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40787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稻妻]因為是有錢人(円夏/偽豪鬼(?))

 
 
[稻妻]因為是有錢人(円夏/偽豪鬼(?))
 
 
「吶吶,畢業比賽當天晚上來合宿好不好?」
 
 
在社辦整理私人物品的三年級生,聽到円堂這樣一問都紛紛轉過頭來,他還很認真的在把櫃子裡的東西清出來。
 
 
「合宿?」
 
「對啊,會很有趣不是嗎?反正他們幾乎都要留到隔天,那就大家一起住學校吧。」這才轉過頭來,円堂的臉上有淺淺的笑容、不同於他往常的爽朗,大概是因為畢業的日子將近、有些惆悵吧。
 
「感覺是很不錯的提案呢,大家覺得如何?」風丸老樣子的幫円堂把話題延續下去,當然他是打從心底認為這提案很好。
 
「我沒意見,確實作為雷門的學生,那會是最後一次,」雖然在畢業比賽當晚他們也幾乎不能算是雷門的人了,未來大家將會分道揚鑣,什麼時候能再一起睡誰也不清楚,「我想吹雪他們也會很高興吧。」
 
「對吧對吧?」對自己的提案顯得洋洋得意,円堂回頭繼續整理,「最後一次做為雷門中學足球社的成員來合宿,大家一起做飯一起睡覺,一定很有趣。」
 
「喂喂,你別現在就哭出來啊円堂,我們都還沒畢業呢。」在円堂旁邊的半田哭笑不得的拍了拍他的背。
 
「我、我才沒哭咧!所以沒人有意見吧!」在臉上胡亂抹一把,円堂吸了吸鼻子問道。
 
「嗯,大家都贊成喔。」回答他的自然是三年來一直都和他一起撐著足球隊的小秋,其他人附和她的點點頭。
 
「那我去跟夏未講、叫她安排!」
 
 
丟下話和隊友円堂馬上就衝了出去,其他人不禁無奈的微笑,為円堂的單純感到好笑。
 
 
「到時候應該會很有趣吧,好懷念喔,和大家合宿。」小秋順勢接手円堂沒弄完的作業,其實他那櫃幾乎都是社上的東西,似乎是円堂母親的命令讓他有乖乖把社辦的東西是先打理過。
 
「你們以前常常合宿嗎?」冬花對於合宿的印象只有FFI時期,後來雷門就沒再辦過了,而且聽到他們提到一起做飯就覺得新鮮。
 
「嗯,也不算常常,但是很快樂喔,據說円堂君他們還在學校玩過試膽大會。」小秋想起一年前外星學園事件結束後男女生分開合宿的事,她是後來聽円堂講的,還附上一個驚恐無比的臉,「對了,那好像就是最後一次,因為大家嚇得半死就沒再辦了。」
 
「喔喔我記得,円堂很難得是堅決反對的那個,還有壁山他們。」
 
「看樣子應該是想合宿的念頭蓋過他那時候的記憶吧。」罪魁禍首的豪炎寺故作輕鬆地說道,惹來他旁邊的鬼道一聲悶笑,他毫不猶豫的一腳踹去。
 
「還真是辛苦他了呢。」及時閃過的鬼道樂得看豪炎寺踢中下面的鐵櫃後,在那裡腳麻。
 
 
---
「合宿?」從畢業典禮相關事宜的公文中抬頭,夏未不慌不忙的重述円堂的話。
 
「嗯,對,合宿!」用力的點點頭,「大家都同意了,好嘛夏未,這是我們做為雷門的學生的最後一次合宿了啊,來一起做飯一起睡覺!」
 
「還敢說,是誰之前死都不要合宿,被奇怪的學校怪談給嚇壞的?」不禁笑了出來,夏未已經猜出那時大概是誰的傑作,只有兩個人和大家一樣很鎮定,某人還笑得很詭異。
 
「呃呃,那、這個……可、可是是最後一次了耶,以後就沒這個機會了吧?以雷門的學生的身分。」用力甩頭甩掉當時的可怕回憶,「所、所以為了大家我一定會克服恐懼!」
 
「……好吧,沒什麼不可以的。」溫柔的笑了,我還真是沒辦法拒絕円堂君的請求呢,「不過事前準備工作有很多喔,我最近很忙,大概要麻煩你們弄。」
 
「嗯嗯,有哪些?」
 
 
得到許可円堂是笑開了嘴,如此天然的笑容讓夏未不自覺看呆了。
 
円堂此時隨意坐到沙發上,能在夏未面前這麼大膽的雷門學生大概只有他了吧。
 
 
「夏未?」
 
「呃、我想一下,」發現自己失態,夏未連忙拿起公文擋住自己竄紅的臉,「主、主要是合宿場的整理,這可以請木野還有古株先生去分配,另外就是食物的採買,你說要做飯對吧?」剩下的我等等想一想再列表好了。
 
