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柯南/架空]初遇。志保(赤→柯←降)

 
 
  [柯南/架空]初遇。志保(赤→柯←降)
  *赤降柯家庭設定系列文05
  *安室以本名「降谷零」來稱。
  *柯南六歲.小學一年級
 
 
  「……姊、姊姊、姊姊!!」
 
  身邊焦急的呼喊聲,以及空氣中飄散的異味,令柯南難受的睜開眼。
  視線所及之處僅有微弱的光線,四周充斥恐慌的聲音。
 
  吃力地起身,柯南四處張望了下,回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他記得,他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一個認識的人,與那個人一起進了銀行。
  聽那個人說她今天要提早下班,去帝丹小學一趟,為她的妹妹辦理入學手續,結果他們剛進銀行,就碰到銀行搶案。
  四人一組的搶匪帶了槍械與炸彈進來,要求行員將鐵門拉下,當然也不准行員報警,馬上就讓銀行變成孤島的狀態。
  然而,不知是怎麼回事,在民眾與行員們被控制住時,搶匪間發生了爭執。
 
  「是炸彈爆炸了嗎……」他猶豫著要不要使用手錶型手電筒,「還沒掌握狀況的時候,還是先不要做出醒目的行為好了……還好還沒被綁住。」
 
  邊檢查自己的狀況,柯南邊等待眼睛適應黑暗。
  感覺到側腹微濕,還有奇怪的硬質觸感,他皺起眉,感覺不到痛讓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受傷了。
  比起自己,他想要趕快知道整體的狀況,才能決定該如何行動。
 
  因此他換個姿勢,壓低身子移動。
  諸多的情報在他四處轉時進入耳朵,看來造成他失去意識的,確實是炸彈的衝擊波,有不少人受傷,連搶匪也負傷昏過去,現在正遭人捆綁。
  但是,因為爆炸的衝擊,拉下的鐵門全數變了形,導致他們出不去。
 
  「爆炸使得整棟建築的電也斷了,無法刷卡認證的關係,連上樓也沒辦法事嗎……不過外面的救援很快就會來了吧……安份的等著好了。對了,明美姊姊呢?」
 
  這才想起稍早還待在一起的人,事情在明美跟他介紹她的妹妹時發生的,姊妹倆的安危令他擔心。
  說起來,醒來時旁邊一直有人在喊姊姊……該不會?
 
  焦急地打開手錶型手電筒,他憑著記憶要回到剛才的地方--不料才跑沒幾步、突然被東西絆倒。
 
  「痛……這是什麼啊,皮箱?」想著這種地方怎麼會有這種東西,他好奇地把它打開,然後傻住。「還有一顆嗎!?」
 
  一邊慶幸它的耐震性不錯,柯南快手快腳把它闔上,小心將它移到沒有人的牆角。
  然後繼續尋找目標。
 
  「姊姊!」
  「啊、找到了!明美姊姊!」結果如他所料,他要找的人,一個倒地昏迷著,一個在焦急的呼喚她。「宮野志保!」
  「江戶川……柯南。」
  「明美姊姊受傷了嗎?」
  「呃、嗯,怎麼喊都……」志保正用她小小的手壓著明美的腹部,看來是那裏受傷了。
 
  避開志保繞到明美的另一側,柯南小心檢查起來。
  正面的外傷應該只有志保壓著的那一處,但是傷口並不大、出血量也不多,昏迷的原因八成是內傷。
 
  「妳呢?妳有受傷嗎?」
  「我還好,姊姊抱住我所以我只有一點點擦傷……你怎麼這麼冷靜?」
  「恐慌沒什麼用吧?」真是的,怎麼每個人都這樣問我。「明美姊姊的呼吸和脈搏雖然微弱,趕快送醫應該就不要緊了,妳繼續壓著那邊,我先找人幫她止血。」
  「是、是嗎……太好了……」
 
  看志保鬆了口氣,柯南笑了下。
  接著,他從口袋拿出手機。
  搶案一發生他就把電源切斷了,幸虧他是小孩子,搶匪沒有對他搜身,這可以省去很多麻煩。
 
  那兩個人,要是知道自己又被捲進案件裡,又會嚷著要把自己關起來了吧。
 
  按下電源鍵後,柯南邊等待邊環顧室內。
  原本混亂的場面也漸漸緩和,銀行的行員挺身起來統整著。
  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外面要多久的時間才能進來救人。
 
