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5674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稻妻/架空]Secret<二十>(鬼円)

 
 
  [稻妻/架空]Secret<二十>(鬼円)
  *円堂守性轉設定,現在女扮男裝中所以外表性別為男生
 
 
  「後衛、再退後一點!」
  「中場、注意彼此的距離!」
  「前鋒在搞什麼鬼啊!衝太出去了!」
 
  円堂、神童、不動三人的聲音,充斥在球場上,有精神的指揮。
  配合三人的指示,眾人忙著東奔西跑。
 
  「監督、教練、我們不使用円堂君的爺爺留下的密傳書好嗎?」小葵看到天馬又一次失誤,忍不住開口問。
 
  稍早,當他們得知記載必殺技的密傳書可以解讀時,非常的高興,因為他們現在非常需要強化攻擊力,所以他們要求円堂找出強力的必殺技。
  然而,円堂卻毅然把所有的筆記本與他的相本收回盒子裡,並且鎖上。
 
  『現在的我們,需要的不是新的必殺技,而是彼此的默契。這種事,不需要依靠爺的密傳書。』
 
  円堂如此宣言後,把盒子與鑰匙一起收進他的置物櫃,便逕自跑出去熱身了,他獨斷的樣子讓誰也說不出話來。
 
  「円堂君他是不是有點太自作主張了?」如果是監督判斷還可以接受。
  「不,他說的很正確。」響木回答小葵。「在他們現在無法配合彼此的狀況下,再強力的必殺技也無法對比賽有益處。足球是團體的運動,相互搭配比什麼都重要。」
  「是、是嗎。對不起……」
  「不用擔心的,小葵,大家一定沒問題的。」小秋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吧,該去準備補給品了。」
  「嗯。」
 
 
 
 
  不到三天的補救作業,效果十分有限。
  就在雷門還是失誤連連的狀況下,迎來八強賽。
 
  懷著沉重的心情,眾人踏上FF球場。
  奇怪的是,円堂在熱身時不知為何有些亢奮,休息時一直掃視觀眾席,顯得心不在焉。
 
  「円堂君,怎麼了?」發現円堂異常的春奈,擔心的跑來問。「看你都靜不下來,在緊張嗎?」
  「沒有啦,只是在找鬼道前輩。他說他今天會來看比賽。」還會穿我縫的披風。「只是我怎麼樣都找不到他,好奇怪。」
  「怎麼可能找的到啊,觀眾席可是大爆滿耶。」
  「可是我上次就有找到啊。」氣嘟嘟的回道。
  「巧合吧,巧合。」春奈毫不猶豫的潑冷水,心裡有些小吃醋,為什麼鬼道會告訴円堂要來觀賽,卻沒跟她這個妹妹說呢?
 
  說起來,她覺得最近的鬼道真的變了。
  先不論之前有多照顧円堂,前天她打電話過去關心敗戰的兄長時,鬼道的聲音完全沒有沮喪的感覺,讓她驚訝這個恢復的速度快的詭異。
  她可是很清楚自家兄長的責任感與好勝心有多強烈,也擔心過他會不會一蹶不振。
  但是那天的通話中,鬼道的聲音帶了點愉快。
 
  「雷門足球隊的各位,請問你們準備好了嗎?」正當円堂和春奈還在爭論時,裁判跑了過來,通知比賽即將開始。
  「我們已經--」負責回答的固然是隊長的神童,然而--
  「不好意思,我們的人員還沒有到齊。請稍等一下。」卻被響木給打斷。
  「「咦!?」」最吃驚的還是眾隊員。
 
