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柯南/架空]綁架(赤→柯←降)

 
 
  [柯南/架空]綁架(赤→柯←降)
  *赤降柯家庭設定系列文02
  *安室以本名「降谷零」來稱。
  *柯南五歲
 
 
   由於本業是只有在夜間營業的酒吧,難得白天在街上走的琴酒,被眼前不尋常的景象給停下腳步。
  大中午的街上人潮來來去去,幾乎都是白領階級的人,也有一些大概是提早放學的學生。
  在那之中,有一個人已經在同一個地方來回走了不下5趟,又是進入巷子又是彎下腰去查看車底,似乎焦急的在找什麼,使得從街頭走到街尾這兒的琴酒感到奇怪,附近的路人也不禁側目。
 
  不過使琴酒停下腳步的不是他,而是離那個現場不遠處的花圃裡,露出的神祕物體--看起來出奇的眼熟。
 
  悄聲走近看仔細後,琴酒覺得頭痛起來。
 
  怎麼會在這裡?
 
  眼前的不明生物看似好好地躲在花圃裡,仔細看就可以發現他頭頂那應該稱作是"耳朵"的東西露了出來,十分顯眼,只是比不上那個行為詭異的男人。
  顯然那個小小的孩子也在盯著那個怪異的人,瞪著一雙又圓又大的清澈雙眸,完全沒發現來到他身邊的自己。
  原本想裝作沒看到直接走人,但是一想到之後可能會出大問題,腦中閃過諸多考量……
  琴酒只能再上前一步,一把把那個小小的孩子從花圃拎起來,他愣了三秒才換上驚恐的表情,臉上寫了大大的"糟糕了"兩字。
 
  「喂,老鼠,你在這裡做什麼?」把穿著老鼠的玩偶裝的他提到與自己視線等高,琴酒冷著聲音問道。
 
  啊,老鼠尾巴也好好附著啊。
 
  「……琴酒?」柯南呆了一下才認出琴酒。「呃呃、你做什麼!放我下來我要躲起來、不然會被壞人給抓走啊!」
  「什麼鬼話。」
 
  掙扎中的柯南很難繼續提著,琴酒只好勉為其難的把他往臂彎裡塞,單手托著他的小屁股抱好他,另一手拉開風衣往他頭上罩。
  他咕噥一聲抱怨煙味很重,不過總算乖乖靜下來,小小的手捏住琴酒的衣服。
 
  不消幾秒,琴酒便了解整個狀況。
  根據他的猜測,柯南八成是被綁架了,綁架犯是不遠處那個奇怪的傢伙。
  然後柯南大概自己想辦法成功脫逃了,情急之下才會躲在花圃裡等綁匪離開。
 
  「嘖,那兩個人在做什麼。」
 
  雖然也很想吐槽讓5歲小孩輕易逃走的綁匪,特地去找對方的碴不是琴酒會做的事。
  他準備直接抱著柯南走人。
 
  「等等、不能走!」然而柯南又抵抗起來。「那個人是壞人,要抓住他……」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天兵的罪犯,笨到讓5歲小孩脫逃。居然還敢綁架人?這回還可能被反抓,真是挑錯下手對象了。「你想抓他?」
  「嗯。」小老鼠用力點頭。
 
  明明那雙眼充滿了恐懼,也該因為被綁架而不安的不得了,而且這條街道對柯南言應該是陌生的……是哪來的膽量讓他想反咬犯人一口?
 
  「那個人,零說他是一個大壞蛋。」
  「……」
  「他做了很多壞事,讓小朋友不能去幼稚園……不抓住大家都會不快樂。」
 
  看來他吸收了很多那對年輕的監護人的精神。
  不過,經柯南這麼一提,琴酒也察覺那個人有些眼熟。
  只是正當他在觀望的時候,對方正好轉過頭來,就這麼對上眼,琴酒也馬上想起對方是什麼來頭了。
 
  ……就當賣那兩個人、以及警方,一個人情好了。
 
  「啊,先生、那個孩子--」
 
  柯南對那個人的聲音的印象,就斷在這裡。
  下一秒只見他被抱著自己的琴酒用單手制伏在地上。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和恰到好處的力道控制令柯南完全看呆了。
  即使那人想掙扎脫逃,也被琴酒一個狠瞪給下了定身咒,就這樣被解決了。
 
 
 
 
  「時間過得真快,那之後已經過了兩年了嗎?」
 
  望著在休息室的沙發上靜靜看書的柯南,基爾感嘆的說道。
  柯南身旁坐著自己的弟弟,回答柯南偶爾冒出來的問題,本來是琴酒坐在那,只是他沒多久就嫌5歲小孩煩,進去店裡了。
 