  不一會兒手機便重新啟動完畢,等它收到訊號,柯南立刻撥號。
  僅響了兩聲,對方就接起來了。
 
  「喂喂,零?是我,柯南。」
  /柯南君?抱歉,我現在很忙,晚點再打給你好嗎?\
 
  電話的背景人聲鼎沸,耳朵很利的柯南敏銳的捕捉到幾個關鍵字。
 
  「等等,零,你該不會是在發生搶案的銀行外頭吧?」
  /咦?呃、為什麼?\
  「我聽到搶匪、炸彈之類的詞了,其實,我人就在裡面。」
  /什麼!!?\
  「我沒事,我很好,聽我說,外面很需要裏頭的情報吧?」
  /呃,嗯……\
 
  慶幸降谷馬上冷靜下來,邊聽柯南描述,他邊指揮人。
  看來他是執勤中碰巧經過事故現場,才會加入作戰指揮中心。
 
  「大概要多久才能進來救大家?」
  /因為爆炸,鐵捲門和進出的門都變形了,用工具的話大概15到20分鐘吧。\
  「是嗎……」那就來不及了。
  /撐得過去嗎?\
  「勉勉強強吧,有醫療知識的人正在行動,拜託,快一點。」
  /柯南君?\
  「沒事,救援就拜託了。」
 
  不等降谷回應,柯南逕自切斷電話。
  只能他去處理了,否則大家都會死。
 
  剛才發現的皮箱,裡頭裝著一枚炸彈。
 
  「幫我保管這個,陪在明美姊姊身邊吧。」回到志保身邊,柯南把手機塞給她,「外面的人20分鐘內可以進來。」
  「真的嗎?」
  「可能會有什麼聯絡從那支手機進來,如果來電顯示是"零"或是"秀"都可以接,秀妳認識吧?他和明美姊姊是朋友。」
  「嗯……記得。等等、你要去哪裡?」
  「有點是要做,啊,大姊姊!」為了避免志保跟過來,柯南隨口喚住正巧經過他們身邊的銀行職員,「這個女生和她的姊姊都受傷了,可以幫幫她們嗎?」
  「啊,當然,等我一下、馬上叫人來。小妹妹先跟大姊姊來吧。」
  「咦、等一下……」
 
  正當志保遲疑要不要反抗時,柯南便隱身黑暗了。
 
 
  來到方才藏炸彈的地方,還沒被人發現令他鬆了口氣。
  確認志保沒有跟來後,他小心翼翼搬動對他來說很有重量的炸彈,避人耳目的移動到離人群最遠的辦公區,從桌子上摸走一把剪刀後,他躲到辦公桌底下。
 
  放下皮箱後,他先大大呼了一口氣。
  然後開始動手用沿路蒐集來的東西架一個簡易的燈架。
  最後取出皮箱裡的定時炸彈。
 
  "10:00"
 
  「不多不少,剛好剩下10分鐘嗎……真是感謝我那個異質的家庭,還有松田叔叔他們啊……」感嘆一聲後,他開始研究眼前這顆燙手山芋。
 
  炸彈本身並不複雜,至少不需要特殊的工具就可以拆解。
  但是從大小來看,足以讓整棟建築垮掉吧。
  當然,爆炸的話,銀行裡的人也必死無疑。
 
  「零和秀要是知道我在拆炸彈,是會嚇壞、還是對我感到驕傲呢?嗯哼,我這種時候在分心什麼啊,不拆了它就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忍不住輕笑自嘲。
  太好了,還很冷靜。
 
  「動手吧。」沒有時間猶豫了。
 
 
 
 
  「姊姊她還好嗎?」
  「勉勉強強,但是一定得趕快送醫了。」
  「外面的救援還要多久才能進來啊……」
 
  炸彈爆炸已經將近20分鐘才對,為什麼外頭沒有任何動靜?眾人都抱持這個疑問。
  他們的手機早在事件發生時就被犯人奪走,並且在炸彈爆炸時被一起炸毀了,所以目前沒人能跟外界取得聯絡。
 
