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家教/架空]Jumping into the Love!<十二>(骸綱)

 
 
  [家教/架空]Jumping into the Love!<十二>(骸綱)
  *剎剎生日賀文
 
 
  「才三個月不見,你居然變得那麼野。」坐在綱吉對面,史庫瓦羅感慨的看著正在嘟著嘴生氣的綱吉,他看也不看他們,把身體面向坐在他身旁的骸。「喂喂、綱吉!」
  「不要那麼大聲啊史庫!」魯斯里亞顯得十分困擾。「綱吉ちゃん,你跟魯斯姊姊說說話好不好,不要生氣了嘛,我們只是開個小玩笑,沒有故意欺負你的朋友。」
  「哼。」雙手抱胸表示他還很不滿,綱吉才不相信。
  「你這是什麼態度?我們什麼時候允許你這樣對人了?」XANXUS的心情不比綱吉好,對於綱吉的態度很有意見。
  「XANXUS是最沒資格跟我說我的家教問題的。哼。」
  「……」
 
  看著伶牙俐齒的綱吉,骸覺得好玩,因為平時很少看他這樣。
  明顯在生氣的綱吉很新鮮,而且不是平時打鬧的那一種。
 
  現在是傍晚,四塔大賽在綱吉秒殺掉瓦利亞後,圓滿落幕。
  因為有家務事要辦,他們只好婉拒慶功宴直接回家,不然過來拜訪的史庫瓦羅等人肯定會找麻煩。
  在六道宅,他們七人是以二對五的形式面對面坐,更正,最年輕的貝爾和弗蘭是站著的。
  從他們進門,綱吉就臭著一張臉。
 
  「クフフ,好了好了,綱吉。先不論他們怎麼教你的,我們六道家的待客之道你總知道吧,不可以對客人無禮唷,就算來的是家人也一樣。」在腦中盤算一下後,骸打算打破這個僵局。
  「呃、唔唔,對不起。」硬繃著的臉在骸這麼說以後馬上鬆下來。
  「クフフフ。」摸摸綱吉的頭表示讚許,骸的表情十分溫柔。「而且,下午的戰鬥我們也不覺得怎麼樣。畢竟那就是他們的戰鬥方式吧?你在氣什麼呢?」應該說,骸多少能理解貝爾和弗蘭刻意這樣做的意思,只是單純想找尋快感吧。
  「呃、就、就是對他們的惡趣味有意見啦,」臉不對勁的紅了,綱吉稍微移動一下自己,退離骸可以觸及的範圍。
 
  唔、絕對不能說!我是因為被插成仙人掌的是骸さん才生氣的。
 
  「那你生氣也沒什麼用吧?那種玩心又不是你生氣就能改的。你看斯佩德君不就能懂了。」呃,被逃走了,為什麼?他平時都會乖乖給我摸的啊。「而且你的魯斯姊姊道歉了吧?」
  「唔、說的也是……好吧。」既然骸さん這麼說了,我就不計較了。
  「好孩子。」果然是脾氣來的快去得也快的單純個性呢,這個小傢伙。「那可以麻煩你去弄點東西來招待嗎?」
  「好的!啊,不過已經這麼晚了,要直接吃晚餐嗎?」看了下手錶,綱吉投出問題,看了看骸,又看了看瓦利亞,剛才的怒氣已經消失了。
  「讓他們決定吧。畢竟他們是遠從義大利來看你的客人啊。」
  「那我們就留下來吃吧,姊姊我想嘗嘗綱吉ちゃん做的料理。」聞言,魯斯里亞馬上開心的回應。「聽梨娜ちゃん說,你之前贏了比賽?」
  「耶嘿嘿嘿,是啊。」不好意思地紅了臉,綱吉點點頭。「那我去幫你們泡個茶,在開始準備,魯斯姊姊能來幫我嗎?」
  「好啊好啊,沒問題。」
 
