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家教]噬魂戰<八>(ALL綱)(虐慎)

 
 
  [家教]噬魂戰<八>(ALL綱)(虐慎)
 
 
  來到米爾菲歐雷的山中根據地已經兩個禮拜,所有人都得到放鬆,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偷閒了。
 
  當然,並非所有人都一直處於放鬆狀態,他們不時會自我修練,因為他們知道,下一戰會是硬仗。
 
  他們要殺進的德弗克家族是個可怕的新興家族,根據蒐集到的情報,該家族才成立不足十年,卻靠著中心人物的強大戰力支撐家族--如同彭哥列第十代家族。
 
  他們崛起時併吞了諸多弱小勢力,但是因為手法乾淨而沒有引起彭哥列注意,不知不覺中,他們的規模已經成長到可以和過去的吉留涅羅相比擬。
 
 
  新興家族最可怕的就是技術,更別說,不斷併吞別的家族的德弗克擁有多少人力與資源。
 
  即使還不足以和彭哥列全體做抗衡或是與米爾菲歐雷相提並論,對付沒有守護者沒有整個家族當後盾的綱吉等人仍是有一定的威脅性。
 
 
 
 
  坐在小山丘上的綱吉閉著眼吹著風,他的氣色已經恢復成健康的紅潤,臉上看不見戰鬥留下的外傷。
 
  經過好幾天的強制靜養,接受晴屬性火炎的照射,以及藥學專家楓珂的用藥,他的身體已經完全康復,傷口也全數癒合,內傷在經過檢查後意識恢復良好,對往後的戰鬥不會有影響。
 
 
  現在的他已經沒有前些日子跋涉的疲憊。
 
 
  「天氣真好……」看著高掛天空的太陽,綱吉放鬆的低笑。
 
 
  "這裡"的義大利總算進入春天,陰雨的日子終於過去。
 
  想當初他來到這時代之前才剛參加了加百羅涅的新春派對,如今又迎接一次義大利新春,實在有趣。
 
 
  -……兩個禮拜……只剩兩個禮拜了……
 
 
  「小--綱--」白蘭從房子的方向信步走來,一身輕便的他看起來十分慵懶。「原來你在這。」
 
  「有什麼事嗎?」
 
  「沒事,只是在房子裡找不到你有點嚇到,優尼說你好幾天沒睡好,還心不在焉。」
 
  「優尼注意到啦……」眼神黯淡下來,他抬頭仰望藍天,只能說真不愧是同樣屬性的使用者嗎?細微的情緒也能被察覺,他明明很努力在大家面前強打起精神了。
 
  「果然壓力很大吧?」白蘭知道,他們再過幾天就要出擊,綱吉的行動會是關鍵。
 
  「我很害怕。」咬牙,綱吉眼底浮出痛苦,或許是因為白蘭之後不會跟著戰鬥,他才說得出口,他不願意讓里包恩他們聽到他的喪氣話,這樣他們可能不會讓他去。
 
  「害怕?」坐到綱吉身旁,白蘭不是很懂綱吉說的怕是怕什麼。
 
  「我很怕……大家聽不到我的聲音。」
 
 
  這次戰鬥的目的是要奪回守護者。
 
  確信脖子繫有關鍵的控制裝置、以及守護者人就擁有自我後,里包恩他們終於願意以這點為重心制定作戰計畫。
 
  可以的話,他們不想對守護者動粗,他們是綱吉最重要的存在。
 
 
  有了前一次的例子,他們終於相信綱吉的"聲音"有用,所以這次作戰綱吉的呼喚將是突破點。
 
 
  「想到這個,我就睡不著。」綱吉過去沒有一次放棄呼喊,但是就是因為那麼多次的心灰意冷使他不安大於信心。
 
  「一定聽得到的,你要相信自己啊。」心疼地摟住綱吉的肩,把他壓向自己,「上次不是就成功了嗎?」
 
  「是沒錯……」
 
  「你不是他們的首領嗎?不是一直想奪回他們嗎?」
 
  「可、可是……」
 
 
  說實話,他真的很沒自信。
 
  他很高興自己能夠自己處理這件事,這份情緒應該就像以前14歲那年前往未來戰場時,知道父親被殺的山本一樣。
 
  但是隨著一次次的戰鬥,他知道這次的情形不同上次單純。
 
  那時的敵人是陌生的白蘭,這次卻是最親近的夥伴們,想到友人被迫攻擊自己,難受的感覺如同靈魂被啃食般難受。
 
 
  「如果他們聽不到怎麼辦?如果控制比上次更強怎麼辦?如果在替他們解除控制時傷到他們怎麼辦?」我做不到啊……攻擊他們……「我沒有時間了……這是最後一次了啊……」
 
  「小綱……」白蘭哪裡不知道,綱吉想要親手了斷這件事的心情,即使這不是屬於"他"的責任……「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你不需要將自己逼成這樣,你有選擇權的。」輕輕擦去他因激動而奪眶的淚水,白蘭柔聲說道。「奮力戰鬥,或是逃避到交換回去,然後把這一切的傷痛、挫折忘記,只記取教訓。」
 
