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5674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稻妻/架空]Secret<十三>(鬼円)

 
 
  [稻妻/架空]Secret<十三>(鬼円)
  *円堂守性轉設定,現在女扮男裝中所以外表性別為男生
 
 
  「那麼,請保重身體,好好休息。」
 
  「謝謝醫生。」
 
 
  在醫院檢查過後,確定傷口除了比較深外沒有其他問題,也不需要縫線或是輸血,讓円堂鬆了一口氣。
 
  他被囑咐必須之後兩天後要複診,加上這次流了非常多的血,必須至少靜養兩天--這點使円堂相當難過。
 
 
  走出醫院,円堂來到停車場和鬼道會合,因為不能冒任何顯讓鬼道有機會看到健保卡上頭的性別欄,円堂拜託鬼道在車上等。
 
 
  「如何?」
 
  「打了破傷風的針,然後給我開了止痛藥和預防萬一用的退燒藥,」円堂鑽進車裡,乖乖報告。「因為血流的比較多,體力的流失是平常的數倍,醫生說我可能會因為過度的疲勞而發燒,要多喝水和休息……然後禁止我兩天的練習。」
 
 
  円堂的表情宛如要接受滿清十大酷刑似的慘烈,鮮明的反應惹得鬼道一笑,立刻被円堂給怒瞪。
 
  司機在鬼道點頭允諾後,慢慢駛離醫院,前往雷門男子宿舍。
 
 
  「那你就好好休息吧,要是你搞得不能參加決賽,我可饒不了你。」
 
  「是--」
 
 
  円堂撇過頭,小聲在嘴裡嘀嘀咕咕,孩子氣的舉動讓鬼道又一次失笑,連忙掩住嘴以免円堂更加不高興,他拿出手機偷偷拍下這樣的畫面,設成円堂的聯絡人照片,之前一直都是足球占滿整個畫面。
 
  這是手機收到一封簡訊,是春奈來打聽狀況。
 
 
  想了一下,鬼道直接選擇視訊電話撥號過去,響兩聲春奈就接聽了。
 
 
  /哥?你怎麼打視訊……難道說円堂君--\
 
  「別緊張,他很好,妳很擔心他不是嗎?直接看到人會更安心吧?」把攝影鏡頭對上円堂,鬼道解釋著,「我們剛離開醫院,他有打針,所以臉色比較不好,不過精神好到會生氣就是了。我們正在往雷門的路上。」
 
  /喔,那就好。是我的錯覺還是円堂君心情不太好?怎麼擺了個臭臉?\
 
  「因為他被醫生禁練了,原因是失血過多。」鬼道的聲音頗有幸災樂禍的味道。
 
  「你從剛才就在和誰講話--啊,春奈?」聽到鬼道又講一次他的痛處,円堂氣嘟嘟的回過頭來,才看到春奈在小小的手機螢幕裡對他笑,鬼道招招手要他坐靠近一些。
 
  /円堂君你還好嗎?\
 
  「嗯,還不都鬼道前輩笑我惹我生氣。」誤以為春奈是在講他不高興的事,答非所問,他還向鬼道孩子氣的吐舌頭。
 
  「誰叫你露出好笑的表情。」用手戳了一下他的額頭,円堂馬上紅了臉遮住,瞪著鬼道。
 
  「不要戳我的額頭!」感覺自己被當小孩子對待,円堂凶巴巴的說道。
 
  「難得看到你露出來所以忍不住啊,看起來又好戳。」
 
  「這是性騷擾!」
 
  「喔--?這種程度就叫性騷擾的話,霧隱抱住你--」
 
  /那個--\眼看螢幕那頭好像要開戰似,春奈開口提醒兩人還在通話中,春奈的身後這時出現豪炎寺和不動。
 
  「「怎麼?」」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讓春奈忍不住笑出來。
 
  她還是第一次看兄長捉弄人玩的那麼開心,也是難得見到円堂這麼孩子氣,明明在隊伍面前円堂幾乎都是成熟可靠的。
 
  現在這是怎樣?
 
