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5674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家教]噬魂戰<十三>(ALL綱)

 
 
  [家教]噬魂戰<十三>(ALL綱)
 
 
  「大致上就是這樣。」抓著手上的白色帽子,優尼嘆了一口氣。「我在澤田先生的火炎看到的"記憶",就是這些……」
  「怎麼會……」情況比他們料想的要糟糕太多了。
  「因為他太愛你們了,才會這麼的……」艾莉雅抱著優尼,對於女兒闡述的事實感到非常難過。
  「那……綱現在呢?」優尼解讀火炎時,他們全部離開房間,只留下里包恩與應付緊急狀況的護士。
  「打了鎮定劑之後,好不容易才讓他睡著。」
 
  因為綱吉一直想要尋死,他們不得不奪去他的自由,以防恢復力氣的他做傻事。
 
  「首領他在未來居然吃了這麼多的苦……」克羅姆還在咀嚼優尼透過火炎找到的訊息,綱吉的記憶幾乎沒有快樂,光是想想就會感覺到深刻的悲痛。
  「如果再晚一點換過來的話,綱真的會被殺嗎?」山本望向骸和雲雀,即使那是未來的他們做的,還是忍不住詢問現在的他們。
  「……或許吧,畢竟都拿著武器全力衝向綱吉。如果未來的我和麻雀依舊沒有聽到他的聲音的話。」骸緊緊握著拳頭,恨不得殺去未來算帳。
  「……有辦法再去一次那個未來嗎?」想確認,綱吉的犧牲與努力是不是真的都是徒勞?
  「礙於平行世界的存在,很困難吧。」獄寺回答道。「可惡……難道我們真的沒辦法為"我們的"十代首領做什麼嗎?他這麼痛苦……」
 
  隨便想想都知道,綱吉絕對不會放棄自殺。
  但是他們不可能讓他如願,如此一來,綱吉肯定會壞掉……
 
  他們真的無法為他們年輕的首領趕走那些苦痛嗎?
 
  「方法,也不是沒有的喔。」望了望與他們的首領同樣絕望的守護者們,優尼和艾莉雅不約而同的對看了下,艾莉雅像是允諾了什麼點點頭。「只要運用我和母親的力量。」
  「咦?呃、對喔!天空的阿爾柯巴雷諾的能力!」她們可以選擇時空--但是、「那不是會削減生命?」
  「不、不會的,如果只是傳達訊息的話、或是當指路人的話,不會有事。」艾莉雅笑著搖頭,解釋。
 
  原理,其實很簡單。
  就是由現在能力已經完全覺醒的優尼先去探路,找到未來的優尼。
  剛好未來的優尼有和16歲的綱吉接觸,綱吉也有帶回那個時代的東西,以那個物品做媒介,並不難以連接兩個時代。
  找到"路"之後,再用十年後火箭炮送人過去未來,把事情搞清楚就好了。
 
  討論後,他們立刻決定實行。
  能越早把事情弄清,他們越能早些找出對策,解救綱吉。
 
 
 
 
-十年後的時代-
  「話說回來,」拆下手上的繃帶,之前留下的傷只剩一點點傷疤讓綱吉感到高興,總算可以不用再裹著東西了。「我一直想問可是都忘記,骸,恭彌,你們說你們是在那個"啪嘰"的聲音出現的同時恢復意識的吧?」
  「嗯。」
  「是啊。」因為那是控制裝置壞掉的聲音。
  「那,為什麼你們還會抓著武器衝向十年前的我呢?」現在想想真是怪可怕的。
  「「因為我以為他要對那個孩子下殺手。」」兩人毫不猶豫地互指,頓時整個房間陷入沉默。
  「……可憐的孩子,他肯定嚇壞了。」望夜洩氣的扶住額頭,「為什麼就這麼剛好他會站在你們的正中間呢。」
  「得趕快找到辦法跟他聯繫啊。」望佑發出愧疚的聲音。
 