  「到現在還是很難相信,老師他們就那樣走了。」
  「也很難相信那兩個人真的就這樣扶養了他兩年。」香媞尖著聲笑著,「而且沒讓他往奇怪的方向發展。」
 
  香媞的發言令在場的人露出複雜的表情。
  一是同意香媞,二是默默在心裏吐槽妳沒資格說別人個性怪。
 
  「他未來會像老師一樣聰明吧?五歲就會看書了……那兩人應該可以教他很多東西。」
  「說到他們,怎麼還沒來接他?」
 
  在場所有人都抱持這個疑問。
  據他們所知,扶養柯南的兩個人是萬般疼愛他的,說是把柯南捧在手心裡也不為過。
  即使兩人有工作,這時間也早該發現他們的寶貝孩子不在家的事,然後察覺他是被帶到這個地方來。
 
  照理,應該早早就來接他了。
 
  「我說,琴酒,你有通知他們嗎?」原本待在休息室角落用著電腦的苦艾酒,突然起身走到通往店裡的員工用出入口,對外頭說道,看來琴酒就在門口附近。「網路上四處都在傳東京都內有一台跑車在四處狂飆,還很巧妙的沒有任何違規,讓警察什麼也做不了。」
  「……」
  「據說是一台紅色的跑車。」
 
  外頭沒有傳入任何的回應聲,顯然是沉默了。這令所有人一起翻白眼,基爾立刻走到後門附近拿出手機。
 
  「為什麼不說啊!」
  「哼。」
  「不是哼吧!那兩個傢伙會誤會是我們擅自帶走他的吧!!」
  「不過也不是不能理解琴酒先生不想聯絡的想法,他們本來就處的不好不是嗎?」本來陪在柯南身邊的基爾的弟弟,本堂瑛佑,拿著兩個杯子過來,順口接話。「依琴酒先生的個性,送出去的訊息肯定很精簡吧?『老鼠在我這裡。』之類的。」
  「啊,百分之百會被誤會。」
 
  仔細想想確實是那樣,他們不禁同情起因此而遲遲無法回家的柯南。
 
  「不過,還是希望他們趕快來呢,柯南君看起來很累了,也是小孩子該睡覺的時間了。」都已經進入深夜,五歲小孩根本不該逗留在這種地方。
  「放心,他們3分鐘內就會到。」聯絡完的基爾走了回來,接過弟弟的杯子,各倒了半杯的牛奶。
  「喔喔暴風雨要來了。」不知是誰這樣一副事不關己的隨口說。
  「讓柯南君準備一下吧。」
 
  眾人不約而同的嘆了口氣,做鳥獸散的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本堂姐弟則來到柯南身邊,查看他的狀況。
  抱著苦艾酒剛剛送給他的童書的柯南已經在不停的打哈欠,大眼睛都被揉的紅通通,身體也搖搖晃晃的。
 
  「柯南君,再忍耐一下下就可以回去了喔。」
  「嗯,我有聽到,哈--啊。」又打了一個哈欠,柯南點點頭。「謝謝你們。」
  「小意思。」基爾笑了笑,摸摸他的頭,把杯子放到柯南搆的到的地方。「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再吃點餅乾糖果什麼的?」
 
  她想起柯南被琴酒帶回來後,從中午到現在近乎深夜,他只喝了果汁,吃了一塊檸檬派。
  之後就抱著苦艾酒特地跑去買來給他的書猛看,乖乖待著,等待人來接他。
 
  「不用,謝謝。」
 
  問他有沒有需要的東西,他會這樣回答。
  柯南的乖巧令人難以相信他還只有五歲。
  另外他的鎮定和堅強,也令人訝異,普通的孩子這種狀況都會哭鬧的。
  還有就是他的寡言令他們覺得奇怪,明明記得之前見面時,他已經很會說話了,還會跟琴酒吵架,那時愛問東問西的讓琴酒給他取了"老鼠"這樣的暱稱,暗指他像老鼠喜歡四處嗅聞一樣打聽事情。
  可是今天的他卻幾乎不開口。
 
  該不會……
 
  「柯南君、你……」
  「啊,是秀的車子。」
 
  突然,柯南大動作的站到他坐著的椅子上面,望向後門。
  所有人都困惑他沒頭沒腦的在說什麼時,一陣刺耳的剎車聲響起。
 
  緊接著後門就被極大的力道撞開。
 
  「零--」
  「柯南君!!」
 
  破門而入的降谷激動的衝過來一把抱住柯南。
  赤井遲了一些才進來。
 
  看來柯南剛剛是聽到了赤井的車子的聲音。
 
  「為什麼從家裡跑出來了!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嗎!?」
  「沒辦法啊,我被抓走了嘛!」微帶著哭嗓的童聲委屈的大力吼回去,一反他稍早的安靜。
  「……抓走?」
  「午睡醒來時零和秀都不在,結果那個大壞蛋跑進家裡,然後、然後……」小小的手緊緊抓著降谷的衣服柯南顫抖著控訴,小腦袋則死埋在降谷的胸口。
  「呃、什麼?」
  「那小子被這個人綁架,不過自己脫逃了。」想趕快送走他們的琴酒,在狀況變得更複雜前終於忍不住進來插嘴,往桌上丟出一枚照片。
 
