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52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神奇寶貝/架空]舞(茂智)<十六>

 
 
  [神奇寶貝/架空]舞(茂智)<十六>
 
 
 
  不是第一次了,把投身於演出的小智看成小紅。
  進入胡桃鉗排演的後半期時,小茂常常發現自己會有那般錯覺,而且是極為深刻的。
  小智的氣勢,小智的動作,時常讓他想起小紅。
  讓他意識到的契機,在於收到生日禮物時,在小智的眼底看到那抹火紅觸發的。
 
  可是,這有可能嗎?那樣遙不可及的小紅,會是他身邊的小傻蛋?
 
  「……小茂,做什麼一直盯著我?」覺得被盯得很不自在,正在完成臉上特殊化妝的小智,沒好氣的轉過頭來問。
 
  熟練的化妝手法,不需他人協助的換裝能力,來有舞台上的種種,這傢伙真的是普通的插班生嗎?
 
  「……N老師,你是大師劇團的編劇的話,和小紅熟吧?」沒想到小茂沒有理小智,而是突然向正在幫他檢查服裝的N提問。
 
  在場的大師劇團相關人員都嚇了一跳。
  這是小智入學後,小茂頭一次問小紅的事。
  而且竟然是在胡桃鉗開演的半小時前?
 
  「嘛,是啊。當然,不過這不是你現在該關心的吧?」
  「我想知道,小紅實際上是什麼樣的人?如資料寫的和我們同年齡嗎?上台前…是怎麼讓自己平心靜氣的?表演時又是在想什麼?他從來沒有失誤,我很好奇。」
  「……你很緊張啊?」
  「是啊,」苦笑。「雖然不是第一次的舞台,可是還沒有碰過這麼大的。」
  「嗯……這個嘛,小紅他確實是14歲沒有錯,和你們一樣大,」這幾乎是官方唯一釋出的情報。「是個不太愛說話的孩子。」
 
  這不是謊言,完全進入演出模式的小智,幾乎不會說話。
  只要靠著眼神和演技,他就能掌控全場,這也是小紅神秘的一點。
 
  「他的做法就是沉澱心情吧。只用演技表現出情緒,而那是他平時練習的成果。」這些話是N在小智小時候問出來的,小智從小就是優秀的表演者。
  「小紅不怕失敗嗎?」
  「誰都會害怕。重要的事,失敗後你要怎麼應變--小紅是這麼說的。」接話的是米可利,「實際上,小紅不像你們所想像的那麼完美喔,他也會失敗,只不過他會立刻補救,甚至做出更棒的東西,使人看不出來他有失誤。」
  「喔--」
 
  準備好的學生們都陸續進到男生這邊的休息室,顯然是被話題吸引進來的。
 
  「呵,好吧。既然你問了,我就順便告訴你們一個小紅教我們的秘訣。」
  「是什麼是什麼?」
  「"享受那份緊張感。"」
  「??」
  「"舞台上每一刻都不盡相同。"聽過吧?」
  「嗯,是美國一個特技劇團的人說的。」
 
  那是和大師劇團一樣遠近馳名的知名劇團。
 
  「小紅在舞台上,便是盡全力去享受,連出乎意料之外的小狀況都是他的食糧,讓他的演出更淋漓盡致,使他做出更多能讓觀眾倒抽一口氣的刺激表現。」
  「好厲害……我們做得到嗎?」
  「可以的,只要想著我們要和觀眾一起享受舞台,長年為了演出而鍛鍊的頭腦和身體絕對跟的上。」終於準備好,小智解下上妝時避免弄髒戲服用的斗篷,自然的接著說。
 
  下一秒他才意識到自己又多話了。
  不過早習慣小智偶爾會這樣一鳴驚人的銀A,並沒有特別反應。
 
  「說的也是。」
  「雖然我們不是職業的表演者,職業的精神可不能沒有啊!」
  「就偷學一下小紅的"享受"吧!」
  「「喔!!」」
 
  看來,他們已經準備好要上台了。
 
 
 
