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45368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暗殺教室]同學會(渚生日賀文)


  [暗殺教室]同學會(渚生日賀文)
  *原作衍生
  *時間發生於渚教育實習期間


  「那麼,今天就到這邊。」確定所有人手中的問題集都完成,並且寫上正確的解答,渚闔上自己的筆記。
  「咦?」
  「時間已經到了嗎?」

  學生們大夢初醒的反應,令渚忍不住笑了下,搖搖頭。

  「抱歉,因為今天我和人有約,沒辦法陪你們到10點。」看看時間,晚上六點也已經算夠晚了,剛好給現在的狀況一個收尾。「不過進度已經超前了,今天大家就早點回去休息吧。也剛好進入暑假,給自己適度的放鬆一下。」

  離開學生們用桌椅圍起來的空間,渚敏捷避開地上散落的東西後,回到講桌。
  同時他在腦中計算,從這個地方到那間教室所需的時間。

  「約會嗎?」
  「小渚什麼時候交男朋友了?都不跟我們說!!」
  「竟然把學生拋一邊去跟男人約會,你這個當老師的這樣對嗎?」
  「不是男朋友!我是男人耶!」渚哭笑不得的解釋,「是國中的同學會。」
  「同學會?」
  「什麼啊,不是找男人啊。」
  「所以說為什麼我得找男人啊,夠了喔。」

  要找也是找女人才正常吧--但是因為他壓根兒沒那種對象,渚也只敢在心中大叫。

  「總之,先說抱歉了,你們也趕快回家囉,明天見。」

  擺擺手示意他真的非走不可了,渚快步走出教室。

  被留下的十名學生,面面相覷。
  渚成為他們的老師已經一個月。
  這個新來的菜鳥實習教師,聽說是因為在大學表現優異,才會被他們這間不良少年集結的高中重金挖角過來,進行教育實習。
  原本以為這樣的優等生會被他們給毀去前途,不料渚卻是個特別的老師,完全不畏懼他們,甚至讓他們重拾了讀書的興趣。

  幾乎把時間奉獻給他們的渚,這是第一次渚因為私事而丟下為他們特別開辦的讀書會。
  令他們十分驚訝。

  「感覺真不爽。」
  「肯定是約會啦。」
  「只是個小渚,居然會有對象,不可原諒。」

  莫名的,覺得心頭有種酸澀的滋味,甚至開始燃燒。

  「惹個事讓小渚的約會泡湯好了。」
  「白癡,我們鬧事出面的,只會是那個垃圾導師,和實習生的小渚沒有關係,雖然他的確有可能會被那個垃圾給抓來。」
  「說的也是……」

  因為渚比起任何教師都對他們用心,他們才會有錯覺,總是搞錯導師。

  「還不如跟蹤他,之後還可以拿來調侃他。」
  「好主意!」
  「我們去突襲小渚的私生活!」
  「「喔喔!」」


  「晚安--對不起我來晚了。」

  "嘎啦嘎啦"的拉開三年E班破舊的木門,渚有精神的揚聲打招呼。
  馬上,就聽到令人懷念的聲音,接連叫了他的名字。
  教室裡除了在各領域大放異彩的同學們外,還有兩名同樣許久不見的教師,令渚自然地露出笑容。

  「好久不見了,渚。」
  「怎麼這麼晚?實習生需要忙到這麼晚嗎?」

  率先靠過來的是磯貝和前原,他們比起七年前更加帥氣,但是又帶有溫和的氣場,似乎還是很要好的樣子。

  「嘛,哈哈哈。」
  「聽說你被分配到那間極樂高中?」不破手中握著智慧型手機,透露出情報來自他們的超強後盾小律。「好像是以充滿不良少年聞名。」
  「嘛,滿滿的不良少年這點是不假,我第一天就被恐嚇說"殺了你喔"。」
  「哇塞。」
  「也太刺激。」
  「該不會是他們鬧事,害你今天晚到吧?」
  「啊,不是不是,是因為在跟他們開讀書會,還不放我走咧。」
  「是這樣啊……咦?」
  「他們是考生,我剛好負責了三年級的班……因為之前都沒能好好念書,幾乎是從國中的學科開始補進度呢。」

