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65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一>(洛円)

 
 
  [稻妻/架空]In cerca di te<一>(洛円)
 
 
  「歡迎光臨!」
 
 
  聽到門口的鈴鐺響聲,不太標準的招呼語立刻從店裡傳出,一人快步從內部走出。
 
  從帶位到點餐完成,最後送餐,店內最小的那抹身影雖然顯得慌慌張張,倒也沒出差錯。
 
  東方人臉孔的他,在這間小小的簡餐館特別顯眼,這似乎讓他更加緊張,連客人都會為他捏把冷汗。
 
 
  「小守--」
 
  「來了!」
 
 
  向搭話的客人欠了身後,他快步往吧檯鑽去。
 
  店裡的常客都知道,他是今天開始工作的菜鳥,從他偶爾不經意脫口的語言可以知道他是日本人。
 
 
 
 
  「我回來了!」打開門後朝屋裡喊,円堂知道同居的那個人一定還沒睡,就算現在是半夜一點。
 
 
  像是回應他的期待,一陣腳步聲從二樓傳來,在円堂換好鞋子時一個人影出現在走廊中段的樓梯口。
 
 
  「守、歡迎回來!」男人一口氣衝過來抱住還在脫外套的円堂,差點把他撲倒。
 
  「費、費狄歐,好難受……」扯了扯費狄歐的衣服,為了配合高自己近20公分的他。円堂必須踮著腳,不一會兒就感覺到腳痠,被費狄歐過大的臂力給勒緊到難以呼吸也是難受的原因之一。
 
  「啊,抱歉。」費狄歐聞言立刻放手。「外面很冷吧?很累吧?要吃點東西嗎?」
 
  「我想喝熱可可。」
 
  「我知道了,你先去洗澡,我幫你準備。」
 
 
  感激的看這名已經快要三十歲的大男人興奮的往廚房去,円堂這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往二樓去。
 
  洗過澡放鬆好全身的肌肉後,他換上乾淨的衣服回到一樓,費狄歐已經準備好飲料和點心,坐在客廳沙發等他了。
 
 
  「好久!我還以為你在浴室睡著了。」
 
  「沒有啦,只是按摩多花了一些時間。」坐到費狄歐對面的位子,円堂自動伸手拿點心。「我開動囉。」
 
  「第一天的打工如何?」費狄歐面前則擺了一只高腳杯,他倒入半杯的紅酒。
 
  「很緊張,不過很有趣,要學的事情好多,不過店裡的人和客人都很親切地教我喔。關店的時間忙得不得了,收完都快十二點了。」円堂捶了捶自己的肩膀,「回來的路上好黑,很怕走錯。」
 
  「因為守是個大路癡嘛。」
 
  「閉嘴,要你管。」孩子氣的向費狄歐吐舌頭。
 
 
  他路痴是天生的,他也很無奈!要不是在這個地區生活了半年,他絕對不敢深夜在街上走,晚上的方向感趨近於零。
 
 
  「你要是打個電話回來我就會去接你了。」
 
  「不用啦,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從店回家的路也走了半年,和下課回家的路線一樣啊。」打工的店就在他念的大學旁。
 
  「可是你走回來要一個半小時,回來都這麼晚了,我怕你危險。」
 
  「有什麼好危險,我都18歲的大男人了,還是一個沒什麼特點的日本人,根本不會有人對我有興趣。」円堂笑著說道。
 
  「都18歲了還沒過170的守才沒資格說自己是大男人,之前面試不是還被懷疑有沒有謊報年齡?」
 
  「唔、費狄歐!」竟然講他最在意的事,過分!
 
