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七>(洛円)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七>(洛円)
 
 
  睜開眼睛撐起身體的時候,印入眼中的是猶如戰場的爭吵。
 
  一邊是自己打工店裡的上司,另一邊是……
 
 
  「鬼道,不動,豪炎寺……我在作夢嗎?」歪了歪頭,円堂幸福的笑著說,眼前的大戰立刻熄火,洛可可衝到床邊。
 
  「守!啊啊對不起,把你吵醒了,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慵懶的拉長音,「怎麼會不舒服呢?覺得幸福都來不及了,竟然可以在夢中一口氣見到好久不見的大家--好痛!」
 
 
  耐不住性子等円堂完全清醒的不動走過來,一擊手刀敲在他頭上,円堂立刻抱頭慘叫,可見不動的力道沒有留情。
 
 
  「很痛耶、不動!」
 
  「醒了沒?夢裡是不會感覺到痛的吧?」不動從容擋開豪炎寺揮過來的拳頭。
 
  「唔……醒了啦…為什麼一覺醒來非被不動打啊明明在洛可可家……咦?!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啊!!?」這裡不是費狄歐家更不是日本、我也沒有在做夢啊剛剛還被不動打,可是!!「不動、豪炎寺、鬼道,還有費狄歐!」
 
  「當然是來找你的,剛好有機會來義大利一趟。」鬼道把還在打擂台的兩人踹到一邊去,看看円堂方才被打的地方。
 
  「要敘舊先等一下,守,狀況如何?」坐到床緣的洛可可擔心的問,想也沒想撈過円堂的身體,把額頭靠上他的,沒注意到円堂下意識地縮了一下。「燒好像退了,太好了。」
 
 
  洛可可沒料到他這個舉動卻讓円堂的腦袋爆炸了。
 
 
 
 
  「真是的,你明明知道守的額頭是敏感帶,為什麼還會直接用額頭去碰啊。」坐在飯桌的位子上,費狄歐對著對面的友人直數落。「而且還是用你那張守沒有抵抗力的蠢臉靠近,難怪他會爆炸。」
 
  「我擔心他啊,一時忘了。」無辜地說道,用額頭量體溫完全是習慣。
 
  「不要罵洛可可啦,費狄歐,誰叫我昨晚狀況不好把他嚇壞了。」從洛可可的房間出來的円堂換回了自己的衣服,他坐到洛可可身旁,「是我不好,反應過度了。」
 
  「我就是要罵,這小子從以前就對自己以外的事很散漫,更是完全的利己主義。」雖然看起來很照顧守,還是要念。
 
  「呃哈哈,是這樣嗎。」怎麼這話好像也從X的大家口中聽過……「比起這個,我比較意外的是費狄歐你竟然和洛可可是朋友,怎麼都沒跟我說?」
 
  「那是因為你沒跟我說你是在他這邊打工啊,雖然你成天把X的"店長先生"掛在嘴邊。」
 
  「咦?那不就是說過了……」無視洛可可在聽到成天掛在嘴邊而投過來的視線,円堂故作鎮定繼續話題,臉上的潮紅卻洩了底。
 
  「就說了,你都是用"店長先生"來代稱,而不是叫名字。而且洛可可的店以前才不叫X。」X是洛可可從父母手中接手的,以前是一串又臭又長的英文。
 
  「對我們也是,」在替円堂準備早餐的鬼道出聲,「我們完全沒料到你已經接觸洛可可˙烏魯帕了。」
 
  「這、這樣啊……那、你們怎麼都一副早就知道洛可可的樣子?」
 
 
  面對円堂困惑的反應,他們對看了下,用眼神交流。
 
  就在円堂不耐煩地想發難時,左臉頰突然遭到攻擊。
 
 
  「原來你在別人面前講我都搞得很見外啊?」下手的自然是洛可可,他把円堂攬過去捏。
 
  「嗚咿,我沒自覺啦你講這有什麼用……」
 
  「嘛,不過你沒講也算是好事。」心底慶幸円堂不疑有他的被轉移話題,洛可可繼續吸引他的注意嘀咕。
 
  「為什麼?他們就算了,費狄歐和洛可可是好久不見的朋友吧?」怎麼語氣嫌惡?
 
