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5674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家教/架空]化成風<十六。完>(里綱)

 
 
  [家教/架空]化成風<十六。完>(里綱)
  *一世Giotto的名字使用東立翻譯之喬特
 
 
  「歡迎光臨--啊咧?」當綱吉面相發出風鈴聲的門口一喊時,就發現來者稀奇,「里包恩老師?」
 
  「綱?」進來的里包恩也閃過一絲驚愕,皺眉。「你這是在做什麼?」
 
  「呃,打工啊。」
 
 
  穿著服務生圍裙的綱吉手裡拿著托盤,有些尷尬地回答。
 
  原本蓋在眼睛的瀏海用有些花俏的髮夾固定在旁邊,使得他水潤的大眼格外明亮,襯托出他靦腆的小臉。
 
 
  「我沒跟你說過嗎?我最近開始打工了,要累積社會經驗嘛。」拉了一下蓋在大腿的圍裙下擺,里包恩這才發現綱吉今天穿了比平常短的褲子,快要短過那件圍裙,有點像沒穿褲子。「先坐下來吧?有幾位?」
 
  「我們有四位唷,小綱。」被里包恩擋住的女子探出身子,微笑。
 
  「米亞姊姊!」欣喜地叫道。「啊、還有喬特哥哥和史黛菈小姐!」
 
  「下午好,綱吉君,好一陣子沒看你來彭哥列,原來是在打工啊。」
 
  「呃,嗯,我先帶你們到位子上吧,這邊請。」向唯一沒有說話的喬特點點頭,綱吉邁步。
 
 
  綱吉帶領他們坐下的位子是店裡的戶外露天座位。
 
  這裡是家露天咖啡廳,根據綱吉描述,是一間新開的店,平常日的下午客人還沒有很多,因為位在綱吉留學的高中附近,才讓綱吉決定在這裡學習。
 
  在這炎夏的午後,有難得的微風吹拂。
 
 
  「我們這家店是由義大利的飲料和糕點為主,不過因為店長的喜好,也有提供日式的餐點。這是菜單。」用著公式化的語氣說著,綱吉的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如果需要解釋的話,請告知我。」
 
 
  簡單的點餐作業,綱吉因為做過很多遍所以表現的很自在,但是對於里包恩和喬特來說,卻感到有些違和感,說不上是為什麼。
 
  在快速地點完後,綱吉就拿著菜單走回櫃台--說是吧檯可能比較適合的地方,交給那兒的金髮青年準備餐點。
 
 
  「呵。」米亞在端詳兩位上司的反應後忍不住笑出來。「有必要這麼吃驚嗎?」
 
  「咳、米亞,妳早就知道綱吉在這裡的事?」喬特連忙回神,尷尬的清了清喉嚨。
 
  「嗯,是啊,所以才特地約你們來,認真工作的小綱很新鮮吧?至於我會知道的原因……」張望一下後,米亞比了下綱吉交談中的另一位服務生,「那個是我弟弟提姆,他是小綱的同學。非常巧喔,小綱就住在我老家,我最近才知道就是了。」
 