「對啊,因為那樣才有趣嘛,也不能每次都讓妳們四個忙,哈哈。」円堂覺得他們真是被經理們給寵壞了,還加上虎丸和乃乃美不定時的犒賞,大飽口福!「這次就讓我們一起做吧。」
 
「呃、嗯……」雖然對自己的手藝一點信心也沒有,夏未還是不自覺的點點頭。
 
「採買啊,那就大家一起去好了,」沒發現到夏未的異狀,円堂偏頭繼續想。
 
「咦?」
 
「我跟小秋討論之後再來跟妳說喔,夏未可以一起來吧?挪出一點點時間,我想就畢業典禮前一天去買?」反正那天中午就放假了,足球社也可以讓栗松他們帶,嗯,完全沒問題!
 
「呃、好是好,那天我也忙完了,」父親說過到時候我就不用再忙學校的事,專心迎接畢業。「我等一下就會下去,你不用再特地跑上來了。」
 
「好!」
 
「還有--」喊住準備要衝出理事長室的円堂,臉總算不紅的夏未換上公式化的口吻,「我下去的時候你們要是沒整理完,今天你就別想練習了!」
 
「咦咦!!好、好啦我知道啦!」像是不想再被念一樣,円堂一溜煙的跑走,絲毫忘記他們其實已經在收尾、不用擔心了。
 
「最後一次的合宿嗎……」等円堂的腳步聲完全不見後,夏未才鬆懈下來,用手托著下巴,視線落到桌上擺的相框,不禁莞爾,「好快呢……兩年了啊……已經要說再見了嗎?」
 
 
---
站在雷門的校門口,夏未想起過去的種種,忍不住感傷起來,雷門在兩年前整個大改建後,樣子幾乎不一樣了,據說原本的樣子屹立了四十年。
 
誰也沒想到後來會發生那麼多事,會受到那麼多威脅,也不會想到一度消失的雷門足球社會變成聞名全國的隊伍,讓雷門搖身一變變成足球名校。
 
 
呼了一口氣,她倚著門柱看了下手錶,時間差不多了。
 
 
「夏未!喔喔妳好早喔!」中氣十足的聲音恰巧響起,伴隨了金屬被強指停止轉動的聲音--夏未一抬頭,就看到坐在自行車上的円堂。
 
「太慢……了,咦?」
 
「怎麼了嗎?」聽到疑惑的發語詞,円堂下車後牽著車走到她身邊,順勢左看右看一下。「啊咧,夏未,妳沒騎車來嗎?」
 
「要騎車嗎?我、我沒聽說啊。」這是我的問題吧!
 
「咦?那是當然的吧,我們今天要去的那家店有點遠喔,走路會花很多時間,對食材不好。」一臉不懂夏未的問題在哪,円堂放下腳架後搔了搔頭。
 
「呃、是這樣嗎,我沒想到……」因為外出都是別人接送的……夏未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壞習慣,不自覺地紅了臉,「而且自行車什麼的我也沒騎過……」
 
「咦!?真的--」假的!?話吼到一半円堂才踩煞車,再怎麼遲鈍他也知道自己這樣很失禮,夏未還一臉驚慌,「唔、呃……」
 
 
他都忘了夏未依舊是雷門家的掌上明珠,八成就是因為出門都有人接送,才會少了學習騎單車的機會吧。
 
之所以會忘記,一定是因為夏未真的和他們越來越投合了,雖然平常夏未會因為校務而較少出現,她的大小姐氣息和剛認識時根本就有天壤之別。
 
 
唔哇怎麼辦啊,我會不會把夏未弄哭啊?救命!!
 
