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65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稻妻/架空]Secret<十二>(鬼円)

 
 
  [稻妻/架空]Secret<十二>(鬼円)
  *円堂守性轉設定,現在女扮男裝中所以外表性別為男生
 
 
  「豪炎寺,不要失去理智啊。」染岡在開球前,鄭重的對表情兇惡的豪炎寺說,「要是我們輸了,円堂就得和霧隱交往了。」
 
  「我知道,嘖。」
 
 
  會有這段對話,歸因於賽前熱身時的小插曲。
 
  認出円堂的霧隱突然在雷門熱身時冒出來,幸虧在他做出什麼之前戰國伊賀島的其他隊員就出面壓制。
 
  円堂這回沒有嚇得無法動彈,反而在忙著架住豪炎寺,以防他做出傻事,場面有點混亂。
 
 
  霧隱沒有放棄對円堂的心意的跡象,直嚷著要交往吵個不停。
 
  結果不動覺得煩到不行脫口說出霧隱要得到円堂就得贏下比賽的發言,這比賽立刻成了保護円堂的一戰了,差點還上演不動和豪炎寺大打出手兄弟鬩牆的局面,全靠円堂和其他人拚命分開兩人。
 
  比賽就在這種微妙的況下展開。
 
 
  如眾人所臆測,戰國伊賀島的速度令他們陷入苦戰,但是並不是完全無法應對,雷門也有風丸、天馬,以及豪炎寺等快腳程的人,再加上神童的指揮,雷門頻頻阻斷戰國伊賀島的攻勢,比賽呈現精彩的拉鋸戰。
 
  雙方的守門員都精確的擋下每一球。
 
 
  眼看上半場就要結束,戰國伊賀島使出了鎮隊之寶的必殺戰術。
 
  沒人來的及擋住勢破如竹的霧隱,讓他一下子衝到禁區內,與円堂一對一。
 
 
  「看我的,伊賀島忍術,土達磨之術!」強烈的射門宛如巨大泥球高速滾動,射向球門。「喝!」
 
  「不會讓你得手的、"爆裂之拳"!」
 
 
  然而円堂的拳頭並沒能阻止射門,由戰國伊賀島先馳得點。
 
  円堂摔倒的時候不幸扭傷右手手腕,不過沒有人發現,本人也因為被得分的事而沒注意到。
 
 
  乘著這股氣勢,戰國伊賀島在重新開幕後奪下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再度來到禁區攻門,這回由前鋒柳生使出"分身射門"。
 