  要是他們當時不顧一切趕去那個孩子的身邊就好了。
  而且那還是年輕的綱吉離開前看到的最後一幕,說不定會留下陰影。
 
  「我也想問一個問題。」骸突然換了個語氣,他一直一直很想問,只是回到彭哥列後他們根本沒時間,兩天來事情一大堆,他們沒被關進地牢真的是萬幸。「綱吉,你的頭髮怎麼了?為什麼剪短了?」
 
  骸的問句如同一陣寒風,使房間裡原本正經八百又帶了點哀傷的氣氛降至冰點。
  所有人都放下手邊的事,往綱吉看去。
 
  對耶,都忘了問。
 
  「喔,剪掉了啊。因為過去的里包恩開槍掃我的時候,不小心被他打到我綁起來的馬尾,整個焦掉讓我只能拜託克羅姆把他剪掉。」剪掉的時候覺得超級清爽,他真的不該留長頭髮的,各種麻煩。「怎麼?」
  「……誰去找一下小珂,叫她準備生髮水……」
 
  綱吉本來想問是不是覺得很懷念,沒想到冒出這句。
 
  「小珂在忙著加速15年砲台的開發啦,沒空。」望夜邊回答邊捲起袖子。「放心,我來就好,本姑娘也是會調藥的!」
  「咦?什麼、生髮水!?」啥鬼、做什麼用啊那種東西……啊!!「不用了啦我這個長度很好啊,和我國中的時候一樣!要留長的話也不用特地用藥,讓它慢慢長……」
  「「不行!」」豈料望夜和骸都瞪了他一眼要他閉嘴,其他人也贊同的點頭。
  「咿!?」這什麼啊!?才剛經歷大難好不容易和好,又來反我這個首領了嗎?「我、我說!我用不著急著留長吧!」
  「要,因為我們要玩!」
  「什麼原因啊!!!」
  「乖一點,綱吉。」雲雀大手一抓把綱吉鎖進懷裡,以防他逃走,還很聰明的先防好他的雙手。「認命點好。」
  「咿咿!!」連恭彌都來!!「我才不要、讓我清閒一陣子啦!!最近忙成這樣我也沒時間照顧頭髮啊。」
  「放心,我們會幫你代勞。」
 
  就在綱吉拚命掙扎的時候,臥室的房門打開了。
  里包恩無言的瞪著玩翻的他們,覺得這景象無比的刺眼。
 
  「喂,你們。」他現在心情很差,所以聲音比以往要低,就這麼埋沒在他們的嘻鬧聲中--沒人理他使得他更加火大,馬上鳴槍。
  「唔、里、里包恩?」從小就聽習慣得槍響讓綱吉反射得僵直身體,其他人也紛紛停下胡鬧,「怎麼了?你還沒要睡吧?吵到你了?」現在才八點,應該還沒到他的老師的就寢時間,尤其里包恩最近為了收拾殘局都會忙到很晚。
  「我為16歲的你感到可憐、可悲。」
  「啥?」16歲的我?「嘛……確實他回去前那個狀況真的很糟,不過他也有守護者們在,會好起來的……對不起。」
  「……」
 
  里包恩莫名的怒視令綱吉雖然不知所以然還是趕緊道歉,覺得自己好像做了很不好的發言。
 
  「……怎麼了嗎?里包恩,提到過去的我……」而且那麼生氣。
  「過去傳來訊息,」深呼吸幾次平復自己鮮少的激動後,里包恩揉了揉眉間,試著平心靜氣的開口。「優尼在剛剛交換了,在10分鐘前,過去的優尼說16歲的你還在自責,而且試圖尋短。」
  「什麼!!!?」
  「而且頑固的不肯聽勸,又哭又鬧的,導致他現在被強打鎮定劑。」他們那時候不該讓綱吉上那個戰場的,應該不顧綱吉的意願帶著他逃到守護者追不到的地方,直到換回去。
  「不會吧……」
  「過去的我們在做什麼?」
  「據說是有拚命阻止,但是他聽不進去。」那個孩子,幾乎是把自己的心留在這裡了。
  「……你有跟優尼說"奇跡"的事嗎?」
  「當然說了,不過依那小子之前尋死時的想法,他還是不會放棄去死吧。」
 
