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鑽A]弱み(弱點)(御沢)

 
 
  [鑽A]弱み(弱點)(御沢)
  *時間點為秋季大賽優勝後
 
 
  「痛痛痛……」
 
  側腹傳來的刺痛,令御幸醒了過來。
  模糊的視野眨了幾次還是糊成一片。
  好一會兒御幸才意識到那是因為自己沒有戴眼鏡,身上的疲勞比以往都大,才讓意識跟不上思緒。
 
  不過也只有一下子。
 
  「現在……幾點了……」
 
  正當他起身想拉開被子拿手機時,發現一股力量壓著他的被子。
  但是他還是爬起來了,結果看到他的寶貝投手趴在他床邊沉沉睡著。
 
  「澤村?」
  「你終於醒啦,大牌隊長。都九點了。」
 
  下個引起他注意的是壓低音量的損友的聲音,御幸這才發現房間的入侵者不只一個,只見倉持拿來御幸掛在椅子上的外套,披到澤村的身上。
 
  「九、!?」
  「嘛,今天是休息日,你也受傷不能活動,要睡到幾點是你的自由。」
  「……怎麼搞的,這麼溫柔,真噁心。」
  「嘖,吵死了。」
  「這傢伙是?」
 
  澤村沉沉睡著,絲毫不受他們說話聲影響,連倉持把外套披到他身上都沒有一點反應。
 
  「不知道,昨天回來的時候他已經在房間呼呼大睡,可是早上到處都看不到他,大夥兒找了好一陣子才發現他跑到你這裡來。」
 
  倉持雖然平時都對澤村又踹又扁的,其實誰都知道他很顧著這個傻小子,所以御幸也沒有刻意調侃,只是輕輕碰上澤村的臉,把玩他的頭髮,聽倉持描述詳細的狀況。
  稍早除了他,還有春市和金丸在幫忙搜索,若非回來看他們的克里斯點出,他們還沒料到澤村是跑到御幸的房間來。
 
  「聽小野說,他昨天本來好像打算等到我們從醫院回來,是被克里斯前輩哄去睡的。」
 
  昨天,他們終於在東京地區的秋季大賽拿下春季甲子園的選手權。
  戰勝夏季以來的強敵、藥師寺後,他們一路從神宮球場喧騰回來,與三年級的畢業生在青森寮大肆慶祝。
  然而,由於本賽季起擔任正副隊長的三人組缺席,他們並未玩到深夜,當然另一個原因更在於上場選手的疲勞已經到達極限。
 
  慶功宴散會的時間甚至比平時練習的結束時間要早。
  最擔心御幸的莫過於與他搭檔的投手群,倉持他們遲遲沒返校增加他們的不安。
 
  尤其是表面上一直很有精神,又是隊上的氣氛製造者的澤村,昨天很反常的沒有把心思放在隊伍的狂歡上,誰都知道他是在擔心公開交往好一陣子的御幸。
 
  「可能是早上、或是半夜醒來後自己摸過來的吧。剛好昨晚大家都隨處睡,讓你的房間只剩你一個人睡,所以也沒有人發現他跑來這。」
  「榮純君很擔心隊長啊。」春市從門口出聲,御幸這才發現他的房門不知何時被人打開了,門口堵了一堆人看熱鬧,嘲弄地笑著,顯然不是來關心他的傷勢。
  「你們……」
  「你的狀況我們已經聽園說了,不過澤村還沒,你就等他醒來自己告訴她吧。」川上看著御幸的眼神也有著安心,「今天大家是自由活動,監督要我們好好休息,晚上會再辦一次慶祝會,不只退隊的三年級,還會有更多已經畢業的人回來,可別缺席啊。」
 
  我們這些電燈泡就先撤退了,倉持故意丟下調侃後,好心幫他把房門關上,讓圍觀群眾們離開。
 
  「……這些傢伙是來做什麼的啊。」
 
  無奈地瞪著關上的門,御幸再度埋怨身邊的小笨蛋不小心露餡的事,害他一天到晚被調侃。
  不過澤村還是繼續熟睡,大概是太累了卻又因為擔憂而沒能睡好,導致疲勞倍增。
 
  「但是讓他這樣睡死也不好……」愛不釋手的一直輕捏澤村的臉,御幸盤算著該怎麼把他弄上床,要是他著涼或是弄傷肩膀就糟了。
 
  若是平常,他大概會毫不猶豫的下床把澤村抱到床上,但是現在側腹有傷,他不能亂來。
 
  「澤--村。醒醒、喂。」雖然覺得不太好,御幸最後還是選擇把他吵醒。
  「唔唔……」
 
  由於御幸這次除了認真地叫他,還一直捏他的臉,澤村終於不堪其擾的有了反應。
 
  難得出現淡淡黑眼圈的他先是皺起眉,揪住被單。
  然後迷迷糊糊的睜開眼。
 
  「啊咧……?」長時間沒有攝取水份的關係,澤村脫線的一聲有些沙啞,令御幸止不住笑意。「……御幸前輩?」
  「真服了你,這樣的姿勢也能睡昏,來,上來。」拍拍身邊的床位拐他上來,一臉迷茫的澤村看起來很好拐騙。
 
