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最近沉迷稻妻系列,更新會頻繁一點。
  • 1388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柯南]小小的名偵探<一>(安→柯)

  
 
  [柯南]小小的名偵探<一>(安→柯)
 
 
  「柯南君掰掰!」
  「明天見!」
 
  看小學生們一一撐著傘跑出校舍,柯南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放學時的驟雨十分惱人,特別是在沒有帶傘的時候。
 
  真是笨死了,自己,梅雨季會忘記帶傘什麼的。
 
  「偏偏小蘭和大叔又都不在家,唉……」連平時嫌煩都來不及的偵探團也不在,什麼都要跟他作對就是了。
 
  如果是平常,他會直接淋雨回家。
  但是今天不適合他冒險。
 
  幾天前的一個意外,讓他受了不太妙的傷,當然為了不讓人擔心,他只有自己簡單處理一下。
  因此傷口的恢復不但慢,還引發發炎反應,讓他的體力大幅被削減,並且燒了兩三天。
 
  燒到今天已經第四天了,即使吃藥溫度還不減反增,像是在嘲笑他的自以為是,嘲笑他的逞強。
  身體重得不得了,頭也痛到快要炸掉似,要是這時發生案件,他大概沒辦法精準的控制力道,用踢出去的球把犯人打死也不一定。
 
  「……但是也不能一直待在這邊。」最近柯南的手機壞掉送修,遠征比賽的小蘭會打回家確認他有沒有平安回家。
 
  只能說真的太不巧,他的手機壞掉、小蘭遠征、毛利去參加同學會、博士去學術的研討會,讓他沒地方被寄放,這些事居然同時發生。
  他自己是覺得無所謂,但是姑且算是他的保護者的小蘭會擔心,畢竟他的外表還是小學生。
 
  「……唉,還是淋雨回家吧,小蘭恐慌起來就麻煩了。」跑回事務所的體力,大概勉勉強強擠得出來。
 
  拍拍自己的臉打起精神,柯南準備衝入雨中。
 
  只是在他邁步的同時,一股力量突然拉住他的書包,使他霎那間失去平衡,被濕滑的地板害的往前栽。
 
  完蛋了!?
 
  只是預料中的衝擊沒有襲來,取而代之的是溫暖的懷抱。
 
  「……什麼?」突然被人抱住讓柯南立刻整個人僵直警戒起來。
  「抱歉啊,柯南君,急著要阻止你衝進雨中就先伸手了。」
 
  不過聽到犯人的聲音,他馬上就放鬆下來。
 
  「安室先生?你怎麼會在這裡?」
 
  溫柔的抱住他、協助他站好的,是在偵探事務所樓下的咖啡廳打工的安室透,他同時也是黑衣組織的成員之一,代號為波本,然而其真實身分是公安的王牌。
  因為種種因緣,最近站到同一陣線的他,是得以信任的強力夥伴。
 
  「我剛好到附近辦事,想說順便來接你回家。」
  「接我?」柯南狐疑的皺起眉。
  「昨天波瓦羅晚班的打工結束時,接到小蘭小姐的電話,他說柯南君這幾天要一個人看家,拜託我們方便的話稍微留意一下。」看來電話是打去波瓦羅了。
  「那樣的話也不需要特地來接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嘛,不能這樣回就是了。
  「中午出門時,在店裡發現了你的傘。應該是之前你為了追搶匪而留下的吧。」安室亮出另一把傘,笑答。
  「啊,原來是留在波瓦羅了,謝謝你幫我送來。」
 
  柯南感激地伸手要接過,不料安室卻突然把傘拿高,讓他碰不到。
 
  「柯南君,你的身體不舒服對吧?」
  「咦?」
 
  在柯南的反應慢了半拍時,安室已經蹲下來,與他齊平視線。
  接著,他撩起彼此的瀏海,碰上了額頭。
 
  「果然,看你的臉色就知道,你在發燒對吧?」
  「呃……」
  「另外,你還受了傷對吧?」拉開兩人的距離,安室無預警碰上柯南的右手臂。
  「痛!!」
 
  看來安室是全部都知道了才來找他的,因為擔心他,不打算讓他有藉口逃離他的好意。
 
  「我從警視廳那邊聽說了,你那天追搶匪時,為了救一個差點被波及的女孩子,狠狠的摔倒了吧?但是沒有消息指出你接受了包紮,只做完筆錄就回家了。」
  「……」
  「我向毛利老師他們打探過,他們似乎不知道這件事,所以表示應該是沒有人知道你受傷。」
 
