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5674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柯南/架空]小小的願望(赤→柯←降)

 
 
  [柯南/架空]小小的願望(赤→柯←降)
  *赤降柯家庭設定系列文01
  *安室以本名「降谷零」來稱。
  *柯南四歲近五歲
 
 
  "喀嚓"
  
  玄關大門打開的聲音,使原本在地上玩耍的孩子立刻放下手上的玩具。
  抬頭時來得及看到米色的殘影,活動力很高的那個孩子最近真是越跑越快了。
 
  「秀、歡迎回家!」
  「我回來了,喔呀,新衣服?」
 
  斷斷續續的聲音從外頭傳來,不一會兒,一身黑的高大男子便抱著那個四歲的孩子進到客廳來。
 
  「你回來啦。」
  「嗯。」
 
  放下手上的書,降谷從沙發起身,上前接過小小的孩子,讓赤井得以把外套脫下。
 
  「怎麼會冒出這個?」赤井想笑得問,比了下穿著動物裝的孩子。
  「很可愛吧?今天帶柯南君出門的時候看到的。正好他的生日快到了,想說給他一件新衣服。」
  「確實是很可愛,也挺適合的。但是他沒有反抗嗎?他可是男孩子。」
 
  普通的4歲小孩大概不會有感覺。
  不過他們家的孩子,比普通的四歲小孩還要有主見,赤井好奇是怎麼讓他穿上那毛茸茸的衣服的。
 
  「因為有新玩具他就任我玩了。」降谷得意的笑。「我讓他試了好幾件,發現他最適合的是小熊的,馬上就讓他穿了。」
  「零、好癢不要蹭蹭啦。」受到騷擾的柯南困擾的用手推著抱著自己的降谷,用力搖搖罩著圓圓的小熊耳朵的小腦袋,不高興的把外套的連帽拿掉。
  「啊啊,不可以拿掉啦,很可愛呢。」
  「很熱耶。」
 
  確實對於體溫高的小孩子來說,在開著暖氣的室內還要戴帽子是熱了點。
  方才他在地上玩的時候也是沒多久就把帽子拿掉的。
  之所以會再被戴起來,八成是赤井好奇拉上的。
 
  「……好吧。」怕熱著他,降谷也只好妥協。
  「今天拿到什麼樣的新玩具?」抱過柯南,赤井在沙發坐下,降谷這時走去旁邊的開放式廚房。
  「那個,我去拿。」跳下沙發,柯南快步跑向剛剛被他丟在地上的東西,那是一個彩色的正立方體。撿起來後,他再七手八腳的爬回赤井的腳上。
  「魔術方塊嗎?」
 
  柯南手上的方塊,是最基本的款式,9乘9乘9的方格構成的正立方體,六個面分別塗了不同的顏色。
 
  「真懷念啊,我記得現在有非常多了樣式。借我看看。」
  「嗯。」小小的手遞上的方塊是還沒被動過的狀態,令赤井困惑的挑眉。
  「喔呀?零君沒有教你怎麼玩嗎?」赤井覺得奇怪的問,結果柯南回以一個不解的表情,歪了歪小腦袋。「這個,要先把他轉亂,再想辦法把他們恢復成原狀。」
 
  赤井有些懷念的轉起方塊,想起他以前曾玩過好一陣子。
  弄一弄,赤井才想起這是柯南的玩具,連忙查看他是否有懂自己在做什麼。
  結果柯南居然皺著眉。
 
  對了,說起來……
 
  「對了,我都忘了你才四歲。這對你來說太難了吧?你媽在想什麼?」
  「你說誰是媽媽啊,赤井秀一。」從廚房回來的降谷頭冒青筋的問道,在赤井面前放下一杯果汁和一杯黑咖啡,「不好意思喔,那個魔術方塊是柯南君自己說想要的。」
  「喔,真難得。」這個孩子居然會要求玩具。
 
  把方塊放回柯南手中,赤井示意他和自己剛剛示範的一樣轉動。
  視線放回桌上,四處散亂著報紙和資料,降谷剛才坐的位子則擺了一本看似艱深的專業書籍。
  赤井默默望向回到沙發上,坐到他旁邊的降谷,用眼神詢問。
 
  「老樣子沒什麼進展。」會意的降谷僅是聳肩。「你那邊呢?」
  「一樣,今天也沒什麼有用的情報。」
  「唉,沒想到我們追了整整一年,居然又是個不相關的傢伙。」抱過柯南,降谷把下巴放在他的頭上。「還因此增加了工作。」
  「重點是再過不久就得讓這孩子去上學了。」
  「是啊……其實也該讓他去上幼稚園……不過沒能確保安全的話,沒辦法放心。」
 
  普通的小孩在3、4歲進入幼兒園或是幼稚園體驗群體生活很正常,然而這不適用他們的柯南。
 
  自從來他們家,柯南外出都有他們帶著,這是為了他的安全。
  柯南接觸過的人都是他們的熟人,柯南因此沒有同齡的朋友。
 
  外人來看十之八九都會認為他們過度保護吧?
 
