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5674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父親的生日(鳴人生日系列短篇賀文)<四‧完>

 
 
 
  [火影]父親的生日(2015鳴人生日系列短篇賀文)<四>
  *Boruto存在的世界(鳴雛世界)
 
 
  「媽,我闖了大禍,對不對?」
  「嗯……雖然你爸爸要我別說,不過,媽媽有點生氣了,就告訴你吧。」雛田呼了口氣,停下腳步,他們正好在村裡的公園附近,宇智波一家和卡卡西也在,大概也想知道情況。「是的,而且,這次可能會讓爸爸忙到不能回家過生日。」
  「!!」
  「你們剛才對火影室造成的衝擊,好像把鳴人君的電腦弄壞了。」這句話不只針對兒子,也指責佐助,「那台電腦保存了鳴人君這半個月的心血,聽說是下星期五影會議要用的資料。」
 
  也就是極機密,超級重要的東西。
 
  他們,做了什麼?
 
  「還不確定檔案是不是真的完蛋,不過,不樂觀。」
  「怎麼會……我只是為了爸爸……」
  「老天,佐助君你們真的是……」連平時以丈夫為重的小櫻都仰天扶額。
  「爸爸你真的得去跟七代目賠罪啦。」最崇拜現任火影的莎拉妲可完全不爽原諒自家老爸。
  「鳴人似乎不太想處分你們,」畢竟起因是那時候的事。「但是他肯定忙不過來了,才把權力交給我。」
 
  卡卡西或許是最適合下判斷的人,他是第六代火影,是佐助和鳴人以前的帶班老師,是見證過他們關係的變化,又能公正判決的人。
 
  「總之,先去反省,悔過書自然要寫,誰叫你們好死不死破壞了火影室樓下的牆壁。」恐怕全村子都知道這件事了。「其他的懲罰等鳴人那邊的損失確定再決定。」
 
 
 
 
  「搞砸了,真的搞砸了……」
 
  躺在床上,慕留人從未感到這麼自責,就連考試作弊時,都沒如此難過。
  因為自己的衝動,害最愛的父親陷入麻煩,多了不必要的加班。
 
  本來只是想給父親的生日一個驚喜,這下不用說慶祝了,父親根本得在加班中度過,真是太糟糕了。
 
  「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彌補?」
 
  肯定是沒有吧。
  在那之後過了一天,鳴人的影分身在白天帶回了口信,資料確定必須重新製作了,鳴人的生日完全毀了。
  那份資料,不是他或佐助可以出手的,所以連幫忙都不用想。
 
  聽說逃了一天才被抓回崗位的鹿丸知道這個悲劇後,少見的在火影室慘叫了。
 
  更令慕留人沮喪的是,鹿代偷偷告訴他的,鹿丸所準備的禮物內容。
 
  「三天的假期……」爸爸一定很難過吧,嗚。
  「慕留人。」
 
  不知何時出現在敞開的房門口的雛田,敲了敲門。
 
  「你可以幫我陪向日葵送宵夜去給爸爸嗎?媽媽手邊的事走不開。」過了一天,雛田已經恢復成溫柔的母親。
  「好。」
 
  慕留人立刻跳下床,穿上外套。
  想見父親,因自己而加班不能回家的父親。
  想跟他說話,想多多少少成為一些助力。
 
  是男人,就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
 
 
 
 
  「鳴人,你家的小鬼們來了喔。休息一下吧。」
 
  從大量的資料中抬頭,才熬了一天,鳴人眼下的黑眼圈已經浮了出來,雙眼也因為使用過度而泛紅。
  看到站在門口的兒女,鳴人漾開笑容。
 
  「進來吧。」
  「爸爸還很忙嗎?」可愛的女兒放開兒子的手,小跑步來到鳴人身邊。
  「嗯,還有一點。怎麼跑來了?」
  「宵夜!媽媽和向日葵一起做的!」把手上的便當盒遞出,小小的向日葵露出了擔心的表情。「所以爸爸今天也不能回家嗎?」
  「嗯。」苦笑。「向日葵能幫爸爸陪在媽媽身邊,讓媽媽不要覺得寂寞嗎?」
  「嗯!」
  「爸爸……」因為愧疚而止步在鹿丸身邊的慕留人,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聲音。「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這是個意外。只要花時間就能補救。」
 