  「……逃避?」
 
  「是啊,很簡單吧?我認為交給成年的你處理,追根究柢,這本來就是他的事,雖然你們都是小綱,還是不一樣的個體啊。」從見面到現在,白蘭從未將他們倆視為一個人。「交給他就輕鬆了吧?只要說服里包恩他們把作戰延後到26歲的小綱回來,就不會有任何讓他們傷害你、或是逼你去傷害他們的事發生。」
 
 
  白蘭確信,里包恩他們會同意,當初會選擇逃來米爾菲歐雷也是為了16歲的綱吉著想,希望讓他遠離戰鬥。
 
  所以才造就他們現在的悠閒,否則一整班暗殺部隊哪可能按耐個兩周不出動去斬殺鎖定的目標?更別說計畫都訂好、綱吉也恢復了,自我修練增強實力什麼的八成都是在拖延。
 
 
  「你回去後只要記得,不要再讓你的同伴有被控制的機會就對了。」
 
  「可是我、不想要那樣!」綱吉用力搖搖頭,「我想自己完結這件事……」都戰鬥這麼多次了……對象是他們,怎麼可能會想抽手……
 
  「……呵,那不就好了嗎?」原本一臉正經的白蘭突然笑開,意義不明的捏了捏綱吉的臉,「小綱有心去做,事情就簡單多了啊!俗話不是說"有志者事竟成"?所以小綱只要貫徹自己的信念就行了。」
 
  「貫徹……我的信念?」
 
  「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的意思,不要留下遺憾,不會有人怪你的。」
 
 
  一陣風吹過,伴隨初春的花香吻上綱吉的臉,心頭的陰霾似乎都被拂開。
 
  茅塞頓開的感覺令綱吉心情突然放鬆,不自覺露出笑容,一朵再燦爛不過的笑花。
 
 
  「不要留下遺憾啊……謝謝你,白蘭。」眼底浮現光芒,眼神逐漸堅定,白蘭聽得出綱吉的迷惘已經消散。
 
  「不會,小綱。能幫到你是我的榮幸。」我不是你的守護者,也不是你的家族成員,但是你卻對我吐露心聲,這讓我高興不已。
 
  「太誇張了,哈啊……」
 
  「喔呀?想睡了嗎?」
 
  「咦?」大大的哈欠打完綱吉才發現自己有多難看,立刻紅了臉,「呃、啊哈哈,有點。是啊,多虧你、想通後身心都放鬆了,的確有點愛睡了……」綱吉的聲音染上濃濃睡意。
 
 
  說著,他還揉了揉眼,他真的好久沒好好睡上一覺了,就算是雨炎的鎮靜效果也相當有限。
 
  情緒不穩加上不安的緣故,他半夜總會醒來不下五次,偏偏他又逞強不跟夥伴說,他不想徒增已經很辛苦的他們的負擔。
 
 
  「那,在這裡睡一下吧?」白蘭突然拍拍自己的大腿。
 
  「這、這裡?」躺白蘭的大腿嗎?
 
  「我聽說,在陽光下睡覺的話,夢會變的幸福唷。」不給綱吉拒絕的時間,白蘭右手一個施力就讓綱吉倒到自己腿上。
 
  「咦、咦!?等、等等啦……」這樣很不好意思耶,而且怪怪的……
 
  「放心--我會好好保護你的,有事也會叫醒你,就安心的睡吧。」白蘭的語氣相當溫柔,他保持著微笑,大手蓋上綱吉的眼,哄著。「睡吧。」
 
  「……唔……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
 
 
  拿白蘭的強勢沒辦法,自己也真的到極限了,綱吉只好配合的放鬆身體調整到舒服的姿勢,不過三秒,極度疲勞的他便墜入夢鄉,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晚安,小小的彭哥列公主。」
 
 
 
 
  『吶,你,醒醒。』
 
 
  一個有些飄渺的聲音,迴盪在漆黑的空間中。
 
 
  -誰?
 