 
  觀眾席出現三回燈光明暗的切換時,便是演出開始之時。
  全場的燈光都熄滅的同時,座無虛席的觀眾席亦不約而同地陷入寂靜。
  所有人都將視線聚焦到舞台上。
  全場的燈光都熄滅時,台上的布幕漸漸拉起,釋出搭好的舞台布景。
 
  然後,一盞燈亮了。
  站在聚光燈焦點下的金髮少女先向觀眾席揮揮手,接受序幕的掌聲,從容的樣子與觀眾一起放鬆。
  接著,一名稍矮的少年步入舞台,走到少女身邊,牽起他的手。
 
  看過胡桃鉗故事的人,都知曉這兩人便是故事開頭的小姊弟。
  胡桃鉗會是姐姐的聖誕節禮物,而姊姊克萊拉將會因為這份玩具展開一趟奇幻的旅程。
 
  與觀眾打完招呼後,兩姊弟牽著手一起轉身,暗示將由他們帶領觀眾進入故事的世界。
 
  故事的開頭是聖誕節前夜。以兩姊弟收取聖誕節禮物為開頭。
  士兵扮相的胡桃鉗小茂在這時登場,引起觀眾席一陣喝采。
  出乎意料的,銀A的胡桃鉗並沒有在一開始拆禮物的橋段時用玩具代替,而是由飾演父母的人在佈景的一頭,用緞帶將小茂五花大綁,直接把這個巨大的玩具送到姊弟面前。
  趣味的手法換來觀眾的笑聲。尤其看到姊弟倆得費力地把比他們高大的胡桃鉗"拆封"時,又是一陣歡笑。
 
  姊弟們以簡短的舞蹈邀請胡桃鉗與他們玩耍,木頭士兵的胡桃鉗只得以用僵硬的舞姿回應。
  這令姐姐顫抖著肩膀笑著,然而弟弟卻一點也不捧場,覺得無趣的將胡桃鉗推開,就這樣跑出房間了。
  被推開的胡桃鉗因為摔倒在地而受了傷,溫柔的姊姊這時立刻用剛才的緞帶替他包紮,然後便在他的懷裡沉沉睡去,燈光也在這時暗下。
 
  數秒後,舞台再度亮起時,舞台布景突然放大了,巨大的玩具積木,沙發的椅子腳,還有放大的地毯圖樣。
  不變的只有一起睡著的克萊拉和胡桃鉗。
 
  "吱吱,吱吱。"
 
  老鼠的叫聲來自音響。
  突然觀眾席的各個角落竄出扮成老鼠的演員,引起一陣騷動。
  騷動聲吵醒了克萊拉,他揉了揉眼睛,發現老鼠們的行動,不料他被老鼠察覺,瞬間散佈愛觀眾席的老鼠們全往舞台衝,靈活地跳上舞台,將克萊拉和胡桃鉗團團包圍。
 
  就在老鼠們要攻擊時,胡桃鉗突然動了起來,千鈞一髮一刻及時護住克萊拉,另一手揮舞腰間繫的軍刀,擊退老鼠們。
  被動作流暢的胡桃鉗保護,克萊拉深感困惑。
 
  自己是在作夢嗎?
 
  緊接著,克萊拉意識到自己的身體變化,立刻一陣恐慌。
  不過馬上被胡桃鉗安撫,他拉起克萊拉的手,在原地轉起了圈圈,與他共舞。
  音響這時放出了柔和的音樂,巧妙交代鼠兵、魔法的存在,以及胡桃鉗的身分。
  原來,胡桃鉗是一國的王子,但是因為受到剛才的鼠兵的王的魔法詛咒,才會變成木偶。
  然而胡桃鉗也不清楚克萊拉被縮小的理由,但是他表示,想必只要破解鼠王的魔法,一切都會恢復正常。
  而要達到這個目的,就必須要去找傳說被鼠王囚禁起來的,一名叫糖梅公主的人物幫忙。
  聽完胡桃鉗的解釋後,克萊拉馬上答應一起冒險的邀約。
 