  「偏偏在這個時機,出現這種專門綁架幼童的可惡傢伙。」
  「確實,這樣不能安心讓他去呢。」
  「說什麼都得保護好他啊。」邊說著,降谷不自覺的收緊雙臂。
  「……零,好難受……」這使得從剛剛就承受著降谷壓迫的柯南終於忍不住發難。
  「咦?哇啊,抱歉、柯南君!」降谷趕緊放鬆力道。「對不起,還好嗎?」
  「我要是長不高都是零害的。」揉了揉被壓疼的地方,柯南嘟著小嘴說著童言童語。
  「對不起對不起。」
  「零和秀的工作很辛苦嗎?」柯南指了指桌上的資料。
  「呃、嘛……碰了點瓶頸,就是有點不好解決。」說完發現自己說了有點艱澀的詞,降谷趕緊換了個說法。
  「這個人是大壞人?」柯南又指著桌上的照片問道,兩人有些驚訝他竟然把他們的對話聽進去了,明明一直安靜的在轉他的玩具,應該在苦戰中才對。
  「呃,是啊……很可惡很可惡的大壞蛋,不過柯南君不用擔心,我們不會讓他傷害、不,絕對不會讓他碰到你的。」
 
  把柯南放回赤井的懷裡,降谷趕緊把桌上散亂的資料收拾,慶幸自己沒有把血腥的照片拿出來。
  他們討論到的綁架犯,是個犯下多起犯行的危險通緝犯。
 
  「因為他、我不能去那個叫做幼稚園的地方嗎?」柯南這回換問赤井。「幼稚園是什麼?我要去嗎?」
  「呃,嗯,普通的小孩會因為爸爸媽媽要工作而去,學習跟其他小朋友相處的方法。尤其是要上小學前一年……大概就是你這個年紀。」
  「小學、小學、小學……學校?幼稚園也是學校?」小學以及學校這些詞他學過。
  「算是,但是基本上都在玩。」
  「那為什麼我沒有去?」柯南很清楚自己快要滿五歲了,最近降谷都把這件事掛在嘴邊,而五歲正是他們所說的"該去幼稚園的年紀"。「我應該要去,對吧?」
  「呃,嗯。」真是太大意了,不該在他身邊討論的。
  「你想去嗎?」看降谷被問得有些窘迫,赤井反問,讓柯南轉移目標。
 
  他們最近發現,萬般疼愛的這個孩子,在問問題時總是很犀利,令人訝異不禁懷疑他真的還不滿五歲。
  偶爾會讓人措手不及。
 
  「嗯……不知道,我又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地方。」想像起來就是有好多和自己一樣大的小孩,所以好奇那個空間會是什麼樣的狀態。
 
  從有記憶以來,他小小的世界裡,幾乎只有赤井和降谷為他打開的窗口。
  並不是足不出戶,但是可以接收到的東西在極少數。
  他想要更多更多,更多的知識,不想要無知的自己。
 
  「為什麼應該去的我沒有去呢?」再一次清楚的說出自己的疑問,好似如果能說服他他就不會說想要去。
  「為了保護你。」
  「赤井?」沒有料到赤井如此開門見山,降谷的訝異帶了點想要阻止的語氣。
  「沒什麼問題吧?是說,我們也曾跟他說過啊。」
  「有嗎?」
 
  那件事,他可一點也不想讓柯南知道,讓他無憂無慮的長大是他的希望。
  就算他們偶爾不小心在他面前討論,也會小心措辭。
 
  「……是指"不會讓壞人傷害到你。"的那些話嗎?」
  「……咦?」
  「喔呀?」
  「"跟我們走吧。從今天起,我們就是你的家人,我們會保護你,不會讓壞人傷害到你。"……對吧?」柯南歪了歪頭後,流暢的背出留在他記憶深處的那段話。
  「你記得!?」
  「嗯?嗯。」不懂兩人為何一臉吃驚,柯南眨了眨眼。
  「你那時候還不到三歲啊,怎麼會……」
  「也就一年多一點點的事嘛。雖然聽不懂,還是記起來了。」
 
  除了話語之外,柯南也依稀記得兩人向自己伸出手的影像。
  那時碰觸到的溫暖,令他安心無比。
 
  「那不重要啦,重點是,那就是原因的話,我不去就能保護我嗎?」
  「嗯,我們是那樣想的,只要我們在你身邊,就沒人能動你。」
  「因為我們很強。」總算從衝擊中恢復過來的降谷補了一句。
 