  聽到大人們那麼說,志保突然想起,剛才被硬塞東西時聽到的訊息。
 
  「那個,外面的人好像再10分鐘就能把我們就出去的樣子。」
  「咦、真的嗎?!」
  「那情報是從哪裡……」
  「這個。」志保立刻遞出柯南的手機。「剛才一個小男生交給我的。」
  「咦!!?可以借我一下嗎?」
  「好。」
 
  正當男性行員要接過手機時,一道難聽刺耳的金屬摩擦聲傳遍整個空間。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邊摀著耳朵往聲源看。
 
  只見玻璃門外的鐵門正遭到兩支電鋸切割,挖了兩個洞。
 
  「外面的人來救我們了!」
  「太好了、有的人傷的不輕啊!」
 
  眾人齊聲歡呼著,被關在近乎全黑的空間裡,他們的精神力都快要耗盡。
  開始有人指揮,把傷勢較重的人搬到出口附近。
 
  「外面的人要進來了……姊姊、快要能去醫院了喔。」看身邊的大人們狂喜的忙碌起來,志保在明美的身邊坐下縮成一團,一樣高興著。
 
  突然,手中的手機震動起來,令她嚇得差點弄掉。
  來電顯示是"零",是剛才柯南說可以接聽的人。
 
  「……姊姊,妳等我一下喔。」用力握了下明美的手,志保起身移動到比較安靜的地方,按下接聽。「喂、這是江戶川柯南的手機。」
  /呃,妳是誰?\
  「宮野志保。」
  /宮野……明美小姐的妹妹嗎?\
  「對。」
  /妳怎麼會……柯南君呢?\
  「說有事,把手機交給我就消失了。」
  /那孩子該不會又……算了。\只有進去找她才能知道了。/裡面的狀況如何?\
  「受傷的人很多,不過看到工具在破壞鐵門大家都很高興,」他說的對,恐慌沒什麼用,更重要的是該如何度過難關。「傷勢比較危急的人都被移動到出口附近了。」
  /那真是幫了大忙。\
  「……請問,那個孩子,江戶川君他是何方神聖?他比現場的任何人都要鎮定……」
  /柯南君嗎…嘛,我來說的話只有笨蛋父母般的發言,所以我不做任何評價,尤其志保未來有可能跟柯南君成為朋友的話,志保自己看看吧。\
  「……嗯。」
  /再等一下,很快就把你們救出來。妳陪著妳姊姊吧。\
 
  聽著通話被切斷的嘟嘟聲,志保思考了下。
  握緊手機,她舉步往辦公室區域走去。
  剛才柯南故意甩開她,似乎是要去做什麼大事,而且是伴隨風險的,那麼就一定會在人少的辦公區。
  雖然年幼的她去可能沒有什麼用處,她覺得至少要去看看。
 
 
 
 
  「快點……再快一點啊……」
  「降谷君,冷靜點。」
  「怎麼可能冷靜地下來!」掛斷電話的降谷,突然就陷入恐慌,指揮交給了同行的部下,他則和趕來的赤井待在離入口近的地方,為了能在打出一個洞的時候馬上衝進去。
  「那孩子一定沒問題的不是?」
  「我知道,但是這種時候他居然丟下手機消失,以柯南君的個性來推測,肯定是出了大問題啊。」而且為了不引起恐慌,才沒有告訴任何人。
  「降谷先生,再3分鐘就能進去了。」風見跑了過來,手上拿了兩支手電筒。
  「謝謝你。」
  「赤井先生也請用。」看出降谷焦躁而主動接下指揮權的正是他,「這次的事件真要感謝那孩子迅速連絡上降谷先生,我們才能馬上著手救援。」
  「……」
  「真不愧是銀色子彈。他既是老師他們的孩子,也受到你們的影響,碰到危險不會躲、反而一頭栽進去。」
  「苦艾酒!?你們也……」
 
  出現在圍觀群眾裡的黑衣人士們引起一陣騷動。
  擠在前頭的是擁有性感身材的苦艾酒。
 
  「這裡離我們的店很近,聽說那個孩子被困在裏頭了?」
  「很快就能把他救出來的,工作人員多用了好幾組機具在加速拆除作業。」
 
  眾人抱持著憂心,靜靜的等待。
 
  好不容易,終於傳來打通的好消息。
  降谷和赤井立刻跟上救援小組,鑽進漆黑的銀行。
 
  透過打通的洞照入的光線,裡頭亮了許多。
  兩人在不妨礙救援的狀態,四處尋找柯南。
  正當他們打算扯開喉嚨呼喊時--
 
  「誰快來這邊、我的朋友快要死掉了!!」
 
 
 
 
  『新一!』
 
  誰?
 