  怎麼回事?円堂用眼神問春奈,春奈搖搖頭表示她不知道。
  兩人回到隊伍裡,望著隊上一陣騷動。
 
  「你們知道吧?要是到比賽開始時間的一分鐘前都還不出場就位的話,就會被視為放棄比賽。距離時限只剩一分鐘。」裁判鄭重的繼續說,隨後退了一步,開始盯著錶。
  「響木監督、我們已經全到了啊!十四個人不差!」
  「慢著,壁山呢?」染岡環視一圈發現最壯碩的壁山不見蹤影。
  「他去廁所了。」天馬立刻回答。
  「還有45秒。」
  「爸爸,真的全到了啊,為什麼還不能開始?」冬花也忍不住質問做教練的久遠,他也不發一語。
  「円堂君你也勸勸監督啊!」想到円堂和響木最熟,小秋過來拉円堂。
  「可是既然監督說還有人沒來,就是那樣了吧?」円堂看了看響木老神在在的樣子,很清楚自己勸不動。
  「討厭!」
  「還有人會來?!到底是誰啊?」
  「還有30秒。」
  「好不容易打到這裡卻要放棄比賽!?我才不要!」
  「響木監督!」
  「豪炎寺你認為呢?」不動都焦躁起來,向緊皺眉頭的大哥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円堂按兵不動的話,我們也……」
  「還有15秒。」
  「響木監督、究竟還有誰會來!」
 
  "噠,噠,噠,噠,噠……"
 
  「……腳步聲?」這個存在感是?
 
  耳朵十分敏銳的円堂,突然捕捉到那特殊的聲音,忍不住脫離隊伍跑了出去,方向是進場的通道。
  不曉得円堂為何突然這樣行動,被帶動的其他人也好奇的跟進。
  只見一個人從通道口出現,威風凜凜的踏上階梯。
 
  「「咦咦!!?騙人!!」」
  「鬼道前輩!?」
 
  見著円堂等人吃驚的表情,鬼道忍不住笑了。
  隨即斂起笑容來到円堂面前。
 
  「唷。我不是說了我會穿著你縫的披風來嗎?怎麼那種臉?」披風下是印著14號的雷門隊服。
  「為為為為為……」
 
  這時察覺到騷動的觀眾席也一片譁然,因為攝影機將鬼道進場的畫面特寫在大螢幕上。
  鬼道在日本足球界大有名氣,不用說這種行為立刻引起軒然大波。
 
  /請各位稍等一下!\負責播報的角馬王將快速地翻閱大會規則的手冊。/根據大會規則第64條第二項,只要在比賽前完成轉學與入隊手續,就能轉隊。因此鬼道有人選手的轉隊行為完全沒有問題!\
 
  「我果然沒有辦法放棄足球,想說一定要在今年對世宇子復仇,所以轉來了。」鬼道對觀眾的喧嘩不予理會,堅定的望著這群新隊友。
  「聽說你之前還陷入低潮期,沒想到來這招。」神童等人其實也很擔心鬼道和帝國,可是緊湊的時間與練習狀況不容許他們去關心。
  「振作得可真快。」狩屋躲在隊伍後面說道。
  「円堂君,"你縫的披風"是什麼意思?」影山可沒漏聽鬼道的話,不知為何就是知道那是給円堂的招呼語。
  「你……你……」円堂還在震驚中說不出話,他想起鬼道送他回來時兩人的對話。
 
  『藍色的披風啊……』
  『怎麼?』
  『總覺得會和雷門的制服搭呢,呵呵,下次找機會穿穿看吧?我可以把豪炎寺的拿來借你穿喔。是雷門的王牌的10號喔。』
  『……那倒是不必要。』
 
  「小守?」發現円堂脹紅了臉,不動有些緊張的喚了一聲,卻大大的退了一步--他直覺接下來不太妙。
  「如何?我振作起來囉,你要用"熱血之拳"教訓我嗎?」
  「當然要、鬼道前輩你這個大笨蛋!!」出乎眾人意料的,円堂突然發出憤怒的一吼,並且跳起來一拳敲在鬼道的腦袋上,使得鬼道痛得蹲下。「笨蛋笨蛋笨蛋!!為什麼要遲到啦!為什麼沒有先跟我說啦!害人家那麼擔心你!什麼轉換心情、你連隊伍都轉了!討厭鬼、蠢蛋、不理你了!!」
 
  円堂劈哩啪啦的吼完就衝到場上就位去了,宛如機關槍般令人來不及反應。
  隊伍的錯愕程度不輸給鬼道,他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円堂,比初次見面、他出手教訓兩個兄長的時候還暴走,過之唯恐不及。
  身為円堂的哥哥們兼同為"熱血之拳"的犧牲品的豪炎寺和不動,同情又好奇的扶鬼道起身,不,應該說是把他架起來比較妥當。
 
