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8808

    累積人氣

  • 29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三>(洛円)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三>(洛円)
 
 
  "叮鈴"
 
 
  「啊啦、小守!」
 
  「終於來了!小守你翹班、怎麼這麼晚--」
 
  「啊哈哈,大家晚安,對不起喔。」
 
 
  一邊向吆喝起鬨的客人打哈哈帶過,円堂一邊往店後方邁進,沿路向同事們打招呼,並解下圍巾進入後場。
 
 
  「對不起我來晚了!」
 
  「沒關係啦,你說今天有活動不是嗎?」龍替他拿來圍裙,顯然是聽到外頭的騷動在笑。「大學生就是該享受校園生活,我們還怕你老往這跑沒能玩到呢。」
 
  「嘿嘿。」把東西放到櫃子裡,円堂套上當成制服的圍裙,聽說是洛可可覺得麻煩,X開了很長一段時間都還是沒有訂製的制服,他打好結後環顧起後場。
 
 
  這裡員工休息的區域,因為工作人員全是男人不需要特別隔換衣服的地方出來,也當作更衣室,最寬的地方擺了一張大桌子可以吃飯或開會用,最近多了新功用,在店裡比較閒的時候円堂會被趕來念書。
 
  自從得知円堂住在隔壁鎮後,他們擔心円堂被打工佔掉太多時間與體力會讓他顧不及課業,想了一個禮拜才弄出這個方法,過去這張桌子上總堆著雜物,現在都被整理乾淨。
 
  円堂起先是客氣地拒絕,不過被強制執行後得到成效也就乖乖接受了。
 
 
  「唔?」發出困惑的聲音,円堂歪了歪頭。
 
 
  視線所及之處是休息用的大桌,他的上司、X的店長,洛可可˙烏魯帕一臉要死的癱在円堂平時坐的位子上。
 
 
  「洛可可?你怎麼了?」外頭還沒有很忙,円堂也就不急著出去。
 
  「……」
 
  「?」
 
  「別理他,小守。」緊鄰休息區的就是廚房,沒有隔間只有吧檯,讓準備好的餐點可以放在上頭直接端。所以可以看到工作中的多拉葛與他的助手。
 
  「多拉葛,洛可可他……?」還是很好奇洛可可為何死在桌上。
 
  「只是在耍任性,沒怎樣。」
 
  「我那哪較耍任性!」聞言洛可可立刻抬頭,「我只是想吃晚餐罷了!」
 
  「晚餐?」
 
  「在洋食餐館點和食不叫任性白目叫什麼!」多拉葛生氣地吼回來,顯然他已經被煩很久了,個性本來就比較火爆的他聲音一大就很恐怖。
 
  「和食?」
 
  「我就是想吃啊!這附近沒有賣像樣的和食,我找你要有什麼不對!」洛可可也不甘示弱的從位子站起來,並朝堅固的大桌一拍。
 
  「老子我是學洋食的!還有我們自己文化的食物,誰理你的和食!」冒火的多拉葛只差沒揮舞手上的菜刀,讓他身旁的兩個助手以及円堂冷汗直冒。「再說,上次我煮了以後是誰嫌得要死!」
 
