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5674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稻妻/架空]Secret<二十一>(鬼円)

 
 
  [稻妻/架空]Secret<二十一>(鬼円)
  *円堂守性轉設定,現在女扮男裝中所以外表性別為男生
 
 
  準準決賽雷門中學對千羽山中學的下半場,比賽陷入膠著,雷門將神童換下並且將隊長更改為円堂一事,在比賽一開始引起騷動。
  然而,雷門的表現並未有大問題,反而發動比上半場要激烈的猛攻,連円堂都兩度從球門衝出來,似乎不把千羽山的前鋒當一回事。
  但是,面對雷門強烈的攻勢,千羽山的"無限之壁"仍舊屹立不搖,雷門放出的所有必殺技都被擋下來。
  就在比賽只剩5分鐘時,円堂第三度跑出球門,與豪炎寺一起使出"閃電一號射門",但是這一擊也沒能成功突破,被"無限之壁"給直接彈出去。
 
  龐大的壓力,頓時壓到雷門足球隊心頭上。
 
  「嘖,還是不行嗎。」円堂瞪著從容接下攻擊的綾野,"閃電一號射門"是他們的壓箱寶,在這次大賽中從未使用過,沒想到也打不穿。「不過我不會就這麼認輸的……咦?」
 
  就在円堂要奔回球門時,才發現隊友們一個個停在原地,低著頭,似乎是失去了戰意。
 
  「大家是怎麼了?」
  「贏不了啊……我們。」先出聲的是天馬,低迷的士氣因為他的話而更加沉重。
  「嗄?」
  「打不破"無限之壁"的我們,沒有勝算的,連"閃電一號射門"都失敗了……」天馬身旁的狩屋點頭附和,結果兩人冷不防被站在他們身後的不動敲了一拳。「痛!」
  「你們在說些什麼啊!」円堂對於不動的暴行沒有意見,環顧隊友一圈,發現包括才剛入隊的鬼道都表情凝重。「該不會是想放棄了吧!?比賽還沒有結束耶!」
  「但是沒有時間了啊!我們也把所有的必殺技都用盡了!我們已經……」
  「說什麼洩氣話!」毫不猶豫打斷天馬的話,円堂堅定的看著夥伴,「必殺技的話、我們還有啊!」
 
  一語猶如當頭棒喝般敲在每個人頭上,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到円堂身上。
 
  「雷門最棒的必殺技不是"閃電一號射門",或是"烈焰龍捲風雙驅"之類的招式、而是永不放棄的精神啊!從我還沒加入雷門、很久以前就一直都是雷門的靈魂!本次大賽也是,帝國中學、野生中學、御影專農、秋葉名戶、戰國伊賀島,不管是哪場比賽,我們都曾經碰上難題,然後克服了!那是因為我們都懷抱永不放棄的決心啊!!」
  「円堂……」凝視円堂激動的身影,鬼道感覺心裡一陣騷動,原本因為無法攻門而心灰意冷的內心,湧現力量。
  「只要我們永不放棄,必定能開創一條路,任何必殺技也都是從這裡來的啊!」円堂大力的拍拍自己的胸脯,「更加相信自己、然後踢出我們的足球吧!!」
  「「喔喔!!」」重振士氣的眾人,發出響亮的吼聲回應円堂。
  「還有五分鐘、全力上吧!」像是被円堂給感染,鬼道的聲音不自覺的拔高,同樣收到精神奕奕地回應。
 
  /比賽剩下五分鐘,由雷門的角球開始這一輪的攻防,連守門員円堂都直接上前了,到底雷門有沒有辦法打破"無限之壁"、搶下分數呢?\
 
  由於雷門將人數全部壓到千羽山前場,戰況比起稍早更是前所未有的激烈,對綾野而言,可以說是射門的暴風雨。
  在眾人搶在球門前時,不動突然一記後傳,只見鬼道在落點等著。
 
  「鬼道前輩、豪炎寺,就是現在!!」
 
  円堂高聲喊道,與豪炎寺一齊衝向鬼道,鬼道將凝聚自己力量的球高高踢到上空,帶有紫光的球,頓時或下雷電與火焰,三人同時起跳,合力將這一球以超強的力道射向球門。
 
  「「「"閃電爆破"!!」」」
  「"無限之壁"!」
 
  強力的"閃電爆破"撞上"無限之壁"後不減威力的持續高速旋轉,最後終於在上頭鑽出一個洞,衝破綾野的防守撞進球門。
  頓時,觀眾席上一片寂靜,連播報的角馬王將都愣了一會兒。
 
