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658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火影]父親的生日(鳴人生日系列短篇賀文)<三>

 
 
  [火影]父親的生日(2015鳴人生日系列短篇賀文)<三>
  *Boruto存在的世界(鳴雛世界)
  *前情提要:慕留人為了幫鳴人慶生,知道鳴人和佐助過去的黑歷史了(?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呢……搞不懂……」
 
  從早上上工開始一個鐘頭內,鳴人重複這樣的嘆息已經超過50次。
  工作順利的進行著,心不在焉的火影大人卻讓進出火影室的屬下們擔心不已,私下議論紛紛。
  火影大人的煩惱,大家都好奇,也想幫忙--鳴人是這樣被敬重著。
 
  因此,鹿丸更是一身冷汗。
  他大概猜得出來,鳴人在煩惱什麼--畢竟那根本是他促成的。
 
  「該不會是佐助欺負他了吧……那傢伙還挺幼稚的。」
  「鳴人,下一份。」
  「喔。」
 
  得讓他想別的事,最好在工作完成前都別再想那兩人才行……
 
  「鹿丸,這邊的調度應該這樣就差不多了吧?」
  「嗯?嘛,確實是差不多差不多的感覺。」瀏覽一下鳴人遞過來的資料,鹿丸點點頭。比起剛上任時,現在的鳴人處理公文的手法已經純熟多了,現在多會從書面去判斷狀況,不確定的部分再派影分身去視察。
 
  對於木葉的村人而言,第七代火影在村裡穿梭是極為平常的事。
  雖然那樣做的話,鳴人本體的負擔會非常重,讓他累壞。
 
  「鳴人,關於10號那天。」
  「嗯?」
 
  十月十日是五大國共通的和平紀念日。
  然而作為木葉大家長的鳴人,並不像其他人一樣那天可以自由安排,他為數不多的休假都是鹿丸幫忙調整的。
 
  「怎麼?」
 
  發現好友不自然的停頓,本來還在邊煩惱家務事邊忙公事的鳴人才把注意力轉向鹿丸,抬頭。
 
  「對了,我今年好像還沒看到紀念日那天的慶祝企劃什麼的……」不愧是遲鈍的鳴人,活動3天前才想起來,也可能是因為忙壞了根本沒意識到日期的更替。「前幾年不是都找我開幕什麼的……」
 
  由於現任的大家長是時代的英雄。
  十幾年來在和平紀念日那天,木葉都會有大型慶典,整個村子一起慶祝村人的功績,悼念逝世的戰士,作為最大功臣的鳴人必定是每年的主角。
 
  「其實,今年村子的活動有變動。」
  「咦?」
  「大致上就像輪迴祭那樣,大家自己玩,不用你特別出面主持。啊,悼念典禮還是要就是了,不過會提前一天在九號辦。」
  「為什麼?」
  「……那是我給你的生日禮物。今年,你生日就悠哉的過吧。」
  「生日禮物?」什麼?誰的?
  「對,你的生日!」這笨蛋一定又忘記了。「我和大夥兒協調了,今年10月十號,加上那後面的兩天,大放送給你三連休!怎麼樣?」
  「……啊啊對喔!十月十日也是我的生日嘛!」看來鳴人總算理解鹿丸在說什麼。
 
  每年鳴人都會忙到忘記,每年都是下屬與朋友們準備的驚喜提醒他,大大逗樂他。
  每年鳴人快樂的笑臉,都是他們最大的回饋。
 
  「謝了,鹿丸!可是、可以嗎?」紀念日這麼重要的日子,火影可以缺席嗎?
  「就說可以了,我早跟各部門打過招呼了。其實去年大家就私下討論過,覺得你生日還讓你埋頭工作很不合理。」
 
  以怕麻煩出了名的鹿丸來說,這份禮物真的是用心準備的成果,令鳴人感動的想抱上去。
  當然,也只停留在想的部分而已,已經不是年輕小伙子的他,有一定的自覺。
 
  「謝謝你,鹿丸……嗚。」不過淚腺脆弱這一點還是沒什麼成長。
  「喂喂,你太反應過度了。」好笑的遞上紙巾,避免鳴人不小心就把公文的字弄糊了。「那三天就隨便你安排吧,看是要留在村子裡還是去哪裡逛逛,卡卡西老師說有事他可以代勞。」
  「耶逼--」
 
  很高興看鳴人一掃陰霾,仔細想想,鳴人在慕留人他們長大後,都忙於工作。
  這次放假肯定能好好享受天倫之樂了吧,慕留人變化得正是時機。
 
  "碰!!"
 