  不過這次的威力不像土達摩那般難纏,円堂沒有使出必殺技變成功用雙手接住。接下的同時,右手腕傳來的劇痛讓円堂跪了下去。
 
  宣告上半場結束的哨音響起,雙方選手慢慢移動到休息區。
 
 
  円堂走得最慢,他檢查著自己的右手,心裡直喊不妙。
 
 
  「守門員只有我一個,怎麼辦……咦?」突然感覺到一道關心的溫暖視線,使円堂不自覺的停下腳步,往觀眾席看。
 
 
  -那個是……
 
 
  「円堂君--你在做什麼?開會了--」影山發現円堂還在場上,趕緊喊道。
 
  「哦--馬上來!」心情突然的很好,把受傷的事都拋諸腦後,他跑向休息區。
 
 
  後來在補給的時候,手受傷的事還是穿幫了,扭傷的地方腫脹發疼到他無法握住水瓶。
 
  但是雷門沒有後備的守門員,雖然有經驗但也生疏很多的天馬不可能代替的了円堂,最後還是在無可奈何之下讓他上場。
 
 
  --不用說,豪炎寺對霧隱的火氣更旺了。
 
  下半場一開始,雷門一口氣就攻到禁區,在豪炎寺驚人的氣焰下以雙人技"炎之風向雞"攻下一分。
 
  不動和神童的雙司令塔指揮系統終於發揮效用,把戰國伊賀島的速度封死,攻擊全攔在中場。
 
  想要保護円堂的意念使他們氣勢倍增。
 
 
  然而,再怎麼嚴密的防守,還是有被突破的時候。
 
  霧隱在隊友的協助下攻破了雷門的中場布局,飛快的腳程讓他穿過狩屋和霧野的阻擋。
 
 
  「接下吧、我的女神,這是灌注我的愛的最強射門啊啊啊啊!!」
 
  「那種東西我不需要!"黃金神掌"!」
 
 
  冷淡地朝霧隱吼道,円堂一時忘了手傷,使出他最強的守門技。
 
  問題是,円堂的傷手現在根本無法承受強力必殺技的力道,"黃金神掌"在手碰到球產生劇痛的那一刻化為碎片。
 
  眼看著球要進入球門,一個人及時阻擋,那是下半場首次登場的影山輝,八成是因為太擔心円堂,一路從前半場衝來球門。
 
 
  「去吧!!」影山大腳一踢,把球準確傳往在前線的不動。
 
  「得救了……小輝。」在稻妻祭後,円堂對影山的稱呼就變了。
 
  「應該的,手還好嗎?」
 
  「沒問題,你快去前線吧。」
 
  「嗯!狩屋君,你可要好好保護円堂君啊!」
 
  「好好你快去。」狩屋不耐的揮手驅趕。
 
 
  順著影山發動的這個快攻,雷門成功拿下反超的第二分,引起全場歡呼。
 
  時間已經所剩無幾,幾乎可以確定雷門的勝利,雷門的球員差點就要鬆懈,幸虧神童及時厲聲提醒。
 
 
  然而雙方的氣勢還是有差,一度放鬆的雷門擋不住屬於追趕方的戰國伊賀島,中場一下就被突破。
 
 
  /比賽只剩不到30秒,球在風魔腳下,他穿過霧野的防守,把球傳給了柳生!!\FF全國大賽的播報員角馬王將抓著麥克風激動的吼著,/球在柳生腳下,他會射門嗎?不、他受到了壁山的阻擋,喔喔,這時候無人看守的霧隱衝出來了--\
 
 
  霧隱以驚人的速度甩掉霧野,進入射門的最佳位置,然而柳生的傳球並沒有順利直達,在途中被狩屋碰到改變了軌道,球飛去的方向是衝出來的円堂正前方,同時還是霧隱的射程範圍。
 
  円堂沒有多想就伸出手向前撲,霧隱也同時出腳--
 
 
  "嗶、嗶、嗶--!!
 
 
  /哨聲響起!!!比賽結束!雷門中學以2比1擊敗戰國伊賀島,首戰突破啦!!很遺憾霧隱沒能早一步--等等,雷門的球門前似乎有騷動?所有的球員都聚過去了--\
 
 
  「円堂、円堂!」
 
  「円堂!喂!」
 
 
  最先趕到円堂身邊的霧野和風丸焦急地跪在他身邊,他雙膝著地整個人蜷成一團,他已經鬆開球了,不知道為什麼不起身,手按著額頭。
 
 
  「小守、怎麼了?!」
 
  「円堂!!」
 
 
  不動和豪炎寺也趕過來,円堂還是沒有抬頭讓他們安心。
 
 
  「毛、毛巾,給我毛巾……」正當他們討論著要請醫師過來時,円堂顫抖的聲音傳來,他咬緊牙關掙扎著要坐起,手還是沒鬆開壓著的地方。
 
  「毛巾?」雖然不清楚用意,神童還是指示天馬去拿。
 
  「天啊!!」狩屋突然驚呼,使眾人看他,「松風前輩、還有急救箱也拿過來、他受傷了!!笨蛋,你被踢到了不會說嗎?」
 
 
  經狩屋這麼一說,他們把視線拉回円堂臉上時,更多人發出無聲的尖叫--円堂的手套出現了刺眼的鮮紅色--那是血的顏色。
 
  可怕的血痕掛在円堂的右臉頰,沿著臉的輪廓流下,滴到他的衣服上,染紅球衣的領子。
 
 
  「什麼!?」聽到狩屋的推測,豪炎寺簡直快要氣瘋,把殺人目光掃向旁邊呆站著的--「霧隱、你這混帳--」
 
  「不是的、快住手,豪炎寺!」知曉自家兄長的脾氣,円堂趕緊用他沾了血的手拉住他,即使音量因為疼痛而弱掉大半,仍不失他的氣勢,「是我不好,做了危險的動作,不是霧隱前輩的錯。我沒事,稍微劃到而已啦。」
 