  興高彩烈的討論起晚餐的菜單,兩人就這樣一起走出客廳。
  在綱吉端完茶去做飯後,客廳的溫度馬上冷了下來。
 
  「喔呀喔呀。綱吉一不在你們的殺氣就露出來了呢。」悠哉地喝了一口茶,骸站起身,走到電視旁的書櫃,抽了一本有點厚度的書出來。
  「別想要我們感謝你。」
  「是是。」他只是想要綱吉開心,哪管的上瓦利亞會不會被綱吉討厭。
  「你這傢伙,是對綱吉做了什麼?他居然變得那麼會回嘴。」想盡辦法克服自己拍桌的衝動,史庫瓦羅不想把綱吉引過來。
  「我什麼也沒做喔,應該是學校生活的影響,不是有句話叫做耳濡目染嗎?那孩子認識了很多人,會學到開玩笑、打鬧、回嘴都是正常的吧?再加上你們也不像什麼善類,那孩子說不定只是保留著。」不過綱吉大半的學壞應該都是斯佩德君的問題,還有八神。「放心,除此之外我覺得他都沒有變,既天真又善良,而且很單純。」
  「嘻嘻嘻,說的好像你很懂他似的,真礙眼。」貝爾的聲音抱持強烈的敵意。「明明認識綱吉還不到半年。」
  「嗯,我是還沒有完全了解,所以會想繼續和他在一起,這樣說你們明白吧?諸位。」將手上的書翻了幾頁,擺回原位,他抽出另一本。
  「啊咧--你是在說你想和綱吉一直在一起嗎?」
  「クフフ,關於這件事,我們現在來談談吧。」他意味深長的笑了,「不過,在這之前,你們要不要看看這個,我想你們會有興趣。」
  「??」
 
 
  「有點擔心呢,他們能和平的交談嗎?」像廚房的門口看去,身著綱吉的備用圍裙的魯斯里亞,正在切紅蘿蔔。
  「咦?會有什麼狀況嗎?」不懂魯斯里亞的意思,綱吉用俐落的刀法將高麗菜切成絲,然後倒進盆子裡。
  「嗯……沒什麼,啊啦,綱吉ちゃん,你切的真好。」猜想史庫瓦羅等人應該知道分寸,魯斯里亞索性把心思放回料理上。
  「因為每天都要做飯嘛。一直做卻沒有進步的話那不就太慘了。」
  「這樣啊,說的也是呢,而且綱吉ちゃん還是料理比賽的優勝啊。」
  「嘻嘻,謝謝你。」
  「太好了呢,綱吉ちゃん很有精神,而且還是很可愛。」天外飛來一筆的一句,讓綱吉差點弄掉手上在搓的肉丸子。
  「什麼啊,我當然很有精神啊,」可愛什麼的已經不想吐槽了。「為什麼魯斯姊姊要那樣擔心我呢?梨娜阿姨說了什麼嗎?」
  「呃,不是啦,因為綱吉ちゃん你四個月來都沒有跟我們聯絡,就不由得的擔心起來了嘛。你一封信、一通電話都沒有寄來。」
  「咦?這樣嗎!?」
  「是啊。你這孩子真是的。」居然還完全沒發現。「你知道的,你從小時候就有個壞習慣,只要有事你就不跟人講話,好像在希望大家都不要記得你,所以我們才會以為你是不是碰上麻煩了--偏偏BOSS他們又不准我們打電話給你問狀況,說是別老是放不開你。」
 
  明明說這話的XANXUS和史庫瓦羅也很擔心的才對。
 
  「呃,對不起……我什麼狀況也沒有啦,過得很好,就只是因為太忙了,才會忘記。」嘆了口氣,「我本來這個月月初有想要跟你們聯絡的,可是那時候碰到骸さん生病,所以……」
  「真是的,有了達令就不要家人了啊。」
  「達達達達達我和骸さん才沒有……」小臉瞬間竄紅,綱吉整個人縮了起來。
  「……果然還沒發展到那邊嗎?」
  「咦?」
 
  意外的,魯斯里亞並沒有繼續逗他,反而顯得有些擔心。
  綱吉記得他明明沒有跟瓦利亞提到婚約可能取消的事啊。
 
  「梨娜ちゃん告訴我們的唷,她說骸君似乎興致缺缺,不太願意接受這個婚約。」像是知道綱吉的困惑,魯斯里亞一面下調味一面說道。
  「呃,這樣啊……」眼神黯淡下來,綱吉擠出一抹難看的笑容。
  「聽到這件事的時候,我們都好訝異,心想這是哪來的笨蛋,怎麼會不要跟我們可愛的綱吉ちゃん結婚,貝爾和弗蘭還吵著要馬上把你帶回家呢。」
  「呃,啊哈哈哈。」乾笑幾聲,很像他們的作風,當初他們也是一起反對自己離開義大利的。「你們不要怪骸さん喔,應該說本來就沒有理由怪他了吧,他和我在之前完全不認識,一見面就論及婚嫁當然讓人接受啊,又不是以前那種充滿相親的時代。」
  「既然如此,綱吉ちゃん你又為什麼要哭呢?」停下手邊的工作,魯斯里亞伸手摸了摸綱吉的小臉,上頭掛了兩行淚。
  「咦?」
 