  「對喔,提姆君還在念高中嘛。」史黛菈和米亞是兒時玩伴,自然認識彼此的家人。
 
  「聽說是學校的課題,要他們利用暑假打工,然後做報告,小綱說這間店是他朋友的朋友開的,靠著介紹就來這工作了,拉著我那弟弟一起。聽說上禮拜剛開幕喔。」
 
  「原來如此。」難怪他好好的暑假都不來找他和里包恩。「你不知道喔?里包恩。」
 
  「嗯。他只跟我說了他要寫報告很忙。」單手撐著頭,他盯著綱吉看。
 
 
  工作中的綱吉真的很不一樣,和在家做事的感覺都不同,他時而露出認真的表情在做雜務,時而擺出剛才那種公式化的態度在招呼客人。
 
  唯一沒變的就是那個笑容吧,天真爛漫。
 
  最奇怪的就是他鎮定得不得了完成每項工作,那個在家常常跌倒的小傢伙是去哪了。
 
 
  「我還以為你又惹綱吉生氣讓他不爽理你,」喬特的風涼話惹來里包恩白眼。
 
  「白--癡,對我和綱來說吵架是家常便飯,如果真的吵到他躲我你認為他剛還會跟我講話嗎?那個幼稚的死兔子絕對會裝作沒看到。」也絕對笑不出來。
 
  「……是沒錯。」說不定還會逃走耶……就之前的經驗。「奶嘴的事,你說了嗎?」
 
  「早說了,他聽了還哭了。」喝了下綱吉一開始端來的開水,里包恩望向街道。「他甚至要我帶他去掃墓。」那個孩子果然是無比的善良,連吃醋都不懂。
 
  「綱吉沒有生氣嗎?你竟然把已故戀人的東西送給他。」
 
  「有什麼好生氣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到他們這桌的綱吉插上一句後,呈上飲料,他低下身子時,胸口掛著的奶嘴垂了下來。
 
 
  「蜜雪兒小姐對里包恩老師很重要,這對我來說不是什麼該生氣的事……」放完飲料綱吉才繼續說話,「她是里包恩的心靈支柱,我還要感謝她,是她讓老師下定決心要成為治療師的……如果沒有她,我不可能跟老師相遇。」
 
  「綱吉……」我可愛的弟弟的心胸何等寬大啊!
 
  「小綱現在的夢想,是治療師對不對?」米亞是從提姆那聽來的。
 
  「呃……嗯,是啊,我想成為和里包恩老師一樣的人,幫助很多人。」
 
  「那樣的話,你就非得好好念書不可了,兔子。」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里包恩望進綱吉的眼中。
 
  「唔、這我知道啦。」我可是一直有在用功的!
 
  「話說你在這邊不要緊嗎?綱吉君?」史黛菈顯得有點擔心,畢竟綱吉還在上班。
 
  「嗯,沒問題的唷,現在比較沒有那麼忙,店長允許的--啊,差點忘了!要問你們關於飲料的感想!」說著,他拿出隨身手札要記。
 
  「那就我先說吧--」米亞像小學生一樣舉起手,綱吉點點頭。
 
 
  凝視綱吉認真筆記的神情,里包恩的表情始終是溫柔的。
 
  他發現,在不知不覺中,綱吉真的成長了,不再是之前要他守護的那個小孩子。
 
  氣質方面越來越像他堂哥,但是還是不失單純可愛的感覺。
 
  在義大利的這兩個多月,他吸收了很多義大利人特有的浪漫風情,在忙碌中好一陣子沒修剪的頭髮也長了不少,被他紮成馬尾。
 
 
  「……師、里包恩老師!」叫喚了兩聲,綱吉紅著臉皺眉,里包恩熾熱的視線讓他感到害羞。
 
  「嗯?什麼?」
 
  「真難得你在發呆,我叫你好幾聲囉。是不是熱壞了?」發呆什麼的根本和里包恩老師的形象不合啊!
 
  「沒有發呆,是在想事情,別擔心我。」他才不會中暑,又沒那麼熱。「倒是你,怎麼會有那件短褲?」
 
  「咦?呃,這、當然是買的啊……好啦里包恩老師,請告訴我你的感想!熱咖啡的味道--」乾笑兩聲,視線往旁邊飄。
 
  「你知道我的口味,寫你想的就好,別給我轉移話題。」總算卸下笑容,里包恩瞇起眼睛,「你才不會自己去買衣服,少說那種我不可能相信的謊,綱。」
 
  「唔……你、你又知道我沒有自己買衣服的技能啊!我們分開一年多我成長很多好嗎。」
 
  「你結巴,視線亂飄,又想轉移話題,你說說這哪一項不是你說謊時的標準反應?你最不會說謊的,別以為我不知道。」所以綱吉有事都瞞不了他。「對你來說衣服不是那麼必要買的東西,你也沒什麼在長不用常換。」
 
