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8810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家教/架空]Jumping into the Love!<十一>(骸綱)

 
 
  [家教/架空]Jumping into the Love!<十一>(骸綱)
  *剎剎生日賀文
 
 
  /太厲害了!!黑翼組的學生們,在資格賽取勝後,昨天也以壓倒性的實力戰勝從英國前來參加格鬥祭的騎士隊!\
  /下午就是決賽了,聽說做為他們對手,名為"瓦利亞"的義大利籍隊伍,也是實力相當堅強的可怕隊伍呢!\
 
  坐在學校餐廳看著電視強,不少視線都往綱吉他們坐的那桌聚集。
  綱吉正在和骸吵架,骸抗議著綱吉在前一天的比賽不小心解決了他的對手,雖然綱吉並不是故意的,只能怪綱吉負責的人被他揍飛時,不小心波及自己的隊友,使得兩人一起陣亡,骸還險遭波及。
 
  「所以我說過對不起了嘛。」被骸吵得有點不耐煩,綱吉的小臉皺成一團。
  「不管,我明天要吃黑森林配天空!」沒有妥協的意思,骸提出賠償要求。
  「不--行!那樣太甜了。而且你一定打算自己一個人把那個蛋糕吃掉吧?」之前綱吉才在半夜逮到起床偷吃蛋糕的骸。
 
  那天綱吉在準備期末考,所以到深夜兩點多都還沒睡。
  結果他進廚房要喝水就抓包偷吃點心的骸,而且他還吃掉一大半。
 
  「不要因為你吃不胖就狂吃,對身體真的不好。」
  「喔呀?沒那麼嚴重吧?」
  「就是有,我不能讓你吃太多!」
 
  從比賽吵到點心,同行的其他人都覺得無厘頭又好笑。
 
  「好了好了好了!」看不下去的八神總算出聲,臉上掛了調侃意味十足的笑容。「你們兩個夠了沒,從早上吵到剛剛,而且又吵到和比賽無關的事情去了!」
  「就是說啊,而且骸君你要吃黑森林蛋糕的話,自己去買不就好了嗎?」望夜跟著吐槽,「我們難得來一次餐廳跟B班一起吃飯,你們可以不要再引起全部的人的注意了嗎?」
  「呃、我們很吵嗎?」聽到抱怨,綱吉立刻恢復成平時待人的狀態。
  「「對,很吵。」」回答的聲音還是複數個。
  「對不起……」
 
  綱吉立刻愧疚地低下頭,不過骸一副事不關己的撇過頭。
  他附在綱吉耳邊低喃了一句"回家再算帳",結果綱吉回了一句"誰怕誰"。
 
  「話說,你們下午不要緊嗎?最終戰好像不會像之前那麼簡單喔。」G指了一下電視,上頭還在報導"瓦利亞"前面的戰鬥的分析。
  「ヌフフ,從義大利來的啊,感覺還真是心情複雜。」
  「看起來確實是不好對付呢。」喬特一直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
  「那個銀髮的好像是劍術高手?」山本感覺自己非常的興奮。
  「小心一點比較好喔。」身為同樣以劍為主要武器的朝利提醒道。
  「聽說他們跟你們一樣是今年最有冠軍相的隊伍呢,你們一定要小心喔。」
  「……」這時才把注意力放到電視的綱吉,注視著"瓦利亞"一詞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是錯覺嗎?瓦利亞這個詞……覺得好熟悉。
 
  「綱吉?」喔呀喔呀,居然露出思考的表情、怎麼回事?「你在擔心嗎?」
  「……沒事。」搖搖頭,「輕敵是兵家大忌,我同意小心行事。」
  「呵呵,那是當然的。不然我們會被魔鬼拉爾揍死吧,附帶罰抄一千遍兵書之類的。」
  「哈哈,有可能!」山本大笑回應。
  「加油喔,今天春和大家都會到現場去幫忙加油的!」
  「嗯、謝謝妳,春さん!」
 
---
  「…不會吧,騙人……」站在場邊,綱吉盯著在擂台另一頭準備的對手們,不禁發出小小的哀號聲。
  「怎麼了、綱吉?」邊戴上綱吉送給自己的手套,聽到綱吉哀號的骸湊了過來。
  「我還在想那個隊名出奇的熟悉,原來是發音的問題嗎……」但是綱吉並沒有馬上搭理他,還在喃喃自語。
  「綱吉?」怎麼回事?
  「那個、裁判先生不好意思!」好似完全沒有聽到骸的聲音,綱吉自顧自的跑去找裁判。
  「什麼事?」
  「我的武器突然出了問題,請問我可以去休息室拿嗎?」距離比賽開始只剩不到2分鐘,他不希望被取消資格,好不容易到了決賽。
 