  佈景再度切換,他們穿越鼠洞後,進入森林,來到雪山,度過河谷。
  途中沒有少遇過鼠兵,此外,也見到了妖精和小動物,小動物由神奇寶貝出演,他們甚至下到觀眾席,營造熱鬧的氣氛。
 
  進入中場休息時,觀眾們討論著前半場的劇情。
  沒有人不對銀A的劇情安排驚訝,特別是神奇寶貝出演的部分,這可是水晶部首次在演出投入的要素,其穩定性令人嘖嘖稱奇。
 
  到了下半場,佈景已經出現鼠王的城堡,但是還只是在城門前的花田。
  令人費解的是,花田的死寂。
  見到如此淒涼的畫面,克萊拉留下淚水,央求胡桃鉗一起想辦法,想要將眼前的景象恢復生機。
  然而,不論他們製造微風、柔光,或是歌唱輕快的音樂都沒有效果,住著妖精和大量神奇寶貝的花田依舊死氣沉沉。
 
  面對自己的無力,克萊拉難過的跪倒在花田中間,溫柔的撫摸神奇寶貝們,像是在道歉,自責自己的無能。
  看著這樣的克萊拉,胡桃鉗垂著肩,在他身邊單膝跪下,牽起他的手,安慰著,支持著。
 
  為了你的笑容,我什麼都願意做。
 
  胡桃鉗的動作透露著這樣的訊息。
  或許是接收到了,克萊拉擦了擦眼角,拉著胡桃鉗起來。
 
  那,就跳舞吧!像我們初遇時那樣。
 
  克萊拉硬是拉著胡桃鉗在花田中心轉起來,音樂是輕快的小提琴伴奏。
 
  這時,奇妙的事發生了。
  在兩人舞動起來後,原本沉睡的花田,漸漸有了反應。
  妖精們,草系神奇寶貝們,都逐漸甦醒,跟著兩人翩翩起舞。
  畫面逐漸華麗,音樂也加入神奇寶貝們的歌聲變的豐富,在克萊拉終於展露笑容時,繽紛的花之舞和葉風暴交織在舞台上,引起觀眾熱烈掌聲。
 
  拯救了花田後,兩人終於要前往鼠王的城堡,告別時,一對伊布從舞台佈景的樹洞鑽了出來。
  作為幫助他們的謝禮,他們送上一條銀製的漂亮項鍊,讓克萊拉戴上。
 
  抵達鼠王城堡時,他們面臨了前所未有的激烈戰鬥。
  在冒險中成長的克萊拉,這回不再是需要保護的弱女子,他挺身與胡桃鉗並肩作戰。
  兩人華麗的舞台動作令人驚艷,精湛的技巧使人難以相信他們還只是學生。
 
  然而,鼠兵數量太多,兩人終究寡不敵眾。
 
  "鏘!"的一聲,胡桃鉗的軍刀被擊飛落在地上,同時,拿著短刀與鼠兵纏鬥的克萊拉也被奪去武器。
  鼠兵們把因衝擊而失去平衡的胡桃鉗架起,眼看就要被處決。
  看到這一幕的克萊拉內心狠狠動搖,沒有漏掉這個破綻的鼠兵立刻向克萊拉猛撞,使他狼狽摔倒在胡桃鉗腳邊。
 
  -!!
 
  令人困惑的是,鼠兵們就這麼靜止了。
  舞台上只剩下微弱壓抑的喘氣聲,怪異的停滯令敏銳的觀眾開始懷疑是否出了什麼問題,傳出細碎的討論聲。
 
  就在這時,一個黑影躍上舞台。
 
  是鼠王!
  是鼠王!!
 
