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65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家教]噬魂戰<九>(ALL綱)(虐慎)

 
 
  [家教]噬魂戰<九>(ALL綱)(虐慎)
  前情提要:在米爾菲歐雷休息時,綱吉在夢中見到了與自己交換的十年後的自己,夢醒前與他約定絕對不死,接下來就是決戰了。
 
 
  「請一定要活著回來喔。」把背包拿給剛把外套穿好的綱吉,優尼顯得很擔心。
 
  「嗯。」點點頭,把斯帕納完全修復的耳機戴好,綱吉接過背包。
 
  「千萬別亂來。」白蘭和優尼擔心著同樣的事,三人都是天空的領導者,思緒相近的他們比其他人要來的容易了解綱吉的心理。
 
  「我不會做讓自己後悔的事,你們放心。」因為,我和他約好了。「我不會死的。」
 
  「走了喔,小綱。」楓珂等人已經整裝完畢,站在大門邊。
 
  「好--」回應了夏,他對兩人分別用力抱了下。「謝謝你們幾天來的照顧,真的很謝謝大家。」
 
  「綱吉……」
 
  「小綱……」
 
  「我出發了,希望我們能再見面。」
 
 
---
  「歡迎你們的到來,彭哥列的諸君。」
 
 
  抵達德弗克的領地邊境時,一名戴著面具的男人出現在他們眼前。
 
  沒有人有驚慌的神情,因為他們是先發了戰帖,受到迎接是預料中的事。
 
  正面攻擊事綱吉主動提出來的主意,他們要用實力威壓對方,以洩心頭之恨,讓他們知道彭哥列第十代家族是惹不起的。
 
 
  「你們的戰書,樞提岡大人已經接受了,請往這邊請,戰鬥場地在我們的根據地前。」
 
 
  男人說完就領在前頭走了。
 
  保持警戒,十人將綱吉護在正中間跟進。
 
 
  靠綱吉最近的楓珂,聽到綱吉不斷喃喃自語的他微微顫抖著。
 
 
  「小綱,還好嗎?」壓低聲音向他問道。「怎麼了?」
 
  「骸……」聲音細如小貓叫,但是沒有被眾人的耳朵漏聽。
 
  「那個人嗎?」望夜驚訝的問道。
 
  「嗯。」揪緊胸襟,他點頭。
 
  「那,要現在動手嗎?先搞定骸的話可以獲得很大戰力喔。」
 
  「不,先不要。」連忙搖頭,「先不要出手,等大家在一起再下手,一氣呵成才不會浪費力氣。」
 
  「……了解。」
 
 
  穿過森林的小徑,跟著骸,他們來到移動看起來很新的別墅,三層的大別墅有種讓人難以接近的感覺。
 
  不像彭哥列主宅的古堡,新穎的別墅和四周的樹林顯得格格不入。
 
 
  --有人的氣息,在樹林裡有上百個……大家呢?
 
 
  「歡迎你們的大駕光臨,彭哥列的諸位。」
 
 
  停下腳步時,一個聲音從二樓凸出的陽台落下,此時骸已經不見蹤影。
 
 
  「樞提岡˙德弗克……」望佑咬牙喃道。
 
  「沒錯,是我。」金髮的男人微笑著回應。「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呢,你們能在首領縮小後還追蹤倒是我們做的,明明彭哥列的敵人就數不盡,德弗克又是這麼渺小的新興家族。」
 
  「多虧你小看了我們小小的首領。」楓珂回以冷笑,「路易斯˙霍金,你的雷屬性作戰小隊副隊長被我們的小首領活捉後,什麼都招了。」
 
  「……」果然是路易斯嗎。「你們把他怎麼了?」
 
  「嘻嘻嘻,只是小小的拷問、調查一下而已。」貝爾將雙手放到腦後,咧嘴一笑。「放心吧,那小子受到的折磨可完全比不上我們家小公主長時間的心理傷害。」
 
 
  因為16歲的綱吉的命令,他們無法殺他。
 
  目前路易斯還被拘禁在米爾菲歐雷,他們要等戰後再將他帶回彭哥列處置。
 
 
  「我的守護者呢?」終於鎮靜下來的綱吉正色,毫不畏懼的抬頭。
 
  「別急,親愛的小教父。我這就讓你們感人的重逢吧。」樞提岡對綱吉一笑,抬起手--
 
  「大家散開!!」
 
 
  樞提岡放下手的下一刻,殺氣霎那間溢滿整個廣場。
 
  史庫瓦羅在望夜喊的同時一把抱住綱吉跳離原本站的地方。
 
 
  "碰!!"
 