  但是他不換武器也不行,現在手邊的並不是他最擅長的傢伙。
  對他們,他必須拿出全力。
 
  「可以,但是比賽開始的時間不會變,即使你還沒回來比賽也會按時進行,到時候你的隊友會面臨四打五的窘狀,而且如果他們在你回來前全部被解決的話,就算你們輸了。」
  「唔。」來回需要的時間,最少也要三分鐘啊……
 
  怎麼會……可是不拿手套真的不行啊。
 
  「綱吉,你想換武器嗎?」
  「嗯……我想要換成手套……因為是最後一場了,對手又是他們,可是時間……」啊啊不行!不能說打擊士氣的話!
  「你認識對方嗎?」
  「嗯……」豈止認識…不過那不是重點。
  「那就去拿啊,猶豫什麼?」斯佩德走過來拍拍他的頭。「不過如果你太慢沒趕上我們解決對方,可別哭啊。」
  「……」可是輸的可能會是我們啊。
  「沒問題的,交給我們吧、綱君。你快去快回吧。」
  「你就相信我們的實力吧,綱吉,快去。」雖然不懂這個孩子在想什麼,還是趕快讓他去吧。
  「…我知道了,我會盡快回來,大家絕對要小心喔!」請你們一定要撐過去啊,撐到我回來!
 
 
  「史庫瓦羅前輩--等一下可以秒殺對面的人吧?王子想要趕快去找公主!」揮著手上的小刀,戴著面具和皇冠的男人向同樣戴著面具的銀髮男人問道。
  「不行、垃圾!我說過不可以太招搖,我們這次來是要給小鬼一個驚喜,所以才要戴這個垃圾面具啊。參加他的學校的比賽只是順便,不能被他發現。」
  「是啊,貝爾前輩--雖然天真卻很強的綱吉一定不會參賽,也不代表他不會觀賽啊,尤其那個可惡的鳳梨星人有參賽又打入決賽。」弗蘭指向對面,「啊,發現目標。」
  「BOSS你說呢?」魯斯里亞將問題拋給坐在椅子上的人,他的面具下方綴著羽毛。
  「5分鐘陪他們表演一下,然後再折磨那個傢伙拷問出小鬼的下落。」
  「「「了解!」」」
 
 
 
  「呼…呼…咳咳,糟糕已經開場4分鐘了……」皺著眉,綱吉一面戴上手套一面喘,拿手套比他預想的要耗太多時間,當他踏出通道,立刻確認戰況。
 
  --如他所料,情勢是一面倒,黑翼處於空前的劣勢。
 
  「啊咧?他們放水了嗎……」
 
  確認裁判有看到他,綱吉點頭打個招呼後,深吸一口氣,臉色一沉,瞳孔變成了漂亮的橙色。
 
  大步一跨,綱吉踏入"戰場"。
 
  「時間到了,動手!」就在綱吉踩進擂台的那一刻,他聽到了熟悉的大嗓門。
 
  果然!是史庫瓦羅的聲音!
 
  一瞬間,骸、斯佩德、喬特和山本皆被擊倒。
  骸全身被插上針,像顆仙人掌般,山本則是被劍刺穿身體。
  喬特的腦門中了一槍,血流如注,斯佩德和骸一樣成了仙人掌,不過他身上是形狀特殊的小刀,然後被魯斯里亞架住。
 
  因為場面的血腥與暴力,觀眾席頓時尖叫驚呼聲四起。
  此時瓦利亞的人全部聚集到斯佩德身邊,他已經奄奄一息。
  趁著這個時機,綱吉悄悄來到骸的身邊查看他的傷勢,意外的是骸還沒有完全失去意識。
 
  「骸さん,還好嗎?」皺著眉,綱吉抹去他嘴角的血跡並悄聲問道。
  「痛死了……不過不打緊,這個場地不會讓人死的。」所以才能讓人使出全力。「你快逃,那些傢伙……」
  「放心,我認識他們,他們是我的家人、也是教我戰鬥的人……」可惡的弗蘭!!居然這麼做,他一定是故意把骸さん插成針包,討厭鬼!「骸さん就好好休息吧,我去救斯佩德さん。」
  「等等,別去,太危險了……」不想讓綱吉涉險,即使不會死也會痛得想死,骸連忙抓住綱吉的手阻止。
  「放心,雖然分開了四個月,我可能打不過他們,至少還可以揍到幾拳。」他從未贏過他們,所以才會在賽前執意要去拿最能提高勝算的手套,不過現在已經顧不得結果了。
 