  「難吃的東西就是難吃啊。」
 
 
  看兩人吵起來,円堂和其他兩人無言的對望,值得佩服的是多拉葛手上的動作沒停,好好地在製作餐點。
 
  劍拔弩張的感覺讓円堂猶豫要不要去叫威帝來處理一下,他該出去外場了。
 
  只是在他行動前,桌上一枚紙袋吸引了他的注意,好奇的打開,裏頭是食材。
 
 
  「這些是……」用手翻了翻確認內容,円堂望向其中一名助手,「利爾,這一袋是?」
 
  「喔,洛可可拿來的,他晚餐的食材。」
 
  「該不會…洛可可想吃的是拉麵?」
 
  「嗯,真不愧是日本人,光看食材就知道啦?」
 
  「嘛,因為以前很常碰……」
 
 
  盯著袋子裡的食材躊躇了下,円堂又看了看時間,還不到最忙的時間的話……
 
 
  「洛可可,那個。」在兩人吵得不可開交時,円堂鼓起勇氣出聲,並拉了拉洛可可的衣角吸引他的注意。「不介意的話,我來煮好嗎?」
 
  「咦?」
 
  「唔?」
 
  「我以前在拉麵店打過工,應該可以做出味道不差的東西……」畢竟他主要的工作並非調理,雖然有主做很多次,還不到可以自信滿滿的程度。
 
  「你在拉麵店打過工?」
 
  「嗯。」正確來說是幫忙啦。
 
  「我要吃--」洛可可喜出望外的從旁邊抱住円堂,開心地摟著他的肩磨蹭,習慣洛可可這樣親密的行為的円堂只是笑笑的伸手拍拍洛可可圈住自己的手要他不要太用力。
 
  「多拉葛,我知道不可以寵壞他,但是讓他再鬧下去也不是辦法吧?所以,可以讓我試試嗎?」
 
 
  円堂面向多拉葛請求食,威帝拉開他們身後的門簾進來,大概是聽到爭吵,外加要抓円堂出去,知道他來的客人都在嚷著要找他。
 
  不過他發現狀況有點微妙後選擇觀望。
 
 
  「你是認真的?這小子很挑嘴喔。」顯然多拉葛早想擺脫洛可可,沒有反對的意思。
 
  「我會努力的!」
 
  「那你的工作怎麼辦?」不過多拉葛並不想跟客人為敵,被店裡定位為可愛的円堂人氣很高,從剛才的騷動就可以知道有多少人想找他。
 
  「哦、這……」
 
  「簡單,讓洛可可代他的班就好。」威帝逕自接到。
 
  「欸!」沒料到會這樣發展,本來開心抱著円堂的洛可可立刻垮下臉。
 
  「這是當然的吧?你害小守不能工作。真是,一個大男人還妨礙別人工作,人家還是小你十歲的大學生。」毫不猶豫地翻他一個大白眼。「雖然還不到最忙的重點時段,多一雙手總是可以減輕一點其他人的負擔,就算你的速度很慢。」
 
 
  這間X主要的服務生原本只有龍和麥基奇,高修和威帝都是主司吧檯,負責調飲料和收銀的重點工作,多拉葛帶兩個助手在廚房。
 
  這個結構從開店來就都是這樣,直到秋天円堂的加入。
 
  過去的X也是生意不錯,但是沒有現在這麼忙,也是円堂加入後的變化。
 
 
  「既然還沒到重點時段,那就沒關係啦--」豈料洛可可竟表現毫不在乎的態度讓威帝想揍人,全部看在眼裡的円堂尷尬的笑了兩聲。
 
 
  和洛可可相識到現在兩周,円堂印象最深刻的也覺得最不可思議的便是洛可可不愛工作的一面。
 
  平常洛可可到X來都是傍晚的時間,不管店裡多忙他都會佔一個位子,看是跟人聊天或是用電腦處理一些円堂不懂的事,好像是他的其他工作。
 
  另外,他也喜歡靜靜的觀察人,聽說那是他的興趣,到目前為止洛可可作為X的人員工作的身影他只見過那麼一次,根據威帝所說要讓洛可可做事得看他心情。
 
  這大大改變円堂對他的印象,他以為洛可可是凡事都很認真的人,難怪會被說怪。
 
 
  「就算還不到忙昏頭的程度,我們也很需要小守。客人們都在等他,你不覺得該負起責任嗎?」
 
  「不--覺--得--」
 
 
  第二印象深刻的便是洛可可任性又我行我素的個性,像個大小孩。
 
 
  「那個,洛可可,」呼了一口氣,円堂把手覆上洛可可環著他的雙臂,仰頭看他。「我也拜託你,幫我一下好嗎?店裡的工作……30分鐘就好,今天晚來我已經很愧疚了,不希望再添更多麻煩。」
 
  「守……」
 
  「我好喜歡X,所以希望可以提供客人最好的服務--啊,這是我們日本人對工作的精神啦。」客人最大。「而且還有這樣的說法你知道嗎?"工作的男人最帥"、"工作後的飯最美味"。我相信洛可可活動完後再吃一定會更滿足。」
 