 
「夏未前輩不用那麼的沮喪啦,因為哥哥也是。」就在円堂跟著慌起來的時候,春奈的聲音及時出現,本來在混亂中的兩人只有先轉頭看她。
 
 
同樣有騎車的有春奈、小秋和豪炎寺,然後跟在他們後面的鬼道則是徒步。
 
 
「咦?鬼道也沒騎車嗎?」再度不予置信地眨眨眼,只見豪炎寺詭譎一笑。
 
「因為這小子也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啊,除了上學外都有人接送,幸福的很。」講完話豪炎寺就感覺到車子被攻擊,他差一點發生連人帶車倒下去的窘狀。
 
「抱歉,我沒先查地圖。」撇頭不管豪炎寺,鬼道向円堂低頭,「看樣子我和雷門都不能去了……不好意思。」
 
「哪有,你們還是可以去的啊,」這時候腦筋突然動得特別快,円堂露出他那一貫的爽朗笑容。
 
「「什麼?」」
 
「我載夏未,鬼道你就給豪炎寺載吧,他一定有載人的經驗所以不用擔心。」自顧自的決定後円堂踢起腳架,上車後拍拍自己的後座,「上來吧,夏未。」
 
 
一瞬間夏未感覺到各種羨慕與忌妒的眼神,使她打了個不小的寒顫,不過這不比円堂回頭看她做出邀約的樣子震撼。
 
 
「呃、等等,不好吧?」單車雙載什麼的……先不管校規確實沒規定,給心儀的男生載……怎麼想都很不好意思。
 
「會嗎?啊,對喔夏未妳穿裙子。」基本上他們都是換了便服才又來集合,女孩子們卻不約而同的都穿裙子,有種要順便放鬆的感覺。
 
「那樣的話側坐就好啦,夏未,」小秋驅車上前,笑著說道,「難得大家一起去買東西,不去可惜喔。」
 
「呃、木野……」對了……木野已經放棄了,所以才這樣鼓勵我嗎?
 
「就是說嘛,夏未,好啦我保證我不會把妳摔下去,來吧!」再一次的催促,円堂依舊遲鈍不懂夏未矜持的點,「鬼道你也快一點啦,當時就說了我們要一起去買的,不然你就去給春奈載!」
 
「……我知道了。」在眾人後頭的鬼道心不甘情不願的爬上豪炎寺的車,表情活像要他接受滿清十大酷刑似。  -好想給円堂載……
 
「我、我沒給腳踏車載過,可不保證會怎樣喔!」終於做好心理建設,夏未有些緊張的說道,円堂只是回給他一個妳放心的笑,讓她差點又要停住動作,這才小心翼翼的坐上後座。
 
「抱住我比較容易穩住喔,」一向都是行動派的円堂一邊說一邊抓過夏未的手放在自己腰上,夏未再度臉紅。「好了嗎?」
 
「……呃、嗯。」因為側坐有點重心不穩,但是聽著円堂的聲音讓她鎮靜下來。
 
「那麼就、出發!」
 
 
一馬當先飆出去的円堂那車,伴隨了夏未小小的尖叫聲,小秋和春奈苦笑著跟上,然後是豪炎寺和鬼道殿後。
 
當初會決定這班人馬來採買是抽籤的結果,當然三名經理是固定班底,冬花則留守學校照料還在練習的一、二年級。
 
 
此時鬼道念念有詞地坐在後座,毫無保留的散發怨念。
 
 
「怎麼,鬼道大少爺你不滿意這個狀況嗎?可以和円堂去買東西。」遭受怨念攻擊的豪炎寺理所當然的發難了。
 
「閉嘴,今天是我失算,你給我專心騎車。」毫不猶豫的往豪炎寺的腰戳下去,車子的行進明顯歪了一下。
 
「該死、你做什麼!」
 
「說起來你為什麼也會騎啊?醫院院長的豪炎寺修也少爺?」明明這傢伙也是有錢人,為什麼!
 