  「你對那個孩子做了什麼啊?」那股怨念和怒氣可是前所未見。
  「我……之後再說吧,該比賽了不是嗎?」他摸摸被打的地方,有點腫,可見円堂真的相當激動。
  「口氣真大,也不想想是誰遲到害我們差點不能比賽的。」
 
  歷經心驚膽戰的小插曲後,雷門與千羽山終於得以開始比賽,雙方球員紛紛上場就位。
  相較於千羽山只有監督一人坐鎮的板凳區,雷門有四個替補球員,半田、濱野、速水、影山。
  順利開球後,先由雷門持球,然而猶如幾天來練習慘況的延續,今天的雷門依舊失誤連連,令觀眾噓聲不斷。
  鬼道在前十分鐘絲毫沒有任何行動,只是看著隊員的動作,時而皺眉。
  神童和不動也異常沉默了,令円堂感到奇怪,明明隊上有三個司令塔,卻沒有任何人指揮讓整個球隊踢得亂無章法。
 
  「在搞什麼……」
  「円堂、抱歉!」風丸突然大喊,嚇了円堂一跳,只見對手穿過風丸的防守帶球衝了過來,幸虧壁山及時使出"大岩壁"阻擋。
 
  但是這一記"大岩壁"力量過猛,導致狩屋來不及接應,球立刻被截走。
  由千羽山的九號傳給十號,十號立刻使出會發光的射門"閃耀驅動",刺眼的光線迫使円堂忍不住閉上眼。
 
  "嗶--"球就這麼進了。
 
  「慘了!」
  「這招式也太邪惡了!」狩屋跑過來接過球傳向中場。
  「不會再讓他成功的。」円堂知道狩屋想安慰他,擺擺手示意他不介意。
  「狩屋、松風、風丸、霧野、壁山,過來一下!」突然,一直很安靜的鬼道點名,只見他和神童、不動圍成一圈。他們對被叫過去的人交代一些事。
  「鬼道前輩行動了?呵,就讓我見識一下天才攻擊策動者的能力吧。」
 
  如同被施加魔法一般,再次開球後,雷門的配合變得截然不同。
  傳球終於順利到位,使的球在本場比賽中首次進攻到千羽山半場。
 
  然而,染岡的"青龍咆哮"卻沒能穿過守門員綾野的防線。
 
  「好厲害、好厲害好厲害!!」円堂趁著空檔衝了上來,抓著鬼道的手又叫又跳,「是鬼道前輩調整好大家的對不對?真不愧是天才的攻擊策動者!」
  「如果那也算攻擊策動的話,攻擊策動就太廉價了。」鬼道得意的笑著。「我只是修正你們的傳球誤差罷了。」
  「只是?但是還是很厲害啊!」開心的笑開。「鬼道前輩只和我們踢了10分鐘,就能抓準誤差並且修正,你果然是大大大大大大大天才!」
  「喔?不是說不理我、直罵我笨蛋嗎?」鬼道忍不住逗他,手馬上被掐緊。「痛。」
  「是啊,鬼道前輩只有在球場上和唸書上是天才,其他時候都是大笨蛋!咧--」円堂立刻變臉做個大鬼臉,衝回球門。
  「……他的活動力也太旺盛了吧。嘛,一如往常。」不動頭痛的在臉上抹一把。「還有你,少在那邊逗他了,雖然很好玩,要適可而止。」
  「是是。」鬼道還在甩手,可見円堂掐得相當用力。
 
  由綾野把球踢出來,再一次驅動比賽,少了配合度不良的問題後,雷門的整體表現比千羽山優秀得多,很快就變成雷門逮到球就射門的狀況居多。
  千羽山的守門員綾野亦不是省油的燈,俐落的指示使後衛得以控制射門路徑,讓他順利擋下球。
 
