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8809

    累積人氣

  • 3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柯南/架空]初遇。快斗(赤→柯←降)

 
 
  [柯南/架空]初遇。快斗(赤→柯←降)
  *赤降柯家庭設定系列文04
  *安室以本名「降谷零」來稱。
  *柯南五歲半.幼稚園
 
 
  『呀啊啊啊!!』
 
  巨響後出現的小孩子的尖叫聲,令快斗趕緊擦乾手,打算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正當他要打開廁所的門的時候,被先一步拉開,一個小男孩撞上他並摔倒在地。
  心想糟糕,快斗趕緊把他扶起來。
 
  啊,他記得這個孩子。
  對自己的魔術一點反應也沒有,是個不可愛的小男生,而且總覺得以前有在哪裡看過他?
  記得是叫……
 
  「柯南君?怎麼、尿急?」
  「怎麼可能、啊、糟了。」他歪了歪頭似乎在猶豫什麼,但是也就只有幾秒,他的小手就握上快斗的大掌,把他往廁所裡拉。「跟我來,要趕快躲起來才行!」
  「為什麼?」玩躲貓貓嗎?
  「等一下再解釋。」
 
  硬拉著快斗鑽進其中一間廁所,柯南朝快斗張開雙臂。
  陪小孩玩了大半天的快斗也知道這是要抱抱的姿勢,雖然一頭霧水,他還是抱起柯南,看柯南往上指,他只好把柯南抬高。
  柯南藉此上到廁所的門板上方,他攀住門框,把自己的身體撐起來,另一手朝天花板的通風口敲打,似乎是想把鐵框弄下來。
  他的表情過於成熟,正經的樣子令快斗不禁正色,正當他想要幫忙時,柯南已經成功弄開鐵框,就這樣爬了上去。
 
  「柯南君!?」
  「上來、快點!」
 
  正當快斗在驚愕柯南的身手時,他焦急的喊道,快斗只好趕緊七手八腳地跟上。
  就在他們把鐵框放回去時,有人進入廁所。
  柯南立刻伸手摀住快斗的嘴。
 
  「有人嗎?」
  「空的,下一個地方。」
 
  粗重的男生伴隨粗魯的開關門聲在廁所裡回響。
  不用柯南說明,快斗就理解了大致的狀況,兩人一起屏息等待男人們離開。
 
  「……這間幼稚園,被佔領了嗎?」
  「嗯,大致上是那個狀況,我不確定確切的情形,剛好出來上廁所。」他稍微往裡面爬,示意快斗跟上。「該死,手機在背包裡,得趕快跟外界取得聯繫,不過也要確認教室裡的狀況……」
  「你怎麼那麼鎮定?」還有那個詞彙量是怎麼回事!?他才五歲吧!講話不但像個大人還會爆粗話。
  「慌張又沒有什麼用,大哥哥你有帶手機嗎?」
  「呃,當然有。」
  「太好了,那等等借我,你在這邊等我。」
 
  只見他碰了下手錶,他的手錶就亮了起來,像手電筒般照亮整個通道。
  他就這樣頭也不回的往裡面前進。
 
  「……怎麼可能讓你一個小鬼去冒險、而我這個大人在這邊納涼啊。」趁還看的到柯南的手電筒的亮光,快斗邊做好心理建設邊追上。
 
  通風口又窄又小,不像嬌小的柯南,他必須耗神才能安靜通過。
  追上柯南時,他已經滿身大汗,他小心向前,伏到趴在出口的柯南身上,想知道柯南在看什麼。
  似乎是早就察覺快斗跟在後頭,柯南並沒有什麼反應,專心地做著他的事。
 
  通風口外是幼稚園最大的教室,是快斗剛才表演用的地方,一看,老師和小孩子全部都在這裡。
  四名戴著頭套一身黑的男人都手持槍械,守在出入口。
  他們用無線電連絡著,看來是還有別的共犯。
 