  像慕留人招招手,鳴人顯然知道雛田沒有對孩子保留,讓兒子了解自己的錯。
 
  「下次別再跟那傢伙打起來了,他很幼稚的。可能會控制不住自己對你使出真本事。那樣可就不是被打飛可以解決的事了。」
 
  會這樣說師父的大概只有老爸吧……幼稚什麼的。
  原本因為無法釋懷而攪成一團的心情,意外的輕鬆了些。
 
  突然,他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
 
  「爸爸,你想要什麼生日禮物?」
  「欸?」
  「我是為了準備爸爸的生日禮物,才弄出這次的事……我想知道爸爸想要的東西,所以四處問爸爸以前的事,本來是直接找師父問,誰知道那個人一點用也沒有,明明大家都說師父是爸爸最好的朋友……我覺得很怪,所以順便調查了。」
  「啊,所以才……」
  「爸爸現在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告訴我。」
  「慕留人……」
 
  兒子的表情是至今見過最認真的。
  他已經不是那個只喜歡惡作劇的問題兒童了,是個有樣子的下忍了。
  對於這樣的兒子,給予正面的回應,是父親的職責。
 
  「……可以的話,真想吃上一碗可以精神百倍的拉麵啊。」欣喜的摸摸寶貝兒子的頭,鳴人感動的有點想哭。「生日那天,可以幫我外送嗎?」
  「吃了會精神百倍的拉麵嗎?我知道了!交給我吧!!」
 
 
 
 
  「師父。」
  「慕留人嗎。」
 
  難帶的徒弟帶著難得一件的正經表情,出現在自家窗外的樹上時,佐助面不改色。
 
  「我還沒原諒你,但是,我接下來要做的事,需要師父幫忙。」
 
  徒弟身上是外出出任務的服裝,佐助馬上理解徒弟的意圖。
 
  「兩分鐘。」丟下不拖泥帶水的回答,佐助轉身離開窗邊。
 
 
 
 
  「媽媽,我和向日葵這邊好了。」在客廳貼好裝飾後,莎拉妲和向日葵一起踏入漩渦家的廚房,尋找兩位母親的身影。
  「那幫忙把東西端出去吧。」小櫻比了下桌上的東西。
  「向日葵,盤子很重要小心喔。」雛田不忘提醒年幼的女兒別太興奮弄傷了。
  「我知道--」
  「慕留人和爸爸來得及嗎,再不快點時間就要到了說。」莎拉妲有點擔心的望著時鐘低喃。
 
  鳴人生日當天,多虧鳴人自身的努力,以及鹿丸適度的安排,總算讓鳴人能在生日當晚返家慶祝,好好休息一晚。
  當然,鳴人現在還不知道這件事。
 
  因為這次慶生的主軸在於讓鳴人休息放鬆,只準備了小小的派對,參加者只有漩渦家,以及宇智波家。
 
  「一定來得及!如果來不及,我就不要再理哥哥了。」
 
  被妹妹討厭大概是慕留人最不想見的發展吧。
 
  「我回來了!」
 
  這時喘著氣衝進屋裡的慕留人,成了女孩們最好的解答。
  一身破爛又滿身灰的慕留人似乎經歷了什麼大災大難。
 
  「哥哥!」
  「慕留人!」注意到青梅竹馬似乎體力用盡快要摔倒,莎拉妲趕緊上前扶他。「還好吧?你是去做了什麼啊?爸爸呢?」
  「師父說他先回家一趟……任務完成囉。」咧開嘴笑,慕留人的聲音充滿成就感。「沒事,只是一直趕路累了。師父還在途中給我出一堆題目。」
  「啊,是嗎。可是你看起來兩手空空,東西呢?」用眼神示意向日葵去找媽媽們來替慕留人恢復。
  「交給手打大叔了。他說做好會立刻送來。我趕上了吧?」
  「趕上了喔,時間正好。」見到兒子的慘樣的雛田,邊笑著邊凝聚查克拉,打算幫兒子療傷復原。
  「爸爸可以回家吧?」
  「嗯,多虧鹿丸君和你爸爸的努力,和那天跟你說好的一樣,等等就可以下班了。時間到鹿丸君會把他送回來。」牆上的中顯示還有一點點餘裕。「你先去洗個澡休息一下吧。」
 