  錯愕的摸向自己的眼角,綱吉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控,滾燙的淚水不斷冒出。
 
  「咦咦?奇怪、怪了?我是怎麼了?」眼淚擦了又擦,卻不見淚水停止的跡象,綱吉頓時慌了。
  「你很喜歡骸君對吧?綱吉ちゃん。」輕輕擁住綱吉,魯斯里亞心疼的拍著他的背。「姊姊我還記得唷,綱吉ちゃん第一次看到骸君的照片時,那種情竇初開的表情,可愛到不行。同時那也讓我們知道,你喜歡上他了。再加上原本怕生的你,居然馬上答應要飛來日本念書,大家就更加確定了。」
  「這樣嗎……」原來我表現的那麼明顯啊。
  「所以我們在聽說骸君抗拒婚姻時,大家都好擔心。不過剛剛看了你們的互動後,安心了不少。」至少我是這樣。「比我們預想的要好多了。」
  「因為我們是…搭檔啊。」壓抑住哽咽聲,綱吉試著做了幾個深呼吸,平復心情。「而且同居都四個月了,不親近也很奇怪吧?骸さん是個很溫柔的人喔。」
  「搭檔?」怎麼是這種微妙的名詞?
  「我們……在學校並沒有公開我們的關係,嘻嘻,所以一開始真的像陌生人,直到音樂課被安排一起表演,就成了搭檔的關係。」推開魯斯里亞,綱吉繼續完成料理。
  「為什麼沒讓學校的同學知道呢?」
  「因為我不想成為骸さん的負擔啊,」他瞇起眼笑著。「要是有適合骸さん、而且骸さん也中意的人出現的話,我們假定的事一定會成為阻礙吧?骸さん是那麼的優秀。」
  「綱吉ちゃん……」
  「我希望骸さん幸福,而我必然不是那個能給他幸福的人。我是孤兒,還背負了那些……」
 
  語氣突然一轉,綱吉突然露出痛苦的表情。
  馬上意識到綱吉是憶起某個連他們都不曉得的、非常痛苦的兒時記憶,魯斯里亞趕緊奪下他手中的菜刀。
 
  「乖、綱吉ちゃん,別去回想,不要自討苦吃!」緊緊抱住綱吉,魯斯里亞顧不得會不會壓痛他。他知道自己現在不能刺激綱吉敏感的神經,過去他們曾發生過好幾次要強逼綱吉說明,結果害的綱吉暴走的狀況。
  「我、我……」然而魯斯里亞的聲音並沒有進入綱吉的腦中,取而代之的是鎖鏈碰撞的難聽聲音充斥他的腦。
 
  「綱吉ちゃん、聽話!不要想了!!」該死、不能讓他再繼續下去、怎麼辦--對了!「綱吉ちゃん,快停止,否則你會讓骸君受傷的!」
  「骸……さん?」萬幸,綱吉這回有聽到了。
  「對,你也知道你失控暴走會怎麼樣吧?那樣骸君也會被波及、會受傷的喔。」果然這個孩子對骸君真的……
  「我、對不起……對不起……」
 
  脫力的跌坐到地上,綱吉總算平復下來。
  他把小臉埋進手掌心,不停道歉,沒有人知道他是為何而道歉、又是對誰道歉。
 
  「魯斯里亞?」顯然是聽到騷動聲,往廚房探頭的是史庫瓦羅。
  「沒事。」搖搖頭示意史庫瓦羅別過來,敏銳的史庫瓦羅立刻擺擺手表示他會應對好,回客廳去。
 
  蜷縮在地上啜泣的綱吉,過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來。
  並且起身。
 
  「對不起,魯斯姊姊,又讓你擔心了。」
  「不要緊,為什麼你這個小傻瓜就是會一直想去回想呢?」
  「因為……不想起來不行啊,我想要告訴骸さん……」
  「為什麼?」
  「避免骸さん會因為同情我想勉強自己跟我在一起啊,那個過去,我很久以前就決定好,要跟誰在一起之前,就要跟對方坦白,不然……會陷入危險的。」
  「綱吉ちゃん……」這是何等善良的孩子啊……
  「我和骸さん的事,大家都不可以插手喔。」
  「唔、可是姊姊看你這麼辛苦很心疼耶。」
  「不、不辛苦,一點也不會。」用力搖搖頭,綱吉重新拿起菜刀,「我現在真的很快樂。」學會什麼叫做喜歡人的感覺,還能夠待在他的身邊,這樣就足夠了。「拜託,不要出手。」
  「綱吉ちゃん……」還是第一次看到呢,這個孩子這麼堅決的樣子。「我知道了,不出手就是了,我也會跟大家說一聲的。」
  「謝謝你!」
  「但是、你如果苦得受不了,或是被他弄哭的話,一定要跟我們說喔。」這樣我們就能來揍扁他了。「還有,只要你想要,隨時都可以回家來喔。」
  「……嗯!」
 
