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8808

    累積人氣

  • 29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平行世界]17歲(佐鳴)<四>

 
 
  [火影/平行世界]1 7歲(佐鳴)<四>
  *以四代火影與九品皆未喪命、宇智波一族沒有意圖叛亂,和平的世界為前提。
  *鳴人出生時,被注入一半的九尾之力,與九品都有九尾查克拉。
  *劇場版有牛郎佐助我也想來個不自重佐助。
 
 
  「所以你要怎麼做?我照你的要求帶你來了,作戰計畫也訂了。」
 
  短冊街外的大平原,距離敵人的根據地只有幾百公尺,沒有遮蔽物的地方,是鳴人要求的戰鬥地點。
  他滿是懷念的望著另一端的高地,那裡是他修煉螺旋丸的地方。
 
  「鳴人!」
  「啊,抱歉。」
 
  天氣很好讓他有點失去緊張感,這才傻笑面對佐助的臭臉。
  休息一個晚上,多虧靜音幫忙回復,鳴人覺得自己已經恢復正常狀態--雖然肚子上的東西還在,他也無法凝聚查克啦。
 
  「嘛,看著吧。」席地而坐,鳴人掌心向上,握拳相抵,閉上雙眼。「讓我集中精神。」
 
  不懂鳴人想做什麼,佐助還是靜靜等他,邊戒備四周。
  九喇嘛回傳的消息,告訴他們湊和九品都會親自趕來,再加上鼬一共三人,知道的當下他們倆立刻決定要在保護者來之前把事情解決。
  佐助打算把這件事情的功績當作放鳴人自由的談判條件之一,所以說什麼都要他們倆自己動手。
 
  突然,四周的氣氛變了,敵意自遠處投射而來。
  佐助立刻使用寫輪眼使感官更加敏銳,如陽炎蒐集來的情報所示,敵人不只鳴人所說的只有三人,似乎是一個聯隊的規模,肯定是鳴人逃走令他們察覺不妙,緊急出動人手。
  但是他可以從空氣中緊繃的查克拉判斷,對方並沒有強到足以危及他們,所以他也不慌亂,還是等待著鳴人。
 
  綱手和靜音則在短冊街的樓房屋頂看著。
 
  "碰!!"突然轟天的巨響震動大地,是他們在南面100公尺處設置的陷阱發動了,緊接著方圓同樣百尺的地方接連傳出爆炸。
  果然並非所有人都是精銳,不少人八成已經遭到佐助事先設置的結界術給困住。
 
  「緊急成軍的傢伙還真的很多。」可見他們多想得到鳴人……休想!「鳴人,你再不快點我就要先大開殺戒了。」
  「我好了啦。」
 
  鳴人睜開眼前,佐助發現他眼睛的周圍多了一圈橙色的紋路。
  睜開眼後,他遺傳父親的漂亮藍色瞳孔亦消失了,變成白色的底,有著像是青蛙的眼珠。
 
  「仙人模式完成,這樣的量應該就夠應付了。」
  「仙人模式?」
  「就是能用仙術了,這是利用體外的查克拉、用自然的力量……哎唷,之後再跟你解釋,上吧。」
  「……小心點。」
  「嗯,你也是,不要被裝上裝置囉。」
  「我哪像你一樣笨,超級大白癡。」
  「喂!」
 
  擁有仙術的鳴人,以及擁有萬花筒寫輪眼的佐助,兩人聯合起來可以說是所向無敵。
  綱手他們見著的景象完全是一面倒,令他們十分訝異。
 
  就在他們要收尾時,突然一道刺眼的電光,伴隨慘叫--鳴人腹部的裝置放出大量電流,使他無法動彈,一時的停滯讓眼前的敵人將他擊落,仙人模式也被解除。
 
  「鳴人!!」
  「唔……」痛得無法使出受身而狠狠撞上地面後,鳴人盡力擠出力氣抬手要佐助別靠近。「說好的……」
  「……嘖。」
 
  他們昨晚說好,不論鳴人發生什麼事佐助都要相信他能應對。
  小嘍囉交給佐助料理,然後再協助鳴人打倒精銳,佐助會同意都是為了將一切功績歸給鳴人。
 
  正當佐助憤怒的秒殺其他人時,一個高大的男人出現在戰場,接近鳴人。
 
  「喔喔,猴子老大登場了……是吧?」鳴人吃力的爬起來。
  「臭小子,說誰是猴子老大嗄。」怒濤再度按下遙控器,鳴人這回忍住痛楚沒有叫出來。
  「當然是你啊……你明明是姐姐的叔叔,竟然企圖謀反?」
  「哼,誰會甘願把王位讓給一個小女孩。」
 
