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8808

    累積人氣

  • 29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家教/架空]化成風<十五>(里綱)

 
  [家教/架空]化成風<十五>(里綱)
  *一世Giotto的名字使用東立翻譯之喬特
 
 
  「Ciao、米亞姊姊!」少年趴到服務台上,正在做檔案備份的女子聞聲立刻抬頭,漾開笑容。
 
  「啊啦,這不是小綱嗎?好幾天沒見了呢,都跑哪去啦?我以為你回日本去了呢。」
 
 
  會如此猜測是因為綱吉在消失前幾乎兩天會出現一次,同事們一閒下來就會去找他聊天,全彭哥列沒有人不認識他。
 
  但是這次他整整消失了一個禮拜多,如果不是頂頭兩位上司老神在在,他們還以為他被綁架了。
 
 
  「沒有啦,因為這陣子學校報告比較多,還有很多社團活動,我才沒過來,」苦笑,仔細看可以發現綱吉有淡淡的黑眼圈,「再加上里包恩老師說彭哥列最近很忙,我覺得出現不太好、會打擾到……」
 
  「不會不會,你出現可是讓我們紓壓啊!」因為綱吉天真無邪又可愛,早就是他們彭哥列的寶貝了。「你要去找里包恩先生或喬特先生嗎?我們今天中午就忙完了,我想你上去沒關係。」
 
  「我知道了,那我去里包恩老師那邊。謝謝妳,米亞姊姊!」
 
 
  欣喜的跑向樓梯間,綱吉很自然地向其他人打招呼,來義大利兩個多月,他經常性的出入這裡,從一開始的怕生到現在可以喊出八成的人的名字。
 
  他並不拘束,像個孩子般單純,卻又不失該有的禮數。
 
 
  「小綱終於來啦?」已經完成檔案整理的瑪莉湊過來。
 
  「是啊,說是因為報告和社團而抽不開身,」也是啦,算算時間也差不多是他作為學生要忙碌的時候了,「他真的好可愛喔,小小的,還蹦蹦跳跳的上去找里包恩老師,真不敢相信他已經快十七歲了。」
 
  「聽說他和里包恩先生在交往?」這消息不知道是誰開始傳的,但是他們都有耳聞。
 
  「說起來好像是這麼回事,小綱每次來也都是先往里包恩先生的辦公室跑。不過身為堂哥的喬特先生似乎不知道。」也沒人敢去問,怕踩爆地雷引發戰爭。
 
  「呀、糟了!」本來站在一旁聽的希恩突然驚呼。
 
  「怎麼了、希恩?」嚇死人了!
 
  「我忘了!雅米羅企業的哈米爾父女剛剛進去找里包恩先生了啊!」希恩是里包恩的助手,像秘書般的存在。
 
  「那妳怎麼會下班了?」瑪莉比了比希恩一身便裝,手上也拎著包包,看起來就是要回家了。
 
  「因為里包恩先生跟我說不用留下,只是私事……」
 
  「那妳為什麼要慌張?還尖叫嚇人。」
 
  「因、因為我想哈米爾先生是來向里包恩先生……提親的,他這是第二次帶著女兒來找里包恩先生了。」
 
  「那又怎樣?」米亞顯得不以為意,畢竟彭哥列是國內數一數二的頂尖企業,CEO級的人被提親不是什麼稀奇事。
 
  「小綱上去的話,會看到吧?」如果他們真的在交往,那個孩子會……
 
  「……啊!!」
 
 
 
 
  「呼…哈…呼…哈……嗚哇,才一個禮拜沒爬,速度慢了好多。」由於來到義大利後練跑機會時間都銳減,綱吉到彭哥列都會選擇爬樓梯。「沒有通知就上來,他應該不會生氣吧……」
 
 
  踏著輕快的腳步前進到八樓最西邊的辦公區,聽喬特說,里包恩專用的辦公室似乎是他在回國後用惡勢力搶去的,至於為什麼非要那間不可,他還沒問過。
 
 
  「等一下跟老師撒個嬌拉他陪我去買菜好了,不知道我不在的這幾天他都吃什麼呢?那個只喝咖啡的怪物。」
 
 
  來到義大利兩個多月,和里包恩交往也有兩個月。
 
  這期間,兩人日常的互動並沒有改變太多,綱吉連稱呼都沒變。
 
  一有機會,綱吉就會跑來找里包恩,像是過來彭哥列,或是去他家玩。看是請里包恩教他東西,或是幫他做一些家務,最常做的就是下廚。
 
  甜蜜的時光多了不少,但是綱吉說什麼也不要再跟里包恩一起洗澡睡覺,並一定在晚上九點前回去寄宿的地方。
 
 
  另外,綱吉在交往後才知道,里包恩這個人看起來正經八百,其實骨子裡挺輕浮的,總是喜歡對他摟摟抱抱害他覺得很害羞。
 
 
  但是,很幸福。
 
 
  「啊咧?辦公室的門開著……是在整理了嗎?」他知道里包恩要走的半個小時前會把門打開讓空氣流通,但是感覺好像不太一樣。  -嗯?有說話的聲音和……香水的味道?
 