  然而,事情沒有鹿丸算的那麼美好。
 
  轟天的巨響突然炸裂,幾乎是同時建築物也傳來劇烈搖動。
 
  「哇啊!」毫無防備的鳴人立刻被倒下來的公文山給掩埋。
  「鳴人!」鹿丸趕緊把他挖出來。
  「怎麼回事、敵襲?」
  「怎麼可能。」襲擊這時代最強的忍者!?那種沒腦袋的事怎麼會有人做!
 
  不對,好像還不少?前陣子這傢伙才被綁架過。
 
  「你等一下,我去看看--」
  「七代目!」
 
  這次是尖銳的女聲打斷鹿丸,從窗口跳入的莎拉妲大口的喘著氣。
 
  「莎拉妲?」
  「七代目,拜託你,趕快去找爸爸和慕留人!」
  「佐助和慕留人!?」
 
  想著搞什麼鬼,鳴人趕緊動身。
  透過感知的能力,他發現慕留人的查克拉從樓下傳來,連忙交代鹿丸調度人手,自己則跟莎拉妲一起從窗戶一躍而下。
 
  抵達現場時,已經是一片混亂。
  火影室的樓下被打出了一個大洞,聽到騷動聲的人們都聚集過來。
  寶貝兒子倒在屋瓦中,全身是傷,鳴人趕緊把他挖出來,抱到屋外的空地上。
 
  「慕留人!振作點!是誰把你打傷的?」拍拍愛子的臉,鳴人完全沒了冷靜,「對了,莎拉妲,妳剛剛提到佐助吧?佐助呢?到底出了什麼事?」
  「呃,其實……」莎拉妲欲言又止時,慕留人醒了。
 
  這時,佐助也現身了。
 
  摯友的平安讓鳴人鬆了口氣,正當他想詳細情況時,懷裡的慕留人突然奮力起身。
 
  「跟老爸道歉、你這混帳師父!!!!」狀似要撲到佐助身上的慕留人,在最後一刻被鳴人按住。
  「吵死了,閉嘴、小鬼。」發現鳴人到場,佐助皺起眉。
  「跟老爸道歉!!」拚命掙扎的慕留人大吼大叫著。
  「慕留人、慕留人!冷靜點,你突然發什麼瘋?」
 
  擔心兒子的傷勢會加重,鳴人硬是不讓他掙脫自己,心裡祈禱醫療班的人趕快到場。
 
  幸好,得到鹿丸通知的雛田下一刻就出現了。
 
  「慕留人,怎麼傷成這樣……雖然都是擦傷的樣子……」為了讓慕留人安份點,雛田毫不猶豫的給他點了穴,讓他躺下。
  「佐助,發生什麼事了?你們今天早上……你也受傷了!?」完全無法理解狀況的鳴人把兒子託給愛妻後,走向友人,發現他也有些許的擦傷,再度嚇傻。「有敵襲嗎?!」
  「……你兒子的鬼吼鬼叫你是沒聽到啊?」
  「…什麼意思?」說起來,慕留人是吼著要佐助道歉來著……為什麼?
  「那個,七代目。」
 
  看不下去鬼打牆的狀況,同時想起自家父母提過鳴人是笨蛋的事,莎拉妲猶豫一下後,拉了拉鳴人的衣角。
  從鹿代口中聽說事情原委的她,真是一點也不想幫她的臭老爸。
 
  「慕留人會受傷是因為他跟爸爸打架,也就是被爸爸打傷的。會破壞這邊也是爸爸害的。」
  「……為什麼會打架?」
  「因為慕留人聽說了爸爸曾經背叛過你的事。害你失去了右手,讓你和媽媽吃了很多苦。」
  「!!」
 
  一瞬間,鳴人不曉得該怎麼反應。
  應該先揍打傷兒子的佐助一拳?
  還是先追究是誰讓孩子們知道過去的事的?
  或者,該先澄清他才不要佐助的道歉?畢竟他們之間的嫌隙,老早就解決啦。
 