  綱吉想尋死並不是想消除自己的痛苦,而是要把所有崩毀的未來都帶走。
  他堅信自己死去的話,這個未來就會消失。
 
  「所以,優尼給了一個提案。」
  「提案?」
  「如果這方法行不通,他們可能得選擇消除那傢伙的記憶。」
  「……」
  「什麼提案?」綱吉迫切的想知道該如何解救過去的自己,消除記憶什麼的,絕對是下下策。
  「因為讓他痛苦的是你們,就只能由你們來說服他了。」
  「……怎麼做?」
  「錄影。」
 
 
 
 
-原時代-
  「綱、綱!聽的到嗎?」輕輕拍打綱吉慘白的小臉,山本耐心的等待綱吉恢復意識。
  「武……?」
  「哈囉。起的來嗎?」聽到綱吉叫自己的名字,山本高興的笑了,伸手把他扶起來。
  「我……能醒過來嗎?我還是很想死喔。」知道讓山本過來就是為了在緊急時能用雨之火炎的力量使自己昏迷,綱吉用極度諷刺的語氣說道。
  「噓……什麼都別想,先跟我來好嗎?」衣服他已經在叫醒綱吉前幫他換好了。「帶你去一個好地方,如果去完還是那麼想不開的話,我們就不阻止你了。」
 
  山本令人意外的發言使綱吉微微睜大眼睛,只能乖乖點點頭。
 
  只要能去死,那他願意稍微配合一下。
 
  被山本牽著走出醫務室,他看到了這幾天來第一次的天空,雖然是透過窗戶,不知不覺回到現代已經四天了,但是他幾乎都被強迫睡覺。
  他的傷已經幾乎全部復原,只剩被貫穿的幾個大傷口,另外就是重傷導致的嚴重感冒。
 
  ……四天了啊,又多活了四天……多折磨大家四天……
 
  步伐不穩的跟著山本走,他覺得奇怪,走廊上居然都沒有人,其他同伴都不見蹤影。
  這難不成是夢?
 
  「到了。」在一扇大門前停下,他把綱吉往身前拉。
  「武……這裡是?」
 
  面對綱吉的疑問,山本卻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的推開門,然後在他的背上一推,他就這樣跌進門裡。
 
  「咦?!」
 
  "碰!"
 
  然後,墜入炸開的粉紅色煙霧之中。
 
  「唔哇、太好了趕上了!」沒幾秒,煙幕中就出現一個與綱吉身不合的人影,很笨拙的摔倒在地上。「痛痛痛……」
  「開始吧,東西拿來。」從房間裡的陰暗處走出來的里包恩,從他手上接過一疊東西。
  「拜託了。」
 
 
 
 
---
  「咳咳咳……怎麼回事?」
 
  呆愣的跌坐在地上,環顧四週,他知道自己正被十年後火箭炮的煙幕包圍,所以才會什麼也看不到。
  抱著困惑,他小心翼翼的起身,結果因為身體狀況欠佳加上他的笨手笨腳,他一不小心就讓雙腳絆在一起,使他自己在邁步時向前傾倒。
 
  「哇啊啊--」他已經對自己的笨拙絕望的閉上眼,做好心理準備迎接衝擊--
  「喔呀喔呀,小心點啊,小綱吉。」結果預料中的衝擊沒有來,反而是一雙強而有力的手穩穩接住他,藍紫色的髮絲此時晃到綱吉眼前。
  「??」小綱吉?等等、這個聲音是?
 
  當綱吉總算看清楚四周時,穩住他的男人的臉令他大吃一驚。
 
  「骸?」
  「是的,小綱吉,是我。歡迎再度來到噩夢--唔。」正當骸笑得開心時,冷不防的被暗器給打中頭,他瞇起眼轉頭。「誰?」
  「那不重要,你少在那邊製造兩人世界,時間有限。」
  「是是。」骸敷衍的回應,並乾脆的放開懷裡的綱吉。
 
  兩人世界?惡夢?
 