  「哈哈,抱歉抱歉,但是我是真的在擔心你喔,義大利的夜晚可不像日本一樣安全。」
 
  「費狄歐你擔心太多了。」大口把宵夜掃完,円堂習慣的雙手合十說聲我吃飽了,「我這半年來不是一點事也沒有嗎?我也會挑亮的地方走,你就放心吧。」
 
  「可是……」
 
  「我要去做報告了,謝謝你的招待。」擺擺手表示要結束這話題,円堂想起作業,收起桌上的東西。
 
  「……不要太晚睡喔。」了解円堂的固執,費狄歐只好妥協,看了下時鐘,也該是放円堂去忙的時候了。
 
  「嗯,費狄歐也是,明天有練習吧。」
 
 
  替費狄歐把酒杯也收走,円堂往廚房的方向走去,盯著他的費狄歐最後還是決定跟過去一起清洗東西。
 
 
  「明天也是這時間回來嗎?」整理完上樓後,因為房間方向相反,兩人在樓梯口分開。
 
  「差不多吧。」
 
 
 
 
  「威帝,X的店長,是什麼樣的人呢?」趁著午後人少的時間,把工作告一段落的円堂溜到吧檯旁。
 
 
  轉眼間,在店裡工作滿半個月的円堂因個性開朗,和店裡的同事終於打成一片,工作閒暇之餘就會這樣主動找話題聊天。
 
  店裡屬他最年幼,不只年紀,連個頭都是,因此他總覺得同事們老把他當小孩子,這點和他過去的夥伴沒兩樣,個性落落大方的他也不是很介意,乾脆地稱大家的意當個懵懂孩子問東問西。
 
 
  「店長--對喔,你還沒見過,面試你的是我。」威帝正是這間名叫"X"的餐館的副店長,兩周來主要是他在指導円堂。
 
  「我聽班上X常客的朋友說,店長是個帥氣的人,但是不常出現在店裡。」
 
  「因為那小子有很多外務啊,X的經營幾乎都丟給我們處理。」頭上有著黃綠相間的頭帶的麥基奇湊了過來,把回收的餐盤交給円堂,円堂立刻清洗。「說他帥氣……嘛,對於18歲的女孩們來說可能是吧,那小子從學生時期就很受歡迎。」
 
  「不過那小子的腦袋不太好就是了。」負責廚房的多拉葛聽到話題也探出頭來插一句。「個性也很怪。」
 
  「咦--真的嗎?」円堂的好奇心更加旺盛,興奮的眨了眨眼。「很帥氣、很忙,可是腦袋不太好,個性很怪,喔喔越來越想見他了。」
 
 
  會不會就是他呢?円堂在心底問著,手上擦盤子的動作沒停。
 
  他還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他之所以遠從日本來到義大利念書,只是為了找一個人。
 
  他打算工作穩定些再來打聽。
 
 
  "碰!!"
 