  雖然沒有跟柯南提過,他們倆其實都是打擊犯罪的組織的菁英。
  一個是美國FBI的首席狙擊手。
  一個是日本公安的王牌。
 
  「可是那樣不就也在跟犯人說我在這裡?我是壞人的話,知道我的年紀後一定會先去找沒有上學的特殊小孩吧?他們應該會猜我可能因為受保護而沒去學校。」
  「呃……」
  「這倒是。」
  「掌握了我的位置的話……」
  「不用靠近也有很多方法動手……」
 
  在遠距離狙殺他人的方面是專家的赤井,自然理解柯南的想法。
  降谷也多少能夠想像出來。
 
  「確實這樣一來,讓你去學校反而比較不醒目啊。」
  「對吧?」
 
  說不想是絕對不可能的,每次跟降谷或赤井出門時,都會看到成群玩耍的小孩,令他好奇那是什麼樣的感受。
 
  「而且,我去學校的話,零就可以放心去工作了吧?」
  「什、這種是你聽誰說的?」確實他現在因為要保護孩子而變成在家裡工作,但是他一點也不感覺不方便。
  「風見叔叔說的,他嘴巴臭臭的說希望我趕快長大,趕快變得可以保護自己,這樣零就可以去工作,他說零很厲害很重要。」
  「風見那小子給我亂說些什麼……」在一個四歲小孩面前喝醉酒像話嗎?還說一些不該說的,要是柯南君不舒服怎麼辦!!下次見面先揍一拳。「柯南君,不用在意風見……」
  「我希望看到帥帥的零,所以讓我去幼稚園吧?」眨著清澈如藍寶石般明亮的雙眸,柯南揚起聲音蓋過降谷。
 
  今天是怎麼了呢?赤井和降谷不約而同地在心裏想。
  雖然柯南平時話很多,也不會這樣主動央求什麼。
 
  「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喔,只是覺得無聊了而已。」意外的,像是看穿了兩人般,柯南單純地說道。
  「……是嗎。」
 
  仔細想想也是,嚴格來說,柯南的世界真的極度封閉,幾乎只有這個家而已。
  幾乎24小時被帶在身邊的他,平時的娛樂並不多樣,對於電視的兒童節目他都興致缺缺。
 
  「……但是,對不起,現在還不行喔,因為真的不安全。」
  「為什麼?」
  「那個大壞蛋出沒的關係。」降谷指了下桌上的資料袋。「我剛剛也說過了,他很壞很壞,讓很多小朋友的爸爸媽媽都不敢讓小孩子離開身邊。」
  「喔……」
  「警察叔叔們都很努力要抓他,在抓到之前……我們還是希望柯南君能夠在我們身邊。」
  「……那好吧。」很直接的妥協,他並不是想要耍任性、實際上也沒有那麼想要去學校,「吶吶、教我看書好嗎?這樣我就不會無聊了。」
  「啊啊,說得也是呢。」這個他們倒是很樂意,而且早早就為柯南準備了大量的繪本和童書。
 
  聽到允諾,柯南立刻開心的丟下玩了很久的方塊,親暱的伸手要攬住兩人的脖子,寶貝的孩子要撒嬌有何不可,他們立刻改變姿勢回應,並一起回抱柯南。
 
  感覺大大的手掌在自己的背上寵溺的輕拍,柯南覺得無比溫馨。
 
  啊啊,好想趕快長大,趕快追上他們,幫上他們的忙啊。
 
 
-END
 
=雜談=
  於是我真的要把他公諸於世了XDDD
  這一個系列呢,是在日本的M20純黑的惡夢上映後,爆出來的梗,沒錯,我被打開開關了XD而且大概是因為和朋友一起看一起發瘋(?)這顆炸彈的威力比我想像的還要驚人(笑
  講到純黑我最愛的就是那段三個人聯手的地方wwwwww不管看幾次都會想要尖叫XD這是家庭啊這是家庭啊這是家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閉嘴
 
  寫作赤安柯家庭,不過應該算是赤→柯←降的感覺,赤井和降谷的關係……說實話我沒有很認真的想(喂)還有他們的年齡設定之類的
  猶豫了很久還是用安室的本名來寫(雖然手稿是寫了安室),因為這邊的他並不需要用化名去面對柯南。
  那件事是哪件事,為什麼他們倆會收留柯南,這些都會在後續慢慢浮出來,嗯,我有寫下去也有構思到最後面,我可以先預告平次、基德、小哀都會出來,還有黑衣組織不過他們不是壞人XD←都寫好了只差打字
  然後我家安室可能會突然不小心(?)崩壞這點請見諒(欸
  我心中的安室根本就是個過度溺愛柯南的傻爸媽wwwww赤井就……(?
 
  然後,也以這一篇為開頭,今年秋楓祭又要舉行啦XDDD[灑花]
  從今天開始到10/14,為期兩週,沒意外的話每天都會有至少兩篇稿子的更新,我會加油努力抱電腦的XD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6.05(其實筆稿沒寫完)
*電腦稿完成:2016.09.2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