  「阿爾先生,您也知道,小女是才華洋溢的女孩,如果……」
 
 
  發現有別的人在裏頭,綱吉下意識躲到門邊,蹲下縮成一團隱匿氣息。
 
 
  「我相信對你我都不會有壞處的,貴公司和我們的財團也能更加契合,請您再考慮一次,阿爾先生。」男人筆直地盯著里包恩,「就算小女和您差九歲,我相信她也能夠匹配的站在您身邊支持您。」
 
 
  這是……提親?
 
  對喔,里包恩老師也過二十五了,有這種事也是理所當然的,尤其老師又這麼的優秀,那個男人的女兒……嗚哇、大美人!一看就和老師很配的感覺……
 
  不像我,我只是個孤兒,又非常的不優秀,傻傻的也笨笨的,長的又普通,只有跑步的速度很快,平常都笨手笨腳的……
 
  說起來,我都沒問過老師為什麼會喜歡我呢……
 
 
  我會不會……再度被丟下呢?
 
 
  「我應該說過了,我對這件事沒有興趣。」
 
  「什麼?」
 
 
  -咦?
 
 
  「為、請問是為什麼?小女的條件難道令你不滿意嗎?」
 
  「和條件無關,令千金也不是東西,所以沒有滿不滿意的問題。」
 
  「可、可是,那、請您給我們一個理由!」
 
  「……很簡單,因為令千金不是風。」
 
 
  -……風?
 
 
 