  很快的,綾野就拿出壓箱寶,在龍形龍捲風出現時,以"無限之壁"抵擋。
  這時,迎來中場休息的哨音。
 
  「大家辛苦了。要好好補充水分喔。」
  「沒有拿到毛巾的請跟我說一聲!」
 
  經理們分頭發著補給品,神童等球員坐成一圈。
 
  「"無限之壁"果然難對付,"烈焰龍捲風雙驅"不知道有沒有效。」上半場沒什麼表現的天馬歪著頭想。
  「沒辦法,"無限之壁"的力量比"黃金神掌"要強太多了。一次也沒有用雙驅突破円堂的我們踢不破的。」豪炎寺現實的說。
  「連鎖射門呢?再加上隊長的"極強音律"。」
  「不妥,雙人技的力道不好拿捏,在我們剛調整好節奏的現在,難保不會失控。」神童搖搖頭,邊按摩他的腳。
  「綾野的體力很好,接了那麼多記射門都沒事的樣子,不能亂嘗試。」
  「但是也不能不試。」
 
  剛才去了一趟洗手間的円堂跑了回來,他擠到不動和豪炎寺之間,坐下。
 
  「進攻、進攻、不停進攻!展現出如鑽石般強韌的意志攻擊,那樣肯定能找到突破口!」
  「不要那麼興奮,小守……對了,小守你也抓到機會就攻擊吧。」
  「咦?」不是常常要我別亂跑出球門嗎?
  「円堂也參與嗎?」風丸也相當意外,懷疑老是反對円堂暴走的不動哪根筋不對了?
  「確實,我和小守的搭配應該不太會有問題,"閃電一號射門"和"高空落雷一號"的力道應該可以打穿。」
  「這樣啊……」看向鬼道時他也給了一個肯定的眼神,円堂開心的笑了起來,再看向隊長兼司令塔的神童--卻發現他不知什麼時候離開隊伍的圈圈,走向監督們。「隊長?」
 
  神童不知與響木和久遠說了什麼,讓他們兩個人露出為難的表情,但是還是點了頭。
  發現円堂的視線,他們走過來。
 
  「討論完了嗎?」
  「是。」
  「那好。下半場要換人。」球風自由自主的雷門,是不太需要指導者的話語的。
  「換人?誰?」
  「我。」神童面色凝重的表示,立刻引來眾人一陣驚慌。只見神童乾脆地拿下自己的隊長臂章。
  「神童、怎麼回事?」最訝異的莫過於和他最要好的霧野。
  「其實……我一直瞞著大家,我在御影專農戰受的傷病沒有痊癒。」神童把長襪拉下,露出一截刺眼的白色繃帶。「但是我還是很想和大家一起參加全國大賽,所以逞強了……不過,也到極限了。」
  「怎麼會……」
  「不要那麼難過的臉啊,円堂。多虧你,我才能沒有留下遺憾的退場。」現在的他,已經無法踢出強力的射門了,對隊上是個包袱。
  「……隊長……」
  「我的事情等比賽結束後再說吧。現在是突破"無限之壁"最重要。」神童的表情和聲音都很平靜,他知道現在的雷門少了他也不要緊。「監督。」
  「咳咳。影山,由你上場頂替神童的位置。」
  「咦咦!!?我嗎!?」由我這個新手來頂替神童隊長的位置?!還有其他前輩在的說……
  「上吧,影山,你的腳比我們有力,新的必殺技也練成了不是嗎?」結果推他一把的是半田。「現在我們需要的,是強力的射門。」他們其他三人都不是前鋒啊。
  「……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
  「至於隊長的位置……神童,你說吧。」
  「是。」握著隊長的臂章,神童點點頭。
 
  腳傷的事,神童早已事先和響木他們知會過了,也因此,為了應付他可能隨時要退場的問題,他們已經先決定了屆時頂替的隊長人選。
  神童環顧一下隊友們,發現他們都不約而同看向一個人,而那個人則毫無自覺的望著自己,絲毫沒發現自己正受到注目。
  神童露出愉快又放心的笑容。
 