 
  突然一聲巨響把店裡的人都嚇了一跳,往聲援一看,是門口的看板被風吹倒了,還連帶撞倒旁邊的露天座椅,東倒西歪的慘狀宛如骨牌。
 
 
  「我去弄。」把盤子網架上一放,円堂一溜煙鑽出店,積極做事的行動一直是讓X的人稱讚的特點,知道交給円堂就行,沒有人跟去。
 
  「小守真是個有趣的傢伙,明明就很瘦小力氣卻很大,有速度動作也很敏捷。」威帝趴在吧檯上看円堂輕鬆把十公斤重的特製大看板立回去,然後收拾起露臺。
 
  「大概是之前有在從事什麼運動吧,他的身材是有鍛練過的。」麥基奇是在円堂更衣的時候看到的,「特別是肩膀很厚實,只是被衣服蓋住看不出來。」
 
  「真不愧是愛觀察人的麥基奇,連換衣服都盯著他看」走過來的高修用手拍拍麥基奇的肩,語氣裡充滿佩服。
 
  「別以為我聽不出你在罵我變態,我只是剛好瞄到!」不過麥基奇並沒有被他騙到,回身甩掉高修的手並踹了他一腳,翻個大白眼。「別把我跟洛可可那小子相提並論。」
 
 
  麥基奇的話讓所有人沉下臉,無言的同意。
 
  想起那個消失一陣子的友人,心情複雜,沒想到會被一個新來的孩子提起,還期待著見面。
 
 
  「洛可可應該會很喜歡小守吧?小守傻呼呼的肯定會變成他的玩具。」龍落井下石的發言讓所有人的表情更加精采。
 
  「對耶--那小子的劣根性!那個最難搞,明明平常很笨,鬧起來根本只有大介可以讓他停止。」
 
  「因為洛可可是長不大的小鬼啊,大介不是常常說?」
 
  「哈哈,對耶!」
 
  「真過分耶你們,我不在就一起罵我。」
 
 
  無預警的,低沉富有磁性的男生響起。
 
  轉頭一看,一個擁有一頭靛青色頭髮黝黑皮膚的高大男人站在門口倚著門框,他身穿藍色的連帽短袖T恤,裏頭搭了件深紅色的長袖,修長的雙腳被深藍色的牛仔褲包裹,
 
  黑曜石般的雙瞳好像黑洞般能夠吸入一切,嘴角上揚的角度給人滿滿的自信感。
 
 
  「「「洛可可!」」」
 
  「唷,好久不見。」
 
  「去死吧,什麼好久不見,身為店長消失一個半月是給我上哪去了。」
 
  「抱歉抱歉,事情太多,我一直世界各地跑。」意思是無可奉告,洛可可對好友的怒氣面不改色,他知道多拉葛沒有真的生氣,只是嘴巴壞了點。
 
  「什麼時候回來義大利的?」
 
  「昨天晚上,從英國。」他一邊轉肩膀一邊往店裡走,「好不容易把事情搞定回到店哩,沒想到會聽到有人在說我壞話。」
 
  「誰叫你素行不良。」
 
  「哪有。」
 
 
  無辜地抗議,洛可可逕自拉開吧檯前的位子坐下,威帝立刻替他到了杯水。
 
 
  「外面那隻小貓是什麼?吉祥物?」比了比在門口整理的円堂,他正在擦玻璃。
 
  「來打工的新人,不是給了你簡訊說我雇用了一個新人嗎。」
 
  「新人啊,看起來好小,高中生?國中生?」
 
  「都錯,他是大學生了,別用身高來衡量別人的年紀。」一手敲在洛可可頭上,龍放下特調的無酒精飲品。
 
  「騙人!他那麼小一隻!」洛可可瞇起眼,用超級不相信的語氣拔高聲調。
 
  「誰要騙你,我讓他進來,你自己跟他聊,正好他剛剛才說想要見你。」顯然威帝懶得跟洛可可耗,他往門口喊,「小守,來一下好嗎?」
 
  「好--」
 
 
  在門外的円堂聽到叫喚縮了一下,眼力好的洛可可一眼就看出那是心虛的反應,看來円堂剛剛一直在偷偷觀望這邊,大概是想知道這位和同事們聊天的人是何方神聖。
 
  他把掃具放好後,快步進來。
 
 
  -嗯?好像在哪看過這個孩子……
 
 
  「什麼事?威帝。」
 
  「小守,跟你介紹一下,這傢伙叫洛可可,是你剛剛打聽的對象,這間X的店長喔。」
 
  「咦?您、您好!」円堂咦了一聲才發現自己的失禮,連忙低頭鞠躬,日本人的習慣一覽無遺。
 
  「自我介紹一下吧。」高修拍拍円堂的肩膀要他放鬆。
 
  「是,我叫守,是從日本來的留學生。今年一年級,請多指教。」
 
  「喔?唸什麼的?」
 
  「義大利文學……」緊張的揪住衣服的下襬,洛可可好笑地看他全身僵硬,伸手捏住他的下巴,使力強迫他抬頭。
 
  「這麼緊張做什麼?我又不會吃掉你,我有這麼可怕嗎?」
 
  「呃、我,不是的,那個……」圓滾滾的雙眼骨碌碌的亂轉不曉得要看哪裡。
 
  「怎麼?有意見快說,我不喜歡不甘不脆的傢伙喔。你是男人吧?雖然很小就是了。」
 
  「我……並不是覺得店長可怕,只是、那個……」發現小力的扭動掙不開洛可可的手,円堂索性閉上眼,臉不自然的紅起來,他大大吸一口氣--「因為覺得店長太帥了,所以、所以才會這麼緊張!真的非常抱歉!」
 
 
  円堂從丹田使力的大聲回答,紅透的小臉總算掙脫再度低下,八成是為了掙開洛可可的手而卯足全力--
 
  豈料竟一頭撞上面前的高腳椅。
 
 
  "鏘!!"
 