 
  送走了哈米爾婦女後,里包恩走去打開窗戶,希望屋內的香水味能趕快消失。
 
  心裡想著的是好幾天沒見著的孩子,他正考慮要不要直接去他住的地方綁人,算算日期對方應該也忙完了。
 
  雖然他不想影響對方好不容易得到的校園生活,還是想要多一些獨佔的時間。
 
 
  /里包恩先生?您還在辦公室嗎?里包恩先生?\
 
  「米亞嗎?怎麼了?」按下免持聽筒的按鍵回應,他一面收拾桌面一面答話。「哈米爾父女剛走,注意一下。」
 
  /是。\用業務的口氣應了下,米亞又換回剛剛有些試探的聲音,/那個,您有碰到小綱了嗎?他在二十多分鐘前上去了,我擔心……\
 
  「綱來了?」語氣中有少見的訝異,他停下動作。
 
  /呃,是的,很抱歉現在才通知。\過去綱吉都有自己先連絡好,所以不知不覺中他們都省略掉這個步驟,剛才他們也是在猶豫究竟該不該說,沒想到綱吉真的還沒見到他。
 
  「沒關係……」不過他還沒過來,都二十分鐘了怎麼可能……難道說剛剛……「我知道了,妳不用擔心,那隻兔子沒事,我會去找。」
 
  /呃,好的,真的很抱歉。\
 
 
  切去通訊,里包恩以些頭痛的揉揉太陽穴。
 
  這是他的失算,他一直都避免著讓綱吉看到剛才的場面,因為他不想讓綱吉亂想,或有無謂的擔心。
 
  他知道綱吉是脆弱的,小時候曾失去過一切,甚至是自信,所以撞見的話十之八九會認為自己是里包恩的絆腳石,自己開始鑽牛角尖,最糟的就是離開里包恩。
 
 
  「會跑哪裡去……」
 
  「…我哪裡…都沒去……唷。」
 
 
  打斷里包恩思緒的一聲,使他抬頭。
 
  印入眼簾的是哭紅眼睛的綱吉,他站在門口。
 
 
  「對不起…我擅自偷聽了剛剛的…我忍不住…偷聽了…」希了吸鼻子,他咬著下唇,小手交疊在胸前的那枚奶嘴上。「對不起……我知道偷聽是不好的……對不起……」
 
  「不打緊,你進來吧。」放下要披上的外套,里包恩走到沙發旁,向他招手。「過來。我可不能讓你用那張蠢臉去見人。」
 
  「…嗯……」
 
 
  難得沒有對里包恩說他蠢哇哇叫,綱吉只是乖巧的點頭邁步,帶著沉重的表情坐下。
 
  如預料的,一條冰毛巾往他臉上蓋去,他隨即被壓進一個溫暖厚實的胸膛--這是他每次哭得唏哩嘩啦後,里包恩固定的安撫方式。
 
 
  「告訴我,你在想什麼?」摟著他的肩,他知道綱吉大概哭了好一段時間,連臉都腫了,但是他沒有在顫抖,只是靜靜地隨他抓著。
 
  「我…在想…為什麼里包恩老師…會喜歡我?我們差了九歲,我們都是男生,我也沒有可以配得上你的資質,還是個任性的小鬼……我想知道,為什麼?」說的斷斷續續,綱吉明顯是猶豫很久才鼓起勇氣開口說。
 
  「這種事需要解釋嗎?喜歡就是喜歡,不需要什麼明確的理由。」
 
  「咦?可、可是……至少會有一兩個確切的點吧?」又不是扮家家酒,也不是電視劇,這樣冠冕堂皇的說法未免太敷衍。「或、或是哪一點讓你發現……喜歡我的事……」
 
 
  綱吉的語氣相當不安,里包恩知道這時候不回答他,綱吉一定會更加沮喪,他是個容易自卑的孩子,兒時被排擠的心理創傷讓他總是對人心提心吊膽。
 
  再加上自己曾經丟下他不管,他會疑神疑鬼並不奇怪。
 
 
  「硬要說的話,就是察覺了想要獨佔你的想法吧。我連喬特也不讓,想要完完全全的佔有你的心,並且保護你讓你不再受到傷害。」
 
 
  回想當時的狀況,離開日本後,他想了很多,每當想要放下對綱吉的感情時,只會再一次發現自己有多愛他。
 
 
  「我想要更親近你、抱你、吻你,想要成為你最依賴的人,想讓你完完全全變成我的人,這樣的回答懂嗎?」
 
  「……那…吸引你的……又有什麼呢?」拿下毛巾後,綱吉的眼睛已經沒有那麼紅,也消腫很多,現在是臉比較紅。
 
  「一定要舉例的話,就是你的天真與單純。」里包恩突然危險的勾起嘴角,綱吉心理立刻大喊不妙,在他做出反應前,他就被里包恩壓到沙發上。「還有這種善良到不會懷疑別人的蠢特質。」
 
  「唔,等、等一下啦,里包恩老師!唔唔……」小守正要嘗試推拒時,就因發言權被搶的舉動而全身發軟,里包恩又強吻他了!
 
  「居然問我這種蠢問題,你這隻笨兔子,還學不會的一點防備也沒有,如果沒有我的保護你早就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
 
  「唔、什麼啦。」這哪是蠢問題!很重要好嗎!「等一下啦,里包恩老師!」
 
 
  發現自己的腕力起不了任何作用,綱吉換成遮住自己的嘴,以防又被親。
 
 
  「我還有問題要問!」
 
  「怎樣?」想要再度強吻但是未遂令他感到不耐,他沒想到只是一個禮拜沒見,就搞得自己……變的如此飢渴。
 
  「我很介意……你對那位先生說了,"因為令千金不是風",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那麼說?」
 
  「有什麼好介意的?理由你應該很清楚。」把他的手一把抓住拉到他的頭頂,里包恩笑得輕挑,散發出綱吉從未感覺過的氣息,令他一顫、僵直身體。「因為我早有喜歡的人了,而那個笨蛋總是說著自己要化成風,目標是跑得跟風一樣快之類的話,我喜歡擁有那股傻勁和理想的笨兔子,那笨蛋就是你,澤田綱吉。」
 
 
  再度吻下,由於綱吉的雙手遭到牽制,他無法反抗,只能任由里包恩恣意妄為。
 
  雖然心想必須停下不可,這裡並不是家裡而是彭哥列、是里包恩的辦公室,還是默默打消念頭,反正早是下班時間,也沒人會進來了。
 
 
  「里包恩--你在嗎?要不要跟我去找綱吉?好幾天沒看到--」
 
  「「!!」」
 
 
  "叩咚!"的一聲,重物自由落體,綱吉無奈的閉上眼。
 
 
  -慘了,被看到了……為什麼好死不死是喬特哥哥啦,里包恩老師我不管了。大野狼、自作自受!
 