  教室角落有一個壞掉的熱水瓶,看來剛才的巨響是犯人們對它開槍引起的。
 
  趴著的柯南快速的在手上寫了些東西後,碰碰快斗的手,示意撤退。
  往回爬一小段後,在後頭的柯南用力拉了一下快斗的褲管,指了下跟廁所不同的方向,再度領頭爬。
  沒多久,他們來到沒有任何人聲、沒有亮燈的一個地方。
 
 
  「這裡只有幼稚園的老師知道,是一個隱藏的小房間。沒意外的話那些壞人不會發現。」確認安全無虞,柯南才出聲。
  「……你為什麼會知道?」
  「我很常在幼稚園裡探險,自然而然就……手機借我。」
  「喏。」
 
  雖然想吐槽探險也不太可能找到隱藏的房間,快斗還是閉嘴交出手機。
  柯南沒有任何問題的開始操作,輕易叫出簡訊的功能。
 
  「我可以發個訊息嗎?要趕快告訴外面裏頭的狀況才行。」
  「外面……報警嗎?」比了個請,快斗好奇的問。
  「算是,不過警方大概已經知道這裡出事的事了。我想那些人也會主動連絡警方,畢竟他們是有目的才挾持這個幼稚園的。」邊壓低聲音邊說明,柯南輸入簡訊的速度出奇地快。
  「目的?」
  「他們一口氣湧入這麼多人,而且馬上就掌控整間幼稚園,可以看出計畫的縝密性。目標應該是這間幼稚園的後台。」
  「後台?」
 
  唔哇!我真的是在跟一個只有五歲的小鬼講話吧?怎麼會那堆詞!太不尋常了!!
 
  「這間幼稚園的小孩子,爸爸媽媽幾乎都是當警察的,說是警界的托兒所也不為過。」
  「唔、真的假的?」
  「所以挾持這邊的小孩的話,無疑有很多談判的籌碼。」
 
  輸完簡訊傳送後,柯南把手機還給快斗。
  接著,他突然陷入沉默,他靠著牆,曲起膝蓋,然後把手合掌。
  不知為何,快斗馬上了解到,他是在思考,思考該如何解決這個危機。
 
  為什麼?才5歲的他,為何會這麼能幹?
 
  「大哥哥能幫我嗎?我想分散他們的注意力。」
  「咦?」只是柯南的沉默只有數10秒不到,他突然開口。
  「因為可能有危險,我不強求。」柯南的語氣巧妙的透露,即使快斗否決,他也有備案可以採取,而且他一定會行動。
 
  他只用這麼短的時間就想好好幾個方法了嗎!?
  他真的只有5歲!?
 
  「……小孩子逞什麼英雄!我也去!」
 
 
 
 
  「柯南君--」穿過人群衝過來的降谷,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把抱起還在和快斗說話的柯南。
  「唔哇!?」
  「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我聽說你又給我冒險了?真的是受不了你!」雖然聽起來內容有責備的意思,把柯南高高舉起的降谷卻掛著得意的笑容。
  「啊哈哈,對不起,我很好,多虧這個大哥哥幫我……是說零,放我下來啦。」覺得降谷的反應太過誇張,柯南有些不好意思的臉紅了。
  「喔呀,謝謝你協助柯南君……啊咧?」
 
  知曉要事鬧過頭柯南會鬧彆扭,降谷也乾脆的配合,不過並沒有把他放到地上,而是抱在與自己視線等高的位置。
  當他把視線放到快斗身上時,驚呼。
 
  「你該不會是、快斗君?」
  「……零哥哥?」
  「好久不見了!你長大了呢、幾年不見了?」
  「三年多吧?我上國中後就沒見過了。」
 
  沒有料到兩個人居然相識,柯南好奇的睜著大眼睛輪流看著他們寒暄。
 
  「不過也真是太巧了,你居然出現在柯南君的幼稚園哩,打工?現在還是國中生吧?」
  「國三。我只是代替老爸來表演魔術秀罷了,沒想到會被捲進這種鬼狀況。」快斗無奈的聳肩,把視線放到柯南身上。「這小子害我少了好幾年的命,才在想哪來的小孩這麼大膽,是零哥哥家的小鬼?」
  「哈哈,那我也沒轍。這孩子本來就正義感十足,最近半年開始大量吸收知識後變得相當聰明。」只是他也沒料到柯南會挺身解決案件。
 