  /什、什麼--!!"無限之壁"、刷新本大賽無失分紀錄的守門技終於、終於被雷門中學的新必殺技給擊破啦!!而且現在比賽只剩兩分鐘、雷門的意志力真是驚人!!\
 
  「鬼道前輩!!」開心的撲向鬼道,円堂興奮的又跳又叫,其他人都聚集過來,鬼道的臉上也掛著淺淺的笑容。
  「你們三個是什麼時候練了這招的啊!」
  「太賊了喔!」
  「早點使出來不就好了!」
  「不,我們並沒有練過。」
 
  看到円堂和鬼道抱在一起,豪炎寺本來有些惱怒,然而礙於他被染岡攬著肩頭而無法去分開他們,幸虧有進球的喜悅使他沒有暴怒。
  面對隊友們的控訴,他無辜的回道。
 
  「這招是円堂在剛剛中場休息要結束時,只用三十秒就跟我們口頭解釋完的東西。」
  「三十秒!?」
  「他講的很抽象,但是不知怎麼的,腦中卻很有畫面,我也沒想到能一氣呵成。」溫柔地注視円堂的背影,豪炎寺發出輕笑。
  「因為這就是小守的力量吧。」不動站到豪炎寺身旁,語氣中聽得出自豪。「喂喂,別那麼興奮,我們還沒贏呢!」
  「知道啦!」円堂鬆開抱住鬼道的手,開心的笑了。「各位、趁著這個氣勢、再拿一分吧!」
  「喔喔!!」
 
 
 
 
  「今天的大家真是棒呆了!」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円堂手上捧著果汁。
  「沒想到第二分那麼輕易就進了,看來千羽山的傢伙們意外的精神力很弱?」
  「就是說啊,害我都沒機會用我的新必殺技,就被染岡前輩搶先拿下第二分結束比賽了。」影山嘟著嘴抱怨他上場根本沒有作用,惹得眾人大笑。
  「隊長接下來還會留在隊上吧?雖然不能上場……」円堂轉向神童,他剛換好新的繃帶。
  「不,我接下來要去德國集中治療,還有,我已經不是隊長了喔,円堂。」
  「「咦!?德國!?」」
  「因為我的亂來,傷勢比想像中來的嚴重而且麻煩,所以,醫生建議我去德國一舉治好他。」神童苦笑著解釋,他本來是打算慶祝會尾聲再宣布,沒想到円堂會先問。「剛好我也因為鋼琴的事要去德國進修,可能不會待到大賽結束……」
  「怎麼這樣……」
  「會回來吧?」円堂再拋出另一個問題,令神童愣了下。
  「當然想……我想治療、復健不會花上一年,但是進修就不確定了……但是我會盡快回到日本來,再和你們一起踢球。」
  「那我就放心了、回來再一起踢球吧!」
 
  見円堂只是單純地想著能再一起踢球就開心的笑了,讓人心情也舒暢許多。
  是啊,又不是沒辦法再見到面,只是暫時分開罷了。
 
  「円堂……嗯,雷門就拜託你了。」想也沒想,神童突然抱住円堂,就這樣把臉埋在他的肩窩哭了起來。
  「隊……神童前輩……」只在被抱住時嚇了一跳,円堂眼角帶著淚光溫柔的拍著他的背。「嗯,包在我身上。」
  「說到隊長職務,円堂你果然是天生做隊長的料啊。」濱野坐在另一張椅子上,誇讚道。
  「嗯?怎麼突然?」
  「就在發動閃電爆破之前的那個喊話啊,我們在休息區也有接收到你的意志呢。」速水接道,他們本來都覺得沒有希望了,但是在円堂喊過後,力量又湧現出來。
  「喔,那個啊,」靦腆的微笑,円堂抓了抓臉。「其實,我根本沒有在意識那個,只是把心底所想的喊出來而已……」
  「哈哈,所以才說你是天生當隊長的料啊!」風丸如是說,其他人紛紛點頭贊成。
  「唔,別說了啦,讓人很不好意思耶。」礙於他還被神童抱著,沒辦法阻止眾人半調侃式的誇獎他。
 