 
  雖然綱吉正值生長期,身高卻只寂寞的長不過五公分,這點是他的痛。
 
 
  「而且你通常會找我或喬特陪你去,但是我對你這件短褲可是一點印象也沒有,別跟我說那是你在日本買的,因為那一看就是義大利的名牌。」
 
  「唔……」扁扁嘴,啞口無言,不管過多久他都辯不過里包恩嗎嗚嗚,這樣只好使出絕招--「我要回吧檯--」
 
  「別想逃。」在綱吉溜掉前抓住他的手,里包恩露出令綱吉頭皮發麻的表情。「給、我、說。」
 
 
  大眼骨碌碌地轉,綱吉的小腦袋擠不出任何可以過關的理由。
 
  喬特好像也很好奇所以沒有想幫他的意思,只是一味跟另外兩個女生盯著他看。
 
 
  「……別人送的啦,不好看嗎?」小嘴微嘟,舉白旗投降希望他親愛的老師放過他不要再問下去。「因為你會吃醋我才說謊啦……我還挺喜歡這件的。」
 
  「喔、這樣啊--」里包恩哪不知道綱吉還藏了其他秘密,把綱吉直接拖進懷裡,「那麼下個問題,誰送的?不可能是你同學,這禮物不是義大利高中生能送的,而且這麼短感覺別有用心。」
 
  「只有你才覺得別有用心啦!問個問題做什麼抱我?」羞紅臉,綱吉急忙想要起身無奈卻被抱個死緊。「放、放手啦,我要工作、喬特哥哥--」
 
  「抱歉,綱吉,我也很想知道。」
 
 
  仔細一看才發現那褲子真的頗短,勉強有到膝蓋的一半。
 
  如果是普通男生來穿恐怕會很可怕,還好綱吉的腿很細也沒有腳毛,肌肉線條更是勻稱。
 
  --做哥哥的他當然想關心一下,除了里包恩以外還有哪個變態會讓他弟弟暴露這麼多肌膚在外。
 
 
  「兔子,快招,不然我就要在這裡"料理"你了。」雖然他已經猜到在義大利有這樣的財力又讓綱吉極力隱瞞的人會是誰了。
 
  「咿咿!!好、好啦好啦,我說就是了!」甫聽到暗號般的用詞,綱吉立刻停止掙扎,這令其他人又添一個問號,不過還是決定之後再找機會問,「是白蘭啦……」
 
  「什、什了!!?白蘭!?你和他接觸了?」
 
 
  綱吉無力的頷首,簡單的提了一下再次見面的經過。
 
  那大概是在三周前,綱吉在準備期末報告的時期,碰巧在街上碰見了,然後喝茶時白蘭不小心弄髒了他的褲子,結果白蘭就送了條新的來賠罪,熬不過白蘭的綱吉只好接受。
 
  後來白蘭還幫了他很多忙,像是寫報告和準備考試。
 
 
  這份工作也是白蘭介紹的,這裡是白蘭的地盤,開店的是白蘭的朋友。
 
  白蘭很常跑來找他,特別喜歡吃這裡的日式甜點。
 
 
  「這樣滿意了嗎?」綱吉顯得有點不耐煩,很受不了里包恩和喬特碰到白蘭時的反應,「可以放開我了嗎?我還要做事。」
 
  「……不太想。」由於很大的體格差,綱吉就算是坐在他腳上也矮他一個頭,讓他可以把下巴擱在綱吉頭頂。
 
  「……果然里包恩老師有被白蘭影響過吧連行為都好像。」很小聲地嘀咕。
 
  「笨兔子,你剛才說什麼?」怎麼好像聽到行為相似……之類的?
 