 
  『醒醒,別睡了,你。』
 
 
  綱吉睜開沉重的眼皮,表情有些迷茫。
 
  身體不是很聽大腦的控制,一時之間他判斷不出自己身在何方,只是無意識地東張西望。
 
  下一秒,四周的黑暗被一陣風吹散了,景色換成他熟悉的草原、花田,以及蔚藍的天空,這裡是他的夢中。
 
  騰空的身體好一會兒才落到地面,他在花田中間跌坐下。
 
 
  「太好了,總算接上了。」霎時,一道光出現在綱吉眼前。
 
  「是誰?」這聲音……好耳熟?
 
  「我?我是你,我是26歲的澤田綱吉。」眼前的光體快速褪去亮光,有些透明、一頭長髮的澤田綱吉從裏頭跳了出來。「該說,初次見面?」
 
  「呃、十年後的我?!」詫異的瞪著眼前的澤田,綱吉驚呼。他在照片中看過,只是見到後還是免不了驚訝,長相看起來除了長髮外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氣質卻和自己差了十萬八千里。
 
  「嗯,終於和你的意識接上了呢。抱歉喔,讓你吃了很多苦吧?那群傢伙……」澤田的聲音很輕,聽得出來,他經過十年的洗禮,說話的語氣成熟很多。
 
  「呃、嘛……」苦笑,他下意識摸上之前被山本刺穿的傷口,「你怎麼會在這裡?」這是夢吧?怎麼好像很真實……
 
  「骸和克羅姆用幻術的能力幫我連接的,十年後火箭炮被蔣尼二拆開後一直修不好,所以無法送人過去幫你,大家都很擔心,因此骸他們想了這個辦法出來。」澤田苦笑著說,這個表情就讓綱吉覺得親切多了。
 
  「是這樣啊……」
 
 
  他該如何反應?無論是大家擔心他還是和十年後的自己見面都令自己錯愕,這不是夢,這是真的。
 
 
  「現在的情況如何?」澤田在他身邊坐下,綱吉哀傷的發現十年後的自己似乎沒有長高多少。
 
  「……可以算……好轉嗎?」
 
  「好轉?」
 
  「我們正在準備要去進行"我"在這裡最後一次的總攻擊,因為總算是找到控制他們的幕後黑手了。」
 
  「咦、真的嗎?」找到了!?是誰?
 
  「德弗克家族。白蘭他們有派人去做徹底的調查--所以不會錯。」因為怕是被真凶設陷阱而導致找錯人報仇,他們很謹慎地做了確認,「德弗克家族八成也煩了,追殺"我們"追了三年,守護者卻一次都沒有失去心殺了"我們",所以對方派了一個幹部來偷襲我。」
 
  「結果反被你逮住?」白蘭……最後還是借助了他們的力量啊。
 
  「嗯,我氣昏了還把他的鼻梁給揍斷。」綱吉故作輕快地說道,澤田很清楚他在逞強,十年前的自己有多麼天真善良他哪不知道,他曉得綱吉肯定在恢復理智後有些沮喪自己傷人。
 
  「那,你有被大家給……?」
 
  「有啊,不過已經不要緊了,已經好了,沒有你嚴重。」注視著澤田的左眼,那兒一點光點也沒有。「而且比起被折磨得大家,這點傷真的很微不足道,對我來說啦。」
 
  「對我而言也是喔。」綱吉笑著說,心裡的愧疚感消退一些,十六歲的自己,比自己印象中要堅強太多。
 
 
  相同的兩人,坐著對望。
 
  心裡頭是無比的平靜,因為彼此都認同對方,毋須語言就知道對方想傳達什麼。
 
 
  「那……你那邊呢?」過去的大家都還好嗎?
 
  「我這邊嗎?雖然一直很擔心你們那邊的事,但是礙於時間不到就回不去乾著急也沒用,這幾個月我都……被里包恩他們狂操。」澤田的表情有些垮掉,看來是被整慘了。
 
  「咦?」
 
  「聽了我對狀況的敘述後,大家都直說儘管扁人沒關係,要我別再客氣之類的。」
 
  「……只有隼人和克羅姆那麼說吧?」骸和恭彌?怎麼可能,那兩個絕對想自己動手,「頂多加個武或大哥。」
 
  「噗,哈哈,你還真清楚。」
 
  「因為……是他們啊。」啊啊,他好想念他們,「因為我們是朋友、是夥伴,所以我了解他們,也相信他們,不管發生任何事。」
 
  「……嗯。」點點頭以示同意,「謝謝你。」
 
  「嗯?」為什麼要道謝?
 