  綱吉還是一頭霧水,他歪頭避開骸往說話聲看去,發現一群他一點也不陌生的人。
  那是他的守護者們,還有之前的戰友。
 
  咦?
 
  「這個未來是?」滿腦子的問號,他確信自己絕對不會認錯站在那裏的人,他們是陪著他整整四個月、一起作戰的人。
 
  但是……
 
  如果是他們,怎麼可能和樂融融的站在那邊?
  這果然還是不同的未來吧?
 
  「是相同的世界喔,小綱。」白蘭笑著走向他,「透過你那個時代和這個時代的優尼的合作,才準確的連接了兩個時空。」
  「……喔。」原來是天空的阿爾柯巴雷諾的力量嗎?等等、「可是、大家、他們怎麼會……」
  「他們恢復原狀了喔,綱吉。」史庫瓦羅在白蘭碰到綱吉前把他拉開。「這都是你的功勞,你創造的奇蹟。他們在你對他們大吼大叫的時候,變回來了。」
  「……咦?」什麼?什麼跟什麼?
 
  就在我大吼大叫的時候?被換回去前的那一次嗎?我要他們把我殺了的那時候嗎?
 
  「可、可是你們明明說他們是變不回來的……而且,那時候骸和恭彌都拿著武器著我衝過來……」想起來他就忍不住發抖,即使他做好死的覺悟,也不代表他不恐懼,特別那兩個人又那樣殺氣騰騰的。
  「「因為我以為他要傷害你。」」兩人無辜的回道,並且拿起武器指著對方。
  「哈哈,你們兩個的反應和之前一模一樣呢。」山本隨口說。「對不起啊,綱,讓你吃了很多苦頭……我還刺傷你好幾次。」
  「真的很抱歉、十代首領!」
  「大家……」望他們難得默契一致的向自己道歉,綱吉覺得鼻酸,又覺得心情複雜。
 
  他很高興,可以看到守護者們恢復,這是他奮戰的目的。
  但是,他又覺得難過,畢竟那些可怕的回憶,會永遠跟著他們,折磨他們。
  這是他不想看見的。
 
  「沒事的,首領。」了解綱吉的憂心,克羅姆牽起綱吉的手,溫柔的笑道。「雖然會有點痛苦,但是我們願意承受,那是我們該受的,如果我們當初沒有被控制的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我們讓你嘗到了撕碎靈魂般的痛苦,那是給我們的懲罰。」了平難得用較輕的力道揉著綱吉的頭,大概是顧慮到綱吉的身體狀況。
  「可、可是,那不是你們願意的啊。」
  「但是我們沒能自己破除洗腦,這就已經足夠定罪了。」克羅姆再度開口,尤其是她和骸,應該要在事情發生時就立刻阻擋對方,明明他們是一流的術士。
  「我們讓你難過了。」雲雀簡短的說,這句話卻成了引爆點,讓綱吉忍不住哽咽。
  「恭彌……」
  「我們自己犯的錯,我們要自己承擔後果,否則會死不瞑目啊,綱。」比綱吉長得要高的藍波,也湊過來摸摸綱吉的頭。「我們有權選擇接受處罰。」
  「所以也請你活下去……首領。」
 
  這樣的我們真的很任性,因為相對的還年輕的綱吉也要背負這個惡夢一輩子。
  但是,我們更不希望他結束生命,不值得。
  他是守護者們、彭哥列的十代家族的光,是絕對不能失去的東西。
 
  「我們,不論何時,都需要您的指引,十代首領。」
 
 
-TBC
 
=雜談=
  那時候好像爆梗,以那時候的產文量算多的樣子(望手稿的後記,明明就是高三的11月(學測倒數兩個月
  痛的部分好像就到這邊了,接下來是一堆破壞大家形象的東西(不
 
  噬魂戰到這邊也進入尾聲了,應該剩不到三篇吧。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0.11.21
*電腦稿完成:2016.10.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