  那是前些日子他們才討論到的問題人物。
 
  「綁架!?被這個人!!?」
  「到底是怎麼回事?」赤井碰上降谷的肩要他冷靜,淡然開口。
 
  只是琴酒馬上又走回店裡,顯然不想多說話。
  這下,雖然沒有很清楚詳情,基爾還是代為說明她所知道的。
  從琴酒在街上碰到柯南的狀況,到綁匪的身分。
 
  那個被柯南叫做大壞蛋,被降谷和赤井列為頭痛人物的傢伙,是一個連續殺人犯,他已經奪走了六條人命。
  死者間唯一的共通點,都是犯人在闖空門時,碰巧留在屋子裡看家的小孩子。
  擁有高超的開鎖技術的犯人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住家,竊取財物。
  如果碰到裏頭有小孩子,犯人會將他們綁走,然後向家屬要求贖金,金額並不龐大,但是即是付錢,也沒有小孩子是活著回來的。
  在柯南之前慘遭毒手的孩子之中,最年幼只有10歲。
  是個相當兇殘的人。
 
  日本警方已經追了一年多,還是抓不到他。
 
  「那個人大概沒料到吧,至今綁過最小的孩子,會成功逃掉,並且害他被抓住。」
  「被抓住了?」
  「是啊,似乎是柯南君逃脫時碰到了琴酒,琴酒就順手制伏了對方。」
  「原來是這樣……啊。」意識到自己錯怪了柯南,降谷趕緊軟了語氣。「對不起,柯南君,剛才不先搞清楚就吼你……嚇壞了吧?很害怕嗎?你好棒,保護了自己呢。」
  「我才不怕……」
  「呃,哈哈哈,是嗎。」
 
  沒想到柯南會在這時嘴硬,降谷和赤井忍不住寵溺的笑了,溫柔的拍著他的背,摸了摸他的頭,降谷感覺胸襟被浸溼。
  回去得檢查保全系統了,他和赤井不約而同的想。就是因為保全沒有響,他才會以為柯南是自己跑出家門的,完全沒料到會是那個問題綁架犯。
  還好,在事情變的嚴重前,就解決了。
  否則他們會無法原諒讓柯南獨自一人看家的自己,即使他們那時只是和往常一樣,打算在柯南午睡時短短離開20分鐘。
 
  「其他的事去問警方吧,他們更清楚才對。」
  「趕快讓柯南君休息了,他今天來這裡後還一直緊繃著,應該累壞了才對。」
  「嗯,也對。」
  「這是他原本的衣服。下午來的時候,他的老鼠裝整個髒兮兮的,所以幫他洗了。」沒有替換衣物的關係,柯南現在只裹著大人的T恤。
  「感謝你們。」赤井主動接下袋子,低頭道謝。
  「之後再來找你們聊聊。總之謝了,柯南君也……喔呀?」
  「怎麼?」
 
  原本打算叫柯南也一起道謝的降谷,發出一聲微弱的驚呼。
  他立刻示意眾人壓低聲音。
 
  「他睡著了呢。」發現柯南即使陷入熟睡還是緊緊抓著自己的衣服,降谷笑得更深了。
  「畢竟還是個孩子啊,才五歲而已。」
 
  赤井再度摸摸他的頭,並擦去因為睡著而沒有再緊緊埋著的小臉上的淚痕。
 
  「他就拜託你們了。」
  「「當然。」」
 
 
-END
 
=雜談=
  雖然是第二篇,其實這一篇完成的時間是最早的XD
  會安排黑衣組織出場其實我也很訝異,意外的我好像挺能接受琴酒(笑翻
  本來是寫熊熊裝的,只是想到琴酒很常喊著老鼠老鼠,就讓柯南變成小老鼠了(????
  那兩個人本來只打算離開20分鐘,但是卻因為被職場拖住,而不小心延長,不過綁架是在那20分鐘內發生的。
  看完純黑後,我對於兩人的開(ㄅㄧㄠ)車技術真的是wwwwww
  這個系列的下一篇會是與平次的第一次見面XD暫定10/4更新XD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6.05.23
*電腦稿完成:2016.09.3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