  看來怒濤是不可能改變心意了,鳴人吃力的靠翻滾閃過狼牙的攻擊,佐助的話閃過腦中。
 
  『根據你所說的,雪忍大部分都是仰賴裝備,本身應該不會強到哪去。』
 
  「要再用仙術是不太可能了……不過這東西的特性也終於搞懂了,就是狗的項圈吧……」一次次成功閃開,狼牙的動作與忍術顯然都比同期要慢,鳴人抓緊機會重整態勢,終於拉開距離,他趴低身子。「我賭一條就夠了,來吧。」
  「你一個人在碎碎念什麼!」狼牙憤怒的要撲上來--
 
  卻被狂掃過來的強大查克拉給震飛。
  怒濤亦是靠著忍具才得以穩住姿勢,但是也整整位移了十公尺。
  解決掉所有雜兵的佐助察覺了這股力量,也警戒起來,連忙往鳴人看去。
 
  只見鳴人全身覆蓋紅色的查克拉,那是四年前與我愛羅決一死戰時見過的,鳴人的尾獸型態,一條細長的紅色尾巴搖擺著。
  他像野獸般伏在地上,用血色的眼睛瞪著怒濤。
 
  "啪嘰。"
 
  奇怪的聲音來自鳴人身下,鳴人在眾目睽睽下站直身,身上的紅色查克拉轉為金色,連他身上的服裝都有了變化。
  腹上的裝置不見蹤影,在他腳邊躺著殘骸。
 
  「什麼!?」那個裝置被他自己破壞掉了!?
  「耶!和我想的一樣!一條尾巴的查克拉就足以弄壞它!看到了嗎、混帳!」
 
  鳴人借由九喇嘛的幫忙,在戰鬥中分析了身上的裝置,如他們推測,腹上的裝置雖然會吸收查克拉,卻不是無底洞,而且是遠小於鳴人本身擁有的查克拉量。
  只不過裝置產生的電流造成的疼痛,讓鳴人像被扯過項圈的狗一樣,無法戰勝心頭的障礙。
  如此一來只能讓九喇嘛幫忙,在瞬間產生大量查克拉灌爆它。
 
  「沒有這個的話,我就能全力大鬧了!剛才電我、昨天打斷我的手的帳,我要全部討回來!!」
  「沒、沒用的!在這個裝置的保護下,任何忍術--」
  「別小看尾獸和人柱力、那種破東西,我馬上把他打爆!!」
 
  放出影分身,鳴人在掌心凝聚查克拉,注入九尾的查克拉的螺旋丸立刻製成,刮起強風。
 
  「接招吧、大玉螺旋丸!!!!!!」
 
 
 
  「這就是所有人了。」下了肯定句,鳴人解開九尾模式,佐助狐疑的看著他。「怎麼了?」
  「你剛剛是?」
  「喔,一開始的是仙人模式,剛才的是九尾模式,兩個都是旅行修練的成果,回村子以後我幾乎沒再使用過,畢竟不需要嘛。」鳴人簡單帶過,「只是爸爸他們就快到了,想說得加速一下。」
 
  兩人聯手把敵人綁緊後,留下影分身看守,他們一起爬上戰鬥中被他們掀開的巨石。
 
  「嚇一跳嗎?」
  「……沒有。」
  「少來,你一定有嚇到!」
  「煩死了,沒有就是沒有。」
  「你很嘴硬耶,佐助。」自討沒趣的鳴人嘟著嘴把視線移回地上的他們,「這樣就完成任務了,綱手奶奶也會回村子去……姐姐的國家也可以恢復和平了。」
  「但是這些傢伙該怎麼辦?總不能丟在這吧?」
 
  鳴人本來只想教訓他們,現在想想,後續處理才是最重要的。
 
  「你不是認識他們的女王?」
  「可是雪之國離這裡很遠啊,我也沒有連絡手段,要通知的話……咦?」
 
  鳴人突然打住,佐助也警戒起來,移到鳴人身邊,兩人落至地面。
  --有人在接近他們,而且不是少數。
 
  不一會兒,幾個人影出現在他們面前。
  鳴人立刻認出熟面孔。
 
  「姐姐?」
  「咦?」群體中唯一的女性滿是訝異。「該不會是……鳴人?」
  「鳴人大人!」女子身旁的男人也吃驚的叫道。
  「三太夫大叔!」
 
  鳴人卸下警戒的跑向兩人,佐助猶豫的跟上。
 
  「喂、不准隨便接近女王陛下!」
  「這個少年沒關係,你們去做該做的事。」被鳴人稱做三太夫的男子驅走阻擋鳴人的部下,他們都戴著雪忍者的護額。
  「好久不見,你長大了呢,鳴人。」
  「嘻嘻,姐姐也變得更漂亮了!」
 