  果不其然,澤村揉了揉眼睛後,傻傻的爬進御幸拉開的被窩。
  但是他並沒有當機太久,不過十秒,他的意識就清楚起來了。
 
  「啊、你、唔!!?」清醒立刻要活用他天生的大嗓門時,澤村馬上被御幸眼明手快的摀住嘴巴。
  「早安啊,可以拜託你不要一大早就大呼小叫好嗎?」他可不想近距離被轟炸。「保證你不會大叫我才放開,真是,剛睡醒嗓子就這麼有力啊你……喂?」
 
  碎碎唸到一半,御幸突然感覺到手心流入了什麼溫熱的東西。
  往懷裡的澤村一看,發現他竟然淚眼婆娑,而且斗大的淚珠還掉個不停。
 
  「你、你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哭了?」
  「啥?」澤村好像這才發現自己的潰堤,慌了起來。「沒、沒什麼!我也不知道、是眼淚自己擅自……嗚……」
 
  看著他哭,御幸想起剛才玩他的臉的時候,有發現他不只有黑眼圈,眼睛也有些腫,臉上也有淚痕。
  再加上他今天在沒有人注意到的狀況下摸進自己的房間,硬是趴在自己身邊睡的行為……
 
  好像突然懂了什麼?御幸不禁笑得開懷,在澤村看到前緊緊把他往懷裡壓。
 
  「喂、你?」
  「噓,別說話。」
 
  肯定是自己昨天出問題的緣故,害他不安了吧,而且是相當嚴重的。
  比起比賽優勝的喜悅,自己的傷在心愛的小戀人心中更佔份量,這令御幸簡直樂歪了。
 
  擁著澤村,御幸享受著這份甜蜜感,邊安撫還在顫抖哭著的他。
  直到澤村啞著聲喚他,御幸才稍微鬆手,不過沒有放開搭載澤村腰際的手。
 
  對上他的眼,御幸柔聲毫不隱瞞地說明自己的傷。
  聽到神宮大賽御幸說不定無法上場時,澤村明顯表現出失落,但是也就只有一瞬間,他安靜的聽著。
  不過,御幸提到克里斯表示這段期間他會盡量回來幫忙時,澤村如他所料開心的笑了。
 
  「你可別在這期間給我異想天開亂投、搞到自己受傷啊。」
  「才不會咧!有師父在我絕對會小心謹慎的!我這個拿下甲子園門票的大功臣的字典裡才沒有大意這兩個字、我還要在神宮大賽大投特投喔!」
  「是是。」確實,比起我,有克里斯前輩在的話他暴走的機率微乎其微。
  「我絕對要當上王牌!」
  「加油啊。」
 
 
-END
 
=雜談=
  一年半前寫這篇的時候,漫畫連載好像正好到王谷戰吧,手稿上的後記寫了變化球的出現wwwww那時候真的非常期待動畫的進度能夠早點追上,因為那裏是澤村一大成長的地方。
  結果,同樣的,現在也非常期待動畫下一季,因為漫畫目前最新的進度澤村又向前跨了一大步,而且這次是會影響到降谷地位的部分wwwww
  說實話鑽A我追到現在應該是……四年?好像才真的開始變的很愛很愛wwwww然後最大的原因是我去日本的同人場挖到很棒的本(ry
  而且在日本這一年我實際去了春季甲子園和夏季甲子園,吸收了很多日本高中棒球的精神wwwwww
 
  鑽A裡最愛的還是看澤村耍蠢就是了(欸
  不過最近很惆悵的就是御幸他們三年級了,好不容易澤村終於要開花結果,能搭檔的時間卻變得很……唉,投捕不是同一屆真的在這邊會很難過。
  其實最近對於鑽A還寫了一篇應該可以有1萬字的稿(不過還在開坑的階段),只是那篇太不穩定了,有機會寫完再分享wwww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5.05.27
*電腦稿完成:2016.10.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