  『小新!』
 
  在叫誰?
 
  『新一、快過來。』
  『小新,來媽媽這邊啊。』
 
  新一?
 
  『你看,哥哥他們來找你玩了喔。』
  『是零哥哥和秀哥哥喔。』
  『新一君。』
  『小新!』
 
  這個是……
 
 
 
 
  「唔……」
  「柯南君!!」
 
  發現病床上的孩子睜開眼來,降谷欣喜的大叫。
  柯南先因日光燈的刺眼而瞇了一次眼,才完全睜開眼睛。
 
  「零?」
  「你終於醒了,太好了……」
  「?」
  「這裡是醫院,還記得發生什麼事嗎?」
  「……啊。」
 
  稍微動動腦便想起來了,他點點頭。
 
  「銀行搶案、炸彈爆炸、大家被困在銀行裏頭,很多人受傷……」
  「然後你也受傷、你還獨自拆解剩下的炸彈。」
  「好像是。」
 
  吐了吐舌頭,柯南故意撇頭不看降谷,這才發現病床另一側站著赤井。
 
  「你怎麼會拆炸彈?」赤井好奇的問。
  「之前松田叔叔他們教過我一點點,然後我就自己去拿零的書來看,不知不覺就學起來了。」
  「……柯南君我說過好幾次不可以隨便進去我或是前輩的書房吧?」松田……你教一個6歲小孩拆什麼炸彈啊?
  「咧。」
  「跟我裝可愛也沒有用!」好氣又好笑的捏了下他的臉,降谷張開雙臂,整個人抱過去,小心避開柯南的傷口把他摟進懷裡。「真是的,你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嗎?」
  「對不起……」
 
  赤井也從位子起來,坐到床緣,拍了拍柯南的頭。
 
  「找到你的時候,你手上還握著剪刀,倒在血泊中,腹部插著鐵片……怎麼喊你都沒有反應,把人嚇死了,特別是明美的妹妹,是她最先找到你的。」
  「是嗎,我沒有印象。」
  「她說找到你的時候你的手還在動作,完全不理她。」
  「可能是我在專心弄炸彈吧,本來就因為流很多血。意識差點撐不住……還好沒有出錯。」不然肯定變成肉泥。
  「你不害怕嗎?」
  「怕是怕,但是總不能放著不管吧?我有自信,也有能力,所以就放手去做了。」拆解炸彈時,根本沒時間恐懼,只能專心去回想看過的設計圖和相關知識,從裡頭去推敲拆解的步驟。「那是顆定時炸彈,時間幾乎等不及你們進來拆。」
 
  所以他才獨自承擔。
 
  「……真是的,怎麼會有你這麼驚人的孩子。」
  「像你們啊。」柯南笑了笑。「零和秀也是行動派的吧?比起什麼都沒做而後悔……」
  「「不如努力一回再來反省。」」
 
  降谷鬆開柯南後,三人相互看了下彼此。
  然後同時笑開。
 
  「真是敗給你的勇敢了,投降。」降谷無奈地嘆氣。「謝謝你啊,救了大家。」
  「接下來就好好休息吧。」
  「嗯。」
 
 
-END
 
=雜談=
  嗯,這回本來該是小哀跟柯南中心的回合,唉。
  不管看幾次都覺得1200萬人質事件時的柯南真的太帥了,所以才特地寫他拆炸彈的篇wwwww之後安室大概會去找松田算帳吧(咦
 
  目前這個設定,完成的就寫到這邊而已,七歲有一篇還在寫不過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完成(喂
  我還沒解釋為什麼是他們兩個扶養柯南,還有一些背景設定,但願我可以順利寫下去。
  沒意外的話,這個系列應該會至少有8篇吧,想寫三個人共同作戰的畫面wwww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6.06.15
*電腦稿完成:2016.10.0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