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8809

    累積人氣

  • 3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平行世界]1 3歲(佐鳴)<上>

 
 
  [火影/平行世界]1 3歲(佐鳴)<上>
  *以四代火影與九品皆未喪命、宇智波一族沒有意圖叛亂,和平的世界為前提。
  *鳴人出生時,被注入一半的九尾之力,與九品都有九尾查克拉。
  *劇場版有牛郎佐助我也想來個不自重佐助。
 
 
  「鳴人,你差不多該睡了吧?」九品推開兒子的房門,發現他還亮著燈在整理東西時,忍不住吊起眼來。「明天不是要考試了?」
  「好啦,馬上。」把背包拉上拉鍊,鳴人起身撒嬌的抱住母親,立刻緩了辣椒暴君的怒氣。「晚安,媽媽。」
  「晚安,明天加油,要小心喔。」溫柔的摸摸兒子的頭,九品發現丈夫也進到兒童房來。「媽媽會在爸爸身邊看你比賽。」
  「記得,非必要不要用九尾的力量。」湊同樣溫柔的摸摸寶貝兒子的頭,希望兒子能夠平安回來身邊。
  「嗯,我知道。爸爸晚安。」也用力抱了下最愛的父親,鳴人給了一個自信滿滿的笑容。
 
  把背包放到書桌上後,鳴人爬上床,在父母幫他關燈關門時閉上眼。
  不過,他並沒有馬上入睡,而是在房間全暗之後睜開眼睛,望著天花板。
 
  「說好囉,沒必要你別借我力量,恢復力也不要。」
  『哼,正好,老夫可以睡個大覺。』
  「明天我一定要靠自己打倒寧次,展現修練的成果。」
  『好好揍扁那個自以為是的傢伙吧。』
  「嗯嗯,絕對要幫雛田報仇。」看著自己的拳頭,他想起自己的誓言。
  『贏了他,你也能受到很多肯定吧。』
  「哈哈,對啊。」這樣爸爸也會輕鬆一點,我能不被村人冷眼對待的話……「鹿丸一定能贏砂的那個女人……佐助和那個叫做我愛羅的,你覺得誰會贏?」
  『那就要看佐助提升到什麼程度了,不過要打倒不是笨蛋的人柱力可不是容易的事。』
  「什麼!」
  『噓,你會把湊他們引來。』
 
  雖然生氣,他也拿體內的九喇嘛沒辦法。
  更何況,九喇嘛說的還是事實。
 
  今年的中忍考試,如以往與砂忍者村共同舉辦。
  然而今年不太妙的是,有兩個人柱力應試了,兩村的高層都很緊繃,但是並沒有透露給還是孩子的應試者們知道。
 
  鳴人是自己察覺我愛羅與守鶴的存在的。
 
  我愛羅進入村子的那一天,他特別的查克拉立刻被鳴人捕捉到,鳴人馬上就知道對方與自己還有九品是相似的存在。
  雖然父母、師長都不願意讓他知道太多,九喇嘛卻對他毫不保留,讓他得到必要的情報,使他知道即使再好奇,也不能擅自接近。
 
  雖然他們曾一度擔心對方會來找碴,結果我愛羅似乎對鳴人一點興趣也沒有,甚至不知道鳴人與九尾的存在似的。
  直到昨天,他們才有了第一次的面對面。而中忍考試已經進行到第三階段,是個人賽的部分。
 
  但是我愛羅也不是衝著人柱力的身分而來。
 
  「吶,九喇嘛,我其實有點不安。」
  『怎麼?』
  「那傢伙,很危險……我有不好的預感。」想起我愛羅的眼神,鳴人覺得害怕。「明天可能會出事。」
  『……擔心那也沒用,你先專心考試吧。如果真發生什麼,我們一起想辦法應付就是了,更何況湊他們也在。』
  「……說的也是。不想了不想了、晚安!」
  『晚安。』
 
 
 