  聽快斗描述他們剛才聯手解決教室裡的犯人的情形,降谷只有苦笑。
  稍早,柯南傳簡訊的對象便是降谷,他拜託降谷安排人解決外頭的傢伙,然後自己則和快斗清掉裏頭的四個人。
 
  頭兩個人被從天花板下來的他們重擊頭部而昏倒。
  第三人被柯南的小道具給弄得睡去。
  最後一個人則是遭到快斗華麗的擊斃。
 
  前前後後,他們的奇襲只用了1分鐘,使這場挾持事件在30分鐘內落幕。
 
  「他是零哥哥的小孩嗎?什麼時候結婚的?」雖然覺得可能性極低,快斗還是開口問。
  「才不是,如果柯南君是我親生的,你三年前早該見到。不過我是他的監護人沒有錯。」
  「零、零!你和快斗哥哥認識?」總算抓到機會插嘴,柯南揚聲要兩人看他。
  「認識啊,當然,快斗君的爸爸是小新你媽媽的師父呢……啊!?」糟糕!
 
  降谷心情絕佳的說完,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樣的發言,趕緊摀住自己的嘴。
  然而說出口的話猶如潑出去的水,是不可能收回來的。
  聽話者的兩人都愣住。
 
  「小新……」先反應過來的是快斗,重複一次降谷脫口而出的名字後,他知道了,見到柯南時那個似曾相識的奇怪感覺的原因!「該不會是、新一!?」
 
 
 
 
  「降谷君。」
 
  進入被封鎖的幼稚園,赤井馬上就被認識他的警官給帶去找指揮現場的降谷。
 
  稍早他負責用麻醉槍狙擊外頭守著的嫌犯,因此花了一些時間才能來到現場。
  襲擊幼稚園的這個集團,事實上是個國際犯罪組織,受到多國.多方人馬的通緝追捕。
  他們之所以襲擊這間幼稚園,如柯南所料是為了要求日本警方釋放他們的一名要員。
  他們有絕對的自信能順利脫逃,八成是準備逃跑時也挾持小孩當人質。
  然而他們沒有料到這件事會有FBI以及日本公安的王牌出馬,更沒算到幼稚園裡除了老師外還有人膽敢反抗,而且兩邊行動的時機配合得絕妙。
 
  「也太慢了、赤井!」
  「抱歉,那群傢伙呢?」
  「已經全部被押走了。現在在做現場的安全確認,避免他們留下什麼禮物。」把負責的事告一段落,降谷招手示意部下過來。「風見,這個先麻煩你,我處理一下事情。」
 
  簡單的交代一下後,降谷領著赤井走到臨時搭起的指揮站前。
  乖乖坐在椅子上看書的柯南,在工作中的大人們間十分顯眼,尤其他因為怕冷而把附有貓咪耳朵的連身帽拉起來,讓經過的人都會不禁莞爾。
 
  「他沒事吧?」
  「不僅沒有受傷,他還解決了對方。只是……」
  「嗯?」發覺降谷欲言又止的似乎想說什麼,赤井才把視線從遠處的小貓身上移開。
  「你記得快斗君嗎?有希子伯母變裝的師父,黑羽盜一先生的兒子。」
  「記得。」
  「他正好出現在這,還跟柯南君一起行動了。」只是他先一步被帶去警局作筆錄。
  「這麼巧……等等、那他有認出來嗎?」
  「他起先似乎只是懷疑,但是……我不小心說溜嘴,讓他想起來了。」
 