  「因為我的直覺告訴我,作為你在義大利的監護人的這小子,絕--對會把你從我身邊搶走。在你醒來的時候我們不是就在吵架?」
 
  「呃,嗯……你會嗎?費狄歐?」
 
  「嘛,我是很想,尤其你昨天又出那種意外。」
 
  「意外……喔,那是我自己不小心啦,不要怪大家,你們怎麼會知道意外的事?」
 
  「你邊吃,邊聽我們說吧。」
 
 
  早就想插嘴的豪炎寺端著剛做好的美味早餐過來,放到円堂面前。
 
  他們在円堂起床前就吃過了,在等円堂醒來時不小心才會吵起來。
 
 
  「哇啊--是煎蛋捲!好久沒吃別人做的了!」
 
  「抱歉,現成的食材只能弄這些東西,我想營養至少是足夠的。」鬼道也端了一盤東西過來,是鬆餅。「不動回來應該可以給你適合一點的午餐。」
 
 
  不動因為猜拳猜輸被迫去附近的市集調度物資。
 
  洛可可雖然自己會煮飯,他也不在家三個禮拜,冰箱裡只有少得可憐的食材,本來洛可可想叫威帝從X拿些東西過來,最後還是決定用採買的。
 
 
  「有這些我就很滿足了啦,」拍拍洛可可的手要他放開,円堂開心地雙手合十,準備進攻他可愛的早餐。「我要開動了--」
 
 
  豪炎寺和鬼道各拉開一張椅子坐下,看円堂吃的津津有味,表情溫柔許多。
 
  沒漏看這個變化,洛可可了解他們不是普通珍惜円堂。
 
 
  「我們會知道你在這裡,是因為威帝在我們家的答錄機留了言,我們是早上才回家的。」
 
 
  前一晚費狄歐與鬼道等人會合後,因為時間晚了沒能回家。
 
  因為想給円堂一個驚喜,費狄歐也沒打電話回家跟円堂說一聲,豈料一早回家,房子卻空無一人。
 
  円堂的手機完全打不通,差點把他們急死,幸虧他們去報警前發現了答錄機有留言。
 
 
  威帝只簡略的說円堂出了意外而且病倒,由他們的店長暫時收留。
 
  威帝留下了自己的手機與名字,好讓人收到留言就可以聯絡,聽到名字的當下費狄歐才恍然大悟円堂的工作地點是朋友的店,立刻飛車衝來,到洛可可家前,先去了X找威帝搞清楚狀況。
 
