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柯南/架空]初遇。平次(赤→柯←降)

 
 
  [柯南/架空]初遇。平次(赤→柯←降)
  *赤降柯家庭設定系列文03
  *安室以本名「降谷零」來稱。
  *柯南五歲.綁架事件後一週
 
 
  「那麼,柯南君,乖乖在這裡等我喔。」
  「嗯。」
 
  目送降谷進到辦公室後,柯南從背包拿出書本,專心的看起來。
  通常被獨自留下的五歲小孩會多少有些不安,不過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完全沒有危險的柯南,放心的投身在書本的世界。
 
  畢竟天底下敢襲擊東京都警視廳的,應該沒有多少人。
 
  「啊啦柯南君?今天怎麼也來?一個人嗎?」
  「零事情沒辦完,老樣子讓我在這裡等。」
  「原來如此。」
 
  從容應對路過的警官們的他,令偶然進出的民眾感到好奇。
  甚至看到有不少人拿餅乾糖果給他。
 
  「請問那個孩子是?」當然積極的人會開口問。
  「一個同事的孩子,很可愛吧。」然後得到這樣的回覆。
 
  普通人不會知道,那個看似乖巧天真的男孩,是前一週將連續綁架殺人案的犯人逮捕歸案的大功臣。
  所以他在警視廳一炮而紅。
 
  為了那個案件,柯南幾乎整整一周都被降谷帶來警視廳,處理那個案件的後續。
 
  「零好慢喔……去一下廁所好了。」大概是飲料喝太多了,柯南扁了扁嘴放下他的書,溜下椅子熟門熟路地往廁所出發。
 
  自從上次被綁架後,他再也沒有一個人被留在家裡過。
  雖然因為這樣他的見識變廣,尤其在警視廳能聽到各式各樣的事情,但是他也了解到自己其實給那兩個人帶來不少困擾--即使降谷和赤井不那麼覺得。
  他一週來,偶爾會聽到人們討論降谷或是赤井的事,他早就知道那兩個人肯定在從事跟警察有關的職業,而且是處於非常厲害的地位。
  只是為了自己,他們從第一線撤下來。
 
  所以之前他才會在聽到幼稚園這個詞時,主動表示想要去,他知道他去那個叫做幼稚園的地方的話,他們至少不用24小時輪流守著他。
  可能是了解柯南的心意,他們總算在昨晚妥協,今天降谷便是來物色適合的幼稚園。
 
  「順利的話,下禮拜就能去幼稚園了嗎……唔啊!」正當柯南心不在焉地站在廁所門前時,門板突然從裡面大力向外開,往他的額頭撞個正著。
  「小鬼、沒事站在這裡發呆做啥啊!」
 
  正當被撞飛摔倒在地的柯南痛得想大叫時,緊接而來的罵聲令他錯愕的瞪大眼睛。
  他訝異的並不是對方的蠻橫不講理,而是那個人嘴巴裡吼的語言。
 
  「日……語?」
  「嗄啊啊?!廢話!沒聽過關西腔嗎臭小子!」
 
  雖然聽不是很懂,柯南也知道對方是在罵他,防衛本能令他縮起脖子,但是還是堅強的回瞪。
  眼前的少年不只衣服一身黑,皮膚也是黝黑色。
  勉強聽出的關西這個詞柯南知道,偶爾會在電視新聞聽到,那兩個人也曾說過要去關西出差之類的事。
 
  也就是說,這個人不是住在東京的人。
 
  「怎麼,小鬼,有什麼意見嗎!」
  「……」
  「不會說了嗎?」
  「……是。」
  「啥?」
  「才不是!只是在想要怎麼說!以免你聽不懂雞同鴨講!!」
  「臭小鬼你說什麼!!」
 
  禁不起柯南認真回應的少年,立刻憤怒的揪起柯南的衣領把他提起來,揚起的音量好似能傳遍整棟建築。
  被抓起來的柯南則是嚇傻的瞪圓雙眼,不知道對方為什麼要生氣。
  更糟糕的是剛才被撞到的地方遲來的開始發疼。
 
  慘了,眼睛和鼻子熱熱酸酸的。
 
  「平次你是在叫什麼啊……」
 
  打斷兩人的是隔壁女生廁所出來的少女,她紮著高高的馬尾,看起來與少年年紀相仿,應該是他的同伴。
  她一看清楚同伴的暴行,先愣了一下,才趕緊出手抱住柯南,把他從少年手上搶來。
 
  「阿呆、你對一個小孩子動什麼粗啊!」
  「這小子欠扁!」
  「怎麼可能!他看起來這麼乖……唉唷、你看你把人家給弄哭了!」
  「什麼、不會吧!我會被老爸揍的!」
 
  因為少女的話而陷入窘境的少年,態度立刻大轉。
  他趕緊低頭查看柯南的狀況,結果如少女所說已經是要哭出來的紅了雙眼和鼻頭,他緊緊咬著下唇似乎在努力忍耐。
 
  「喂喂喂怎麼這樣就哭了!你是男孩子耶!」
  「沒哭……」柯南嘴硬的回道,可憐兮兮的鼻音卻假不了。
  「平次你是做了什麼啊?」
  「只是開門打到他而已啊,誰叫這小子站在門口發呆!我又不是故意的,雙方各有一半的過失!」
  「不對,小鬼,這件事百分之百是你不對!」
 
