就是這樣好發展吧XD(都不突破一下#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03.18
*電腦稿完成:2014.03.2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