 
  翌日,中忍考試的第三階段考試第一場比試,鳴人以驚愕全場的方式獲勝了。
  第二場比試的鹿丸雖然表現優異,卻令人跌破眼鏡的棄權了。
 
  然而第三場比賽,佐助對我愛羅,卻發生令人訝異的發展。
  起初兩人幾乎不分上下,佐助百般努力才打破我愛羅的絕對防禦,這卻成了引爆點。
 
 
  一隻奇異的砂之爪從球內伸了出來,佐助奮力一跳才逃開。
 
  「九喇嘛、那個不會是!」不顧同儕的側目,鳴人大叫起來。「居然發動了嗎……那佐助不就、現在顧不上那個了啦!佐助他!!」
  「鳴人、吵死了!都不能好好看佐助君比賽了!」小櫻和井野異口同聲的吼他,旁邊的丁次和鹿丸都嚇得僵直,但是鳴人絲毫沒聽到似,緊盯場內碎碎念著。
  「我還有一點查克拉,你也幫我把穴道打通了……就說顧不得考試了啊、笨蛋九喇嘛!」
 
  場內的戰鬥越來越危急,佐助光是要避開砂子就費盡全力。
  鳴人敏銳地聽到場內的上忍們騷動著要不要出手阻止,懼怕人柱力的人佔多數,期待佐助能解決的人也很多,連俯瞰一切的影們都遲遲下不了判斷。
  他們似乎困惑著這是我愛羅自己發動的,抑或是尾獸的暴走。
 
  無預警的,佐助身上插滿千本的畫面閃過腦中,鳴人忍不住站起來。
 
  此時,我愛羅變成的巨大球體前方,出現了一個具現化的查克拉球團。
 
  「完蛋了、我們上、九喇嘛!!」
 
  誰也沒反應過來那是什麼時,裹上紅色查克拉的鳴人揮舞著紅色的尾巴用瞬身之術出現在佐助面前。
  鳴人獸化的姿態引起所有人一陣惡寒,惡意滿溢的查克拉盈滿全場。
 
  「鳴人?你來做什麼?不要妨礙我!」困惑地盯著呈現四肢著地野獸般樣貌的鳴人,佐助正想趕他出場,卻聽到他吼了聲"趴下"。
 
  下一刻,那個充滿查克拉的球朝他們射來。
 
  「大家都趴下!!!」鳴人大吼一聲。
 
  撲倒佐助的同時,鳴人用尾巴一揮,全力把尾獸彈的軌道改變,向空中彈射。
 
  "碰!!"
 
  瞬間,宛如雷鳴般的爆炸聲在空中炸裂,伴隨烈風狂掃的衝擊波使場內一陣尖叫,瞬間有如置身阿鼻地獄。
 
  風好不容易止歇時,場中央只剩下佐助。
  鳴人和我愛羅都不見了。
 
  「佐助君!」
  「佐助!」
 
  卡卡西和小櫻率先跳入場中,查看倒臥在地的佐助的狀況。
  他聽到叫喚就立刻起身了。
 
  「沒事吧?」
  「沒事。」
 
  會倒在地上是被鳴人全力撲倒的關係,多虧他伏在自己身上,才沒被爆風給捲走。
 
  「鳴人呢?」
  「我愛羅也不見了。」
 
  鹿丸和幾名下忍都擔心的來到場中。
 
  「八成……是鳴人用瞬身之術把我愛羅帶離這裡了吧。」為了避免事情惡化。
  「那個我愛羅到底是什麼東西啊,他的砂好可怕,」井野光是想像就覺得發毛。「還有從球裡伸出來的那隻手……鳴人也是、那個紅色的查克拉是什麼?」
  「那大概是……」
 
  佐助欲言又止。
  他知道,鳴人擁有九尾的事情,但是同儕呢?
  在村裡,小孩子幾乎都不知道九尾妖狐的半身寄宿在鳴人身上,即使他們隱約察覺到鳴人擁有不太一樣的東西。
  如果知道他是人柱力,會發生什麼變化?
  所以他無法輕易解釋。
 
  至於我愛羅,佐助猜測對方也是人柱力,不然解釋不了鳴人剛才的舉動。
 
  「不管怎樣,我要先去追他們了。」不能讓鳴人單獨應付我愛羅。
  「我也要去!」小櫻舉起手。
  「算我一份!」
  「我們也去!」
  「那就走吧。」鹿丸難得積極表態,「牙,聞得到鳴人的味道嗎?」
  「當然。」與牙的回應同步,牙胸口的赤丸有精神的汪了一聲。
  「等等、不用問老師他們嗎?」只有天天想起他們都還是下忍,不能這樣擅自行動。
  「沒那時間。」佐助冷冷的回答,他已經猜到上忍們不行動肯定是懼怕鳴人他們的力量。
 