  鳴人心花怒放的站到女子面前,看來她就是雪之國的女王,風花小雪。
  與鳴人熟稔的小雪親暱的拍拍他的肩。
 
  「姐姐怎麼會在這裡?」
  「聽說我叔叔入侵火之國要抓你,特地過來要討伐他,不過看來是遲了一步啊。」小雪苦笑,瞟一眼被綁起來的叔父。「鳴人怎麼會在這裡?這該不會都是你做的?」
  「嘿嘿,我和我的搭檔收拾掉的。」
 
  鳴人簡述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說明他們是在出任務時碰巧被襲擊,得知對方身分後,才打定主意行動的。
  他也把怒濤之前的計劃一五一十抖出。
  然後他介紹了一下還在警戒四周的佐助。
 
  「這一位就是傳說中的宇智波佐助?」
  「呃、傳說中?」一直插不上話的佐助,沒料到會被點名。
  「鳴人護衛我的時候,很常跟我說你的事。所以我還挺想見你的,我是雪之國的女王,風花小雪。」小雪向佐助伸手,與佐助交握。
  「我、我才沒有很常講佐助!」鳴人立刻發現佐助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慌得跳到兩人之間。
  「嗯--沒有嗎?」
  「沒有!」嗚哇、姐姐在亂說些麼啊!
  「嗯,總之,給你們添麻煩了,尤其讓鳴人受了傷……真的很抱歉。」小雪深深的一鞠躬,其他部下見狀立刻跪下磕頭。
  「呃,姐姐、別這樣啦。」
 
  父親教得好,他知道一國之君、一族之長是不能輕易向人低頭的。
  而且他是第一次碰到這種待遇,覺得受寵若驚。
 
  「我想正式向火之國……應該說對木葉正式道歉、並道謝。」
  「那……就跟爸爸,跟我們的火影說吧,姐姐妳先起來啦。」受不了的鳴人躲到佐助身後。
  「也好,那就去拜訪一趟你的村子吧。」小雪這才平身。
  「要不要去,也先跟父親討論吧。」說著,鳴人往短冊街的方向看去。
  「?」
 
 
 
  「綱手大人?」與九品、鼬一同憑空出現的湊,身上的火影大衣十足醒目。
  「湊和,九品嗎?又是宇智波的小鬼?」綱手一眼認出宇智波的家紋。
  「好久不見了,綱手大人。」九品記得綱手離開村子時,鳴人都還沒出生。
  「看來戰鬥剛結束,我先過去好嗎?」鼬欠了欠身後,迫不及待想趕往弟弟們身邊,便尋求鼬的同意。「他們身邊好像有人。」
  「好,你先去。」
  「慢著。」不料綱手抬手阻止。
 
  只見她取下頸上的項鍊,交給鼬。
 
  「給鳴人,他就知道了。」
  「是。」狐疑的接下,鼬還是往弟弟們的所在奔去。
  「您已經見到他們了?」九品露出驚訝的表情。
 
  她還以為綱手和靜音在這只是湊巧,亦或是被鳴人他們招搖的戰鬥方式給引過來。
 
  「什麼?那小子沒告訴你們嗎?」
  「小犬只說了與雪之國的王室發生衝突。」九喇嘛捎來的口信十分簡短。
  「是嗎,嘛,你們的兒子挺能幹的,所以我會回木葉去。」綱手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轉身。「靜音,回去收拾東西了。」
  「喔、是!」
 
  綱手沒有給他們反應的時間就轉身走人,弄得湊和九品一頭霧水,一會兒才會意過來。
  然後見到靜音向他們行禮。
 
  「請容我們先失陪了,要找我們的話,鳴人他們知道位置。」
  「呃,好。」
 
 
 
 
  「佐助、鳴人。」
 
  當鼬無預警的出現在兩人身後時,他們還在和小雪說話。
  鼬對於被綁在一旁的雪忍、以及站著的雪忍投以困惑的眼神。
 
  「哥哥?」
  「大哥?」鳴人欣喜地想得到任務完成的稱讚而停下與小雪的交談,轉向鼬,卻見鼬一臉生氣。
  「你們兩個,怎麼這麼急性子?你們恣意的行動可能會造成國與國之間的問題。」鼬插著腰板起臉,看鳴人身上都是受傷過的痕跡,衣服也破破爛爛的,甚至還有焦痕,讓他瞪向佐助。「而且還搞得這麼狼狽,你們是不是太自大了?」
  「呃、唔……我們沒有自大啊,也不是急性子……」鳴人捏著自己衣角,扁著嘴回道。
  「哪裡不是?你們明知這是和他國的衝突,竟然不等我們的指示、也不等我們過來就行動。你是不是太久沒出任務,都不知道要用腦了,鳴人?」
 