  等到夥伴們不說了,神童也放手,讓円堂不禁懷疑神童是故意的。
 
  「下一場就是準決賽了呢,不知道對手會是誰。」
  「鬼道前輩說很有可能是木戶川清修唷,」円堂在回學校的途中用簡訊問了鬼道。「聽說他們今年有很厲害的三人必殺技,三前鋒也都還在……去年是不是和雷門有交過手?」
  「是啊,那應該是在說武方三兄弟。」霧野一提,不知為何豪炎寺和不動都露出嫌惡的表情。
  「不會吧,那三個吵死人的傢伙還在?」不動一臉饒了我吧。
  「沒辦法,同屆啊。」豪炎寺無奈地嘆氣。
  「武方三兄弟……他們怎麼了嗎?」啊咧?好像有一點點印象……
  「也沒怎樣,就是吵了點,然後和他們有點小問題。」神童想起去年的交手,同樣是準決賽,不禁苦笑。
  「豪炎寺和不動?」
 
  正當円堂想追問時,他的手機突然響了,來電顯示是宿舍的管理室打來的,讓他示意夥伴們安靜,接起。
 
  「喂?我是円堂。」
  /喔、円堂君,今天恭喜啦!我是男宿管理室的白石老師。\
  「啊,謝謝……請問有什麼事嗎?該不會是我們太吵被投訴了?」白石老師?怪了……舍監的老師是這個名字嗎?
  /不不不,沒有這回事,只是老師有事找你,方便現在過來管理室一趟嗎?\
  「喔、好的,當然沒問題。」円堂一回應完,對方就掛斷了。
  「小守,誰?」
  「舍監老師,不知道為什麼叫我過去。」円堂抓了運動外套往身上套,雖然是夏天,外頭的風還是有可能使人受寒。「我等會兒回來,大家先繼續吧。」
 
  丟下一隊的人,円堂急急忙忙的踩著拖鞋出門。
 
  「說到舍監老師,上禮拜開始換成了教理化的白石老師了對吧?」
  「咦?為什麼?」因為平常不太需要接觸舍監,豪炎寺沒有注意到。
  「因為原本擔任舍監的柿本老師出車禍弄傷了腳,不方便處理宿舍的事情。當時好像還交接的很倉促。」原舍監的柿本是一年級的生物老師。「豪炎寺前輩不知道嗎?」
  「我也不知道。」豪炎寺點頭的同時,不動也開口。
  「對喔,因為你們不在吧,剛好是円堂受傷的那時候發生的。」染岡解答。「宣布的時機正好是戰國伊賀島戰的隔天,你們都回家去了。」
  「原來如此。」
  「反正又不重要,只要不闖禍,學期間幾乎都不需要跟他們打交道。」霧野現實的說道。
 
 
 
  「打擾了、我是円堂!」推開管理室的門,円堂朗聲招呼。
  「喔,來了來了。」白石從沙發起身走來,円堂是第一次見到他。「應該是算初次見面吧?我是接替上周出車禍的柿本老師的白石,負責二年級的理科。」
  「是、您好。」謎題解開了,難怪他會不知道,之前結束在家的休養後,他是直接把文件交給班導,然後投身於練習。理化的課程要到二年級才有。
  「円堂君,你是一個人住雙人房的對吧?」
  「呃,是的。」
  「那就感謝我吧!我幫你找了一名室友喔。」
  「……咦?」室友!?
  「雖然你們應該很熟了,我還是介紹一下吧。」
 
  白石向身後招手,円堂才發現室內還有別人,走過來的人讓他又吃了一驚。
 
  「這位是今天剛從帝國轉過來的鬼道有人君,雖然年級不同,但是同是足球隊,我想你們會處得很快樂。」
  「唷,円堂。」鬼道一身便服,手上拖了個行李箱。
  「鬼道前輩!?」忍不住驚呼,下一秒円堂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摀住嘴巴,「為什麼……」
  「我轉學過來,住進宿舍是正常的吧?」單手插著腰,鬼道好笑的看円堂反應。
  「柿本老師沒有跟白石老師說嗎……」
 
  當時知曉他的真實身分的校內職員,除了理事會和久遠之外,就是舍監的柿本。
  畢竟円堂住的房間還有空一個床位,為了預防負責新進學生床位分配的舍監把男生放進円堂的房間,他們事先談好了。
  所以現在的狀況令円堂有些不知所措,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
 