 
  爆炸聲,是戰鬥開始的信號。
 
 
  七個戴著面具的人現身場上,敵人也紛紛從樹林出現,頓時人聲鼎沸。
 
 
  沒有猶豫,綱吉直接吞下死氣丸,掙開史庫瓦羅的手,衝向七人。
 
 
  -大家,我來救你們了!
 
 
 
 
  「你還好嗎,綱吉?」坐到正在仰望月亮的綱吉身邊,史庫瓦羅拿出自己的劍,擦拭著。
 
  「嗯。還好。」綱吉的聲音有些飄逸,十分平靜。
 
  「睡不著?你該休息了。」把血跡擦掉後,他開始保養。
 
  「不要緊……其他人還好嗎?」
 
  「比你好太多了,都睡死了,尤其是魯斯里亞和佑。」兩人是晴之火炎的駕馭者,戰鬥之餘還得替人治療,累垮是必然的。
 
  「那史庫瓦羅呢?不休息沒關係嗎?」
 
  「這是家常便飯,有些暗殺工作也是需要好幾天不睡的,我又有那種愛使喚人的老大。」簡單的保養讓漸恢復鋒利的光芒後,收起,然後他拉開自己的斗篷。「雇來,你穿那樣吹風會生病的,不想睡也不可以感冒。」
 
  「什麼啊。」感覺到史庫瓦羅難得的溫柔,綱吉輕笑,乖乖移動自己,坐到他懷裡。
 
 
  今天是開戰後的第六天,事情演變成長期抗戰。
 
  深夜,是他們休戰的時間,想玩持久戰的德弗克很"慷慨"的給了他們休息時間。
 
  他們深知德弗克只是想玩弄他們,耍著他們玩,無奈他們只有11人,碰上有十年前的瓦利亞資質的五百多個敵人,體力的消耗不是鬧著玩的。
 
 
  守護者的控制一直沒能解除,令人挫折。
 
  他們用盡一切可能的方法,想破壞、拆除那些頸圈,但是都徒勞無功,連綱吉狠下心鬆口要列威將"列威伏特"打到他們身上嘗試讓機械當機都失敗。
 
 
  「史庫瓦羅……」
 
  「做什麼?」把斗篷在拉得緊些,避免綱吉著涼。
 
  「知道嗎?再過不到一天我就要回去了耶。」看了下時間,已經過了午夜,戰鬥進入第七天,當時他被交換過來時正是大半夜。
 
  「然後呢?」他當然知道,他們都知道,16歲的綱吉這兩天的情緒起伏很大,原因不外乎是連續的作戰引起的疲憊感,守護者沒有回應給他很大的壓力,再者,他回去的時間逼近,使得想親手了結的他開始著急。
 
  「真討厭,要是能再留久一點就好了。」
 
  「喂喂,你認真的?」留下來可沒有任何好處啊,一天到晚要提防守護者。
 
  「嗯,認真的。好不容易找到了通往真相的最後一道門,只差臨門一腳就可以奪回大家,我好想自己救他們……」
 
  「你在說什麼啊,你回去了,還有26歲的你在,不管是哪個你,都是澤田綱吉--都是"彭哥列第十代首領"奪回守護者啊,執著自己做什麼?」本質都是天真到無藥可救的小動物,大抵上並沒有差別。
 
  「我知道啊,但是……即使只是時空的差別,還是……」還是不同的個體啊,擁有的記憶、經驗就不同。「史庫瓦羅,我問你,如果你前進十年後,碰到當代很強的劍士,然後就在你快要打敗他的時候卻天不從人願的把你送回原本的時代,你會怎麼想?」
 