  被罵得狗血淋頭的鳴人頭越來越低,他想反駁什麼,可是氣勢被鼬給壓死,除了九品和湊,從小幾乎都是鼬在教導他,令他不能像嗆綱手一樣順利回話。
  而且鼬的重話令他很難過。
 
  「哥哥,你說得太過分了。」佐助看不下去的上前把鳴人拉到自己身後,「你為什麼不先聽我們解釋?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
  「佐助你安靜,我還沒問有你在怎麼鳴人還會傷成這副德性。」
  「哥哥!」
  「不好意思,可以讓我說句話嗎?」
 
  一直看著的小雪抬手介入,看鳴人好像快哭出來,覺得心疼。
  雖然鼬的話是出於擔心,也不能一直這樣。
 
  「妳是?」
  「雪之國的女王、風花小雪,同時也是鳴人的朋友。」
  「!!」
  「我和鳴人在四年前認識,不巧讓他知道了我國的狀況……鳴人很清楚他擊敗的敵人是我的叔父,正因為如此,他才執意出手,他是為了我、為了雪之國。」小雪摸摸鳴人的頭,挨罵畏縮的鳴人讓他想起剛認識時,13歲的他。「我看得出來,鳴人現在非常的強,他之所以會受傷,八成是我的叔父的手下動了手腳,對嗎、鳴人?」
  「……嗯。」點頭,他拿出剛才被他破壞的裝置。
  「果然,三太夫。」
 
  三太夫立刻解釋那個裝置的作用,以及雪之國目前的情況,正好,這時波風夫婦也趕到了,意識到狀況微妙,他們一起聽三太夫的解釋,小雪偶爾會自己說。
  聽了三太夫與小雪的話,三人滿是驚訝。
  但是鼬更加不解,兩人急於趕在他們來支援前解決敵人的原因。
 
  「我和綱手奶奶打了賭。」不等他們問,鳴人便開口。鼬才理解綱手交給他的首飾有什麼意義。
 
  鳴人說完之後還是一直低著頭,捏著衣角,無意識的表現出委屈。
  發現弟弟惡狠狠的瞪著自己,鼬呼了口氣。
 
  「鳴人。」他拿出寄放的首飾,掛到鳴人的脖子上,鳴人訝異的抬頭。「對不起,我該先問清楚的,錯罵你了,你做得很好。」
  「大哥……」高興的向鼬靠去,總算欣喜的得到鼬從他小時候誇獎他時會給的摸摸頭。
  「首飾是綱手大人託我的,我們剛剛碰到她,她說給你你就知道了。」
  「嗯!」單純的鳴人心情已經完全好轉,這時發現父母還呆站著不知道該採取什麼行動,他立刻小跑步跑向他們,把湊拉到小雪面前。「姊姊,這是我爸爸,他是木葉的火影,爸爸,姊姊是雪之國的女王喔。」
 
  被介紹的兩人都嚇了一跳,不管是對方的身分、還是鳴人隨便的介紹方式。大概是完全放鬆了,直腸子的鳴人的腦中完全沒有禮數一詞,對自己的發言便不做修飾。
  唯一沒被鳴人隨便的態度嚇到的只有佐助,他機警的伸手把鳴人拉開,兩個大人物在場,已經不是他們的身分可以說話的狀況了,他順手摀住鳴人的嘴,慢了好幾拍的九品這時過來敲鳴人的一記。
 
  「您好,我是木葉忍者村的第四代火影,波風湊。兒子失禮了。」
  「不打緊,我和鳴人是朋友啊。」小雪笑著說出驚人的事,「我是風花小雪,雪之國的女王,不止四年前、這次又受鳴人幫忙了,鳴人真的很善良,當年他知道雪之國的問題時就積極表示要幫我、沒想到也真的冒險替我打倒叔父了……我很感謝他,還有栽培他的木葉忍者村。」
  「不敢居功,村子……並沒有幫鳴人做太多,是鳴人自己的努力。」湊有所保留的答道,木葉到現在還是對鳴人有所偏見,所以才會把他關在村子裡。
  「但是鳴人還是深愛著村子,沒有扭曲的長大了。如果是我被我的國家討厭,我肯定會拋棄它、憎恨它。」
  「小雪大人!」三太夫慌張的喝止小雪。
  「三太夫不會嗎?人都會吧?誰能忍受一直待在不接受自己的地方。」
 