  安室小心把柯南的袖子捲起,立刻看到長長的血痕。
 
  「都過了好幾天了,傷口還這樣,就表示你的處理方式不對,對吧。你這孩子真是的。」
  「……」
 
  似乎是找不到反駁安室的言語,柯南一直把頭垂得低低的。
 
  「總之,先跟我去一趟醫院吧……柯南君?」
 
  突然察覺到一直沒有回應得柯南有異樣,安室再度低頭。
  結果在他確認到之前,嬌小的孩子就軟倒下來了。
 
  「柯南!?」
 
 
 
 
  「嗯,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不會不會,一點也不麻煩。一直受到老師的照顧,這不算什麼。」在廚房忙碌著的安室,邊回應在耳朵上的藍芽耳機。輕聲細語就怕吵醒在臥室裡熟睡的孩子。「傷口已經處理好了,也打了針控制他的體溫了。」
  /真的很不好意思麻煩你了,安室先生!\
  「小事一件,小蘭小姐。那麼,柯南君這幾天就住我這裡,請小蘭小姐專心比賽吧。柯南君瞞著妳就是不希望影響妳的比賽啊。」
  /嗯,真的很謝謝你!晚安。\
 
  順利完成聯絡工作時,爐子上的東西也正好完成了。
  端著它進臥房時,不知為何看到柯南已經醒來呆坐在床上時,他一點也不覺的意外。
 
  「你醒來啦。」
  「……安室先生的房間?」左顧右看確認環境後,柯南歪了歪頭。
  「正確答案,不愧是柯南君。」把托盤放在床邊的小櫃子上,安室伸手探向他的額頭。「還是很高呢……記得發生什麼事嗎?」
  「安室先生發現我的身體有異狀,特地來學校接我,然後我就昏倒了對嗎?」
  「嗯,那之後我帶你去了醫院一趟,檢查包紮,還有打針。打完點滴後你的狀況不錯,醫生才准我帶你回來。比起醫院,我覺得這樣你比較好休息。」
  「嗯,謝謝你,給你添麻煩了。」
  「小意思,有食慾嗎?雖然打過針,還是要吃藥。」
  「嗯!」高興的點頭。
 
  這兩天因為小蘭不在家,他也就頹廢沒好好吃飯,幾乎一天只吃一餐--學校的營養午餐。
  回家都是倒頭就睡,無奈身體還是沒好。
 
  「太好了。」
 
  高興的在床上立起小桌子,安室將剛煮好的營養滿分的稀飯放到柯南面前。
 
  「小心燙,要幫你吹涼嗎?」
  「不要把我當小孩子啦,那點力氣我還有。」說著這話的柯南卻無意識的吐了吐舌頭做鬼臉,展現孩子氣的一面,令安室一陣心跳加速,想把他疼進心坎裡。「我開動了。」
  「請用。」心情絕佳的摸摸柯南的頭,安室拉來椅子,坐在床邊盯著他吃。「好吃嗎?」
  「好吃!安室先生呢?」
  「在你睡覺的時候吃過了。現在已經很晚了喔。對了,你的狀況我跟小蘭小姐說了,她和老師回家前你都住我這喔。」
  「是嗎……」果然還是被她知道了啊……
 
  聽到新的資訊,柯南突然洩了氣,顯得有些沮喪,不過還是乖乖進食著。
 
  「小蘭小姐她很不高興喔,她好像隱約有發現你的不對勁,但是卻被你逞強迴避掉了。」
  「只是不想讓她擔心而已……這次的比賽對小蘭姊姊而言很重要。」
  「小孩子不該亂逞強,我們是想說這個。」
 