 
  円堂笑咪咪的表情讓洛可可一度看呆,可以說是可愛的純真笑靨用人說最有殺傷力的角度射過來,讓他感覺心跳加速,血氣往腦門衝。
 
 
  -好、好可愛……這小子真的是18歲的男生嗎?該死……
 
 
  「我、我知道了啦,我投降、我做就是了,就讓你看看更帥的我吧。」鬆開抱住円堂的手,洛可可用單手遮住臉,退了一步,獲得自由的円堂困惑的回頭,覺得這麼快投降的洛可可有點怪。「拿我的圍裙來,幫我穿。」
 
  「樂意之至。」
 
 
  円堂迅速拿來洛可可的圍裙讓他穿上,幫他繫好蝴蝶結。
 
  其他人詫異的瞪著這一幕,然後目送洛可可去外場,只是洛可可端著新做好的餐點要踏出去時,又回過頭來。
 
 
  「要是不好吃,我會處罰你喔。」
 
  「好啦,慢走。」揮揮手要洛可可快送餐去。
 
  「我去了!」
 
 
  洛可可出去後,円堂把袋子裡的食材拿出來,仔細清點。
 
 
  「好棒喔,調味料好齊全,也有高湯塊,這樣味道應該不會差太多……」
 
  「小守,你太強了。」
 
  「是?」威帝天外飛來一筆的發言,円堂眨眨眼。
 
  「你竟然成功指使那個耍賴大王去工作、只花三分鐘!」說起來,上次能把洛可可趕去工作也是在小守忙翻的狀況下!
 
  「呃、耍賴大王……」這形容詞實在太貼切,円堂愣了一下忍不住笑出來。
 
  「你也知道,那小子在這幾乎是不做事的,不論店裡有多忙,他都只喜歡袖手旁觀,若非心血來潮或客人特殊就幾乎勸不動,無論威壓還是利誘都無效。」威帝肯定是被洛可可的頑固困擾很久,抱怨起來才這麼直接。「可是你卻只用笑容和一頓飯就讓他聽話了!」
 
  「呃、我沒這麼偉大啦。應該是因為他餓了又很想吃拉麵才會妥協吧。」乾笑兩聲。聽了威帝說他也覺得事情順利的詭異,不過比起那個……「對不起,自作主張……」
 
  「沒關係沒關係,能讓那小子做事可是大功一件,雖然他成不了多大的戰力。」威帝後面加的一句讓其他人爆出笑聲。
 
  「呃哈哈……我可以用哪邊的廚具?得趕快開始了。」
 
  「右邊角落,那邊是專門用來煮我們自己的食物的。」
 
  「好。」抱起需要的食材,円堂走去爐子旁。「如果味道可以的話,大家要吃嗎?這些食材可以做足全部的人的份喔。」
 
  「我去幫你問問吧。」知道円堂進入工作模式就會專心不聊天,威帝打消繼續聊的念頭。
 
 
 