  「嗯?說什麼?」
  「……」怎麼辦……要跟白石老師說嗎?可是鬼道前輩絕對會起疑……唔啊啊我沒有自信能編個好理由瞞過鬼道前輩啊!
  「円堂,我住進去會讓你感到困擾嗎?」看出円堂動搖的很厲害,鬼道如此猜測。他本人是很高興能和円堂一間房,覺得會很有趣,剛才白石給他看有空床位的房間名單時,是他自己提出想跟円堂一間的。
  「呃、不、沒有……」口直心快的回答後,円堂真想給自己一巴掌。但是看到鬼道有些失望的表情讓他怎麼樣也無法改口--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沒事……只是有點嚇到,你都沒說要來宿舍住啊。」
  「我想要早點習慣雷門的步調,」見円堂恢復正常,鬼道轉而面向白石。「那麼老師,我的東西,明天送達時麻煩您包容一下了,我練習完就會搬走。」
  「沒問題沒問題,」白石從他的桌上撈了一個紙袋,「這裡面放了你的忙間鑰匙、還有一些有的沒的資料,宿舍公約和環境的認識就麻煩円堂君了。」
  「是。」
  「我知道了。」小心一點……應該就不會被發現了吧……「請問鬼道前輩現在的行李就只有這個嗎?」
  「還有那裡的。」鬼道指著沙發上放的寢具和箱子。「等等再來一趟--」
  「那樣太麻煩了啦,我搬就好。」
 
  円堂不給鬼道拒絕的時間,逕自走過去。
  他先揹起放有棉被枕頭的大袋子,再把其他的東西放到床墊上,然後一把抱起。
  見円堂如此有行動力,鬼道也就不阻止他了,反而覺得好玩,打從心底覺得這個愛照顧人的傢伙真的是天生的隊長。
 
  「那我們先告辭了,白石老師。」抱著東西的円堂無法開門,所以白石好心幫他們開。
  「告辭了。」
  「嗯,比賽加油喔,老師很看好你們!」
  「「謝謝。」」
 
  告別管理室,円堂和鬼道並肩走在宿舍走廊上,円堂沿路簡單說明公共設備的位置,還有一些基本的規定。
  他已經沒了剛剛的慌張。
 
  「你的房間為什麼會是兩人房?」鬼道在看到A111,円堂的房門門牌時,突然想起他剛剛想問的。「其他房間都是四人房吧?」
  「聽說是因為風水的關係,我那間房間被設計的比較短,不過也沒短到哪裡去就是。」沿路和碰到的同學打招呼,円堂回想著之前從兄長們口中聽來的。「因為有一個小陽台的關係,房間的長度不夠再擺兩張正常規格的床,設計的人索性就把他弄成兩人房,不過兩個人住的話,空間就大很多。目前一直都是我一個人,導致那邊變成大家在宿舍裡集合的地方。」
  「喔--」
  「它就在浴室旁邊,各方面來說都很方便。」在自己的房門前停下,円堂請有手的鬼道打開門。「你等我一下,我說好前先不要進來。」
 
  円堂把腳上的鞋子踢掉走進去,鬼道困惑的歪頭,敞開的門扉裏頭有很多人。
  說起來円堂比賽結束時有跟他說,他們今天晚上會在房間開小型的慶功宴。
 
  「我回來了--」
  「好慢喔,你去做了什麼啊?」
  「有點事。」把鬼道的東西放到空著的那張桌子上,円堂走到兩個兄長身後。
  「円堂君,那些東西是?」
  「……」笑而不答,円堂把視線放到還開著的門上。「你可以進來了!」
  「打擾了--咳、應該是我回來了?」鬼道打趣道。
  「鬼道?」
  「鬼道前輩從今天起,要當我的室友喔。」
  「什、--」
 
  當豪炎寺和不動不約而同要起身大叫時,被円堂一手一個及時摀住嘴巴,使勁壓制他們,並用力拖向門口。
 
  「我們先失陪一下,鬼道前輩、請你使用右邊的位子!」
 
  丟下話,円堂逼迫兩人穿好鞋子,拖著他們消失在門後。
 
  「……怎麼回事?」鬼道冒著冷汗,他是不是選了一個很不妙的地方住了啊?剛才他們的殺氣刺人的可怕。
  「不知道。」
 
 
-TBC
 
=雜談=
  哇嗚連假就是用來趕稿和睡覺wwwwww鬼道恭喜你跟隊長同居wwww只不過會有生命危險就是了(欸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3.02.08
*電腦稿完成:2016.09.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