  伸手往柯南的額頭一戳,安室讓他與自己的視線對上。
 
  「確實你會鐵貼小蘭小姐很正常,但是你也可以多和我們撒撒嬌,不然我們大人們會很寂寞的。」
  「會寂寞啊?」
  「會啊,同時也擔心,你會不會哪天就倒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發現柯南的嘴角沾了飯粒,安室用指頭捻去,放進自己的嘴裡。「像今天,我沒去接你的話,你打算淋雨跑回家吧?」
  「唔。」
  「你這個狀態淋雨,百分之百撐不到家吧?即使成功回到家,你大概也沒辦法照顧好自己。抱著這個傷、發著高燒,小孩子的體力能撐到何時?」
  「……實際上你剛剛也昏倒了。」
 
  安室越說,柯南的表情越發僵硬,最後他乾脆放下碗筷往立起的枕頭一倒,嘟起嘴。
  因為才剛發生,他也沒辦法反駁什麼,所以他覺得安室有點壞心眼。
  但是又因為安室的話讓他能完全理解他的擔心,即使不甘心也只能閉嘴。
 
  看到柯南鬧起彆扭,安室不禁莞爾。
  伸手拿過才吃一半的晚餐,他勺起剛剛好的量。
 
  「不過,其實你剛剛昏倒的時候,我有點高興。」
  「什麼、唔。」
 
  看準柯南因為吃驚而張開嘴的一瞬間,安室準確的將食物送進他的嘴裡。
  再吃一驚的柯南,只能乖乖動嘴嚼食。
 
  「因為那代表你安心了啊,在我出現後。我抱著你四處跑你都沒有醒過來呢,以你的個性,如果是不信任的人,你再怎麼虛弱也會醒來吧?」即使可能會一時失去意識,也會很快醒來,這是安室對柯南的認知。
  「……嗯。」
  「但是你在我身邊睡得那麼熟,」從帝丹小學到醫院,再到安室家,柯南沒有醒來過一次,「啊啊,我被柯南君信賴著呢--我開車的時候一想到就止不住笑意呢,像個變態一樣。」
  「噗。」忍不住噗哧的笑出聲,柯南連忙摀住嘴巴忍笑。
 
  但是還是被顫抖的肩膀給出賣。
 
  「喔呀?有什麼好笑的嗎?」
  「那不是變態而是綁架犯吧?還是戀童癖級的。嘻嘻,明明就是公安、這樣好嗎?會被盤查喔。」怎麼覺得安室先生傻的有點可愛呢?
  「喔喔,確實有點糟糕。」
  「有需要那麼高興嗎?我一直都信任著你啊。」
  「信任,卻不太會依賴吧?雖然主因是柯南君的個性本來就不太會跟人撒嬌……所以才高興啊。那個事件時,你拜託我拆炸彈的時候也是,讓我很高興被你當成夥伴了。」
 
  雖說那時柯南先找上的是赤井,讓他有些吃醋。
  但是至少,這個小小的孩子終於不再執著要單獨面對那個龐大的黑色組織了。
 
  「太誇張了,安室先生。」不知為何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柯南靦腆的抓抓臉。
  「因為我真的很感動啊。」
  「就說太誇張了。」笨--蛋。「那,如果我真的向你撒嬌,你不就要哭了?」
  「嗯,說不定。」安室認真的用力點頭,令柯南再度忍不住笑意,失笑出聲。
 
  該說這個大男人可愛嗎?究竟在想什麼啊,比起外表7歲內心17歲的自己要單純的感覺。
  真是的。
 
  「不用擔心我會哭,儘管來撒嬌吧,因為柯南君還是小孩子啊!」
  「才不要咧、笨--蛋。」
 
 
-END
 
=雜談=
  結論是你們都很可愛啦可以嗎wwwww(被揍
  純黑之後,我心中的安室已經整個變樣了XDDD其實柯南家族很多人都會被懷疑戀童癖吧wwwww尤其那個黑黑的人(誰
  這個系列還有第二篇wwwww也是安柯XD
  其實我本來想要寫一篇安柯一篇赤柯的,但是我真的很不擅長寫赤井那種類型的人(ry
  還是老媽子好寫(誰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6.06.22
*電腦稿完成:2016.10.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