  「沒什麼。」
 
 
  只是感謝,有人和自己有同樣的想法罷了。
 
  只是這樣,心裡就會輕鬆一些,知道自己並非盲目的相信。
 
 
  「但是,你也別太勉強喔,這本來就不是你該處理的事。」
 
  「怎麼不是?」眨眨眼,綱吉的表情好像澤田說了蠢話。「守護者出事,當然就要首領出面來解決啊。我可是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更是他們的朋友!」
 
  「不是這個時代的啊。」哎唷喂呀,以前的我有這麼精明嗎?
 
  「是一樣的。」
 
  「……呵呵,好吧,也是啦。」
 
 
  -信任啊……是啊,我的確是一直相信著會沒事的,相信大家會回到我身邊的事,無論付出多少代價。
 
 
  「啊,時間差不多了。」突然發現自己本來就透明透明的腳開始消失,澤田有些依依不捨的說道。
 
  「咦?這麼快?」明明才聊一下下的……
 
  「要在時空上打洞可不是簡單的差事啊,」澤田起身,把沾上的花瓣撥掉,綱吉跟著他站起。「小心點,還有,加油,能做多少就算多少,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還有我在啊。」
 
  「嗯……」點點頭。「我知道。」
 
  「答應我,千萬別死。」
 
  「……嗯。」
 
 
 
 
  「唔……」清醒過來時,眼前飄散著熟悉的銀色,綱吉感覺到整個人騰空,似乎是被眼前這個男人抱著。「史庫瓦羅?」
 
  「你可終於醒了,別亂動,不然我把你摔下去。」
 
  「怎麼了?」看出史庫瓦羅有些生氣,綱吉好奇的問,安分不亂動。
 
  「你差點被白蘭帶去他的房間,真是的,你怎麼會在他那裡?」真是太危險了,要不是自己剛好經過,天曉得這隻兔子會不會被扒皮。「還睡得這麼死。」
 
  「咦?我睡得很熟嗎?」
 
  「對啊,我把你從那小子手上搶過來你也沒醒,你怎麼這麼累?感冒還沒好嗎?」
 
  「早就好了,只是這陣子沒睡好罷了,有點心煩……不過已經沒問題了。」雙眼勾成彎月的形狀,笑道。「現在什麼時候了?你要帶我去哪裡?」
 
  「你那兩個句子接在一起很怪喔。」
 
  「要你管。」
 
  「已經傍晚、太陽下山了,兩個小時後吃晚餐,我送你回房間,你累的話不妨再睡一下。」
 
  「喔。」嗚哇,我睡翻了,居然睡了整個下午!
 
 
  此時抱著綱吉的史庫瓦羅來到走廊盡頭,綱吉暫住的單人房的所在處。
 
  因為知道綱吉不習慣大房間,優尼特地派人替他準備的,隔壁兩間一左一右安排了里包恩和史庫瓦羅,對面則是石田姊弟和楓珂的房間,其他人的房間也在附近。
 
  換用單手抱對他而言很輕的綱吉,史庫瓦羅推開門。
 
 
  「啊啊,找到他啦,史庫瓦羅。」坐在綱吉床上的楓珂顯然等了很久。
 
  「走開,擋路。」輕輕把又睡著的綱吉放到床上。
 
  「在哪找到的?」
 
  「白蘭那,差點被那傢伙帶進房間。他說這幾天沒睡好,所以才這麼累。」拿被子把綱吉包好後,史庫瓦羅戳了戳他的臉,然後起身示意移動。
 
  「嗚哇,真危險。」跟著史庫瓦羅出房間,望夜關上燈。
 
 
  三人來到對面的房間,其他夥伴已經等在裏頭了。
 
 
  「東西都準備好了。」魯斯里亞開門見山的說。「戰帖送了。」
 
  「那麼,就照原定計畫,三天後出發。」露出一個噬血的笑容,史庫瓦羅的眼底出現殺意。
 
 
  -該是我們的,我們會加倍討回。
 
 
-TBC
 
=雜談=
  要期中考了(明天)先說下禮拜四的更新暫停,因為我要回高雄[茶]
  於是2727真是棒透了XDDDDD寫的時候一直想該怎麼讓他們閃閃XD只是我覺得光讓他們站在一起就超閃XDD(煩)
  本來骸大人也有要出現在夢裡的,但是怕場面失控(?)最後修掉了XD[被插爛]
 
  接下來就是最終決戰了,有點長。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0.11.08
*電腦稿完成:2013.11.1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