  降谷有些頭痛的描述稍早的狀況,讓赤井也皺起眉。
 
  「後來因為快斗君被請去說明情況,才沒有繼續發展下去。」
  「那個孩子呢?」
  「他並沒有多問,也因為我要忙,只能讓他先待在那裏等我。」大概是我的表情太難看,讓那個敏銳的孩子體貼我才沒問吧。
 
  雖然剛發生事件,降谷不想放開柯南的手,卻礙於他是現場最有能力指揮的人,又是他值勤的時間,他只好勉為其難的做事。
 
  「原來如此。」
  「秀!」
 
  稚嫩的呼喚打斷兩人的對話,回過頭只見柯南不知為何已經跳下椅子,跑向他們身邊,努力的仰頭看他們。
 
  「喔,柯南君,聽說你今天又活躍了一次?」勾起一抹溫柔的微笑,赤井一把把他抱起來。
  「耶嘿嘿。」不好意思的抓抓臉,柯南靦腆的笑開。
 
  其實算上今天的事件,這已經是柯南第二十個涉及的案件,在最初的綁架案發生後的短短五個月內,他莫名的一直被捲進各種狀況。
  搞得他在東京都的警視廳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也不知道柯南是生了什麼樣的心臟,漸漸習慣突發狀況的他,竟然開始學會反擊犯人,似乎是沉迷偵探小說讓他這樣變化了。
  他們兩個監護人一開始還憂心忡忡,到後來都是無奈。
 
  「秀也幫忙解決了外面的壞人不是嗎?然後零他們進來壓制,是我們合作的漂亮勝利!」
  「如果沒有柯南君在裏頭行動的話,我們也沒辦法完成那樣的作戰啊。」
 
  整起事件最驚人的是,策畫整個攻堅行動的正是柯南。
  他在發給降谷的簡訊裡描述了建築物裏頭的狀況,提議外頭該如何行動。
 
  「你沒有受傷真是太好了。」降谷寵溺的摸摸柯南的小腦袋。
  「嘻嘻嘻。」
  「你跟赤井先回去吧,我還要忙一陣子,你應該累壞了才對。」降谷並沒有漏看柯南因為疲憊而泛紅的雙瞳,以及因為眼睛酸澀而不斷眨眼的小動作。
 
  根據經驗,柯南每次行動都會用掉大量的腦力,畢竟是小孩子,如此的體力消耗量會讓他的身體有很大的負擔,所以他都會爆睡--前提是要在他們身邊,或是回到他們的家、還是車子。
  所以現在的柯南百分之百已經是體力透支,卻又不敢睡覺的在硬撐。
 
  「嗯……筆錄也做完了,也好。」柯南老實的點點頭,他已經感覺到強烈的睡意,覺得快要陣亡了。「零呢?」
  「還需要一小段時間。」
  「喔……不要太勉強、早點回家喔。」
  「嗯,我知道。」
 
  柯南關心的話語如同一股暖流流進降谷的心裡,令他自然的勾起嘴角。
  他一步向前,在柯南的臉頰上落下一吻,然後停頓一下、讓柯南回親。
 
  「早點休息。」
  「嗯!」
 
  雖然突發狀況令他們慌了手腳,他們還是得努力保持鎮定做好該做的事。
  他們曾經立誓,在柯南身邊絕不能慌亂、要給柯南一個能夠安心長大的環境。
 
  下一步該怎麼走,等把手邊的工作收拾完再說。
 
 
-END
 
=雜談=
  明明是和快斗接觸的篇章,後面完全在家庭組了啊[攤手](
  不過因為同在東京都,他們會再見面。
 
  寫這邊的時候,我在日本的日子也剩不到兩個月,是個充滿惆悵的時期(嘆
 
  下一個更新會是小哀篇wwwwww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6.07.07
*電腦稿完成:2016.10.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