 
  「里包恩----!!!!」
 
 
 
 
  「這是怎麼回事?」咬牙切齒地問道,坐在單人沙發上的喬特頭上浮出好幾個青筋,雙手抱胸,眼睛好似要噴出火。
 
  「你的寶貝堂弟是我的人,就這樣。」里包恩一面說一面得意地摟住綱吉的腰,擺明故意點火,頗有挑釁的意味,綱吉被這樣一摟臉又紅了。
 
  「什、里包恩你--」
 
  「現在阻止已經來不及了,我們都交往了兩個月。」從容地接下喬特的殺人目光,里包恩還是持續搧風點火的行為。「還以為你早就發現了,只是裝傻逃避現實,沒想到你還真的不知道啊,喬特。」
 
  「兩、兩個月!!」也就是說--「綱吉,你一到義大利就跟里包恩?」
 
  「沒有一到義大利就交往啦,因為我還這裡之後很忙,是一個禮拜後才……」搞錯重點的解釋惹來里包恩一聲悶笑,「做、做什麼啦,我又沒說錯。」
 
  「我在笑你重點錯誤,笨兔子,喬特的一到只是個約略詞。」
 
  「我不是兔子!」再度重點錯誤。
 
  「哪裡不是,你的問題回家再說,你先乖乖閉嘴,我想趕快解決喬特。」里包恩把綱吉的白兔帽子壓下,他不舒服的嘀咕幾句,卻也沒拿掉。
 
  「……也就是說,是綱吉兩個多月前,在大廳罵你的那天,」對於那天的事喬特還記憶猶新,因為那場面實在太震撼,「就和你……?」
 
  「沒錯,感謝你這麼聰明。所以你現在哭天搶地也沒有用了。」
 
  「……」
 
 
  喬特還是瞪著里包恩,但是沒有再說話,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被沉默搞的有點緊張的綱吉偷偷的拉開帽子,僵硬的看看兩人。
 
 
  -我得說些什麼……
 
 
  「那、那個,喬特哥哥,里包恩老師不要緊的喔。」摘下帽子,綱吉小心翼翼地開口。「雖然他既任性又壞心眼,還老愛欺負我,但、但是他真的、真的很重視我,所以……」
 
 
  絞著手指,綱吉思索著該如何替里包恩說話。
 
  他知道喬特真的很寶貝他,所以可能會把這件事搞得天翻地覆。
 
 
  他才不要那樣,他希望喬特可以認同里包恩,可以在兩人的友情不變的情況下接受這件事。
 
 
  「……別緊張,綱吉。我……並沒有反對你們的意思,雖然也不大想支持。」小聲的補一句,他露出苦笑,已經沒有剛才的激動。「里包恩的人格是什麼德性,比你認識要久的我怎麼會不知道?你們的線根本可以算是我牽的,是我讓你們認識的啊。」
 
  「喬特哥哥……」
 
  「我也看的出來里包恩很重視你,之前我們被追殺的時候他執意讓你先逃,另外在日本時還願意讓你和他睡,藉此撫平你的不安,里包恩他可是個把私領域劃的一清二楚的傢伙,你卻輕易越過那條線,可見你是特別的。」喬特平靜的分析著,視線落到綱吉的胸口。「還有,他把那枚奶嘴給了你。」
 
  「咦?奶嘴?」這顆奶嘴……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嗎?「里包恩老師?」
 
  「我回去再告訴你。」拍拍他的頭,注視他的眼神十分溫柔。
 
  「……嗯,一定喔。」笑著點點頭,心頭盪漾著幸福感。
 
  「那麼,既然你不反對,」里包恩看向喬特時,眼神的溫度又降下去。「那你是在抓狂什麼?」張牙舞爪的像要咬人,雖然沒嚇到他半毫。
 
  「因為我還不想這麼早把綱吉交給別人啊!」
 
 
-TBC
 
=雜談=
  喬特這叫父母心你懂嗎XDDDD笨蛋爺爺萬歲XDDD[被揍]
  總覺得那種狀況有點像捉姦在床[笑滾](誤)那一幕本來打算讓喬特拿槍還是什麼東西攻擊的,最後還是打消念頭,不然場面會暴走。
 
  接下來就是最終篇啦,十一月中會開啟新連載W完全新坑喔!
 
 
  下次更新暫定11/8,雖說期中考要到了[癱]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1.03.10
*電腦稿完成:2013.11.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