  小雪在鳴人護衛自己的時候,聽自來也偷偷說了很多鳴人受到的待遇。
  所以她更加對鳴人感到佩服、認同他的努力。
 
  「可是他沒有離開、逃避,甚至努力試著去改變吧?即使那是最困難的路。」
  「是啊,他是我最自傲的兒子。」
  「小雪女王,既然您如此看重鳴人,能否請您幫一個忙?」
 
  佐助突然開口,令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他懷裡的鳴人困惑的偏頭,佐助回他一個溫柔的笑容。
 
  「說來聽聽,如果是我能力所及,我樂意之至。」
  「那就請您向我們的大名,證明鳴人的價值吧。」
 
 
 
 
  「媽媽說,下禮拜我們就一定得回村子了。因為姊姊要拜訪村子、唔哇。」
 
  與怒濤交戰三天後,留在短冊街的只剩下佐助與鳴人。
  以休養為由他們住進了溫泉旅館,並且使用舒適的兩人房,鳴人放鬆的在鋪好被褥的地上滾動,不意外撞上盤腿坐的佐助。
 
  「她去拜訪大名了嗎?」
  「嗯,爸爸也一起把這次的任務的成果呈報上去了。所以禁足令應該可以放寬、或是解除了--媽媽是這麼說的。」
  「那太好了。」
  「媽媽還說,綱手奶奶一回村子就進醫院裡忙了,村子裡的人都很高興。」
  「一定的吧?綱手大人的能力是眾所皆知的,否則也不用我們特地出來找她。」
  「嗯。我想……奶奶其實心底也一直掛記著村子吧。」
  「那就是綱手大人自己的事了。」
 
  佐助撥弄鳴人額頭上的瀏海,他雖然臉型像九品,長大還是會像湊吧。
  躺著接受佐助寵溺的動作,鳴人伸長手,摸向佐助的額頭,那裡貼著紗布。
 
  「還很痛嗎?」
  「嘛,哥哥沒有手下留情啊。」
 
  那天,為了鳴人,他沒有多想就在女王與火影的對話插嘴的下場,就是事後遭到敬愛的兄長修理。
  鼬雖然平時疼他,對於管教卻嚴格的可怕。
  鼬的說教加上鑽額頭可不是什麼好受的處罰。
 
  「是嗎?可是我覺得大哥已經算出手輕了耶,畢竟你是為了我啊。」幸福的咧開嘴笑,傻呼呼的單純笑容令佐助憐愛不已,鳴人在說什麼立刻變得不重要。
  「是啊,是為了你。」俯身啄了他的小嘴一口,鳴人的臉上立刻刷上緋紅,偷襲讓他嚇了一跳。
  「你、!」用手摀住嘴,鳴人驚覺不妙的迅速滾開。
 
  然而,他豈能逃過佐助?
 
  「逃什麼?」
  「不、不要不要,昨天不是已經……」被佐助逮個正著鎖在懷裡,鳴人焦急的掙扎想脫身。
 
  該死!不管多少年、做了多少逃脫術的鑽研,為什麼對佐助就是一點用也沒有啦。
 
  「哼,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我可是每天都想抱你。」硬是將鳴人拖回被褥上,佐助邪惡的一笑。「再說,前幾天為了等你復原我可是忍了兩天,這筆帳當然要算一下。」
  「什麼跟什麼啦!」鳴人賣力的阻止佐助伸進他的浴衣的手。「你想我可不想、很累耶、手、不要……走開啦……」
 
  只是,一被碰到敏感帶,被佐助調教過的身體就立刻投降了。
 
  「哈啊……」嘴巴難耐的發出羞人的呻吟,鳴人下意識摀住嘴巴,這下就完全沒防備了,詭計得逞的佐助立刻吻上他的脖子。
  「我要開動了。」
  「白、白癡,不要……」
 
 
-END
 
=雜談=
  看我強制END(被揍
  好長、好閃,佐助好變態我不認識他XDDDDD(妳寫的
  其實,這篇早在THE LAST上映前就寫完了XD只是那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繼續打下去(ry
  總之在這邊放上。
 
  這個系列文的設定呢,事實上還有一篇,是13歲,關於鳴人他們的中忍考試wwww在16歲只提了大概,沒想到後來有把它寫出來XD會盡力在這個秋楓祭完成更新XD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4.12.09
*電腦稿完成:2016.09.2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