  然而,覺得全身快散了的慕留人,卻搖了搖頭。
  整整兩天兩夜全力衝刺,而且是跟著某個對徒弟一點也不關心的師父,對於下忍的慕留人可以說是非常吃力。
 
  但是,想到比自己更辛苦的父親還在工作,慕留人沒有心情休息。
 
  「我和師父約了,等等要一起去找爸爸。」
 
 
 
 
  「這件事的安排就這樣吧。」
 
  摯友的聲音充滿疲勞,令鹿丸十分同情。
  雖然自己也累得不得了,至少沒有鳴人辛苦,尤其是精神方面的。
 
  生日當天整天泡在公文堆什麼的,真的很可憐。
  他真想痛毆這件事的禍首們,尤其是某個該被殺千刀的傢伙,從小就盡給鳴人找麻煩,另一個小隻的也該被好好教育一下。
  真是的,師徒一個樣。
 
  「辛苦了,鳴人。」來幫忙的卡卡西把處理完的東西拿走,同樣心疼愛徒。
  「謝謝你來幫忙,卡卡西老師。」漾開和兒時沒兩樣的笑容,火影室沒有其他部下,對鳴人而言是很大的放鬆。
  「小事。我也只是輔助你,分擔鹿丸的工作。」
  「總算是完成今天的部分了,真是麻煩死了。」
  「也要感謝我愛羅,他幫我做了一部分的工作。」
 
  大大伸展僵硬的身體,鳴人頗有成就感的望著貼上"完成"的紙箱。
  雖然回頭看到待辦的紙箱時,眼神又馬上死了。
 
  「……來吧,下一個。」想要早點脫離這個地獄,鳴人毫不猶豫把手伸向下一堆公文。
 
  很顯然他完全進入逞強模式,忘記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不喊累也不吵著要休息。
  平時鹿丸會很高興他的積極,不過今天不一樣。
  看時間差不多了,鹿丸和卡卡西交換個眼神打算阻止他。
 
  不過在他們出聲前,鳴人的動作突然瞬間踩剎車,大動作的抬頭望向緊閉的門口。
  下一秒門就被打開了。
 
  佐助和慕留人出現在那裡。
 
  「……來得正好。」一秒就理解這兩個人是來接鳴人的,鹿丸自動閃邊。
  「慕留人、佐助?」怎麼會來?
  「鹿丸叔叔,爸爸的工作?」
  「正好告一個段落,可以帶走他了。」鹿丸手腳很快的把公文搬離鳴人的手邊。
  「咦?你在說什麼啊?鹿丸,工作還剩很多耶。」鳴人困擾的立刻起身想搶。
  「嘛嘛就別問了,今天就到這邊。」
 
  卡卡西也開口趕人,替鳴人把外套拿來,堵在鳴人和辦公桌之間,不讓他回頭工作。
 
  「可是資料……」
  「今天就到這裡,已經做到目標進度了不是嗎。」今天非把這個工作狂趕回家不可,今天是重要的日子。「你兒子和佐助都來接你了。」
  「爸爸,回家吧?」收到鹿丸的眼神暗示,慕留人來到鳴人身邊,捏住他的衣角輕扯。
 
  那是慕留人從小就有的習慣,要吸引高大的父親的注意時,他習慣扯衣服。
  懷念的舉動令鳴人頓了下。
 
  「至少在生日這天回家休息吧?雛田和你的女兒都在等你回家吃蛋糕。」鳴人一頭霧水的傻樣令佐助笑了下,乾脆的揭曉謎底。
  「生日……?咦?已經10號了嗎?!」鳴人驚訝的表情令四人忍不住同時大笑起來。
  「是啊,所以,回家去吧。明天下午再開工,慢‧走。」
 
 
 