  「沒什麼,什麼都沒有,喬特哥哥救我--」再度向堂哥發出求救訊號,「我快被壓扁了--」
 
  「里包恩,放手!」這回喬特回應了,「快放開他不然換我掐死你,不准讓綱吉不舒服!」
 
  「……」
 
 
  躊躇了一會兒,里包恩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鬆手,重獲自由的綱吉馬上逃開。
 
 
  -反正他之後一定會有和綱吉算帳的機會,到時候再逼他招供,他覺得綱吉剛才的碎碎念透露了天大的秘密。
 
 
  「綱--來一下好嗎?」方才在吧檯的青年從店內喊道,他們這才注意到在他們抓著綱吉嬉鬧時店裡的客人增加不少,綱吉匆匆拉好衣服入內。
 
  「來了,抱歉、需要我--」
 
 
  連招呼他們都來不及,綱吉再度埋首工作,穿梭在店裡。
 
 
  「他真的有自信多了,從剛認識到現在……」里包恩有感而發的說著。
 
  「讓小綱改變這麼多的不正是里包恩先生嗎?」米亞呵呵呵的笑道,前陣子喬特有拿綱吉住院時的照片給他們看,他們了解里包恩的感嘆。
 
  「嘛,是啊。」
 
  「會感動對吧!里包恩,感覺到綱吉的成長。」對喬特而言看綱吉成長一直是最快樂的事,不管幾次都會被這個與自己神貌相似的心愛小堂弟給感動。
 
  「我才沒有你的父母心,別把我跟你相提並論,親愛的岳、父、大、人。」里包恩很清楚他和喬特對綱吉的感嘆絕對不一樣。
 
  「岳--里包恩你在亂叫些什麼啊!!」喬特立刻拍桌站起來,惹來注目禮。
 
  「喬、喬特先生、冷靜點!」史黛菈連忙拉了拉喬特的衣角。
 
  「大吼大叫會給小綱添麻煩喔。」米亞適時的一句宛如一桶沁心涼的冰水讓喬特瞬間降溫,冷靜坐下。
 
  「……什麼岳父大人啊。」不過他還是火大。
 
  「嗯?因為你的反應就像不想把女兒嫁出去的笨蛋父親,對我來說不就是岳父大人?」
 
  「是你個大頭鬼!」喬特努力不要又站起來怒吼,「第一,我是綱吉的堂哥不是家光叔叔不要亂叫,第二綱吉才不會跟你結婚少一付胸有成竹的樣子!!」
 
  「喔?這樣嗎?既然你不是綱的父親角度那對綱的未來就沒干涉權了,堂哥大人。」
 
  「你、!!」
 
 
  從遠處聽著對話的綱吉,感到又好笑又害羞,覺得自己應該去阻止他家的里包恩老師不要在這大聲講他們倆的關係,可是他又想看看他們會怎麼繼續這話題。
 
  而且,他沒想到總是在面前很完美的堂哥也會有被人耍的一天,這畫面很新鮮。
 
  只是,也有點五味雜陳,平常都是他被里包恩耍的,總覺得……
 
 
  「……我在沮喪什麼。」搖搖頭,綱吉吐槽自己為什麼有被虐傾向的想法。
 
  「小綱吉,你的臉上寫著"我在吃醋快來欺負我不然我要哭囉"。」突然挨在綱吉身邊的人,正是他們稍早的話題人物白蘭˙傑索。
 
  「呃,哪有。」白蘭冷不防地出現完全沒嚇到綱吉,他只是鎮定地反駁。
 
  「有沒有你自己最清楚囉,我可以坐哪?」轉頭問店長,對方直接比吧檯的位子。「給我和平常的一樣,小綱吉來幫我切蛋糕。」
 
  「是。」乖乖過去,綱吉切到店外看不到的位置避免他親愛的堂哥和老師看到又有意見。「為什麼你會覺得我在吃醋?」
 
  「都表現在臉上啦。一副寂寞樣,怕里包恩會被你哥搶去似的。」
 
 
  和白蘭對視十秒,綱吉最後拿他沒辦法的垂下肩,投降不嘴硬。
 
 
  「如果情敵是喬特哥哥的話,我絕對比不上啊……」兔子哪可能打得過獅子呢?
 
  「這要建立在里包恩對獅子有興趣的條件下吧,小可愛。」白蘭覺得好笑的捏住綱吉的鼻尖。「就我所知,他們倆可完全沒那種火花,尤其是里包恩君他根本一副除了你誰也不要,你沒感覺嗎?」
 
  「……可、可是他和喬特哥哥很好啊。」
 
  「傻孩子,那是好朋友的交流,就像我和你,不然你自己去問他喜不喜歡喬托。」
 
  「那哪會準啊……而且他一定會罵我帶過。」
 
  「喔?他會對你說謊?」那小子心機雖重,對最寶貝的小綱吉也會嗎?
 
  「……不會……」
 
  「那不就得了。」留意到什麼,白蘭換了個坐姿,指指綱吉身後,他困惑地轉頭。
 
  「你給我離綱遠一點,白蘭。」里包恩不知何時來到他身後的,他伸手攬住綱吉的肩。
 
  「哎呀呀好可怕,佔有慾。」雙手舉起表示清白,「里包恩君,小綱吉想問你喜不喜歡喬特君喔,因為你剛剛跟喬特君打情罵俏讓他吃醋了。」
 
  「咿!?白蘭!」做什麼現在就說啦!
 