 
  「嗚咿!!?」
 
  「小守!」
 
 
  円堂痛的蹲下去,其他人全被這聲巨響給嚇到,拉長脖子想看円堂,先反應過來的是威帝,只是他人在吧檯裡看不到蹲下縮起來的円堂,只聽他用日語一串呻吟。
 
 
  「小守、小守?」威帝還是不放棄的叫喚。
 
  「唔哇,剛剛那一聲好大,聽起來真痛。」龍不意外看到全店的人都聚焦過來。
 
  「好痛……」
 
  「哈哈哈哈哈哈--」洛可可突然爆出的笑聲蓋過円堂的哀鳴,「你真是個有趣的傢伙耶,是嗎,我很帥嗎?」
 
  「洛可可?」所有人被洛可可二度嚇到,一是他的笑聲太響亮,二是他說出來的話--
 
  「咦?是日語……?」円堂抬起頭,手還捂著額頭,眼角泛著淚光。
 
  「雖然女孩子們很常說,被男生當面說帥真是久違,感覺不壞,是因為你很可愛的關係吧。」洛可可伸手一把將地上的円堂拉起來,拖向自己。
 
 
  被拉起來的円堂又是一陣吃驚,因為洛可可的出力恰到好處,既不會弄痛他,更讓他不需出力就站好。
 
  另外就是他的發言有太多吐嘈點,一時不知該從哪個點攻擊。
 
 
  「還好嗎?哇…都紅起來了。」洛可可一手扶環著円堂的腰一手撥掉他的手檢查,碰到円堂的額頭時円堂明顯僵直身體並縮了下,「啊,抱歉,很痛?」
 
  「呃,不是,只是不習慣額頭被摸……這種程度的撞擊不要緊。」
 
  「真的嗎?那一下不小耶。」聞言,洛可可收起檢查的手,円堂才放鬆。
 
  「習慣了。」円堂一臉稀鬆平常的講出驚人的話,令洛可可汗顏。只是他還沒問出習慣的原因円堂就先開口了。「那個,店長先生,為什麼用日語?不對,你會講日語?」
 
  「嘛,以前有個日本朋友,和那個人一起生活了23年,學了不少。」洛可可的眼神黯淡了一瞬,「因為你說了日語啊,我也好久沒講了,所以忍不住說了。」
 
  「咦?我說了嗎?咦咦?!」円堂這才注意到自己不自覺的滿口日語,「我是從什麼時候……?」
 
  「從你說我很帥開始。」洛可可笑得極為燦爛,這麼近看洛可可的円堂臉又是一陣燒紅,「你緊張到自己在講什麼都不知啦?」
 
  「唔唔……好像是……」好丟臉。
 
 
  當洛可可想再說什麼時,一隻手搭住他的肩,回頭一看是從吧檯出來的威帝。
 
  円堂這時被高修拉離洛可可身邊,圈住肩膀抱進懷裡--這感覺讓円堂感到有些熟悉。
 
 
  「你們兩個,別自己用日文陷入兩人世界。」威帝的笑容有些僵硬。
 
  「就是說啊,小守說了什麼也跟我們講,我們不像你聽得懂。」麥基奇抗議著。
 
  「怎麼,你們?不甘心手才跟我講幾分鐘就熟起來?」洛可可好笑的環視友人們,最後把視線固定在抱住円堂的高修。
 
  「有一點,畢竟小守和我們認識兩個禮拜才放開自己跟我們東扯西聊,為什麼對你就那麼快!」龍坦率地承認。
 
  「嗯……因為我很帥?」
 
  「噁!竟然自己講!自戀也要有個限度!」多拉可立刻不給面子的作嘔。
 
  「什麼話,這是守剛才說的,他說因為覺得我很帥才會那麼緊張。」
 
  「別扯了!」
 
  「我哪有,對吧,守?」洛可可把視線放到円堂身上,他紅著臉點點頭。「看吧。」
 
  「真的假的,不可以啊小守,這小子是S級的危險人物,別被他的外表騙了!」高修抓著円堂的肩膀拚命搖,円堂被晃的有點暈。「尤其當面誇會讓他得意忘形!」
 