  「這血量怎麼可能只是稍微劃到!」不動接過毛巾後焦躁的吼道,「躺下、小守!」
 
  「不、不用啦。」搶過毛巾蓋住傷處,他作對似的硬是站起來,血馬上浸濕白色的毛巾。円堂不在意。「你看,我沒事,也站得起來,比起我、霧隱前輩你沒事吧?腳有沒有不舒服?我的腦袋很硬你有沒有受傷?」
 
  「我、我沒事……」明顯被嚇到,霧隱一楞一楞的回答。「我……做了什麼……」
 
  「你只是想射門罷了,」緊抓豪炎寺的手不讓他衝去攻擊人,円堂漸漸感到力不從心,但還是硬撐。「是我不好,衝過去才會被踢到,這種傷沒什麼大不了,不用擔心。」
 
  「円堂你退下,這哪叫沒什麼大不了!血流成這樣!」想要睜開円堂,豪炎寺失控的吼著,「你這混帳,竟然弄傷他--」
 
  「豪炎寺!!」豪炎寺甩開円堂的同時,円堂也不管傷口丟下毛巾,改用雙手從後方架住他。
 
 
  超過5公分的傷口少了加壓後,流出了更多的血,使畫面更加駭人。
 
  總算獲准進入球場的經理們見到都忍不住尖叫,觀眾席同時一遍譁然,因為轉播用的攝影機特寫了円堂並把畫面傳到大螢幕上。
 
 
  「豪炎寺君、快住手啊!你再鬧下去只會加重円堂君的負擔而已!!」即使強迫自己鎮定,小秋的聲音還是逼近歇斯底里的尖叫,「看看你的身後!!」
 
 
  這一席話,如一桶水潑上豪炎寺心頭。
 
  回頭看到円堂毫無血色又拚命抓住自己的樣子,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衝動,冷靜下來。
 
 
  「這裡交給我們處理,你們去醫務室吧。」風丸把新的毛巾交給剛才就黑著臉不發一語的不動,示意他一起去。
 
  「嗯,」安分地接下,不動走向円堂,他剛才為了控制自己不要失去理智費了很大的勁。所以才沒有幫円堂一起制止暴走的豪炎寺。「小守,傷口壓好,沒關係了,豪炎寺冷靜下來了。」
 
 
 
 
  「情況如何?」
 
 
  受了傷的円堂被豪炎寺背回來休息室時,已經是事發的半個鐘頭後,似乎是在止血的時候花了很多時間。
 
 
  「醫務室說最好讓他去醫院一趟,血流的太多,還有右手的扭傷也得檢查。」不動讓豪炎寺去幫円堂換衣服,沾了血的模樣實在嚇人。「同樣的,因為血流太多,他必須休息個兩天,近期可能會常常貧血頭暈。」
 
  「可是我們沒人能送他去醫院……」
 
 
  他們接下來要留下來看比賽,司令塔的不動和王牌前鋒的豪炎寺固然不能缺席,由狩屋和影山帶去也令人不安。
 
  夏未家的管家場寅沒有來,平時擔任接送的巴士今天也因為出問題在維修中,他們是搭電車來的。
 
  円堂的同學當然有來,但是豪炎寺和不動堅持不讓他們送。
 
  在眾人討論時,円堂已經換好衣服坐在旁邊,頭上纏著繃帶,面無血色。
 
 
  「果然還是我們其中一個去……」
 
 
  礙於傷口是從額頭劃向右眼的,治療可能會動到假髮讓円堂曝光性別,不動和豪炎寺臉色凝重。
 
  剛才在醫務室就為了止血而拿下來過,因為醫務室的人知情才沒關係。
 
 
  「監督他們也因為要開會不能帶,還是由我們……」
 
  「不可以,你們大家都要留著看比賽。」就在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時,從剛才就一直在用手機的円堂突然打斷,「沒問題,有人會來接我。」
 