  「……佐助,為什麼打傷慕留人?」最後,還是選擇關心兒子。
  「作為師長的管教,你家小鬼太煩了。」讓我想起小時候的你,於是出手了。
 
  從佐助的眼神讀到這層訊息後,鳴人想也不想揮拳過去。
  當然馬上被算到的佐助給閃過了。
 
  「臭佐助!又不是小鬼了!不能用拳頭以外的方式解決嗎!!」
  「現在的你沒資格說這話。」
  「誰叫你打傷我兒子!」
  「溺愛兒子要有個限度。」
  「不是這個問題!!」
 
  完全顯露本性的無厘頭火影令人錯愕,不顧他人目光的追著佐助打。
  只有同期的人,或是看他們長大的指導者們,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反而感到有些懷念。
  只不過,這兩個人已經和12歲那時不同,要是佐助不小心真把鳴人搞炸……
 
  村子會毀掉吧?
 
  「好了,到此為止。」萬幸,如以往,兩人過去的師,適時地出面了。
 
  卡卡西從容地出現在兩人之間,老樣子掛著那張無害的笑容,止住兩人的動作。
  不知不覺曾經共生死過的夥伴們都出現了,顯然是收到火影室被攻擊之類的誤報後趕來的。
 
  「卡卡西。」
  「卡卡西老師、佐助他!」
  「好了好了,冷靜點,你們兩個笨蛋。想毀了村子嗎?」唉,真有回到他們都還是12歲小鬼的那個時期的錯覺啊。「鳴人,你現在可是火影啊,別動不動就中佐助的挑釁。」他不清楚兩人鬧起來的原因,但是一看就知道肯定是佐助引起的。
  「呃、唔……」鳴人這才意識到自己身在何處,連忙尷尬的收起拳頭。
 
  總之先換地方再談,卡卡西代替鳴人指派人手處理被破壞的現場,眾人則移往火影室。
  途中小櫻也終於趕到,聽到佐助和鳴人一度鬧起來差點昏倒。
  覺得慕留人來解釋會把事情搞得更亂,莎拉妲自動擔綱起說明的角色。
 
 簡單來說就是知道那黑暗過去的慕留人,今天早上在莎拉妲跟佐助對練時亂入。
  本來不把慕留人的行為當一回事的佐助,被激到不小心認真起來,兩人就這麼一路從顏岩上方的修練場打到街上,最後因為佐助的一擊慕留人被打飛到剛才的地方。
  稍早是鹿代跟慕留人一起跑去找佐助的,不過邊觀戰邊向莎拉妲解釋完以後,鹿代就逃走了。
 
  「鹿代……也就是說,是鹿丸說的……」發覺自家得意助手從事件發生就不見蹤影後,鳴人抹了下臉,嘀咕為什麼要說。
  「為什麼這種人會被稱做爸爸的摯友?」怒不可遏的慕留人一治療完畢又大聲起來,手很沒禮貌的指向佐助--不過馬上被雛田打手阻止。
  「其實我沒說過是摯友啊……」彆扭的否認,鳴人覺得難為情。
  「而且師傅還沒參加爸爸的婚禮。」
  「佐助在任務中啊。」
  「害爸爸還有小櫻阿姨難過。多次重傷爸爸,奪走爸爸的手,還有、唔、」
  「停,好了,慕留人,停,手的事,我也毀了他的左手所以扯平。」摀住打抱不平中的兒子的嘴,鳴人嘆了口氣,「以前的事,嘛,佐助有很多不得已,對我們而言打架是家常便飯,只是過火了點。」
  「我聽說,七代目為了爸爸拚上了性命?」
  「是啊,不管大家怎麼說妳爸爸,只有鳴人一直堅持要帶他回來村子。」
 
  小櫻還記得很清楚,鳴人的執著。
  至今她都感謝著他,而且這份感激會直到永遠。
 
  如果鳴人是女孩子的話,她早就放棄佐助了吧。
 
  「……爸爸,我很想知道,七代目對你而言,是什麼?」
  「……朋友吧。」也是兄弟,更是無可比擬的牽絆,「過去的我確實是做了不可原諒的事。」
  「但是已經沒關係了。」鳴人笑著向佐助伸出拳頭,佐助也以拳頭相擊,露出溫柔的表情。「佐助最後回來了,我們現在是相互支持的勁敵。」
  「好難懂……可是以前……」
  「可以說,如果過去我沒有和佐助殺得你死我活,我們倆現在應該就不能像這樣,完全信任對方,站在一起了吧。」鳴人苦笑著解釋。「這樣可以了嗎?慕留人。」
  「……大概。」其實根本不懂,因為我還小嗎?
 