 
  「嘻嘻嘻,分開四個月,沒想到綱吉這麼活躍啊。」抓著相本不放的貝爾和弗蘭,剛聽完骸講述這四個月的事,感到新鮮。
  「是啊,沒想到以前老是被ME們給耍的團團轉的小不點綱吉,居然也會耍人了。」
  「你觀察的真仔細。」剛回到客廳就聽到這樣的對話,史庫瓦羅忍不住再度打量起骸。
  「クフフ,因為是想要在一起的人,當然要多注意一下啊,」把話講得半保留半露骨,骸知道,對方還認為自己不喜歡綱吉,那麼,他就要趁這機會把事情處理一下。
  「你…‥喜歡上那個小鬼了?」問話的是XANXUS,睜大眼睛表示著他的訝異。
  「喔呀,是啊。」毫不拖泥帶水的回答道。「我喜歡綱吉,從第一眼見到他就喜歡上了。」
  「真的假的?但是你之前……」
  「我確實是有表現出抗拒,畢竟那是我和綱吉第一次見面,我不希望輕率的決定人生大事,所以即使一開始就覺得那孩子很可愛,我還是想從最簡單的朋友關係當起。」那樣也比較方便行事,不會尷尬。因為是想要廝守後半輩子的人,他想要更多了解彼此的時間。「不然我怎麼會隨便答應母親的那個決定。」
 
  根本不需要半年,他就已經愛上綱吉了。
  只是,他不知道綱吉怎麼想的,所以他認為他們確實需要時間來相互認識。
 
  就是因為當初那個小小的悸動蛻變成愛,他才更迫切的想要跟綱吉在一起。
 
  「你和綱吉說過嗎?」對骸露骨的態度有點嚇到,史庫瓦羅好奇的問道。
  「還沒,綱吉他……似乎相當抗拒和我訂婚的事。」說著,骸突然沮喪起來。「堅持著要保持距離的事,提到婚約就一直緊張的推辭,他或許不喜歡我吧,畢竟我不是什麼善類。」
  「喂喂,你在說什麼啊?」這小子是笨蛋嗎?「綱吉他、唔!!」
 
  原本要說些什麼的史庫瓦羅,突然就被XANXUS從背後踹倒在地。
 
  「給我閉嘴大垃圾。」收起踢人的腳,XANXUS看向骸。「你說你愛小鬼,那麼你敢保證不管那個小鬼發生什麼事,你都不會丟下他?」
  「我會守在他身邊,絕對。並且拚上性命保護他。」
  「嘻嘻嘻,還真敢說,明明就比綱吉還要弱。」
  「我會變強,用我的方式來改變他。」我相信一定有事情是我能為綱吉做的,絕對不會放那小小的孩子獨自一人面對。
  「……要不要把綱吉交給你,我們再討論。」XANXUS一如此表態,史庫瓦羅馬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他清楚,那是XANXUS暫時默許的意思。
  也就是,他認同骸了?
 
 
 
 
  「沒想到那個叫六道骸的傢伙,根本沒有察覺到綱吉的心意。」史庫瓦羅想到就覺得好笑,因為他們誰也不跟對方告白,直兜圈子,導致現在還沒修成正果。
  「因為兩個人都為對方著想啊,這就是愛。」事後相互交換所聞之後,魯斯里亞倒是鬆了口氣,「不過,這下至少可以確定骸君不會輕易傷害綱吉ちゃん了。」
  「誰知道,」史庫瓦羅將飛機附的毛毯拉到肩頭,準備要睡覺。「綱吉還有要克服的心理問題,那個創傷連我們這些帶大他的人都不能讓他平心靜氣的說明,只認識不到半年的六道骸有辦法使他安心嗎?綱吉想說不是嗎?」
  「而且綱吉認為那個傢伙知道應該就會不要他了。」弗蘭難得說起正經話,平時總是愛玩的他,唯獨不希望綱吉受傷。「到底是什麼樣的事呢。」
  「無解。不過我們該做的事並沒有變。」XANXUS把一直拿在手上的手機收進口袋裡,手機的螢幕剛剛刷著的是綱吉與他們的合照。「我們依舊是那個小垃圾的守護者。」
 
 
-TBC
 
=雜談=
  翻舊的稿子有趣的就是會發現自己那個時期做了些什麼,這個時期我剛好在看07-GHOSTwwwwww然後一天產至少兩千字的手稿(ry
  綱吉的慘痛過去會在很後面才提,還有綱吉的力量也會在後面說明(欸
 
  說實話我其實有點希望家教把後面章節動畫化,尤其是阿爾柯巴雷諾篇wwwww看傻傻的帥帥的綱吉(?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1.05.17
*電腦稿完成:2016.10.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