  「咦?誰?」
 
  「我和他約在正門的停車場,放心,是個可靠的人。」円堂勾起一抹笑容,「走吧,下場比賽的隊伍要來了吧?我們不能再佔著休息室了。」
 
  「?」
 
 
 
 
  「鬼道前輩!」朝在車子前的人揮了揮手,他立刻走過來。
 
  「「鬼道?!」」
 
  「唷,恭喜首戰突破。」
 
  「小守,你該不會是指他?」
 
  「嗯,不好意思麻煩你了,鬼道前輩。」円堂從影山手中接過自己的袋子,對鬼道一笑。
 
  「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意外,在看台上都可以把你滿臉是血的樣子看得一清二楚。」那一幕相信任誰看了都會嚇到,所以他才發了簡訊關心,沒想到円堂得回覆卻是請求他送他去醫院。
 
  「為什麼會是這傢伙?」
 
  「我看到鬼道前輩在看台上,所以拜託他的,怎麼樣?如果是鬼道前輩就可以安心了吧?」円堂得意的笑著,期待他可以被誇獎。
 
  「……笨蛋小守,這傢伙是敵人耶!」不動硬把円堂拖到一邊去。壓低聲音。「而且你的身分……」這是他們不願意讓別人帶的真正主因。
 
  「沒問題的,我會小心。」円堂拍拍不動的肩要他放心,「我可是最不想中途退出的人啊,而且鬼道前輩才不是敵人,是一起相互學習、切磋足球技巧的好夥伴!」
 
  「小守……」
 
 
 
 
  「你是什麼時候看到我在看台上的?如果只是根據簡訊應該不知道我是到現場看的吧?」
 
 
  最後眾人還是拗不過円堂的堅持,讓鬼道帶走他了,円堂被豪炎寺要求回學校後要讓舍監打一通電話給他們。
 
 
  「上半場結束的時候啊,我感覺到很熟悉的視線,看過去就發現鬼道前輩,嘻嘻。」円堂的聲音少了平時的活力,顯然是失血過多的關係。
 
  「那是哪門子的特異功能。」
 
  「什麼話,我的眼力很好唷,而且鬼道前輩又戴著特別的護目鏡,很顯眼。」
 
  「你竟然在全國大賽的球場這麼悠哉?真是服了你。」
 
  「嘿嘿。」
 
 
  円堂看著外頭的景色,他們做的是鬼道家的車,因為鬼道是財閥重要的繼承人,有專車接送是理所當然的。
 
 
  「傷口還痛嗎?」
 
  「當然!」円堂一臉"你是笨蛋嗎?"的回過頭,「我痛到一下子爬不起來耶。」
 
  「嗯?但是你剛才還有力氣拉住豪炎寺。」
 
  「那份力氣是硬擠出來的,不拉住不行吧?大家都嚇傻了只顧著關心我,不動也在暴走邊緣,要是就那樣放任豪炎寺肯定會出大事吧?」円堂悶悶地說,手附上傷處。「他從小時候就那樣,碰到我的事理智線就超脆弱。」
 
  「那麼,你剛剛就是在逞強了?包括你的所有笑容?」
 
  「嗯,是啊……要是我喊的話……啊啊光想就覺得頭痛。」円堂的表情終於垮下去,眼淚也流出來。「我是真的很痛啊,那個笨蛋大哥也不注意一下我快沒力……還好我沒昏過去,不然肯定……唉。」
 
  「你很努力呢。」
 
 
  大腦還沒思考,鬼道的身體先一步行動,他一手攬過円堂,溫柔地拍著他的頭,把他小臉壓在胸口,讓他訴苦,一口氣發洩個夠。
 
 
-TBC
 
=雜談=
  霧隱大概會死吧(一來就講這個#,又是抱円堂又是弄傷他,其實我不討厭他的,就只是剛好這樣安排了,因為我想寫這樣的題材[被揍]
  鬼道和円堂是在第一次喝花茶吃蛋糕之旅時交換手機與電子郵件信箱的喔,他也沒想到円堂會看到他,這是愛的力量啊XDDD(啥
 
 
  秋楓祭結束了!!接下來更新就會恢復為一周一篇,至於要在哪天發,我會再想想。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2.11.14
*電腦稿完成:2013.10.1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