 
  「我的手機……啊啊,好像昨天要上班前就差不多沒電了,原因大概就是那個吧。」円堂歪了歪頭,「抱歉,很擔心嗎?」
 
  「廢話,尤其還聽到你病倒,差點想直接把睡夢中的你帶回日本,」豪炎寺認真的回答,「你這笨蛋還是老樣子不愛惜身體?竟然過度疲勞引發高燒。」
 
  「又、又不是我故意的,最近事情比較多嘛,哪有閒工夫注意身體狀……」被豪炎寺狠瞪一眼他只有乖乖收聲咬鬆餅。
 
  「你這樣我們怎麼能放心?」不只過來的他們三個,在日本的朋友們無不擔心隻身來到義大利的円堂。
 
  「……好啦,我會努力注意。」
 
 
  円堂在心底直埋怨時間太不湊巧,竟然在生病時發生意外,偏偏最好的朋友們又在這時機點來訪,真是最糟的發展。
 
 
  「鬼道你們為什麼會突然來義大利啊……剛才說是有事吧?」不想再被唸,円堂逃避的轉移話題。
 
  「呃,嘛。」
 
  「我們是作為日本代表來參加說明會的。」
 
 
  剛進門的不動出聲蓋掉鬼道吞吞吐吐的句子。
 
 
  「說明會?日本代表?」
 
  「不動!」鬼道立刻吼過去。
 
  「叫屁啊,他之後一定會知道好嗎,春天其他傢伙不可能到了義大利還不來找他。」把鑰匙還給洛可可,不動在流理台放下剛買好的東西後坐到費狄歐旁邊。
 
  「好大的口氣,你們已經篤定你們可以在亞洲預選優勝了嗎?」洛可可好笑的用手撐住頭調侃。
 
  「那當然。」想了想,鬼道對不動的論調妥協,一反剛才的躊躇,揚聲回答洛可可,「我們發過誓,在我們的隊長歸隊前,我們絕對不能夠輸。」
 
 
  三人同時將視線轉到円堂身上,筆直望盡他的眼中,原本還不清楚他們在打什麼啞謎的円堂立刻懂了。
 
  他們在講足球,"我們"--是指閃電日本。
 
 
  「円堂,明年春天U-20的世界大賽要開打了。」
 
  「U-20……是嗎,這樣啊,所以你們三個人都入選代表隊了?恭喜。」円堂的語氣十分僵硬,表情已經垮了。
 
  「不只我們,日本代表隊、閃電日本完全是我們那一年的陣容,監督、經理群都一樣。」豪炎寺從袋子裡拿出一張照片,「這是現在的大夥兒。」
 
 
  推到円堂手邊的照片上有17個選手,四名經理,和兩位長輩。
 
  他們穿著全新的隊服,漂亮的寶藍色上印了熟悉的黃色閃電,以及令人懷念的太陽旗。
 
  円堂表情複雜的伸手,碰到照片的那一刻先縮了一瞬,才小心翼翼的拿起。
 
 
  「大家……看起來很好呢,哈哈,綱海和浩人都戴了眼鏡啊……」有在定期視訊聯絡的只有住東京的朋友,其他人至少半年以上沒看過臉了。
 
 
  円堂的表情不知道是笑還是哭,皺著眉的樣子令他們都感到不舒服。
 
  他用懷念的聲音喃喃自語,洛可可了解到那張照片上絕對映出了円堂最想念的夥伴們。
 
 
  「洛可可先生。」硬是把心疼的視線從円堂身上移開,豪炎寺開口。
 
  「洛可可就可以了。」
 
  「好。円堂的狀況怎麼樣?」
 
  「昨天的意外讓他的指尖都有點凍傷,不過醫生說不要緊,只要好好擦幾天藥就會沒事。比較麻煩的還是他的感冒,燒是退了,病毒應該還要一陣子才可以完全消滅,如果沒照顧好引起二次感冒的機率很高,醫生是這麼說的。」
 
  「這麼嚴重?」明明他看起來很有精神……啊,大概有一半是這小子不想給我們擔心而裝出的假象。
 
  「畢竟昨晚真的一度讓他很危險……」
 
 
  想起在冰庫發現円堂的那一幕,洛可可不禁打了寒顫。
 
  要是晚個幾分鐘發現,要是打開來円堂已經倒下,他該如何是好……
 
 
  「洛可可、跟你說過不要再自責了!昨天的意外完全是我自作自受!」本來專注於相片的円堂敏銳地發現洛可可的沮喪立刻湊過來。「而且你昨天晚上也好好的照顧我啦!」
 
  「……嗯。」
 
  「我現在可以這麼有精神,都是多虧洛可可找到我,然後溫柔照顧我的結果喔!」抓起洛可可厚實的手,円堂認真的想讓洛可可打起精神。
 
  「……守--」
 
 
  不消幾秒,洛可可敗下陣的露出笑容,抱住円堂把頭埋在他的肩窩撒嬌。
 
  円堂好笑的拍拍這個比自己年長十歲的大人,上次洛可可撲到自己身上已經是三個禮拜前的事了。
 
 
  看著兩人微妙的互動,費狄歐在腦中想了兩圈後,下了個決定。
 
 
  「洛可可,你接下來的半個月會離開X嗎?」
 
  「嗯?不會。」他一邊回答一邊放開円堂,要他趕快把早餐吃完好吃藥。「怎麼?」
 
  「我想暫時讓守住你這,方便嗎?」
 
  「咦?!」原本要喝牛奶的円堂緊急煞車。
 
  「可以啊,很歡迎。」
 
  「那就麻煩了。」
 
  「喔。」
 
  「咦!!!等等等等等、等一下!為什麼我得來住洛可可家?」剛剛那算什麼?不顧我的意願就交易出來了嗎!!
 