  唯一要擔心的就只有鳴人的父親,作為火影的湊的立場,這使佐助抬頭往影的所在看去,不意外與湊對上視線。
  湊看著這群頭一次凝聚在一起的孩子們,再望向當場唯一的大人,同樣看著自己請示意見的卡卡西,點頭示意讓他們動身。
 
  「你們先追,我們一會兒跟上,記得絕對要小心。」收到訊息的卡卡西立刻朗聲放行。
 
 
 
 
  「佐助君,鳴人的那股查克拉,和在波之國那時的,是一樣的吧?」追擊時,小櫻終於忍不住開口問。
  「嗯。」瞟了小櫻一眼,佐助點頭。
  「那到底是什麼?佐助君知道對吧?」
  「……」
  「是傳說中的九尾妖狐。」
 
  意外的,鹿丸回答了。
 
  「九尾妖狐?」
  「你是指13年前大鬧木葉的……那個?」
  「正確來說應該是九尾妖狐的半身,鳴人和九品大人一樣都是九尾妖狐的半身,13年前九品大人生鳴人的時候,一時大意害九尾逃出了一半,當時火影大人為了分散九尾的力量,就沒有把九尾封回九品大人身上,而是放到剛出生的鳴人體內。」
 
  鹿丸清楚的說明,令眾人有了恍然大悟的感覺,而且詫異。
  特別是佐助,他銳利的眼神使鹿丸露出不耐。
 
  「別瞪我,同期中不是只有你知道鳴人的秘密。」
 
  為了順利講話,他們停下腳步,不知不覺他們已經踏出村子,可以聽到遠處的森林有大規模的戰鬥聲。
  佐助不自覺地瞪著鹿丸。
 
  「你跟著卡卡西老師修練的這一個月,我偶爾會去陪鳴人練習,我們本來在忍者學校就是朋友,所以他有跟我說過他的狀況。」鹿丸想起鳴人生動描述他和九尾的關係,直到稍早都還難以置信。
 
  但是鳴人剛才莫名其妙的行動,以及後來出現尾巴的樣態,讓他信了。
 
  「等等等等,鹿丸你們在說什麼?」天天越感模糊,其他人也是。
  「對啊,那和鳴人身上的紅色查克拉有什麼關係?」
  「也就是說,那是九尾的查克拉。」佐助終於不再看著鹿丸。「唯有那樣,鳴人才得以從那個叫做我愛羅的傢伙的力量下保護我們,那傢伙八成也是人柱力。」
  「原來如此。」
  「但是那個力量對現在的鳴人而言,是一把雙面刃。」
 
  佐助和鹿丸再度領頭啟程趕路。
  其實不需要牙和赤丸的鼻子,他們只要追蹤戰鬥的蹤跡與聲音就能找到人了。
 
  「為什麼是雙面刃?」
  「九尾的力量太強大,現在的他還無法完全承受,會受傷。」這是波風夫婦告訴佐助的,聽說連九品都還沒能完全駕馭。「那個超級大白癡,明明說過不能隨便亂用力量的,竟然還出現尾巴。」
  「為什麼我們都不知道鳴人是九尾妖狐的事……」
  「為了不讓我們害怕鳴人,火影大人所下的指示吧。」
  「嗯。」
 
  佐助說著從鼬那裡聽來的情報。
  當年九尾被封進鳴人體內後,湊和九品在諸多考量後,決定讓村人對年輕一輩保密,他們希望能讓鳴人向普通的孩子一樣長大。
  然而,由於當年鳴人身上的九尾造成村子重大損害,知情的大人無法克制自己的全用異樣眼光看鳴人,這也影響到孩子們對鳴人的觀感。
 
  「你們應該曾經聽村裡的大人說過不要跟鳴人玩吧?」尤其是平民老百姓,對九尾的恐懼不是普通級別。
  「有。」
  「大人們害怕鳴人的九尾會再度失控,反對他成為忍者的人非常多。他們認為鳴人無法控制九尾,畢竟尾獸的查克拉極為危險,連大人都難以做到。」
 
  但是,實際上,鳴人是至今所有人柱力中與尾獸相處的最好的。不論是還在世上或是已故的人。
 
  「那小子在一年前告訴我,九尾,據說本名叫做九喇嘛……是他第一個朋友。」
  「總覺得好不可思議。」和尾獸做朋友?
  「但是那是現實,所以他才能自由使用九尾的力量。」
  「原來如此。」
 
