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8809

    累積人氣

  • 3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家教]噬魂戰<十四>(ALL綱)

 
 
  [家教]噬魂戰<十四>(ALL綱)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擦擦眼角的淚水,綱吉笑開。「我活下去就是了,謝謝你們。」
 
  他走到七人之間,伸手,露出小指。
 
  「我跟你們約定。」
  「綱……」
 
  對於綱吉有些孩子氣的舉動,所有人都笑了,並跟著伸出小指頭,由於人數眾多,他們只將指尖集中在一點。
 
  「打勾勾,勾勾手,說謊的人要吞下千根針!」笑得開心的他覺得心情也開始放晴,心中的黑暗已經被驅趕。「我在這裡發誓,不會再有尋死的念頭,會勇敢的活下去。」
  「這才對,綱吉。」等大夥兒的手分開,骸很直接的大手一撈,一手摟住綱吉的腰、另一手順了順他的頭髮,褐色的刺蝟頭已經有些不成型,四個月來沒有修剪的關係已經長長很多。
  「呃、骸?」為什麼要抱住我?
  「放開你的髒手、六道骸!」雲雀立刻拿出拐子。
  「骸大人請不要獨佔首領!」
 
  獨佔??哇啊啊克羅姆妳拿三叉戟出來做什麼啊!?
 
  「就是說啊骸,綱明明是大家的首領,你一個人霸佔太不夠意思囉。」山本也拔出時雨金時在肩上敲。
  「クフフ,自己動作太慢就別埋怨了。」
 
  等、等一下,現在是什麼狀況啊!?
 
  「該死的,六道骸、放開十代首領!」獄寺一面說一面拿出不知從哪裡生出來的炸藥。
  「就是說啊,骸君,小綱看起來一點也不喜歡你的擁抱喔,」白蘭輕笑,「看起來一點也不舒服。」
  「クフフ,舒不舒服是由我可愛的小綱吉來判斷,不是你、白蘭。你也差不多該滾回你的家族去了。」在這裡很礙眼。
  「唉呀,我可是小綱重要的客人呢,我還有好多事要跟小綱說,輪不到你決定我的去留。」
  「那就請您移駕會客室等候吧、白蘭大人!」
  「喂喂喂、你們別只顧著吵架,放開小鬼!」史庫瓦羅跟著加入戰局,因為看不到綱吉的臉,他掌握不到綱吉的狀況,覺得擔心。
 
  爭執越演越烈,七個人不斷用殺氣交鋒,在他們吵的內容中,也說出他們拜託優尼稍微影響時空、讓交換變成15分鐘的事情。
 
  在殺氣的中心,骸懷裡的綱吉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好不容易和好了,他們為什麼要吵架吵成這樣,而且骸摟著他的力道越來越大、讓他開始不太舒服。
 
  -等等、我記得那裏是……
 
  「等、等一下、骸……」在爭吵聲中,綱吉如貓叫的聲音無疑遭到埋沒。
  「哼、如果沒有這噩夢般的三年半,我早就得到綱吉了。」
  「骸……喂……」什麼得到不得到啦,快點理我啊嗚嗚。
  「愚蠢,事情已經發生、你早就失去資格了,守護者都是!」毫不客氣的戳穿眾人的傷疤,白蘭冷眼。
  「你這米爾菲歐雷的首領也別在這裡瞎攪和!」獄寺馬上兇回去。
  「就是啊,白蘭,彭哥列的家務事不用你管。」山本附和道。
  「鳳梨、放開兔子。」雲雀才懶得搭理白蘭,他只想趕快把綱吉拉離骸的身邊。
  「誰理你。」沒有察覺綱吉拚命用小手扯他的領帶、又用極弱的聲音叫他的行為,他改用雙手環著綱吉,右掌環過過細的腰,不經意的往綱吉的左腹一按--
  「呀啊啊啊啊--」
 
  綱吉霎時慘叫,讓所有人都嚇住。
  最錯愕的莫過於抱著他的骸,他趕緊低頭查看。
 
  只見綱吉是緊緊揪著骸的襯衫,偎在他的懷裡,拚命喘息著,連耳根都紅透了。
 
  「綱吉?」這個反應是--「原來腰際是你的敏感帶啊、我都不知道呢。」
  「才、不是……」努力調整呼吸,他覺得腳快要使不上力。
  「咦--我也要摸!」白蘭的聲音沒了剛才的殺氣,反而有點像發現新大陸似。
  「不可以、不要碰我!」可、可惡、手沒力氣推開骸啦!「那不是什麼敏感帶啦快--咿咿!?」
  「可是你整個人都縮起來又喘個不停,臉也紅透了,」故意又用手戳了一下,綱吉又抖了一下。「喔呀喔呀,這樣的綱吉感覺好情色喔。」
 