 
  /小守,醫師怎麼說?\不動決定忽視円堂和鬼道微妙的互動關係,先處理正事,手機視訊費是很貴的。
 
  「喔,和醫務室的醫生說得差不多,」他再度講了一遍醫生的診斷與指示,「啊,對了,我決定回家去,因為傷口不能碰水,我業不能練習,會很不方便,醫生已經幫我開了證明好讓我申請外宿及請假用。」
 
  /我知道了,\早就料到會這樣,不動沒有多問。/外宿申請我和豪炎寺幫你處理,你趕快滾回家休息。\
 
  「嗯,那文件我放在舍監那裏喔。」本來是想等等再打電話跟他們說,這下省了一次麻煩啊。
 
  /回去趕快休息,鬼道不好意思,能再麻煩你送円堂回家嗎?\
 
  「我無所謂。」反正他本來就打算幫到底了。
 
  /感謝。\
 
 
  通話一直持續到他們回到雷門宿舍,因為拜託夏未安排,鬼道家的車被允許直接開到宿舍門口。
 
  鬼道在車上等了円堂一會兒,他帶著簡便的行李折回來。
 
 
  「那麼,要往哪開?」等円堂繫好安全帶,鬼道才問。
 
  「稻妻町的住宅區,嗯……就我們之前一起去喝茶之前碰到面的那個公園吧,我們家在那旁邊。」上次會出現在那裏就是因為回家一趟。
 
  「原來如此。」鬼道立刻向司機說了地點。「是你們的養父給你們的房子嗎?」鬼道記得円堂說過,他們以前住的地方早就因為發生火災而不在了。
 
  「不,公園前的家是我另一個家,」円堂的笑容有著淡淡的悲傷,「我上次沒提到,其實我父母留下的,除了爺的特訓筆記,還有一棟房子,那是我在五歲前住的地方。我記得……是在爺離開我們之後吧,有一天媽突然說要搬家,然露我們就搬去不動他們家隔壁了,啊哈哈,那時候我還太小,真正原因也記不得了,只知道要高興我可以天天跟他們兩個玩,打開門就能見面這樣。」
 
  「你們那麼久以前就認識了?」
 
  「嗯!我說過吧?我有記憶以來他們就在我身邊了,因為爸媽是好朋友的關係。我們被燒掉的家在稻妻町的邊緣,有點靠近帝國學園……啊,那邊離鐵塔廣場也比較近,所以搬去之後我超愛拉他們去的。」
 
 
  円堂想起那段日子就感到十分懷念,心中盡是幸福的回憶,雖然失去家人的傷痛也伴隨而來。
 
  他回稻妻町的那天,也有去舊家看過,那裏整修後又賣給新的居民,曾經發生火災奪去七條人命的事似乎早被遺忘。
 
 
  「喔--?那我們以前說不定有見過面呢。」
 
  「咦?」
 
  「因為我家在那一帶啊,如果我腦中畫出來的地圖沒錯的話。」鬼道笑著說出一串地址,使的円堂大吃一驚。
 
  「好巧!是同一條街耶!!」
 
  「真的?」
 
  「嗯!」用力點頭,舊家的地址因為短所以他記得一清二楚,「可是我沒什麼印象……」
 
  「因為我們都還小吧,那時候。」五六歲的小鬼頭哪會記得多少東西?有也是糊成一團,除非是大事。「當然,我們也可能沒見過,我很少步行出門。」
 
  「什麼嘛。」
 
  「我可是鬼道財閥的繼承人,為了安全起見那是當然的。我連足球都是在家裡的院子練的,或是去總帥那邊。」
 
  「真好,我在家踢球會打破東西,所以都被媽趕出家裡。」也因此更愛往鐵塔廣場跑。
 
 
  吐了吐舌頭,円堂自顧自地繼續回憶,他很就沒和人聊父母的事了。
 
  好一會兒,他才發現鬼道的視線有些飄渺。
 
 
  「鬼道前輩、鬼道前輩?」
 
  「呃、什麼?」聽到円堂的叫喚他才發現自己走神。
 
  「怎麼了?看你想事情想得好認真。」
 
  「喔,我只是在想我小時候見過的一個小女孩的事。」
 
  「小女孩?」
 
  「長相我不記得了,名字也是,只記得她好像是迷了路,蹲在我家前面的圍牆哭,和我一起踢了球之後才破涕為笑……我還是第一次踢贏比我小的孩子,還是女生,所以相當不甘心呢。」鬼道皺著眉想著,不知道為什麼想到臉總是一團模糊。
 
  「咦--踢贏小時候的鬼道前輩啊。」
 
  「大概是那時候吧,我比過去更加熱衷足球,在那之前我的足球只是強健身體的運動,後來才變得喜歡的。」可能是和那個小女孩踢的快樂讓我迷戀上的吧?
 