  感覺戰鬥的氣息進了,他們再度因鹿丸的指示止步。
 
  「他是個單純的笨蛋啊,即使被村人那樣歧視般的對待,被父母擅自的決定害慘,他也沒有贈恨任何人,甚至想保護我們。」佐助大大嘆了一口氣,如果不是兄長,連自己都可能惡意待他。
  「這回,必須由我們支持他,誰要跟?」鹿丸的積極令夥伴們都十分訝異,他們互看一會兒後,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
  「都跑來這裡了,問這不會太晚嗎?」
 
 
  「好硬的傢伙……這就是一尾的絕對防禦嗎?」
  『你先解除尾獸狀態,對你的體力消耗太大了,身體會先撐不住。』
  「可是不知道他還會不會放出尾獸彈啊,要是打到村子就糟糕了。」
 
  離開村子後,他又擋開了好幾枚,已經搞得自己傷痕累累。
  九喇嘛過大的力量侵蝕他的身體,令九喇嘛十分擔心。
 
  到目前為止他和我愛羅的戰鬥還處於被動的狀態,鳴人還在想該怎麼阻止才好。
 
  再一次用尾巴擋開飛來的尾獸彈,鳴人突然停止動作。
 
  「……怎麼會?」
  『喔?是佐助啊。其他的是下忍?』
  「鹿丸他們也……為什麼?這裡這麼危險,爸爸媽媽還有卡卡西老師他們呢?」
  『九品他們就別指望了,村子裡還有別村的忍者,他們必須坐鎮。』
  「……也是啊,大人的世界很麻煩啊。不過,這也表示爸爸想把這裡全權交給我們吧?」鳴人興奮起來,覺得被信任非常的開心,即使全身都很痛,還是努力集中精神思考怎麼擊退眼前的我愛羅。
 
  判斷大量放出尾獸彈的我愛羅總算用盡力量,需要時間重新提煉查克拉,他也抓緊機會解除尾獸模式,打算儲備體力。
  頓時,全身向腦中傳遞可怕的劇痛,令他差點痛暈,跌坐到地上。
 
  「鳴人!」
  「佐助、大家……」
 
  同伴們來到他的身邊,鹿丸和佐助扶著他,查看他的狀況。
 
  「這是,灼傷?」
  「沒事。」從鹿丸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臂,鳴人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你們為什麼會……」
  「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搶盡風頭。」佐助臉色難看的審視他,有點後悔沒有找醫療忍者一起過來。
  「是啊鳴人,你怎麼可以自己偷跑。」小櫻輕輕敲了他一下,「還搞得痕累累的,接下來交給我們吧。」
  「不、等等!」
  「你就休息一下吧。」
 
  他們不等鳴人反應,只把他安置好就開始行動。
 
  「不、不要!!」
 
  來不及拉住任何人,鳴人心寒的看他們衝向我愛羅。
  他們相互搭配,有系統的進攻著。
 
  但是,他們遲遲傷不到我愛羅一絲一毫。
 
  「大家……」被九尾查克拉灼傷的痛楚令他嘗試了三次才終於站起來,顧不得九喇嘛的喝止,他使勁提煉查克拉。「多重影分身之術!!」
 
  瞬間炸裂的術迸出了大量的鳴人。
  他們在我愛羅的砂開始攻擊時,硬是將同伴們拖離戰鬥區域。
 
  「拜託,你們不要出手!你們不是他的對手!!」忍著不適,鳴人狠下心對他們大吼。
  「什麼!?」牙激動的揪住他時,鳴人的影分身還在奮力牽制我愛羅,不讓同伴們被攻擊。「你有什麼根據?你都傷成這樣了、我們豈能袖手旁觀!」
  「就是因為我打得很吃力,我才知道!我和他是同類啊!!」他很感謝佐助他們因為擔心他而趕來,但是那沒有一點意義!「你們退下、趕快逃走!」
  「鳴人!」
  「牙君、鳴人,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吧!」小櫻焦急的喊道。
 
  實際上他們也知道現在的他們根本傷不到我愛羅,剛剛一輪的攻擊他們明明搭配發揮得很好,卻沒能造成一點效果。
  但是他們不可能打退堂鼓。
  他們不戰鬥,村子就危險了,這份心不會輸給鳴人。
 
  「放心,我絕對會保護木葉的。」彷彿聽到他們的心聲,鳴人堅定的承諾。
 
  絕對絕對,不會讓村子遭遇到更多危險!
 