  渚顯然是滿腹苦水,表示為了說服學生,他花了很多精力,畢竟他的學校並不是升學學校,學生缺乏積極性也是常見的,更別提那還是那樣特殊的班級。
  學生們又都是些不良少年,老是捉弄他,令他困擾。
  但是他還是想幫助他們,讓他們能有多一點選擇。

  聽著渚碎碎念,同學們能夠理解他的想法,只不過,在於對學生們的認知中,有一點微妙的落差。
  從聽到學生們會乖乖參加渚的讀書會的那一刻起,他們便察覺事情並不如渚所想的單純。

  「每天都弄到快十點才離開學校,當老師真的很不輕鬆呢。」
  「每天到10點……所有的學生都參加嗎?」
  「是啊。」

  在渚表示對於進度的安排很頭痛時,絲毫沒發現同學們都用奇怪的眼神看他。

  「老樣子是一個可怕的男人啊。」
  「而且本人依舊沒有自覺。」
  「什麼?」

  聽到前原和中村的竊竊私語,渚好奇的歪頭。
  七年如一的天然令同學們只是神秘的一笑。

  「沒事。」所以才不願意戳破。
  「呵呵呵,只能說不愧是渚吧。」
  「什麼啊……啊,茅野,好久不見!」
  「嗯。」

  面對渚的溫柔笑容,茅野不禁紅了臉。
  即使過了七年。
  即使她回到亮麗的演藝界。
  她還是喜歡渚。
  雖然渚的眼裡始終只有他的目標。

  這點雖然令人感覺哀傷,卻又是渚迷人的地方。

  「我有在看茅野的晨間電視劇喔,我的學生也有很多人是妳的戲迷。」沒有察覺茅野的異樣,渚笑著表示。
  「謝謝你們捧場。」
  「我想聽渚當老師的事,有沒有被學生耍得團團轉呀?」
  「問那什麼問題啊。」
  「嘛嘛,誰叫渚很久沒見了啊,剛才又透露他們是問題兒童,大家會好奇是正常的啊。」杉野擺擺手安撫。

  非常投入在工作裡的渚,根本是同學會的稀有動物,同時也因為他為工作忙得焦頭爛額,平時要聯絡也不是很容易。
  他們都懂渚的個性,才沒有為難他。

  「……嘛,他們是還挺常捉弄我的,尤其是我的身高這樣的關係……他們也都不叫我老師,直呼我的名字,根本不把我當老師看。」
  「那個畫面很輕易就能想像出來呢。」
  「因為只差了5歲不到吧,渚又娃娃臉很好親近。」

  矢田的評語不知是褒是貶,無意間戳中渚很在意的事令他露出一貫的苦笑。

  「每次值日生下課擦黑板都一定要調侃我一次,說我太矮寫不到黑板上面,我有什麼辦法。」渚不太高興的抱怨,「其他老師也把工作推給我,讓我全權負責他們……真是的,又不是小學導師,要是我教錯怎麼辦啊,我的專攻明明是英文。」

  嘴上是這麼說,他們都看得出渚其實沒有很困擾,正全心全意在幫忙學生打磨他們鏽蝕的武器。
  全班乖乖參加讀書會這一點就能證明一切,證明渚已經成功打開他們的心房。
  無法管住不良少年的其他老師肯定也是因為這點,才惡劣的撒手不管。

  「高中三年級的課程很不輕鬆吧?」
  「嗯嗯,除了進度上,還要把以前的破洞也補起來,所以教材我幾乎重新編……我都想請你們有空來讀書會幫我忙了。」
  「哈哈,真是辛苦你了。」
  「唯一的欣慰大概是開始辦讀書會之後,他們也不太會去鬧事了……啊,倒是很愛挑戰我。」