  「喔喔!那後來呢?」
 
  「我們好像踢了一個下午吧,是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男生帶她回去的。」
 
  「那真是太好了呢,那麼小的孩子,要是回不了家肯定會嚇壞的。」円堂大大鬆了一口氣,「不瞞鬼道前輩說,其實我是個路癡,所以我很懂迷路後的那種慌張,無奈的是我長大以後路痴的問題更加嚴重,而且我還常常沒自覺自己迷路……」
 
  「這樣嗎,那你可不能亂離開你哥他們的視線啊。」這傢伙要是失蹤,雷門會軍心大亂吧?
 
  「有人少爺,您說的公園到了,請問該往哪走?」
 
  「啊,左邊,到那個路口就好。」円堂伸手指著三角公園較尖的一端,說道。
 
  「我知道了。」
 
 
  車子抵達路口後,円堂解下安全帶拎起行李。
 
  掛有"円堂"門牌的房子就在路口數過去的第二間。
 
 
  「要來喝杯茶再走嗎?司機先生也一起?」迫不及待的要下車,不過他也沒忘應有的禮數。「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們。」
 
  「不用了,你去休息比較重要。」鬼道擺擺手,聊得這麼盡興他差點忘了円堂受傷的事,看來円堂自己也是。
 
  「呃,說的也是喔。那就掰掰囉!謝謝你們送我回來。」円堂也很乾脆接受鬼道的好意,揮揮手轉身就走,進去之前又回過頭來揮一次手,鬼道好用手機捕捉這畫面。
 
 
  用郵件傳給春奈和豪炎寺報平安後,他手起手機,手機上掛著円堂送他的那隻企鵝,只是剛才一直才在手心裡,沒給円堂看到。
 
 
  「開車。」
 
  「是,有人少爺。」年輕的司機簡潔有力的應聲,發車,「希望円堂少爺能快點痊癒呢。」
 
  「是啊。」沒有多想的回道後,鬼道才覺得不對,「怎麼突然有感而發?」
 
  「啊,失禮了,因為在下第一次看到少爺您在球場以外的地方這麼多表情,而且很快樂,猜想您是否很重視円堂少爺。」名為葛木的司機今年才25歲,卻已經是鬼道的專屬司機,偶爾會跟鬼道這樣放鬆說話。
 
  「嘛,因為他是個有趣的傢伙。」鬼道也大方承認,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認識円堂後,老是不自覺地去注意他,「也是個好敵手。」
 
  「果然。」從鬼道進入鬼道家就照顧他的葛木很清楚,被鬼道認同的人都不會是泛泛之輩。「請問要直接回家嗎?」
 
  「不,送我去商店街吧,我買了東西後會自己回去。」不知怎麼的,突然想吃円堂介紹的那間蛋糕店了。
 
  「是。」
 
 
-TBC
 
=雜談=
  據說這段是在去年低潮最高峰時寫的wwwww凌晨三點半精神手感好到爆讓人哭笑不得[抹臉]
 
  為什麼一個歸途可以寫這麼長呢XDDDD我腦中估的從雷門到円堂家的車程才十分鐘左右,真是服了他們XDDD春奈那頭的大家一定超傻眼XDDD這兩個人超要好啦[笑滾]
 
  鬼道回憶中的小女孩當然就是円堂囉,去接円堂的則是不動,豪炎寺這時都窩在家黏還是嬰兒的夕香XDD至於會不會讓他們想起那時遇見的就是彼此,就看之後我有沒有突然想到吧,至少目前筆稿是沒有的[嘆]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2.11.14
*電腦稿完成:2013.10.1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