  慕留人露出了茫然的表情,鳴人苦笑喃著你永遠別懂得好,邊揉亂他的頭髮。
 
  「是說鳴人,這裡也太亂了吧。」小櫻比了下辦公桌旁散亂的滿地公文。
  「還不都佐助破壞樓下的時候造成的山崩,鹿丸又給我逃走。」走向自己的位子,鳴人頭痛的瞪著地上的東西,「唔哇,要分類得花好一番工夫了……佐助你怎麼賠我嗄。」
  「哼。」
 
  邊撿紙邊艱難的邁向辦公桌的鳴人,欲哭無淚的開始收拾。
  算是出於同情與罪惡感等等的,其他人也開始幫忙收,考慮到他們應該不能隨意過目火影的公文,至少要把空間整理到可以自由走動。
 
  「爸爸也來幫忙啦。」
  「是是。」
  「我讓帕克去把鹿丸找回來。」卡卡西隨意使出通靈之術叫出愛犬,樂見兩家和樂融融的樣子,尤其佐助一副被女兒吃死的任命模樣十分有趣,也算是給彆扭的佐助一個台階下。
  「謝啦,卡卡西老師……咦?」
 
  突然一聲驚呼,剛叫出兩具影分身一起收拾的鳴人,好不容易才前進到辦公桌旁。
  撥開桌上的雜物後,他挖出一台電腦,那是最近剛升級的設備。
 
  然後,慘叫。
 
  「不會吧,騙人,怎麼會……」
  「鳴人君?」本來和慕留人一起整理的雛田擔心的搭話。
  「喂,是我。」沒有回應雛田,鳴人敲了幾下鍵盤後,拿起電話。「派個人過來我這邊,電腦開不起來。嗯,麻煩了。」
  「怎麼了,鳴人?」自從鳴人當上火影後,很少看他這麼焦急,卡卡西也開口喚。
  「抱歉,有點問題……」好像剛才一瞬間忘了他們還在場,鳴人掛斷電話後著手收拾桌上的東西。「總之,今天的事情就這樣,謝謝你們的好意,不過你們不能再待著了,我收就好……卡卡西老師,樓下的事可以幫我處理嗎?」
 
  霎那間,鳴人不再是慕留人的父親,也不是佐助的朋友的姿態。
  而是木葉忍者村的第七代火影。
 
  卡卡西立刻了解是指建築物損害的處分等小事,平常,如果扯到慕留人或是佐助,鳴人都會親自處理的。
  顯然真的出了大問題,只是不想讓兒子自責而無法明講。
 
  「交給我吧。」
  「雛田。」
 
  步向愛妻,鳴人小聲在她耳邊低語幾句,雛田一瞬間露出為難的表情,還是乖巧的點頭。
 
  「爸爸……」
  「謝謝你替我生氣,慕留人。」拍拍兒子的頭,父親的溫柔令慕留人紅了眼眶。「別讓你媽太擔心啊。」
  「慕留人,我們得走了,爸爸得工作了。」
  「佐助,小櫻,還有莎拉妲,走了走了。」卡卡西也推了一下兩名學生,讓他們牽著孩子一起移動腳步。
 
  任誰都看得出來,有什麼麻煩事發生了,而且是起因於稍早的騷動。
  就算是腦袋不靈光的慕留人,也知道自己這一次。
 
  又搞砸了。
 
 
-TBC
 
=雜談=
  笨蛋師徒(欸
  打架破壞到最不妙的地方了(ry
 
  讓大家久等了,第三章,上次是在十月更新耶我的天(妳
  怎麼說這章因為鳴人和佐助一起出現,我要很努力克制才不會用佐鳴的方式寫,雖然還是很明顯(咦
  尤其是慕留人在幫鳴人抱不平的時候,很想加這句↓
 
  「還奪走爸爸的初吻。」
 
  (不
 
  第四章我會努力在下周以內出XD加油啊我(下下周又要去旅行了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5.10.20
*電腦稿完成:2016.02.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