 
  「生日快樂!」
 
  拉炮聲之後,被彩帶噴滿全身的鳴人開心的吹熄蠟燭。
  客廳的角落堆著來自親朋好友的生日禮物。
 
  心愛的兒女送了新的忍具用腰包。
  摯愛的妻子則是新外套。
 
  小櫻送了特製的藥酒,可以強健身體。
  莎拉妲也準備了有益身體健康的食品。
 
  令鳴人最開心的,是兒子和佐助合力準備的特製拉麵。
  聽到裡頭所有的配料是兩人整整兩天兩夜外出採集狩獵帶回來的戰利品時,甚至感動的抱住慕留人哭了。
 
  高級的食材經過一樂拉麵的手打師傅之手,美味無比。
 
  「謝、謝謝你們……真的,嗚嗚,很好吃……」
  「太好了,爸爸。」
  「要吃還是要哭選一個,大白癡。」
 
 
 
  飽餐一頓後,他們一起坐在客廳聊天,慕留人興高采烈的說著獵取食材之旅的事。
  順便告狀佐助在路上的欺負行為。
 
  「其實我們好幾次差點打起來,有一次我還被丟進海裡。」
  「佐助君,你怎麼老跟姓漩渦的不合。」小櫻有些頭痛,從廚房探頭吐嘈。
  「他們父子倆的問題。」
  「「什麼!」」
  「爸爸你不要刺激七代目啦他很累!」
 
  愛女的抗議令佐助表情一僵。
 
  「為什麼會被丟進海裡?」鳴人顯得很擔心。
  「我想想我們在吵什麼……啊,之前的事,還有,師父沒準備爸爸的生日禮物的事,明明是好朋友卻沒準備……我覺得很誇張。」
  「啊哈哈,那本來就不是這傢伙會做的事。」
  「所以我跟師父提議去當人肉沙包給老爸揍一百拳發洩壓力,就被扔進海裡了。」
  「佐助你不要欺負我兒子!」都幾歲了還跟小孩子計較!
  「我只是教他少說話多做事。有時間出鬼點子還不如趕快去抓魚。」
 
  拉麵的魚板用的魚漿就是那時候抓來做的。
 
  「你害我嗆到水。」
  「你的警戒心太低了。」
  「方圓50公尺只有我們兩個的海上是要戒備什麼,章魚嗎?」
  「用你和你爸一樣笨的腦袋去想,超級大白癡。」
  「「你罵誰笨啊!」」
  「爸爸!」
  「慕留人,坐過去,我們一起夾扁他!」
  「喔!」
  「喂、你們兩個!」
 
  原本坐在佐助和鳴人之間的慕留人立刻換到佐助另一邊,和鳴人一起反擊。
  對這對父子的幼稚行為投降,累得不想動的佐助只有稍微反抗。
 
  算了,今天是鳴人生日,就隨他吧。
  這話佐助就算嘴巴爛掉也不會說出口。
 
  看眼前三個大小孩胡鬧,莎拉妲再次認知到男生都是笨蛋的事,嘆了口氣。
  即使是時代的英雄,幼稚的部分還是像小男生。
 
  不過,鳴人會這樣就代表他很放鬆,這樣就好了。
 
  「我去廚房幫忙。」覺得放任他們也不要緊,莎拉妲乾脆離席。
 
  當廚房的收拾工作結束,女生們端著飯後的水果回到客廳。
  然而沙發上意想不到的畫面令他們忍不住莞爾。
 
  10分鐘前還在打擂台的三個人,竟然就這樣靠在一起睡死了。
 
  「也難怪,三個人這幾天都是修羅場啊。」雛田示意女兒去拿毛巾被來,莎拉妲也跟著去。
  「也只有碰到對方時,他們倆才能完全放鬆吧,有點不甘心呢。」小櫻無奈的結論。
  「生日快樂唷,鳴人君,好好休息吧。」
 
 
-END
 
=雜談=
  我打完啦我終於打完啦!!
  而且我哀傷的發現我那時候竟然忘記在原稿上刷日期|||||||應該至少有兩個月了啦我想,應該是在去年寫完的(ry
  整個就是寫到最後對於他們的互動笑到不行wwwww
  到現在我還是對於佐助,嗯,評價就是渣(妳
  所以只好讓慕留人出口氣了,雖然慕留人很哀傷的會被修理(欸
  未來慕留人大概會常常找佐助麻煩吧XD拿鳴人的事追著佐助打,然後很哀傷地把鳴人捲進去(不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5.12
*電腦稿完成:2016.02.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