  「那邊的木葉忍者、趕快逃!!」
 
  正當他們爭執時,突然一個聲音從樹上警告他們,那是中忍考試時我愛羅的隊友。
  鳴人的影分身已經全數消失,查克拉的爆風伴隨砂塵颳起。
  佐助和小櫻立刻撲倒因傷而反應不及的鳴人,其他人也紛紛臥倒在一起,相互掩護。
 
  鳴人睜開眼時,看到的是白雲與藍天。
  兩股重量壓著他的胸口,使他低頭。
 
  見到的是失去意識的佐助與小櫻。
 
  「……佐助?小櫻?」
 
  兩人都從額上流下鮮血,染紅他的衣襟。
 
  「喂……別開玩笑了……回答我啊、佐助、小櫻!!」
  『鳴人、那傢伙!!』
 
  吃力坐起,發現同伴們都受傷倒臥,鳴人因九喇嘛的呼告而抬頭。
 
  只見一頭土色的巨獸把四周的樹林都夷為平地,發出可怕的殺氣。
 
  「那是……」
  『那就是砂之化身,一尾的守鶴,死狸貓的人柱力真心想毀了這裡。』
  「他的守鶴也能從體內出來嗎?那我們也、」
  『白癡,你放我出來只會讓村子恐慌。』讓鳴人的處境更加窘迫的事他不會答應。
  「我、可是……」
 
  懷裡的兩人,以及周圍的同伴的狀況令他焦急。
  但是九喇嘛說的對,他不能讓村子有更多動搖。
 
  又剩他一個了。
  只有他一個人。
  必須保護大家,確實擊敗我愛羅與守鶴。
  不戰鬥不行,不努力不行啊。
 
  「九喇嘛不行的話……」
  「漩渦鳴人!給我出來!!」
 
  守鶴姿態的我愛羅揚聲叫囂,鳴人也下定決心。
  忽視痛楚,他小心把佐助與小櫻移到一邊,正打算讓影分身保護他們時,身旁的草叢有了動靜。
 
  現身的是卡卡西、阿斯瑪,以及紅。
 
  「鳴人!」
  「這是……」
  「砂隱的、守鶴?」
  「來的正是時候啊,老師。大家就拜託了喔。」太好了,這樣如果自己被做掉,也還有人保護他們。
  「咦?鳴人、慢著!」
 
  沒有回應卡卡西,鳴人再度使出父親親自傳授的瞬身之術,遠離同伴的所在地。
  移動到滿意的地方,鳴人咬破指頭。
 
  下一刻,守鶴的身後出現了巨大的癩蛤蟆,爆發大規模的激烈戰鬥,使卡卡西等人連忙把學生們帶離。
  風遁與水遁的可怕衝擊宛若暴風雨。
  騷動使得一度昏迷的他們醒來。
 
  「卡卡西?」
  「卡卡西老師?」
  「為什麼老師們會在這裡?」
  「太好了,你們醒了。」卡卡西把纏好的繃帶打結,扶起兩個愛徒。
  「我們……」
  「回想發生什麼事的同時,看看那邊的戰鬥吧。」卡卡西指向戰鬥區域。
  「??」
 
  其他人相繼醒了過來,接受簡單的包紮後,卡卡西用土遁做了個高台。
 
  「看看鳴人的戰鬥吧。那個比你們還要笨拙,還要不聰明,但是深愛村子的他的戰鬥。」
 
  可以看出,鳴人一直誘導守鶴遠離他們和村子。
  遠處戰鬥的餘波盡是風與水,還有強大的查克拉,令他們震懾。
  守鶴越發強大,眼看鳴人就要陷入危險。
 
  突然,猩紅的查克拉纏住癩蛤蟆,下一秒--
 
  揮舞九條尾巴的巨大狐狸出現。
 
  「那是!!」
  「九尾妖狐!?」
  「不是、那是鳴人與癩蝦蟆的聯合變身術。」
 
  卡卡西頭痛了起來,如此大規模的戰鬥,肯定會被村子看到。
  鳴人未來的立場,被賠上了。
 
  然後,他想起在波之國的任務後,與鳴人談到的內容。
 
  『你和白在霧裡的戰鬥,用了九尾的力量對吧?』
  『嗯,因為別無選擇啊。』
  『可以的話,別再用了。湊老師和九品大人有跟你說吧?』
  『嗯。』
  『你知道的才對,鳴人,要是那股力量暴走,你和你父親的立場……』
  『不會暴走的,老師……而且,有非使用不可的狀況時,立場根本不重要。』
  『但是、』
  『沒問題的,老師,不會有事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和九喇嘛保護大家。』
 