  「你也好不到哪去,小守被你搖得暈頭轉向了!」
 
 
  威帝動作很快地把円堂從高修手上救走,並要麥基奇去把急救箱拿來,他還是很擔心円堂那一撞有無大礙。
 
  只是當他向円堂的額頭伸手時,被洛可可抓住手阻止了。
 
 
  「慢著,他不喜歡額頭被摸,他剛才跟我說的。」
 
  「咦?真的嗎?小守?」
 
  「嗯。」為難的點點頭,對洛可可投以感激的眼神,「剛剛的撞擊我真的不要緊,我想頂多瘀青,不用擔心。」
 
  「這樣嗎……」
 
  「我以前很常被撞到額頭,所以我很清楚什麼樣的痛是有問題的,真的,剛剛算是家常便飯的程度,不用介意啦!」
 
  「呃,是嗎……」很常撞到是……為什麼會很常撞到啊……撞到經驗豐富?
 
 
  威帝還是不放心的左看右看,最後終於輸給円堂堅持的態度,打消上藥的念頭。
 
 
  「不舒服一定要說喔。」
 
  「嗯。」
 
  「威帝走開,我還沒跟守說完。」一把推開威帝,洛可可從座位站起,和円堂的身高差立刻出現,只到洛可可胸膛的円堂必須抬高下巴仰望。「咳咳,很歡迎你加入X的行列,我是洛可可.烏魯帕,叫我洛可可就行,哈哈,剛剛忘記介紹自己,別叫我店長先生這種見外的稱呼啊,我也才大你10歲,和他們一樣都是28歲。」
 
  「好。」乖乖點頭。
 
  「我偶爾會出遠門,不在的時候就是威帝做主,有問題儘管問這裡的人,不限工作,把這當作你在義大利的依靠吧。」洛可可將大手壓到円堂的頭上揉了揉,「還有……」
 
  「?」
 
  「如果你想找人講日語,我在的時候隨時都可以找我!」洛可可在說出日語兩字時語氣十分柔和,手的動作也寵溺許多。
 
  「好的!」有精神的回應,円堂用滿滿的喜悅襯托燦爛的笑容,「請多多指教,洛可可!」
 
  「喔喔!」
 
 
-TBC
 
=雜談=
  發文的這天,是早就決定好的,今天是班班的生日!!!!
  班班生日快樂!!!!對不起我沒有準備東西[抹臉]想了想後,決定這篇就作為班班的生日賀文,等我完成後,會將手稿送上喔!
 
  久違的洛円,久違的架空w許久不見的義大利舞台!!!
  這是我第一次寫文的主要時間軸設定直接落在大學呢w(家庭文不算他的時間軸從高中開始)而且還是職場主軸,校園幾乎不會有(愛寫校園的人)
  想寫壞心眼的洛可可(隊長生氣),想寫傻傻的隊長XDD(洛可可開心),年操設定萬歲(去死)
  本來是打算以四篇短文(一萬字以下一篇)來構成的輕鬆系列文,但是出乎意料的架構越來越大,也投入了沉重的劇情,說不定會是一篇到達五萬字的中篇。
 
  標題的義大利文"In cerca di te"的意思是"追尋你",也是我第一次用義大利文作標題w希望這篇能夠順利成長!
 
  重新的大一生活,說實話我現在很忙,但是並不後悔這樣選擇。
  上課認真的關係一天寫的量銳減[抹臉]就快要期中考了,我會加油的,也會開始另外找時間寫文!這篇的更新模式,大概就採用我寫完就打,找最近的更新日放吧w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3.11.06
*電腦稿完成:2013.11.0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