  渚有些傷腦筋的抓抓臉,描述第一天給學生下馬威後,學生總愛用格鬥技挑戰他,有點像他們以前聽說的淺野理事長的過去那樣,是個不太平靜的教室。
  要不是有中學時期的資產,他大概應付不來。

  「真是充實的實習生活呢。」
  「我倒是有點希望不要這麼精采。」有氣無力的回答神崎,渚搖搖頭。

  突然,他像是想起什麼,抬起頭在教室裡四處張望起來。
  然後他發現某個理應十分顯眼的傢伙,不見人影。

  「業呢?他今天也有來吧?」渚可以算是上次跟業一起喝酒時,被他說服抽時間來參加今天的同學會,後來跟磯貝聯絡時,磯貝很高興的說這次終於可以全員到齊。
  「啊那傢伙啊,他去回收陷阱了。」
  「陷阱?啊,該不會是……」
  「渚上山的時候應該有遇到吧?坑洞之類的。」
  「……原來是業的傑作啊。」他確實是碰上好幾個,當然都有閃掉。

  聽到死黨還是老樣子,渚又是一個苦笑。

  「他大概在你進來前幾分鐘才出去的,原來你們沒遇到嗎?」
  「嗯,可能是因為我進來前還繞了校舍一圈,才擦身而過了吧。」
  「原來如此。」
  「他還是老樣子呢。」

  本來有些好奇業沒事設什麼陷阱,但是他馬上因為自己對業的了解有了適當的解釋。
  大概就是因為太無聊了,平時壓力又大,才會去設陷阱,但是身手矯健的同伴們沒有人中獎。

  「我倒是覺得那些陷阱可以不用撤,拿來防止人上山正好。」木村顯然對於外人進來他們的山胡搞很不高興。
  「但是如果真有人困在陷阱裡,就不好了吧?沒人可以趕來救他們。」他們也不是很常上山,班上所有同學都因為有的出路,平時忙得很。
  「可以叫小律幫忙啊……」
  「確實是可以透過小律的預警讓我們來弄……不過那樣我們就得負責任了吧,以長遠的角度來說並不妥當。」
  「所以我才逼業去把他們撤掉啊。」即使畢業7年,片岡的話還是不失威信。「要是有人受傷給這裡帶來負評就糟了。」
  「也是。」

  『哇啊啊啊啊--』

  忽然,一道淒厲的慘叫聲響遍山間。
  全教室的人都嚇得跳起來,下意識四處張望是不是有黃色的章魚又耍笨把自己逼入窘境--不過那當然只是一瞬間的遲疑,畢竟他已經……
  唯一有不同的舉動的是渚,只見他一馬當先的拉開窗戶跳了出去。

  「渚!?」

  不懂渚為什麼這樣的焦急,也好奇究竟是誰在慘叫,同學們對看一下才趕緊追出去。
  他們來到上山的小路入口,那兒有人工的最後一道陷阱,顯然是有人誤觸了,而導致路中央出現一個巨大的洞。
  業站在洞的旁邊,雙手插在口袋裡。
  卻不見渚的身影。

  「業!」
  「喔,大家。」
  「剛才的慘叫是?有看到渚嗎?」茅野非常的緊張,而業只是泰然的笑笑,比了下地上的大洞。
  「你們幾個,沒事吧?怎麼會在這裡?」

  往洞裡一看,除了渚之外,是一群魁武的高中生,長相十分兇惡。
  渚一面熟練地安撫他們,一面查看他們的狀況。

  「渚!!」慢了好幾拍才意識到渚跳進來,其中一人喜出望外的叫出來,不過馬上又像是要掩飾他的難為情而板起臉,「這座山是怎麼回事啊,亂七八糟的!」
  「時不時有東西掉下來砸人。」
  「還有煙霧和坑洞!」
  「網子、那個該死的網子!!」
  「為什麼渚可以在這麼黑的山上走那麼快啊!」