 
  「來,請慢用,因為很燙要小心喔。」把煮好的拉麵放到洛可可面前,擺了大量配料的碗幾乎看不到壓在下面的麵條。
 
  「看起來真好吃,好香!就是這個香味!」洛可可眼睛發亮的盯著眼前的食物。
 
  「大家的份我準備好在那了,」對著多拉葛說,円堂指了指桌上的鍋子,「預防爛掉我把料撈起來了,麵也是,湯在爐子上的鍋子,要吃的時候加在一起就好。」
 
  「OK。」
 
  「那我出去做事了,等一下要跟我說感想喔,如、如果不好吃的話,處罰也請手下留情……」円堂縮著脖子說完就逃出去了,似乎是緊張而沒等洛可可吃下第一口。
 
  「我要開動了!」洛可可開心的夾起麵條,配上少許的湯汁,一起放入口中。  --然後動作就停住了。
 
  「好懷念啊,以前大介也會煮給我們吃。」進來拿東西的麥基奇聞香湊過來,「不知道小守會不會做什錦燒呢,我比較愛吃那個。」
 
  「還有壽司,外面吃都超貴。」
 
  「壽司就沒辦法了吧?聽說那是很需要技巧的,大介那時候也是買現成的啊。」
 
  「啊啊,我們明明是非洲人都被大介給變成和食控了,特別是洛可可。」不知何時也跑進來湊熱鬧的威帝結語,所有人都大笑起來--除了在吞嚥的洛可可。
 
 
  他又吃了一口,然後放下筷子。
 
 
  「威帝。」
 
  「做啥?嗯?你不吃了嗎?難吃?」
 
  「不,很好吃,非常好吃,是令人懷念的味道……」洛可可低著頭,聲音有些乾。
 
  「那怎麼只吃兩口?會糊掉喔,麵。」真難得,這個挑嘴的洛可可竟然說非常好吃,小守,可怕的孩子。
 
  「守的姓氏,是什麼?」
 
 
  和前文完全無關的問句讓威帝愣了一下,而且洛可可的反應很奇怪。
 
 
  「你忘啦?」
 
  「我根本不知道。」抬頭的洛可可狠狠瞪住他,讓威帝不禁僵直,「守自我介紹時沒說,全店喊他也都是"小守",我哪會知道?別廢話,快說。」
 
  「呃,等等,我想一下。」這小子怎麼突然……「我記得……嗯……啊,是Endou。」
 
  「En、!!?」洛可可的表情充滿詫異。
 
  「怎麼?」
 
  「怎麼寫?漢字怎麼寫?」
 
  「不知道,小守簽的是羅馬拼音。」還是搞不懂洛可可在激動什麼的威帝聳肩。
 
  「我知道怎麼寫喔。」
 
 
  說話的是多拉葛的助手利爾,他在多拉葛頷首同意後移動過來,用手沾水在桌上直接寫,他的寫法像在畫圖,八成是因為不曉得筆順。
 
  看到他寫出的字,洛可可狠狠倒抽一口氣。
 
 
  「洛可可,到底怎麼了?」
 
  「看到這個姓氏你一點感覺也沒有嗎?」
 
  「是有點熟悉……可是我們見過的日本人也不少吧,可能是在那裡碰巧--」
 
  「大白癡!四年前、四年以前,有這個姓氏的人一直在我們身邊,陪我們長大!」洛可可焦躁的抓頭,「円堂是大介的姓啊!!」
 
  「「咦?」」
 
  「守……不會錯的,他是大介的孫子。」難怪會給我們熟悉感,難怪會有那樣的魄力,「這碗拉麵的味道,根本和大介以前煮給我們的一模一樣!」
 
 
  拉麵的味道、同伴們不斷在身邊提大介的名字,加上認識以來熟悉感的累積,全部的點連起來後終於引爆。
 
 
  「怎麼會……大介的孫子怎麼會……這也太巧了吧!」
 
  「非得到義大利來才能做的事是什麼?」
 
  「他竟然已經這麼大了……他之前到科特亞爾來才四歲吧?那之後過了14年了嗎?」
 
 
  突然出現的訊息令人措手不及,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像是漣漪般無法停止。
 
  大概是外頭工作告一段落,高修也跑進來。
 
 
  「他看起來一點也不記得我們呢,雖然我們也沒馬上認出來。」還是說,那是演技?
 
  「都過了14年嘛,可是一旦想起來就會覺得他沒變多少。」
 
  「要跟他說嗎?確認一下……」
 
  「不,慢著。」
 
 
  從解開謎題後便不發一語的洛可可終於插嘴,其他人閉嘴看向他--然後又吃了一驚,因為洛可可的臉上出現難得強烈的動搖。
 
  憑著默契,他們靜靜等待洛可可整理情緒。
 
 
  「暫時……別跟守說,連打探也不要。」手握了又放,洛可可頭痛的在臉上抹了一把。
 
  「為什麼?」
 
  「對他而言,我們可以算是從他的童年奪走大介的人……」幼年円堂的模樣浮上心頭,更讓洛可可心情複雜,「我們對目前的他還有很多不了解,來義大利是為了什麼,非做的事又是什麼,還有,他是不是知道我們的事才來到X……了解這些後再做打算。」
 
  「為什麼非要搞清楚那些才能說呢?」
 
  「他是大介的孫子,我們……有義務守護他。我不希望因為沒處理好而弄丟他……他……說不定很恨我們啊。」
 
 
-TBC
 
=雜談=
  寫起來無比順手wwwww耍賴的洛可可好煩XD真糟糕,他明明很帥(円堂說的)卻被我寫的像大小孩啦XDD円堂對他的印象也從超帥變成任性大小孩了,還有不工作wwwww
  基本上我只是想營造他是個怪人的感覺(欸)有種崩壞的感覺(糟)慘了我讓円堂習慣給他抱抱了啦XDDD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3.12.04
*電腦稿完成:2013.12.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