  在旁邊看著骸欺負綱吉的眾人並不是沒有同情心,也不是沒有吃醋。
  而是對綱吉的反應感到……不好意思。
  因為綱吉真的是滿臉通紅又淚眼汪汪,外加一直咿咿嗚嗚的發出喘息聲。
 
  純情的獄寺已經倒地,除了雲雀、白蘭和八神,其他人都別過臉去,骸倒是玩得不亦樂乎。
 
  「都說不可以了……給我……」忍無可忍得綱吉大大得吸了一口氣,不顧骸不規矩的手,曲起膝蓋瞄準骸的跨下,使出他最強的踢擊。
  「--!?」
  「適可而止!!!!!」待骸吃痛的鬆手,他再賞他一記上勾拳,瞬間KO骸。
 
  跨下中獎使骸痛得直接跪趴在地上,顯然綱吉沒有死氣加工的粉拳沒有什麼殺傷力。
  奇怪的是,發動攻擊的綱吉也蹲在地上縮成一團。
 
  「笨蛋、白癡、你壓的地方是我的傷口啦、很痛耶!!!」帶著哭音控訴,剛才的大動作害他扯到傷口了。「臉紅也是因為我還在發燒啦混帳,咳咳咳、你是變態啊!?把我戳痛好玩嗎!?唔唔、好痛……」
  「噗、小綱你還好嗎?」八神笑得合不攏嘴,不過謎底揭曉讓她有點尷尬。
  「傷口痛能算好嗎?」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傷勢有多嚴重。「真是的,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啦……」
  「你不知道嗎……啊!」對呀、這孩子才16歲啊。
  「不知道什麼?」那什麼邪惡的笑容……
  「你想知道為什麼的話,回去你聽留言就知道了。」難怪我會想在留言跟他說那些事。
  「留言?」
  「嗯,因為大家都還有很多話想講,可是不能勉強優尼一直幫我們延長交換的時間,我們就讓這個時代的小綱送了影像留言過去。總之你回去就知道了。」
  「喔。」有留言啊、真期待!
  「綱吉。」雲雀輕聲溫柔的一喚,在綱吉回頭時伸出手,其他人都聚集到他身邊。
 
  綱吉立刻意識到,該是道別的時候了。
 
  大概再也不會見面了吧,他們不約而同地想。
  所有該做的事都做好了,沒有理由再交換。
 
  他們該專注在自己的時代了。
 
  漾開笑容,綱吉正要伸出手握上--
  但是在碰到之前,他突然被一股力量壓到地上、腦袋在著地前被一隻大掌給扶住。
 
  回過神來,只見骸的俊臉出現在距離他不到20公分的地方。
 
  「クフフフフフフフフフ,小綱吉真過分呢,怎麼可以攻擊我的重要部位呢?」骸的笑容明顯扭曲了。
  「咿!?」我、我要被殺了嘛!?「對、對不起、可、可是……」
 
  唔哇、身體動不了了!!有什麼東西纏著我的腳嗄啊啊啊!!!
 
  「公開處刑喔,小兔子。」另一手固定他的下巴,骸低頭。
  「咦、咦!?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
 
  不自覺的臉紅,因為骸和他越來越近,骸的眼底映著他讀不懂的情緒。
  身體完全僵硬了,他完全想不出來骸想做什麼。
 
  怎麼辦、他說處刑耶!救命嗄嗄。
 
  眼看兩人的距離越來越短,綱吉已經絕望的閉上眼。
 
  "咚!"結果,突然出現東西落地的聲音,伴隨了粉色的煙幕環繞住兩人。
  "啾!"然後是嘴唇碰到肌膚的聲音。
 
  「……呀啊啊啊啊啊!!?」劃破寂靜的是26歲的綱吉的尖叫聲,他一巴掌把趴在他身上的骸打到旁邊去。「你在做什麼啊啊啊!!!」
  「你們看,我就說吧,一秒不差的交換了。」八神早就笑彎了腰,收起她用來阻擋救人行動的武器。
  「呃、嗯……」被狀況的突變嚇到的山本,愣愣地回道。
  「哈……呼……哈……呼……誰來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按住被親到的脖子,滿臉通紅的綱吉站了起來,把身上的灰塵拍掉。
 
  他搞清楚的只有他被骸壓著還被親到脖子的可怕事實。
 
  「珂珂,別笑了,快說。」
  「哈哈哈哈、好好好,我說我說。」十年前十年後對骸都很不客氣呢。「簡而言之就是骸要強吻十年前的你。」
  「……說詳細點。」巨大的青筋浮起,綱吉走去直接坐到還趴在地上的骸的身上。
 
  出現了,久違的綱吉的女王風範。
 
  站在旁邊的其他人都不禁冷汗直冒,因為他們都曾經見過綱吉的這一面。
  只要他進入這個模式,就代表他非常非常生氣,這種時候千萬不能惹他,平時好脾氣的他這時是無敵冷血的。
 