  看來他們全是渚的學生,像是看到救命稻草般的全部圍住渚,七嘴八舌的抱怨--很明顯他們是跟蹤渚上山的。

  「嘛嘛,大家先冷靜下來,吶。」輕觸學生們的脖子,渚不著痕跡的使用從恩師那學來的技巧緩和他們的情緒,學生們也順利平靜下來。「解釋前,我們先從這裡出去吧。」

  渚感激地看著洞口垂下了繩子,比了一下,外頭是聽到騷動聲而趕來的夥伴們,可以放心將學生交給他們。
  雖然還沒從各種驚恐中脫離,他們還是照著渚的指示握住繩子,向外頭的人借力爬出去。

  所有的學生都離開坑洞之後,他們不忘擔心最為嬌小瘦弱的教師,只是才剛要往坑洞探頭,便看到渚俐落的攀上看似沒有任何支點的岩壁,三兩下就翻上來了。

  「業,你是多閒啊?挖這種超過一層樓高的大洞。」才剛出來,渚便怒氣沖沖的走向老朋友。
  「啊咧?渚認為這種沒品味的陷阱是我弄的嗎?」
  「不然咧?」
  「那是業讓寺坂組的人挖的啦。」中村好笑的揭曉。

  如渚所料,積了非常多壓力的業,設陷阱就是為了要來抒發情緒。
  不破表示業今天正好放假所以一早就過來校舍了,當時也有好幾組人馬都提早抵達要進行清掃的例行公事,其中包括寺坂組。
  大概是玩了什麼遊戲還是做了比試,輸給業而被逼著成為幫凶。

  業的小惡魔屬性真是一點也不變。

  「什麼沒品味啊!挖洞是要什麼品味!」寺坂不爽的叫道。
  「你們喔……大家都沒事吧?有受傷嗎?」狠狠瞪了業一眼之後,渚無奈的回到學生身邊。
  「沒有……」只是被搞得心驚膽戰。
  「他們很厲害呢,把所有陷阱踩遍又成功逃脫,他們就是渚的寶貝學生們吧?」業雖然不在教室,也有透過小律聽到部分對話,再加上他偶爾會跟渚見面,馬上就猜出來了。
  「嘛。」
  「既然是渚的學生,讓他們靠近校舍也沒關係吧?這裡太暗了,不適合講話,蟲子和蛇都會跑來的。」

  前原適時的提議,E班的他們立刻毫不介意的點頭,令渚欣慰的點頭答謝。

  「啊,要有人把洞補起來才行。」
  「放心,有我做的機器人在這裡。」糸成指了下不知何時出現在腳邊的小機器人們,他們已經開始作業。

  放心將現場指揮交給小律,他們動身回到校舍,來到操場旁邊的階梯。
  渚的學生們緊緊跟著他,不過一放鬆下來就一一癱坐到地上,當然還是把渚圍著。

  「所以,你們這群小鬼入侵我們的山究竟有什麼要事呢?」業在其中一人面前蹲下,冷著聲笑著問。
  「呃。」

  從氣味與氛圍,他們本能地知道業不能隨便開玩笑,在某部分,業與他們是相同的,但是恐怖程度令他們打從心底發冷。
  所以他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甚至下意識的向渚的方向縮了下。

  「喂喂,業,快住手。」看不下去的渚一步向前,伸手向業的髮旋一戳。
  「……你好大的膽子啊,渚君。」髮旋什麼的豈能亂碰?
  「誰叫你欺負我的學生,業君。」

  面對伸過來的手,渚毫不猶豫的借力從原地躍起,從學生們的中心點離開,你一言我一語的跟業吵起來。
  難得看到渚這樣孩子氣的一面,學生們有些詫異,E班的同學們也擔心起會不會出問題。
  --尤其他們倆居然就這樣過招起來。