  「立場不重要嗎?」
 
  巨大的九尾在一番苦戰後,終於逮住守鶴。
  接著,不一會兒,兩隻巨獸就消失了。
 
  「鳴人!」佐助一躍而下,朝巨獸消失的方向衝了過去。
  「佐助、等等!」
 
 
  佐助趕到一片狼藉的戰鬥區域時,只見鳴人和我愛羅雙雙倒在地上。
  鳴人滿身是傷的趴著,兩個人的額頭都有血痕,鳴人的護額不知道去哪了。
 
  來到鳴人身邊時,我愛羅的同伴也趕到了。
  雙方的戒備,因為我愛羅的"我不想打了"而解除,他們隨即揹著我愛羅離開。
 
  「鳴人?」
  「佐助嗎……咳咳、好痛……」鳴人扭了扭,吃痛的停住動作。「糟了,我完全動不了……咳咳,痛死了……」
  「你是魚嗎?別扭了。」
  「你的傷……」
  「只是被查克拉掃到,不要緊。」伸手小心把他翻過來,佐助解開他的外套想看他的傷勢。「其他人也沒問題,很快就醒來了。」
  「太好了……」
  「你的戰鬥我們都……」
 
  佐助正要誇他,便發現鳴人已經沒了意識。
  他的呼吸急促,面無血色,仔細一看傷口正在嚴重出血。
 
  「鳴人、喂!」
 
  心裡大喊不妙,他急忙抱起毫無反應的他,拔腿衝刺。
  雖然身體因為稍早戰鬥餘波的影響而不適,他已經顧不了那麼多。
 
  「該死、該死、該死!!給我振作一點、笨狐狸、超級大白癡!!」
 
  絕對絕對不會讓你死的!!
 
  「該死、我的查克拉已經……」
  「佐助!」
 
  正當佐助氣憤自己速度越來越慢時,熟悉的聲音絆住他的腳步,佐助緊急停止在樹上跳躍的動作。
  一停下,敬愛的兄長便出現在身邊。
 
  「哥!」
  「我剛被緊急召回、遠遠看到九尾出現,你們--」
  「比起那個、鳴人他!」佐助焦急的打斷鼬,示意他把注意力放到懷裡的鳴人身上。
  「這、!!到地上,讓我看看!」
 
  落到地面,鼬探了探鳴人的胸口、腹部、並用寫輪眼檢查他的全身,表情立刻陰沉。
 
  「不好了,內臟被傷到了,他體內的氣和查克拉都大亂,這到底是?」
  「他用了九尾的力量,不但尾獸化,還出現了兩條尾巴!」
  「什麼!?趕快去醫院、走!」
  「慢著、交給我吧!」
 
  聲音與湊的身影同時出現在兄弟倆身邊,九品也來這裡。
 
  「湊大人……」
  「狀況我大概知道了,我用瞬身術送他。」那絕對是村子裡最快的途徑。
  「拜託您了。」佐助小心把懷裡的鳴人交給湊。「對不起……」
  「有什麼話回村子再說吧,你們也快點去醫院。」
 
  語畢,湊立刻抱著鳴人消失,想早一刻把兒子送去治療的心情表露無遺。
  幾乎是鳴人消失的瞬間,佐助也脫力的倒下,就這樣失去意識。
 
  「佐助!!」
 
 
-TBC
 
=雜談=
  我好餓喔現在晚上七點我還沒吃今天的任何一餐(妳
  意外的我這篇打得非常快,大概是看完動畫進度(最後的戰鬥+佐助與鳴人),還很激動的關係吧。
  下一集火影的進度大概就是漫畫698、699話了,去結婚吧你們(咦
 
  寫這一篇的時候,我其實光想像鳴人被全身灼傷就痛到不行YAY
  不過我很喜歡鳴人和我愛羅這一段的戰鬥以及互動,當然原作中他們後續的友好關係也wwwwww
 
  沒意外的話,下集明天就可以更新XDD明天是鳴人生日嗄啊wwww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5.01.16
*電腦稿完成:2016.10.0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