  頭上戴著皇冠,身披紅色披風,扮成鼠王的路比全身充滿殺氣的來到觀眾面前,令台下觀眾立刻閉上嘴巴。
 
  -怎麼看起來超級不爽?明明帥斃了。
 
  前來處刑的鼠王,開始揮動權杖,權杖在揮舞時發出紅寶石般的光芒。
  一閃,一閃。
 
  不可以!!
 
  然後,就在權杖指向胡桃鉗要施加魔法時,克萊拉忽然奮力起身,撞向鼠王。
 
  小孩子的尖叫聲響起了。
  撞向鼠王擋下魔法的克萊拉倒在地上。
  同時,鼠王的權杖也落在地上,上頭的紅寶石摔成粉碎。
  突然的發展連大人都愕然,原作的胡桃鉗中,是以胡桃鉗用軍刀反射鼠王的魔法擊敗他,迎向結局的。
 
  這下,會發生什麼事?
 
  沉重的表演廳中,迴盪著小孩子們的喊聲。
  喊著克萊拉,喊著胡桃鉗快救他。
 
  舞台的一角出現了冒險途中所有認識的妖精與神奇寶貝,趕來決戰的他們一樣呆愣。
  用力甩開架住自己的鼠兵,胡桃鉗衝到倒地不起的克萊拉身邊,萬般悲痛的摟起他,緊緊抱進懷裡。
  權杖被摔碎的鼠王陷入盛怒,撿起方才胡桃鉗被擊落的軍刀,眼看就要劈向兩人。
 
  忽然,金色的光芒在舞台中央綻放,權杖的紅寶石碎片飛到半空中,飛向兩人,捲起旋風。
 
  刺眼的光芒另鼠兵們一一跪倒,鼠王也被逼得直倒退。
  光芒消失時,公主裝扮的克萊拉,與王子裝扮的胡桃鉗,一起站在舞台上。
 
  原來克萊拉就是糖梅公主,他的記憶和魔力被鼠王奪走,封在權杖上的紅寶石中,多虧剛才打碎了寶石,不論是胡桃鉗身上的詛咒還是糖梅公主的力量,全部獲得解放。
 
  取回力量和記憶的糖梅公主,再也不用害怕鼠王,他舉起閃閃發亮的項鍊,讓舞台一瞬間亮了起來。
  再也沒有鼠王,鼠兵也一一消失,戲劇的最後,是由銀A帶出的群舞,完美落幕。
 
 
 
 
  「結束了!!」
  「我們辦到了嗄啊啊嗚嗚嗚嗚嗚!」
 
  盡情拍完照的銀A,在表演廳後台陷入熱鬧的慶祝氣氛,邊進行收拾。
  雖然是校內的劇場,還是有使用時間的限制。
 
  眾人的情緒漲到最高點,嘈雜的像菜市場。
  好不容易完成善後工作,他們一起退到戶外時,才發現外頭已是銀白一片,家人,朋友都在雪中等著,熱情給予喝采。
 
  飾演克萊拉的小智被同學們拉來拉去介紹給人,又是一個有趣的景象。
  不過小智本身沒有那麼興奮,反而看起來有些心不在焉。
 
  他好不容易才逃離亢奮狀態的朋友們,打算趕快離開。
 
  ……得趕快回去了……明天要正式演出了。
 
  「小智,辛苦你了!」告別家人的小茂發現小智落單一人,走了過來。「哈哈,你看,那對姊妹激動到在大哭呢。」
  「呃,嗯,因為她們這次忙到不行啊,劇本和服裝都是她們負責的。」嗚嗚,怎麼辦,該怎麼開口……
  「路比還在鬧脾氣說鼠王的服飾不和他品味,真是的,都是他讓我們剛才有奇怪的停頓。」
  「可是效果其實還不錯耶,我有聽到觀眾在說。」
  「確實,他殺氣騰騰的樣子,弄巧成拙的變成有威嚴的鼠王了。」
 