  「……笨兔子就是笨兔子,呵。」里包恩不禁失笑,「問這什麼笨問題?還吃醋?」
 
 
  -唔、看吧,果然被罵了。
 
 
  「我不可能喜歡喬特,絕不。」真是搞不懂這小傢伙為什麼會懷疑這個。「既然你這麼懷疑的話,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我直接在這用行動證明你是我的,二是我們回家處理。」
 
  「咿!!那那那那那那那那我選第二個!」怎麼可能要在店裡啊羞死人!
 
  「很好。」撥開他的瀏海在他額上落下一吻,綱吉已經不想管里包恩常在大庭廣眾之下這樣做的鬼心理了。
 
  「唔--聽起來好危險喔--」白蘭看著這甜蜜的一幕,不識相的出聲。
 
  「咦?危險?」和里包恩老師在一起有什麼好危險的?
 
  「啊啊,天真的小綱吉還不懂就代表親愛的老師還沒教?那我來說明好了。」
 
  「你少給我多管閒事,不用你多嘴,給我滾遠一點。」里包恩狠瞪白蘭。「警告你--」
 
  「呀啊啊--有人搶劫啊--我的包包--」
 
 
  正當里包恩要出言恐嚇白蘭時,大街上的尖叫聲響遍整個街區。
 
  在里包恩懷裡的綱吉反射性的震了下,他懇求的抬頭望向里包恩。
 
 
  「……好吧,你去吧,但是絕對不准受傷。」一個眼神里包恩就知道戀人想做什麼,也知道他因為自己以前不准他亂冒險而有所顧慮。「展現你的腳力給我看吧。」
 
  「是!」笑開,綱吉往露臺奔去。
 
 
  在眾人都還無法理解他為何不從大門出去時,他翻過了喬特身後的柵欄,落在馬路上,重心在這一瞬間壓到最低。
 
  彷彿彈簧蓄力,下一秒他奔馳出去。
 
  眾目睽睽下,他不一會兒就追到歹徒,甚至感到他前面阻擋,剛才跨越柵欄正是為了縮減距離,比起大門,跨越露臺較快。
 
  對方眼見不對立刻亮出刀子,目睹的人不禁為綱吉捏把冷汗,然而綱吉沒有一絲驚慌動搖,反而在對方刺出刀子時側身閃過,並抓住對方拿刀的手。
 
  拉住,然後使力,順著對方衝過來的力道絆倒毫無防備的腳--俐落的過肩摔。
 
  在對方的刀落到一旁時,綱吉將他的手一扳壓制在後,並用全身的力量壓制住被摔得有些暈眩的男人。
 
 
  率先爆出喝采的是店內,附近圍觀的人也拍手叫好。
 
  被搶劫的女人遲了一些才趕到他們身邊,拿回包包,不斷向綱吉致謝。
 
  不一會兒被白蘭叫來的警察就來接手了,綱吉這才回到店裡。
 
 
  「做得很好,真的和風一樣快。」說出綱吉最喜歡的話,綱吉一面接過提姆拿來的毛巾擦汗邊往里包恩靠過去。
 
  「我沒有受傷喔!」說著他還轉了一圈要里包恩確認似。
 
  「好厲害的過肩摔喔,小綱不是練跆拳道的嗎?」
 
  「也有學一些其他用來防身的武術啊,因為我個頭不大嘛,這種借力的比較適合。」轉守為攻的部分他學得最認真,畢竟他只是為了防身。
 
  「可是剛才真的很危險呢,對方有刀子,你不怕嗎?」一個差池就遭啦。
 
  「嗯,還好,因為是正面對上所以可以清楚看對方怎麼出招,就有辦法閃了,我沒別的,就是速度。」
 
 
  多虧從小練跑練速度,綱吉的動態視力也很好,透過跆拳道的學習也讓肢體協調以及反應速度增強,自信心的增加更是讓以前膽小怕事的綱吉可以做出大膽追歹徒的行徑。
 
 
  「吶吶,我很厲害吧!」一臉快稱讚我的挨到里包恩身邊,綱吉眨著水亮的大眼。
 
  「是是,」揉亂他的頭髮以示稱讚,綱吉笑得更開懷,「看你逮人很有架式嘛,明明是個運動員,這樣不要緊嗎?」
 
  「沒關係,又不是打架,我只是見義勇為而已。」學習武術本來就是要保護自己和重要的人,不是做壞事就不要緊,這是指導綱吉的師父說的,「不過剛剛真的好刺激,要不是有模擬過我可能……啊。」糟了。
 