  不過看到兩人臉上都掛著淺淺的笑容,他們立刻了解他們只是在嬉鬧。

  「所以,你們到底為什麼會跑來這裡呢?這座山是私有地,沒經過同意是不可以進入的喔。」磯貝和片岡一同來到學生們身邊,在看起來最強的人--也是剛才業找碴的對象旁邊蹲下,笑著問道,試著釋出善意。
  「是跟著你們的渚老師來的對嗎?」
  「……我們下課後想要做什麼是我們的自由吧。」沒有否認,代表了承認。
  「我們只是想要看看小渚的男人長什麼樣子而已!」
  「渚的男人?」

  E班沒有人漏聽這句話,紛紛向渚投向好奇的視線,他正遭到業壓制直喊著痛。

  「渚,你什麼時候、」
  「才沒有!痛痛痛痛痛、我說很痛!」遭到兩邊夾擊的渚毫不猶豫地把業給丟出去,結束這個小擂台。「就說我只是來參加同學會。這些人是我國中的同學和老師!」

  渚哀怨的表示工作和課業就讓他忙翻天了,哪有時間談戀愛?
  而且他一點魅力也沒有,22年來完全沒有桃花運,什麼時候有對象了他自己都不知道。

  悶悶的碎念的渚絲毫沒注意到,同學和學生都不約而同的嘆了口氣。
  這個男人怎麼會這麼的遲鈍?

  「總之,如磯貝剛剛所說的,這裡是私有地,隨便進來是很危險的,還好你們沒有受傷……等等,你們有跟家裡報備嗎!?」
  「「有必要說嗎?」」
  「廢話!!沒有讀書會卻沒有回家的話、會擔心吧!真是的、我去打電話,不准亂跑啊!」緊張的跳起來的渚立刻跑向校舍,看來他有把學生的通訊錄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
  「……畢竟只有渚你會擔心我們啊。」

  E班沒有人漏聽,學生們的自言自語。
  他們也沒有漏看,學生們注視渚離開的方向時,懷著他們熟悉的情緒--信賴。
  與以前耍著某隻黃色章魚的他們如出一轍。

  「你們,喜歡你們的渚老師嗎?」中村和稍早的業一樣,抱著調侃的心情蹲到他們面前。
  「呃、」
  「突然說什麼啊,這個女人。」
  「怎、怎麼可能喜歡啊!小渚什麼的,囉嗦到不行!」
  「是嗎是嗎,最喜歡他了啊。」還加了愛稱叫他呢,口是心非的真有趣。
  「不是都說不喜歡了!」

  坐在比較後面的學生兇惡的叫囂,不過中村一點也沒有懼怕的神色。
  這令他們又是一陣吃驚,明明這群人看起來都是前途光明的普通人,為什麼對於他們這群不良少年絲毫沒有畏懼。
  而且和渚一樣,也沒有鄙視。

  「渚很難過喔,說你們都欺負他。」
  「哪有!我們都很認真聽他上課啊、啊……」小弟吼完才意識到自己不打自招,馬上被身旁的夥伴巴頭。
  「……渚他,是唯一一個肯正眼對我們的老師。」覺得再彆扭下去只會被玩弄得更慘,看似老大哥的學生終於鬆口。「渚看著我們的眼神沒有歧視,輕視,也沒有恐懼,所以……我們算是不討厭他。」
  「是是。」真是可愛,還嘴硬。
  「為什麼渚會那麼厲害啊,看起來明明那麼弱不禁風,又只是個普通大學出身的傢伙。」