  發現小智似乎有些發冷的顫抖著,小茂把他撈進懷裡,抓過他赤裸的雙手,替他搓熱。
 
  「你的家人呢?你母親有來看吧?」
  「嗯。」大師劇團全體工作人員都來了,雖然仔細喬裝過,他還是從舞台上全認出來了。「媽媽先回去了,她看我很忙……」
  「是嗎,真可惜,我一直想跟她打個招呼的。」他一直很想見見把小智培育成這麼優秀的表演者的,是什麼樣的母親。
  「有機會吧……」
  「……怎麼了?好像沒什麼精神,累了?」總算察覺小智有些渙散的精神,小茂立刻擔心起來。「沒問題吧?等等還要開慶功宴呢,那些傢伙把你這大功臣弄到這麼累是想怎樣啊。」
  「呃,其實我、」
  「小----智----!!!!!!」
 
  正當小智鼓起勇氣要辭退時,一道猩紅色伴隨驚人的喊聲劃破人群,引起所有人注意。
 
  小茂愣了一下才回過神,卻發現自己的懷裡瞬間空了,小智在他閃神時被人給擄走,正被舉在半空中。
 
  「咦?」
  「啊咧?」
  「小智小智小智!!你太棒了!我太感動了!真的太棒了啊啊啊啊!!」
 
  小智更是慢了好幾拍才意識到自己被人抱起來,成為目光焦點。
  舉起自己的人,還興奮的滔滔不絕說著胡桃鉗的內容。
 
  「喂、你做什、」
  「阿弘……你跑太快了,而且嚇到小智了……呼呼……放他下來……」打斷小茂的是甜美的女聲,似乎是追著這個莫名的傢伙來的,來到他們身邊支著膝蓋喘著。
  「……阿弘?」
 
  不過她說出的名字令眾人都有了反應,尤其是小智。
 
  「阿弘?卡儂?」
  「「小智!」」
  「你們怎麼會、唔、呃,先放我下來啦。」覺得同學們的注目禮很驚人,小智拍拍阿弘的手。
  「喔,好,抱歉我太興奮了。」
 
  名為阿弘的少年立刻放下小智,但是沒有就此放手,而是很親暱的從他身後繼續抱著。
 
  「你們兩個……怎麼會……」
  「因為太想看你演出了,努力求媽媽的。」叫做卡儂的少女笑了笑,順手脫下自己的手套,給小智戴上。「真是的,不可以不戴吧?」
  「啊,嗯。」已經不曉得該如何反應的小智,索性往其實和他差不多高的阿弘身上靠。
  「咳咳,小智,這是?」
  「……」
  「啊啦啊啦。」發現小智進入裝死模式,卡儂苦笑轉向眾人。「大家好,我是小智的雙胞胎姊姊,卡儂。」
  「……雙胞胎!!?」
 
-TBC
 
=雜談=
  お久しぶりです。大家好久不見嗄啊啊(被揍
  抱歉好久沒更新了,其實這個在九月就寫完了,是來日本後第一個寫完的稿子,只是那時候整個就在忙別的東西,嗯,大家知道的(被揍
  最近在放春假,總算有時間也有動力了我要來清存稿囉。
 
  阿弘應該不用太多說明,就是動畫遙遠的無印,石英大會時跟小智一樣拿皮卡丘的那個孩子,還在OP裡交手wwwww
  至於卡儂,則是出自我最愛的劇場版,水都的守護神的女角,不過卡儂因為戲分不多,個性就會很多很多的私心(妳,
  小智的雙胞胎姊姊這樣的設定,也是在舞最初的版本就有的,因為很重要,最後沒有做調整了
 
  這一章其實寫的很吃力,主因在於胡桃鉗這齣戲,我根本只有看過芭比動畫的版本嗄,說實話是湊合著寫的(芭比版本再改編
  另外,因為我把它定位在以舞蹈為主的戲劇,其實舞台上的大家是不說話的,因此畫面呈現傷透我腦筋了(抹臉
  不曉得大家看得怎麼樣。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5.09.27
*電腦稿完成:2016.02.1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