  突然插進來的冷冽嗓音令兩人不約而同的一抖,停止爭吵一起回頭,才發現不知何時四周多了很多觀眾。
  在群眾之首的是降谷,他頭上頂著非常大的青筋。
  降谷幾步上前,一把抱過柯南,單手拖著他的身體,另一手檢查起他的狀況。
  被撞到的地方已經紅了一大片,還有一道很明顯的青紫,柯南倔強忍住的淚水早已滾到隨時會掉出來的大小,令降谷更加惱怒。
 
  「小鬼,亂吠之前是否先看看門板內側的字?」雖然恨不得把他毒打一頓,他得先幫柯南做緊急處理。
  「門板內側的字?」少年困惑的前去拉開廁所的門。
  「那麼,服部先生,因為這個突發狀況,那個案件請容我之後再跟您聯絡。」不等少年得出答案,降谷揚聲向人打招呼。
  「我明白了,很抱歉我那個笨兒子做出這種蠢事,這孩子有什麼狀況的話請立刻告訴我。」
 
  而回應降谷的聲音,如一巴掌打在少年頭上,令他驚恐地從門板後探出頭。
 
  「老、老爸?」剛剛降谷的氣焰太可怕,居然讓他沒發現自己家老爸也在現場。
  「晚點我會拎著這臭小子去道歉,先去冰敷擦藥吧。」
  「是,感謝您的諒解。」
 
  降谷欠了欠身,便抱著柯南快步離開,留下名為平次的少年與他的同伴,他的父親,其他人則作鳥獸散。
 
  「那麼,平次,你知道為什麼降谷君會說錯都在你了嗎?」
  「……PULL,那個門應該是要往內拉才對。我是不是會死啊,老爸?」剛才的降谷比起團藏、他的父親,要讓他更害怕。
  「有可能吧,最好做好必須切腹的心理準備,降谷君是關東警界的菁英,而柯南君,剛剛被你撞到的那個少年,是他出了名疼愛寶貝的孩子,同時也是解決那個連續殺人案的功臣。」
  「什麼、就是他!?」
  「總之,你要是沒好好道歉,老爸老媽都救不了你的,平次。」
 
 
 
 
  「我回來了。」
  「秀--」
 
  不意外一進門就聽到高亢的童音伴隨急促的腳步聲向自己飛奔過來,坐在玄關階梯上脫鞋子的赤井,才剛把鞋子排好就感覺到一股重量撲到自己背上。
 
  「歡迎回家!」
  「嗯。」
 
  回頭在水嫩的小臉上親吻一口,赤井拍了拍他的頭。
  然後發現柯南的額頭貼了一塊不小的紗布。
 
  「這是怎麼了?」問句是拋向一樣來到玄關迎接的降谷,赤井起身後把柯南抱了起來。
  「被人用門板打到弄傷的。」
  「是誰?我記得今天你們也去了警視廳吧?」赤井的聲音明顯低了好幾分,哪個大膽的人敢弄傷他們的寶貝孩子。
  「是啊,除了為了把柯南弄進那間幼稚園,順道去和大阪府警討論之前那個案件的事。」
 
  抱著柯南,他們移動腳步進客廳。
 
  「我記得你說過是那邊的警視廳廳長會親自過來?」
  「是啊,他順道帶了他的兒子。」
  「所以是他兒子弄的?」敏銳的赤井馬上就會意過來,降谷不會沒事提別人的家務事。
  「嗯。」
  「那個人很笨喔,明明廁所的門上寫著PULL,還把門往外推,結果就打到我了。」因為赤井的關係學了不少英文的柯南,發音非常標準。
  「這樣啊。」這就解釋得通柯南被弄傷的原因了,外來的人不知道柯南來歷很正常。
 
  三人在客廳的沙發坐下,平時赤井回家會先去換衣服,不過他現在想先詳細這件事。
 
  「最可惡的是那個臭小鬼一開始還沒發現自己的問題,甚至把柯南君給弄哭了。」
  「喔呀?」
  「才沒哭!」
 
  沒料到自己丟臉的事情會被抖出來,柯南激動的站到沙發上,伸出小小的手想去摀降谷的嘴。
 
  「頭上也被撞了個瘀青,他還大聲的罵了柯南君,把柯南君嚇壞了。」
  「就說我沒有啦!!」
 
  只是嚇到了而已、沒有嚇壞,更沒有哭!!
  柯南像隻被惹毛的小貓焦急的解釋,可是兩個大人根本不理他。
 
  「這還真是不可饒恕,把他弄哭了啊。」
  「要不是看在服部先生的面子上,我才不會輕易放過他弄哭柯南君的事。」
  「你們兩個只是想要強調我哭了的事吧!!」
 
 
-END
 
=雜談=
  原稿的後記我居然只寫了個平次掰掰XDDDD
  怎麼說,這兩個大人會這樣只是因為柯南真的很少哭,所以被他們拿來當奇聞軼事,當然還是對平次很火大。
  上一篇害柯南哭的綁架犯最後就被送去坐牢了,平次的下場可能真的是切腹吧(咦
  因為覺得丟臉而拚命否認自己哭的柯南君真是可愛到不行(欸
 
  根據設定柯南肯定會是東京都的警視廳的偶像(咦
  目前的平次是15歲,也就是國中生,我是打算讓他們下次見面就和原作一樣是17歲vs7歲,不過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互動wwwwww可能還是會和原作一樣平次被柯南嫌棄吧(不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6.05.23
*電腦稿完成:2016.09.3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