  對他們而言,名校出身的渚,應該是普通人。
  雖然他們也問過渚好幾次,不過渚始終不肯告訴他們他的秘密。

  「哈哈,他可是我們班最強的人唷,雖然外表看起來真的是人畜無害的小動物。」

  被渚丟飛的業邊大笑邊走回來,看來他已經不打算把他們趕出去了,這次的靠近沒有讓他們感到害怕。

  不過E班的人還是警戒的盯著業,懷疑他是否別有居心。

  「你們剛才問說,這座山是什麼對不對?」
  「呃,嗯。」
  「這裡,是我們人生的轉捩點。」

  所有E班的人都贊同的點點頭,雖然他們沒有化為言語,學生們卻覺得多少可以理解。
  渚現在帶給他們的教室,也是這般感覺。

  「如果沒有這座山,這間教室的存在,我們無法成為"現在的我們"。」

  如果E班沒有遇見殺老師,吊車尾的他們可能會永遠在原地踏步。
  如果他們這群不良少年沒有碰到渚,他們肯定永遠墮落下去。

  「不過你們也真是在一個絕佳的時機跟來呢。」
  「?」
  「其實今天這個同學會,是我們為了渚特別安排的。」

  磯貝突然開啟的話題令學生們好奇的看向他,或許是年紀沒有差多少,E班的人讓他們覺得自在。
  片岡接著磯貝的話,告訴他們渚其實已經將近半年沒有出席他們的定期聚會,全心全意投入在課業與教育實習中。

  「當然,也是因為大家都剛好可以配合在這個時間回來,才能硬把渚拖來。」

  他們輕描淡寫的表示,E班的他們其實早就各分東西,到國外去的人不少,在各領域忙得焦頭爛額的也有。
  聽到業是官員他們著實嚇了很大一跳。

  「為什麼挑今天啊?」

  他們不是沒有發現,今天是平日,應該有很多人都要上班,剛畢業的菜鳥有可能這樣自由嗎?

  「因為你們開始放暑假,所以,就逼他把時間空出來,只是沒想到那個笨蛋居然還工作到極限。」他們真是太小看渚對於殺老師的執著,拚盡全力的這點也要學他。
  「而且,今天是渚的生日。」

  茅野笑著說白,學生們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不過那個笨蛋工作狂八成忘記了。」

  雖然這正中他們的下懷,讓他們準備驚喜準備得很開心,這幾年,他們在這間校舍幫很多人慶生過。
  不過這應該是既殺老師之後,唯一一次全員到齊。
  再加上寶貝學生們一起慶祝的話,渚大概會哭吧。

  「等等就一起唱個歌吧,渚一定會很高興。」
  「……嗯。」

  高中生們都彆扭得面露難色,狀似不情願的點點頭,令他們忍不住笑出來,覺得很像看到當年的寺坂。
  不過這也顯露渚的班級肯定沒有問題,會在渚的帶領下有所成長。

  「吶,你們對於國中時期的渚有沒有興趣?」突然,業的語氣一轉,讓原本有點溫馨的氣氛產生變化。「聽說你們很常挑戰他?」
  「那是因為小渚老是愛派作業。」

  雖然渚安排的作業量都是他們能夠負荷的範圍,而且都可以在讀書會一起完成,很清楚他們回家很難主動翻開教科書,渚沒有特別為難過他們。
  挑戰渚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紓壓,大概是看穿了這點,渚很少拒絕他們,甚至對他們提出,如果能夠擊敗他,就讓作業減少之類的獎勵方式。
  雖然至今沒有人贏過,只要被渚碰到脖子他們就沒轍了。

  「小渚根本毫無破綻啊,明明看起來很弱卻打不倒。」剛剛居然還把高他一個頭以上的業丟出去,這令他們感到懾服--當然他們不會輕易服輸。
  「呵呵,那才是真正的強大,真正厲害的人通常是深藏不露的。」
  「他就沒有弱點嗎?除了個子矮之外。」
  「這個嘛--就要自己努力囉。」業還是不改邪惡的笑容,顯然又想做壞事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一些渚君的小秘密。」

  業的發言立刻讓學生們都靠近他,看到業的小惡魔尾巴翹起,E班的人立刻在心底為渚默哀--誰叫班上能夠阻止業的只有渚啊。

  「作為獎勵你們成功上山--給你們看幾張珍藏的照片吧。」業拿出手機,笑得邪惡。
  「不要做得太過火把渚的生日毀了喔。」不知道是誰這樣喊了一句,可是誰都知道這只是徒勞。


  「呼……還好家長們沒有恐慌,得趕快把他們趕回家了……」收起手機,渚無力的嘆氣,雖然家長們都表示如果是跟著渚到幾點都沒關係,渚還是開始思考該帶他們走哪條路線下山最快最安全。