「別以為我像你一樣沒用,我們家也算很普通,不要攻擊我不然會出車禍的!」心底盤算等等下車一定要算帳,豪炎寺重踩著踏板保持速度。
 
「反正你把我摔下去我就跟円堂說你的平衡感很差,把你丟去雷霆特訓場好好折磨!」擺明在不爽的鬼道冷冷的一笑,似乎是不找個人洩憤他就不罷休,而眼前的這個人現在正好不能還擊。
 
「你這--」
 
 
 
 
「好不可思議喔,原來給腳踏車載是這種感覺,」靠在円堂的背上,上路好一段時間後夏未才比較放鬆,看著路邊的景象,「說起來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學騎車呢。」
 
「哈哈,我們學會騎車主要是為了方便啦,還有省時間,這樣稍微遠一點的地方都可以自己去,也比較自由。」不過上中學之後就不常騎了呢,因為足球社忙死了,每天都只要在幾個固定的地方跑,還可以訓練腳力和體力。
 
「這樣啊,」自由……嗎?父親雖然沒有給我太多限制,作為有錢人家的千金還是有很多事必須注意呢,「哪天我也來學好了。」
 
「呵呵,那不錯啊,我想夏未一定可以很快學會的,因為妳不管做什麼都很用心嘛。」雖然有些必須的經驗明顯不足就是了,円堂在心裡偷偷說。
 
「真、真的?可是這不好學吧?」
 
「嗯--頂多摔幾次吧,關鍵就是要多練習,哈哈,因為練習是不會假的東西!」不管對什麼事都一樣,只有練習不會背叛我們,「夏未想要的話我也可以幫妳喔,啊不過我能做的大概只有幫妳扶吧,總之我會加油的,就像妳們用心支援我們一樣。」
 
「円堂君……」這個人……為什麼總是這麼溫柔呢?
 
「喔喔,看到了喔,夏未,我們今天要買東西的超市!」
 
 
老樣子的在足球外的話題就會亂跳,円堂微偏頭跟夏未示意,順便督了後方,想確認跟著的三台車有沒有脫隊。
 
 
-咦?
 
 
「哇啊!好大!」
 
「對吧?所以才會選這裡,東西比較齊全,」停下踩踏的動作讓車自然的話下斜坡,靈活的轉個彎後他們進入停車場,夏未在円堂停車後下車,「今天就來大買特買吧!」
 
「嗯!」
 
「隊長--」跟在後頭的春奈這時總算趕上兩人,她深深感受到円堂守這個人的好體力及好腳力,明明載了個人還騎超快。
 
「喔、春奈,小秋他們咧?」剛剛回頭看到少兩台車時他就覺得奇怪,可是眼看目的地到了,他只好先過來。
 
「豪炎寺前輩和哥哥翻車了啦。」春奈的表情十分複雜。
 
「咦!?」翻、翻車!?豪炎寺的平衡感有這麼不好嗎?「怎麼回事?沒受傷吧?!」
 
「應該是沒受傷……」因為小秋要她先追上円堂,所以她也沒看仔細,「好像是在吵架然後就撞到電線桿。」
 
「什麼跟什麼啊!?」
 
 
-END
 
=雜談=
夠了我快笑死了XDDDD事實證明行車中不可以跟駕駛/騎士講話XDDDD蠢斃了這兩個人(欸)
然後円夏好閃喔我的天啊,隊長真的好溫柔啊[瘋狂滾動]
 
這篇是突發,靈感來源wwwww是來自我們不會騎腳踏車的吉他社社長[噴笑](欸),我想那兩個有錢人一定不會騎車XDDD[被揍]糟糕円夏那車這麼溫暖,豪鬼那車怎麼這麼危險啊XDD我都不知道我在寫些什麼了(欸)
 
【工商時間】
『Under the Table』/円堂受R18合本
執筆群:小A/非白/OWL/小奕/玄狼 
CP: 円堂總受!!!!!!!!!!!!!! w司令塔円(小A)、基円(非白)、虎円(OWL)、Break組(小奕)、洛円(玄狼) 
封面繪者:班班
插花(文):小忍、凌墬
字數:估計11萬~12萬字
頁數:估計300~350P (超厚!!!!!) 
價錢:估計NT350~400
預定時間:即日起~7/1
販售日期:2012暑假CWT31 Day1、Day2
 
沒有錯我有參與/////////總之請大家多多支持了這本超棒,執筆群超強大XDDD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如果可以幫我宣傳(轉噗)我會很開心XDDD
*無筆稿
*電腦稿完成:2012.04.2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