  「円堂。」
  「是?」
  「伸出手來,左手,把你的手臂打直。」神童走向他,円堂還沒會意過來的乖乖照做,神童就這麼把臂章套上去。
  「……咦?」
  「雷門就拜託你了,円堂。」拍拍這個小小後輩的頭,神童感到安心無比。
  「咦?什麼!?等、等等、隊長這是!!我沒辦法啦、我是一年級的、還很不成熟、交給風丸前輩、天馬前輩,或是鬼道前輩比較……」
  「不,円堂,這個隊伍裡最適合當隊長的,非你莫屬。你總是以隊伍為第一優先,比誰都還深愛足球,而且總能用一句話就提升隊伍的士氣。」這是自己完全做不到的。「甚至,只要有你在,大家就會湧現力量。」
  「我、我沒有……」
  「你替我們解除了廢社危機,找回了響木監督,連帝國的鬼道有人都被你吸引而來,成為我們的夥伴。我想,大家都沒有異議吧?」
  「「當然!!」」
 
  面對眾人的期待,円堂頭一次表現出沒自信。
  他瞪著手臂上的臂章,好像被他咬了般的皺著眉頭。
 
  「隊長究竟該做什麼,我完全不知道啊……」
 
  真實身分是女孩子的他,可從未想過要在雷門帶領球隊。
  因此,在學園鍛鍊自身的足球時,他未曾向八神等人請教過帶領球隊的事。他只知道,隊長是球隊的中心,責任重大。
 
  「關於這點,我想你不需要煩惱。」風丸笑著開口。「你只要像平常一樣就好了。」
  「什麼意思?」
  「就是和你平常一樣在球門前鬼吼鬼叫就好了。」不動拍了拍円堂的頭,因為力道有點大,円堂反射性地拍掉然後護住。
  「不要拍我的頭!」假髮掉了要怎麼辦!「而且我才沒有鬼吼鬼叫,我只是想要幫大家打氣,讓大家提振精神。」
  「所以說,你只要保持那樣就好了。」這回換鬼道出聲。
 
  雖然他才剛入隊,他卻很贊同由円堂接替隊長。
  過去作為對手時他便發現到,円堂非常適合當隊長,有時他甚至會忘記神童才是雷門的現任隊長。
 
  「隊長最重要的職責,就是穩定隊伍的士氣,時時看照隊伍。」
  「但、但是我不像隊長和鬼道前輩一樣,有辦法指揮隊伍。」神童和鬼道都是優秀的司令塔。
  「傻瓜,那種耗腦力的事哪會交給你的笨腦袋做。」不動寵溺的捏了捏他柔軟的臉頰。「司令塔的工作是我們兩個的,你只管全隊的狀況和球門就好。」
 
  聽不動說完,円堂又看了看鬼道,鬼道再度給他一個堅定的點頭,露出要他放心、自信滿滿的笑容。
 
  「隊長不需要什麼都做,最重要的是相信自己與隊友的力量。這樣,隊伍也會相信你。」響木清了清喉嚨,咧著嘴笑著說。「懂了嗎?円堂。」
  「……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既然受到了肯定、他就要用行動來回應。
  「好了,各位,下半場要開始了,快準備上場吧!」夏未看了下時間,對面的千羽山已經陸續就位了。
  「下半場絕對要得分喔!」想也沒想,円堂一掃方才的畏縮、高聲一呼,眾人立刻大聲回應,附帶些許笑聲。
 
  看吧,円堂這個人天生就是個做隊長的料。眾人一齊在心中想著。
 
  「對了,豪炎寺、鬼道前輩。」在兩人要進入前場前,円堂突然抓住他們的衣角。
  「「?」」
  「有件事我想試試,等等能請你們配合我嗎?」
  「好是好,你想試什麼?」
  「一個叫做"閃電爆破"的三人射門技。」
 
-TBC
 
=雜談=
  開學一整個就是燒錢啦030好多課本買買買,快窮死了。
  提前開始準備秋楓祭是正確的,這學期有種會忙到死掉的預感||||||尤其最近觀望的合唱團的狀況很,嗯,我會加油的。
  當初寫這章好像頗卡的(望筆記),因為很不想讓哭哭離隊卻又為了劇情所需[拭淚]
  下一章有我最愛的閃電爆破wwwwww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3.02.08
*電腦稿完成:2016.09.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