  「當然是很火大啊--啊。」那種沒把事情做完的感覺,很惱人。
 
  「就是這樣,」除了火大,還會失落吧,因為有平行世界的存在,不能夠保證下次傳送還能前往同一個未來,「雖然未來的我跟我說,還有他在,我只要盡力就好,可是我怎麼可能不擔心?」
 
  「……你和未來的你,交談過?」
 
  「嗯,在夢裡,就是我睡昏頭的那天。他說是骸和克羅姆幫他應是打破時空限制,把意識傳送過來的。」
 
  「那他還說了什麼?」
 
  「他向我打聽了目前的狀況,並告訴我他在十年前正在努力修練。」
 
  「那真是太好了。」如果那小子在年輕的自己水深火熱時無所事事,他回來絕對砍爆他。
 
  「……我跟他,約好了。」終於感到眼皮有些沉重,綱吉揉了揉發痠的眼睛,今天作戰都戴著隱形眼鏡,雙眼已經極度疲勞。
 
  「什麼?」替他換一個姿勢,讓綱吉變成側坐,綱吉很順的靠上史庫瓦羅的胸膛。
 
  「我們約定了,說好絕對不能死。」
 
  「這不是廢話嗎?」他們也會盡全力保護這個小小的首領的。
 
  「我突然啊,覺得這句話好沉重。」
 
  「啥?」沉重?
 
  「沒什麼……」搖搖頭,拋開負面的情緒,「下次開打,讓我一個去應對大家吧,雜魚交給你們了。」
 
  「你一個人應付得來?他們已經不會放水了喔。」
 
  「不要緊的,」輕輕撥弄手上的戒指,綱吉閉上眼。「相信我吧……最後一天了,我也不會再猶豫了。」
 
  「我知道了。」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呢,時間過得好快。」楓珂伸了個大大的懶腰,仰望天空,天氣不是很好,烏雲密布,好像快下雨。「小小的小綱要回去了,真可惜不能辦歡送會。」
 
  「提早結束就可以了吧。」把手套戴上,望夜回應。
 
  「是啊,說的也是。」
 
  「喂,你們。」把頭髮束成馬尾,史庫瓦羅顯得有些嚴肅。「今天看好那個笨蛋。」
 
  「嗯?可以是可以。」應該說當然會那麼做,戰鬥時他們都會注意一下綱吉的狀況。「怎麼了嗎?我知道今天他要回去,得特別小心,注意時間撤退。」
 
  「我有種不祥的預感。」綱吉睡著前的反應不太對,他怕他做傻事。
 
  「不祥的預感啊……」
 
  「總之就是注意他。」一督走過來的綱吉,史庫瓦羅結束低語,揚起聲音。「另外,他說,今天由他一個人去應對守護者,要我們專心掃光垃圾。」
 
  「……了解。」因為是最後一天嗎……即使無法奪回,也想好好再跟他們相處一陣子吧?就算是危及性命的戰鬥……
 
 
  會保護好他的,絕對,一定要平安送他回過去。
 
 
  「各位,」已經整裝完畢的綱吉站到眾人面前,面無表情的他極有魄力,「走吧,今天一定要做個了斷。」
 
 
-TBC
 
=雜談=
  拖戲大王的我當時真的哭笑不得XDD筆稿本來打算這個字數就完結的,結果大概還多了四成吧。
  不忍說當時對史庫的私心重到不行XDD好多S綱的閃光/////
 
  德弗克的首領名字,是從德文的"Zuchtigung"來的,意思是折磨,適從笨蛋測驗召喚獸學的wwwww順道一提那傢伙之所以還沒死都是因為雜兵太多在阻礙。
  彭哥列本部袖手旁觀則是因為這是叛亂發生當年26歲的綱吉提出不要九代家族插手,他提出這並非家族內鬥,而是他和守護者間的問題,如此一來輿論炮口也只會指向他。(瓦利亞是自己主動出現來幫忙的)
 
  接下來真的事最終決戰了啦,然後就撒糖了wwww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0.11.08
*電腦稿完成:2013.11.1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