  -宛如女王般,這是他們給的評語。
 
  「這個嘛,給你看畫面應該比較簡單。」
 
 
  說完八神立刻發動幻術,完整的呈現剛剛的狀況,被綱吉當坐墊的骸難得有大難臨頭的感覺。
 
  「……親愛的骸,我問你喔,」看到小小的自己被壓在地上無法動彈,綱吉的聲音降到冰點。「你用來固定16歲的我的腳的東西是什麼啊?」
  「……」死楓珂,我跟妳有仇嗎?
  「六、道、骸、君?」
  「藤蔓。」我會找妳算帳的,小妹妹。
  「喔--是你愛用的,會開出花的藤蔓啊。」笑得可怕,綱吉握緊拳深呼吸,「你去死吧、變態!!」
 
  其他人等會兒再一併料理、竟然在旁邊見死不救給我看好戲!?
 
 
-十年前.原時代-
  「綱吉,你要在那邊躲到什麼時候啊?」
 
  交換的15分鐘結束後,16歲的綱吉有精神的回來了,狀況十分不錯,只是臉--紅的不太對勁。
  他們知道他還在發燒,但是他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令他們覺得奇怪。
  --尤其在還靠近他的時候,他更是尖叫然後連滾帶爬的躲到窗簾後,死命哇哇叫不讓同伴們接近。
  即使那之後過了15分鐘,他還是全身警戒著。
 
  「不用你管你不准過來!!」抓緊窗簾只露出半邊臉、綱吉像隻受到心理創傷的貓一樣直瞪著骸。「不要靠近我!」
  「可、可是十代首領,您還在生病,得好好休息……」獄寺不死心的想要接近,結果綱吉把自己裹的更緊,拒絕的反應令獄寺大受打擊。
  「就是說啊,綱,我們不會對你怎樣的,來嘛。」
  「不要!!」高分貝的吼道。
  「首領,您在怕我們嗎?」克羅姆困惑的問道,「未來的我們做了什麼嗎?」
  「……不要問。」想起稍早的狀況,綱吉又陷入混亂,用力搖頭。「你們走開啦、全部離開房間!我已經不會去死了!」
  「可是你這樣讓我們很擔心……」天啊,他是在未來又受到什麼刺激了?緊張成這樣!
  「就說了我不要緊--」
 
  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似,綱吉頂著一張紅透的臉躲著。
  拿他沒有辦法,他們互看了下。
  他們現在人在綱吉的房間裡,留言已經準備好要用筆記型電腦播放,但是綱吉不出來他們沒辦法進行下去。
  和他僵持的他們是怕留他一個人會有事,外加他們也好奇來自未來的口信的內容,所以才不願意離開房間。
 
  「不要無理取鬧了,草食動物。」耐性終於被磨光的雲雀,大步走向綱吉,拐子一揮,就把綱吉的屏障給弄壞。
  「咿咿咿!!不要啦、放開我、放開我!」不死心的巴著柱子。
  「再吵就咬殺你。」眉頭皺起,他用一隻手環住纖細的他,另一手用拐子架到他的頸部,綱吉這才嚇的噤聲,全身僵直。
  「嗚嗚。」忍不住掉下眼淚,看起來是受盡委屈。
 
  我怎麼這麼不幸……不管到哪個時空都被欺負啊嗚嗚。
 
  「該死,雲雀,你嚇到十代首領了!」對只敢小聲啜泣的綱吉感到心疼,獄寺凶狠的說道。
  「是啊,雲雀,把拐子收起來吧。」綱吉本來就有點膽小,像小動物一般,這樣弄會魂飛魄散吧?
  「哼。」雖然不太想搭理他們,雲雀還是收起拐子,把綱吉抓到床邊讓他坐下,「不准亂跑,看留言。」
  「嗚嗯……」咬緊下唇點點頭,他縮成一團。看來是雲雀的威嚇起了作用,只是他的眼淚還是掉個不停。
  「我不會過去的,你放心。」看綱吉警戒的看向自己,還無奈的說道。好奇未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來,澤田,先喝這個墊個肚子吧。待會兒就可以吃完餐了。」剛才不見了的了平,原來是帶藍波一起去要食物了,畢竟綱吉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吃飯。
  「謝、嗚、謝謝。」接過牛奶,綱吉感到一股暖意,這才稍稍放鬆下來。
 
  見狀,獄寺按下電腦的播放鍵。
 
 
-TBC
 
=雜談=
  骸大人對不起XDDD(沒誠意
  因為給你吃豆腐就得付出代價啊使用者付費等架交換咩(欸
  原案本來要讓綱吉去踩骸大人的臉的不過最後那實在太過頭了作罷XDD(笑屁
  大家之所以見死不救,是因為楓珂表示交換的時間就快到了,如此一來不用他們出馬骸大人也會被最恐怖的綱吉給料理wwwwww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0.11.24
*電腦稿完成:2016.10.0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