  穿過玄關,走出校舍,由於身高哀傷得幾乎沒變,看到的景象也沒有太多改變。
  只是,少了那黃色的身影以及黏糊糊的聲音,7年後的現在還是會感到些許寂寞。

  手刃恩師的觸感,直到現在都還有印象,大概永遠不會忘記吧。

  「……殺老師……我是否有接近你一些了呢?」

  沒有殺老師的觸手,沒有殺老師的音速,沒有殺老師的頭腦。
  不安總是快要把他壓垮,挫敗總要令他快要放棄。
  若沒有殺老師留下的話語,以及他視為寶物的回憶,現在就不會在這條路上了吧。

  「……我會加油的,殺老師,用盡自己的全力發出一擊,貫徹這個教室的殺法。」

  下意識的摸上自己的頸部,那是殺老師最後一次用觸手碰觸自己的地方,殺掉殺老師之後,他總會在自己陷入負面情緒時,用這個動作來安撫自己。
  這也是老師留給他的資產之一吧?

  擦擦泛淚的眼角,渚整理好心情後才步出校舍,手上提著自己的袋子。
  為了預防萬一,他決定早點把學生們送回家,如此一來同學會是不可能待到最後了。

  「不過他們這次異常的執著要我出席呢,雖然可以見到所有人還挺高興的就是了,連烏間老師他們都從國外回來,明明工作應該很忙的……」

  雖然有點對不起遊說了他好久的同學們,他相信他們會諒解。

  「天啊、不會吧!」
  「咻咻--!」
  「太邪惡了吧、這真是傑作!!」

  邊碎碎念邊走回操場的渚,馬上就發現狀況不太對勁。
  他的學生們不知為何正熱絡的擠成一團,異常的亢奮。

  「抱歉,我要送他們回去,得先走了……那是怎麼了?」渚隨意向最近的千葉搭話。
  「呃,渚、這個嘛……對不起。」
  「你直接過去看比較簡單……抱歉。」速水和千葉都掛著難以形容的微妙表情,不知為何的紛紛向渚道歉。
  「?」

  好奇的歪歪頭,想了想卻找不到解答,渚只好往學生們走去。
  該說對不起的是遲到又要早退的他啊。

  接近後他才看清楚,學生的中心是死黨,他們似乎一起在看手機。

  「啊,小渚回來了!」
  「小渚--你為什麼要把頭髮剪掉啊?」
  「……啥?」頭髮?
  「吶吶,我們下次考試如果全班都及格的話,你就再把頭髮留長吧。」
  「現在開始留的話,我們畢業的時候就可以穿禮服了吧?」
  「……什麼?」

  留長頭髮?禮服?

  「吶,我們來打賭吧,渚!」

  被學生包圍的渚完全摸不著頭緒,但是他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然後他就看到了,在學生的手機上,有著他國三時不堪回首的,他的女裝照。

  「……業!!!」


-END

=雜談=
  小渚生日快樂!!!雖然被業給毀掉了(笑翻((被捅
  這篇是我第一篇、也是唯一一篇的暗殺教室創作,完成的時間是去年的12月,很接近業的生日(微妙
  想說稍微改一下就可以當作生日賀文,不過這個收尾實在太可愛了(?)我還是決定不要修(喂
  其實我很想要寫小渚當老師的衍生wwww不過人名實在好麻煩(喂)動畫最後面那個不良的頭頭用潤潤配實在太可惡了
  很喜歡殺老師,所以或許哪天會蹦出一個暗殺教室的架空吧,不過老師的名字不是死神就是殺老師這點讓我覺得有點麻煩。

  荒廢很久才開始打稿子,對不起大家,不過因為我最近過著比較健康的生活(?)其實無法保證更新的頻率(嘆
  存稿有很多很多啦所以我會想辦法規定自己有東西給大家wwww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6.12.20
*電腦稿完成:2017.07.2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