  沒再讓骸攔住他,綱吉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
  就在骸小幅度張望他跑哪去時,史庫瓦羅他們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小鬼快說,澤田綱吉在哪?」將劍架在斯佩德的脖子上,史庫瓦羅十分沒有耐心的問。
  「……」這群可怕的怪物…來找綱吉ちゃん的?所以那孩子才會在賽前突然跑掉嗎?
  「快說吧,小兄弟,可以死的痛快些喔。」
  「……咳咳,我不認識。」必須保護那個孩子才行,你可別趕上啊!「趕快給我最後一擊吧。」
  「少騙人,你這垃圾。」不料篤定他握有情報的XANXUS並沒有給他個痛快,而是殺氣騰騰的往他的手臂開了一槍,令斯佩德差點慘叫出來。
  「就是說啊,鳳梨星人,你怎麼可能不認識綱吉?他可是貴校的學生唷,這點ME們都知道,別想把他藏起來唷--」弗蘭搖搖手上的針,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氣。
  「說了我不知道,要殺就動手啊。」趕快結束,別讓那孩子趕上!
  「嘻嘻嘻,你以為我們會相信嗎?把我們的小公主搶走的可惡傢伙、六道骸君!」
 
  ……嗄嗄?
 
  「要找我的話,我在這裡。」冷不防的,神情冰冷的綱吉突然出現在XANXUS身邊,下一刻還沒反應過來的XANXUS就被綱吉一個側踢擊中腹部,飛出場地撞上牆。
 
  首先是,最難纏也最強的XANXUS。
 
  「綱吉?唔呃!?」才剛反應過來的史庫瓦羅也受到攻擊,眼睛還沒能追上綱吉的動作時,便被他閃到死角,遭到綱吉的手刀擊暈。
 
  接著,是史庫瓦羅,不讓他有機會碰到劍勝算就會比較高。
  可惡我真的生氣了!居然傷害骸さん跟大家!我要全力揍人!
 
  發現綱吉的盛怒,眼看不對的魯斯里亞立刻放開斯佩德,與貝爾、弗蘭同時從原本的位置跳開。
  情況一下子180度大轉變,使得觀眾席安靜下來,在心底為綱吉讚嘆。他居然不到30秒就擊倒了兩個可怕的人,現在他站在戰鬥場地的正中央,緊握拳頭。
 
  「第三個人、是……」低聲喃喃之後,下一秒他再度不見人影。
  「居然變得這麼快!?唔哇!!」說話並發出慘叫的是魯斯里亞,只見他被重重摔到地上。
 
  綱吉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魯斯里亞失去意識時扔出地上碎裂的石塊,被暗算的貝爾在千鈞一髮之際及時閃開,但是臉上的面具還是被風壓一削,斷了下半截,鮮血從被風壓劃出的傷口流下。
 
  「呃……」罕見的,貝爾沒有因為自己受傷而失去理智,反而是冷汗直冒,綱吉沒有給他停頓的機會,伸手將地上的石板用力一掀,毫不猶豫朝嚇傻的貝爾扔去,貝爾瞬間陣亡。
  「等、等一下啊綱吉!是ME們喔!」眼看所有隊友都被秒殺,弗蘭少見的慌張起來,急忙摘下面具。「你看,雖然ME今天沒有戴青蛙頭,可是ME是不折不扣的弗蘭喔--」
  「我當然知道你是弗蘭,也知道誰是誰。」一面說,綱吉一面冷著聲一步步逼近弗蘭,他還扳了扳手指讓關節發出喀拉喀拉的響聲,「把人插成針包的惡趣味,只有你和貝爾會這樣……混帳、居然把骸さん給……我非揍扁你不可!!」
  「……」啊啊,死定了。
 
 
-TBC
 
=雜談=
  這篇上次更新也是在秋楓祭呢,在前年(ry
  暴怒的綱吉很恐怖喔,因為太可怕了讓瓦利亞精神創傷全滅了(咦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1.05
*電腦稿完成:2016.10.0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