  「沒辦法啊,我接下來都不在家。我跟你說過吧,我的球隊這個月要去日本兩週遠征,」隊友們早就出發了,他要不是因為U-20的工作現在也該在日本了,「剛好和他們三個回程的飛機同一班,今天晚上就要出發了。」
 
  「呃,這我記得……可是那也不必--」
 
  「你在生病,我不可能讓你一個人看家。」現在的費狄歐完全是監護人的模式。
 
  「唔、沒問題啦,我已經不要緊了。」
 
  「少來,剛才洛可可才說了醫生的診斷結果,比起交給你的同學們照顧,洛可可還比較讓我放心,這裡又在你們學校旁邊,其他人也可以幫我一起注意。」
 
 
  平常很溫柔的費狄歐難得強勢起來,円堂縮了縮脖子。
 
 
  「你剛剛才說洛可可很散漫、也同意洛可可說你不想讓我繼續在X的推測……」
 
  「我是那麼說過,但是……他總不會不注意差點在他店裡丟掉小命的你,你也說了他有好好照顧昨晚不適的你。」
 
 
  更重要的是,円堂是洛可可恩師的孫子,知道這點的洛可可豈能不保護?
 
  他們在円堂醒來前,就確認過洛可可正是円堂要找的人。
 
 
  既然知道洛可可了解円堂的身分與自身的立場,費狄歐就知道自己不用再擔心什麼,尤其剛才他們的互動是那樣的親密。
 
  円堂現在需要的是完善的照料與可以放心休養的地方,除了洛可可或自己身邊,費狄歐想不到義大利還有哪裡更適合了。
 
  再者,即使洛可可靠不住,小巨人的友人們也一定會幫忙看照。
 
 
  「可、可是這樣太麻煩洛可可了……」他最不喜歡給人添麻煩了。
 
  「不會啊,我說了,我很歡迎喔。」洛可可摸摸他的頭,「反正我是一個人住,沒什麼好麻煩的,還是你不喜歡跟我在一起?」
 
  「呃、不是,絕對不是!在洛可可身邊我很安心,昨晚也久違的睡了好覺……」一被逼急円堂下意識說了真心話,讓保護者的他們全挑了眉。
 
 
  不過現在不是在挖新話題出來的時候,他們索性不管。
 
 
  「那就這麼決定了,你趕快喝完你的牛奶,吃過藥後跟我回家去準備行李。」費狄歐趁勢下決定。
 
  「咦、可是--」
 
  「你不討厭、洛可可又很歡迎,這不就好了?」
 
  「唔……」
 
 
  說不過費狄歐,又不想否認過頭讓洛可可誤會,円堂只有無力垂肩,投降。
 
 
  「你們就留在這等吧?」費狄歐看向從日本來的三個客人。
 
  「嗯。」出聲的是豪炎寺,其他兩人則點頭回應。
 
  「咦?為什麼?」
 
  「我們從這去機場比較快,所以會在這待到晚上,把他們載來載去太麻煩了。」
 
  「可是……這樣難得見面的時間就要減少了……」円堂委屈的說。
 
  「誰叫你要生病,看你下次還敢不敢不愛惜身體。」不動老樣子說話不留情。
 
 
  至於他們,當然也很遺憾不能跟円堂多聊聊,至少能見到面就安心不少。
 
  更重要的是,他們有話必須跟洛可可說。
 
-TBC
 
=雜談=
  新學期wwwww很高興手感一開始就很順wwww不過因為有些新發展和前面有所矛盾,修的有點辛苦||||||可能有的地方會讓大家覺得不太通順[抹臉]
  哥哥們(?)終於和洛可可碰頭啦XD因為場面會不好控制就沒讓日本三人組過度暴走,而且對他們而言洛可可還是需要尊敬的對象,不會太無禮。
  不過他們沒暴走還有一部份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太習慣看到人去黏円堂XDDD對於那樣的畫面就不太會叫了,円堂至今幾乎不抗拒洛可可或費狄歐的摟摟抱抱也是這個原因(有點糟糕耶
 
  下一章要講円堂的過去了,希望能順利詮釋出來嗄啊啊啊。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02.20
*電腦稿完成:2014.02.2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