  「……模擬?」瞇起眼看向摀住自己嘴巴的他,這明顯是說溜嘴的反應,「綱?」
 
  「我、我是說腦中模擬,沒什麼,你去坐下吧我也要回工作崗位了!」動作很快的把里包恩轉向推回他原本的座位,不忘提醒米亞他們也回座位。
 
 
  綱吉慌慌張張的行徑完全是不打自招,惹得其他人開始逼問他。
 
  綱吉急欲逃避話題時,風悄悄吹入店內。
 
  笑聲、逼問聲,以及交談聲交雜的店內,充斥著和諧的氣氛。
 
 
  本來喬特是隔岸觀火,後來也加入質問的行列,使得綱吉沒得搬救兵更加手忙腳亂。
 
  店內有的人看著這桌好戲,也有人在騷動結束後鳥獸散做各自的事去,偶爾抬頭看一下事情發展。
 
 
  後來是店內越來越忙救了快撐不下去的綱吉,讓他得以脫逃。
 
  當然,他只逃得了這一時。
 
 
  風還在吹著,在少年的身邊捲起柔和的氣息,像是在邀請他一起共舞,也像在保護他。
 
  不受拘束、沒有形狀的風無止息的吹著,眷顧著當年立誓要成為風的少年,在他停歇時推他一把,帶領他走出下一步,向著未來前進。
 
 
  「今天的風,也很舒服呢。」把餐點送到位後,在里包恩身旁不經意停下腳步的綱吉仰望晴空萬里的藍天,按住被吹亂的頭髮,開心的笑了。
 
  「……是啊。」里包恩邊附和邊大手一撈,把毫無防備的綱吉拖進懷裡。「不過,就算是風也幫不了你。」
 
  「嗄?」被這突然附在耳邊的低語弄得滿臉通紅,綱吉本能的冒起冷汗。
 
  「別--以為你逃得掉,回家後就算把你弄哭,我也會把剛才的答案挖出來。」
 
  「……惡魔。」為什麼我會喜歡這麼邪惡的人呢……算了。「喬特哥哥,里包恩老師說他想把我弄哭。」
 
  「……」
 
  「里包恩--!!」
 
-END
 
=後記=
  喔喔喔喔喔連載了兩年我終於把他打完啦!!!長篇的里綱,開坑完全是怨念[笑滾]
  因為是高中還不成熟的時候寫的,好多奇怪的邏輯,最終篇我狂修啊我的天啊[抹臉]
  很喜歡綱吉追歹徒的那一段XD
 
  下面來補充在本文中沒有寫出來的事。
 
  首先是里包恩奶嘴相關的蜜雪兒,她是里包恩的初戀情人,在高中時期交往,但是卻死於車禍,這個衝擊才讓里包恩走上醫路。
  由於蜜雪兒很喜歡小嬰兒,以及相關的東西,尤其是可以安撫嬰兒情緒的奶嘴。
  「嬰兒是一個靈魂"重新誕生"(REBORN)的最初姿態。」這是蜜雪兒的想法,所以里包恩才會訂製了那枚奶嘴,不幸的是蜜雪兒在收到前就過世了。
 
  至於綱吉說的模擬,是白蘭幫他的,應該說是白蘭的部下,所以綱吉才不說(會很麻煩
  綱吉和白蘭的家族很要好,在重逢後,綱吉偶爾會去那家酒吧,不知不覺大幹部都和綱吉熟了,惹人憐愛的綱吉讓他們擔心哪天會發生危險,所以熱心的幫他加強危機處理能力w
 
 
  寫《化成風》時,最有趣的大概就是時間點吧,他橫跨了我學測前後將近半年,最高潮的那段追逐戰還是在學測前寫的wwwww中間有停擺將近三個月,所以總撰文時間大約三個月半。
  那時真的很感謝綱吉和里包恩在我被壓力壓扁前總會讓我喘口氣大笑幾聲w要不是有化成風時時幫我舒壓,大概會抓狂吧。
 
  再次感謝大家點閱,我終於打完最終回啦!!!全文總字數約8萬3千!!!!!!!!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1.03.14
*電腦稿完成:2014.02.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